跟先生説 |健康的三重打擊 |高薪妻照三餐被老公酸 |【高階主管 婚姻】

跟先生説 |健康的三重打擊 |高薪妻照三餐被老公酸 |【高階主管 婚姻】
1 min read

我先生和我個性像,我們來自温暖軍公教家庭,外向。

是,他信主受洗後,我們有信仰,價值觀接近。

雖然我們職場,各有一片天,但結婚後,我們不想各過各生活。

我們一起參加教會夫妻小組、一起參加企業人士社團,加入彼此朋友圈,因此我們有話題。

我以前那麼喜歡打高爾夫球,但他喜歡,我願意陪他一起打,不怕太陽曬。

我習慣每個星期天中午回爸媽家吃飯,他陪伴。

雖然我們離過婚,我他説,「這次,我離婚。

」我們想建立一個婚姻,全心投入做到,如果任何一方以為婚姻可以「合則來,不合去」,可想而知,機率會有多。

所以,我們一開始拿掉這個選項,下定決心讓婚姻。

學習用欣賞眼光,看好,挑毛病,後來改善。

我和我老公説,我們不要分開。

像我經營亞太市場十年,可搬到新加坡住,但我選擇留在台灣。

我先生有去香港工作機會,但我們決定放棄,就為了夫妻分隔兩地。

這些犧牲了職場機會,讓我們有了家。

我先生對孩子説過,我愛你們媽媽,愛你們。

不開玩笑,他我放在關係第一位。

我相信他這麼做,不是因為我做了什麼「值得」如此,而是他「選擇」。

這個選擇,建立了婚姻裡安全感。

一個家庭,夫妻關係。

工作是目標導向,成果優先,可是婚姻或家庭不是這樣。

它唯一價值關係,是愛出發點關係。

職場訓練我們、我們價值觀,但不能直接移植到家庭。

工作是條件式關係,如果你做得好,我你獎勵;做得,我你多。

如果這種角度婚姻,心中第一個冒出問題會是:什麼我付出這麼多,你付出這麼?你要上班,我要上班,什麼回家後是我事?
進入婚姻生活時,我掉進這樣魔咒裡。

即便回到家時間晚了,每天只有和家人,還是會習慣性地要去「解決問題」。

一進入家門,背著工作壓力,上班習慣「看問題」偵測雷達開著,看到老公、孩子什麼做,要指出來改進,弄得大家關係張,我發脾氣。

我忍不住問自己:我們家是避風港,還是我搞成了壓力源?我神禱告,不管忙、壓力,請我耐性、愛心家人,善待自己。

換句話説,於薪水這件事,太太多個三五千或一兩萬元,可接受範圍內,説説笑會打擊到自尊心;但是若多到五六萬或十幾二十萬元,很多男人「吞忍」,這件事會變成貓尾巴,踩不得。

職場、家庭兩種模式切換中,我們需要。

回到家,我們需要練習是,帶著祝福眼光每件事。

你戴上什麼眼鏡,看到會是什麼樣世界。

像我自己講,我要戴著「看他優點」眼鏡。

我開玩笑説,我先生「叫不動」,但是「一叫動」。

我如果只看前半部,生氣:「奇怪,你怎麼沒看到家裡有這麼多事情做?」可是他優點是,我一他説,他會説:「,我去做。


儘管「叫不動」是讓我生氣,但我告訴自己,應該看到他「一叫動」。

這樣想,會覺得他了。

,是自己創造感受。

(本文摘自〈18 愛,是一種決定〉)男人愛開玩笑説,娶到一個高薪太太可以減少奮鬥二十年,其實,命夠到有福氣消受男人並多。

,那麼貪心,縮短減少奮鬥2年,婚姻會。

女性,工作表現,薪水於先生情況多,加上會聽到男人愛開玩笑説可以減少奮鬥二十年,人會以為這樣男人太太,婚姻,他們投以羨慕眼光。

可是,研究結果卻大相逕庭!比起「兩方公平支付」或是「全部靠老公」家庭,太太薪水,用以支付家裡面一半以上開銷,婚姻經營反而。

這個令人事實,是很多女性冒然步入婚姻關鍵因素。

Tony做廣告片監製,學唸是台北市私校,後,學圈盡是赫赫有名人。

初中時他們有一羣死黨,一堆有錢的哥兒們,其中有人一位女生Aggie黏上,到那裡要,愛講話,講個,吵死了!不過這就算了,他們接受是她不是一個正妹,帶身邊,讓他們有一種抬不起頭來感,超沒面子,於是想盡辦法要甩掉她,過程中使盡了所有。

可是,Aggie智商過於這些男生,總有辦法像鬼魅跟著,後逼得,男生們下狠招,找Aggie公開談判,表示要一刀兩斷,這樣Aggie甩了。

後來聽説,失戀Aggie肝腸寸斷哭了整整一學期。

十年過去,Aggie創業有成,財產億計,而這些哥兒們不論是事業或收入上,沒有一個可以她攀比,是那位愛慕男生,家族事業掛一個不上不下頭銜。

延伸閱讀…

跟先生説「這次我絕不離婚」前外商女高階主管從30年職涯看 …

面臨職場、婚姻、健康的三重打擊,女老闆用這3招突破中年 …

大家相聚時,酒酣耳熱之餘,會不堪回首話當年,笑他説:「知道,你應該甩掉她,這樣你可以少奮鬥二十年!」太太薪水可以,但是不能多?很多男生一起時,會這麼開玩笑,但是請注意這是陳年往事,説説笑笑打緊,可能成為事實。

可是,如果有人是太太薪水過於自己,而且很多,沒有人眼拿出來説嘴,反而是言語之間會多有留心忌諱,避免踩到地雷區。

換句話説,於薪水這件事,太太多個三五千或一兩萬元,可接受範圍內,説説笑會打擊到自尊心;但是若多到五六萬或十幾二十萬元,很多男人「吞忍」,這件事會變成貓尾巴,踩不得。

而家庭裡,會帶來爭吵樂。

Hazel今年42歲,是一家公司階主管,先生Jed是另一家公司基層員工,薪水差距三倍。

Jed有意會藉題發揮,譏刺或埋怨Hazel:請洪雪珍喝杯咖啡,為何台灣房價降不了?他們30年看遍弱勢租客血淚,道出政府失能夏珍專欄:政黨輪替想像─XXX,你怎麼投得下去?草莓台語怎麼説?唸做「刺波」!文化部揭正確説法,讓人想不到小曉、車頂上玄天上帝…電影免費看!1縣市開放50場次0元索票,領票時間、播映電影場次人包一次看男人愛開玩笑説,娶到一個高薪太太可以減少奮鬥二十年,其實,命夠到有福氣消受男人並多。

,那麼貪心,縮短減少奮鬥2年,婚姻會。

女性,工作表現,薪水於先生情況多,加上會聽到男人愛開玩笑説可以減少奮鬥二十年,人會以為這樣男人太太,婚姻,他們投以羨慕眼光。

可是,研究結果卻大相逕庭!比起「兩方公平支付」或是「全部靠老公」家庭,太太薪水,用以支付家裡面一半以上開銷,婚姻經營反而。

這個令人事實,是很多女性冒然步入婚姻關鍵因素。

Tony做廣告片監製,學唸是台北市私校,後,學圈盡是赫赫有名人。

初中時他們有一羣死黨,一堆有錢的哥兒們,其中有人一位女生Aggie黏上,到那裡要,愛講話,講個,吵死了!不過這就算了,他們接受是她不是一個正妹,帶身邊,讓他們有一種抬不起頭來感,超沒面子,於是想盡辦法要甩掉她,過程中使盡了所有。

可是,Aggie智商過於這些男生,總有辦法像鬼魅跟著,後逼得,男生們下狠招,找Aggie公開談判,表示要一刀兩斷,這樣Aggie甩了。

後來聽説,失戀Aggie肝腸寸斷哭了整整一學期。

十年過去,Aggie創業有成,財產億計,而這些哥兒們不論是事業或收入上,沒有一個可以她攀比,是那位愛慕男生,家族事業掛一個不上不下頭銜。

大家相聚時,酒酣耳熱之餘,會不堪回首話當年,笑他説:「知道,你應該甩掉她,這樣你可以少奮鬥二十年!」太太薪水可以,但是不能多?很多男生一起時,會這麼開玩笑,但是請注意這是陳年往事,説説笑笑打緊,可能成為事實。

可是,如果有人是太太薪水過於自己,而且很多,沒有人眼拿出來説嘴,反而是言語之間會多有留心忌諱,避免踩到地雷區。

換句話説,於薪水這件事,太太多個三五千或一兩萬元,可接受範圍內,説説笑會打擊到自尊心;但是若多到五六萬或十幾二十萬元,很多男人「吞忍」,這件事會變成貓尾巴,踩不得。

延伸閱讀…

妳怎麼做到高階主管的?」高薪妻照三餐被老公酸!她道出 …

「簡單家事都不會,妳怎麼做到高階主管的?」高薪妻照三餐被 …

而家庭裡,會帶來爭吵樂。

Hazel今年42歲,是一家公司階主管,先生Jed是另一家公司基層員工,薪水差距三倍。

Jed有意會藉題發揮,譏刺或埋怨Hazel:「連家裡這麼小事會做,奇怪喔,怎麼會公司做到階主管?」「是因為你換工作,我換工作,薪水才拿。

」每年只有到了五月繳税季節,Hazel才可以鬆一口氣,因為家有恆產Jed繼承了兩個店面,有租金可收,它們一起計算進去,憋了十一個月Jed終於可以抬頭挺胸、揚眉吐氣的説:「其實,我總所得你!」像Jed這樣男人,認為男性應該強過女性,工作表現要比太太優、社會地位要太太、薪水要賺得太太多,反之,如果於太太,會形成一個無法跨過,自尊心過不了,變成婚姻障礙。

看起來,男人要娶到女性,能彼此欣賞,不是自己夠,要肚量夠,才有福氣消受。

這是令人事實,因為婚姻中,兩人關係應該是分工與合作,誰能賺錢去賺,誰能管家去管,應該是能力決定,不是性別決定,才能讓這個家庭經營發揮到值,興旺。

因此,踏入婚姻之前,男性要想,要減少奮鬥20年,還是只要2年夠了。

這不是一個玩笑話,是後朝夕時,每天要面現實。

請洪雪珍喝杯咖啡,為何台灣房價降不了?他們30年看遍弱勢租客血淚,道出政府失能夏珍專欄:政黨輪替想像─XXX,你怎麼投得下去?前夫是國營企業高階主管。

三年前其他單位調來一位40出頭未婚女政風主管,不知怎麼,他她走了心,我找過這位女政風主管談,她堅稱互動全是因為公事。

然而,相差18歲二個人,公司下午茶時間,辦公室裡喝咖啡聊天半個多時,而且只要當天二人公司,沒有開會時,每天談心時間變成習慣。

我察覺到他行,二人會找機會一起公出,他和她不管是手機或line通話,會刪除。

前夫堅持只是和她談得來,但我們作婚姻諮商時,諮商師説:「不管我和對方怎麼切割,這個人在我心中位置,,會消失。

」後來他承認自己喜歡她,承認自己和她斷不了。

當時他們並沒有肉體關係,因為二人怕職位保,跨越到肉體,但是精神出軌了。

發生這事時他六十歲,我女兒大學畢業,過去他和我無話不談,但這位42歲女政風主管,總是對著已婚男主管發嗲的聲音撒。

過去我相信自己,想説孩子畢業了,我們可以相扶到,沒想到他竟臨老入花叢,完全無法。

那二年我痛苦,中度症體重驟降。

我要求離婚,但他了自己形象包袱堅持不肯,説:「我和她深入交往,我怎麼知道二人適合?如果適合,那我和妳離婚,種冒險?」多男人!他告訴那位女子,他喜歡她,問她是否他有好感?她説是,但是除非他單身,否則她無法和他深入交往。

前夫她説他可能離婚。

她前夫説,你什麼離婚?一個政風主管如此𣎴知行?自己屬主管示好。

而前夫身該單位主管,上班時間,開車接送她往返機捷站。

我本來期盼他能自己家庭與婚姻,結果等到是二個人男女感情。

等了二年我決定擺脱三個人糾葛關係,堅持結束這段三十六年婚姻,當時我六十歲。

離婚十個月,初期我痛苦,但現在慶幸自己離開那個渣男,因為離開,我才有機會愛自己、做自己,要承受他冷暴力霸凌。

現在他們二人已有了「深入」關係,而不久前,這位女政風主管哥哥爆發政府高官不倫戀。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