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同性婚姻 |香港終審法院 |政府須使同性伴侶關係合法化 |【香港 同性 婚姻 合法 化】

香港同性婚姻 |香港終審法院 |政府須使同性伴侶關係合法化 |【香港 同性 婚姻 合法 化】
1 min read

香港法律承認同性婚姻或民事結合。

前民陣召集人岑子傑2013年同性伴侶美國結婚,於2018年特區政府拒絕承認海外同性婚姻提出司法覆核,直到2022年獲準終極上訴。

審法院昨日(9月5日)裁定岑子傑部分勝訴,指政府未有履行積極義務確立替代框架讓同性伴侶關係獲得法律承認,違反《香港人權法案》第14條。

判決結果不但揭示特區政府於性小眾法律改革消極和迴避,而且值得整個社會思考:怎樣婚姻保障,才能適應社會變化,實現公平正義?岑子傑2018年海外同性婚權提出司法覆核後,後遭原訟庭和上訴庭裁定敗訴,直到2022年高等法院上訴庭案件具備公共價值批准上訴。

案件於今年6月底完成聆訊,主要爭議於上訴人提出三個理由:第一,將同性伴侶排除婚姻制度之外,違反《基本法》第25條和《人權法》第22條規定權利;第二,拒絶承認同性婚姻,沒有提供任何其他法律承認方式,違反《人權法》第14條規定私生活權利,和/或《基本法》第25條和《人權法》第22條規定權利;第三,拒絶承認海外締結同性婚姻,侵犯《基本法》第25條和《人權法》第22條關於權利保障。

通過司法覆核手段爭取同性婚姻合法性,亞洲其它國家和地區有先例。

香港有改寫性小眾相關法律案件,但未有撼動「一夫一妻制婚姻」基石;而岑子傑於承認海外同性婚姻司法覆核案件,是史無前例挑戰者——如果勝訴,同性婚姻合法化掃除阻礙;反之,如果敗訴,即承認海外同性婚姻符合《基本法》,斷絕通過司法覆核手段爭取承認同性伴侶海外成婚或民事結合途徑。

事實上,早在2013年,香港出現首宗關於接受性別肯定手術後能否術後性進入婚姻官司 (W v The Registrar of Marriages),審法院判詞指出,養育後代看為婚姻本質(procreation is no longer (if it ever was)regarded as essential to marriage);只是,婚姻本質是什麼、制度目的是什麼,沒有答案。

至於他提出第二個問題,獲法院判定上訴得,並宣告特區政府並未有履行積極義務確立替代框架讓同性伴侶關係獲得法律承認,以及未有該承認伴隨權利和責任作出制定,違反了《人權法》第14條私生活規定。

如何定義「婚姻」,是法庭辯論重點之一,影響着接下來法律改革走向。

律政司一方堅持,《基本法》第37條所保護婚姻,傳統意義上「異性婚姻」。

基督敎婚禮或相等世俗婚禮而訂定《婚姻條例》第40條表明:「婚禮舉行正式儀式,獲法律承認,是一男一女結合,不容他人介入。

」婚姻制定相關規條《婚姻制度改革條例》第4條指出:「香港締結婚姻須意指一男一女結合,不容他人介入,而且只可《婚姻條例》(第181章)而締結。

」律政司一方提出對同性婚姻區別對待具有「合法目的」,即「傳統婚姻」「鼓勵」(promotion)概念,具有激勵異性伴侶結婚組建家庭作用,異性情侶能夠中受益。

不過,上訴方律師反駁説,同性伴侶會因此目的而去組建異性婚姻。

可以説,對「婚姻」定義,是判決關鍵。

日本例,於當地採取「分散式違憲審查」形式,授權地方法院審查法律是否違憲;而於法院對「婚姻」理解盡,所得出判決有天壤別(見下表)。

2017年3月18日,日本札幌地方法院裁定,承認同性婚姻屬於「違憲」,認定「婚姻」是「保護伴侶本身生活」。

這是日本第一個同性婚姻違憲裁決,及後東京、名古屋、福岡地方法院作出同類裁決,例如東京法院認為,儘管兩性生育和扶養孩子是婚姻事實,但該事實只是社會於「異性婚姻」共識背景,而非婚姻制度直接和唯一目的,因為圍繞婚姻和家庭社會價值觀是可變。

不過,大阪地方法院承認同性婚姻裁定為「合憲」,認為婚姻是「保護一男一女生活並繁衍後代關係」。

《基本法》並非香港憲法,香港法院並具有意義「違憲審查權」;不過,香港法院可特區自治事務範圍內解釋《基本法》,從而審查有關法例是否符合《基本法》。

而岑子傑案審理,理應推動社會視關於改革婚姻制度爭議。

終院下令港府制定一個承認同性伴侶關係官方框架,例如民事結合,使他們基本社會需求合法化。

因此,無論岑子傑案裁決結果如何,我們該叩問:怎樣婚姻保障才能適應社會變化?儘管《婚姻條例》和《婚姻制度改革條例》婚姻定義嚴格限制為「一夫一妻」,但幾經性小眾人士爭取,同性伴侶程度上獲得承認。

例如《死因裁判官條例》和遺產相關條例中,同性配偶包括「配偶」之內,會異性配偶出現區別待遇,《家庭及同居關係暴力條例》同性伴侶納入同居關係定義。

此外,海外註冊同性伴侶可以申請「受養人」簽證來港,公務員同性配偶亦可享有福利及可合併評税。

許多法律保障是依靠司法覆核爭取得來,其中一個案例便是「同性配偶受養人簽證案」,稱為「QT案」。

2011年,英國女同性戀者QT同性伴侶SS英國合法登記民事伴侶,隨後SS獲得來港工作機會,兩人移居香港,但QT受養人簽證遭入境處以「香港現時承認一夫一妻制」拒絕。

QT於2014年提出司法覆核,高等法院判處敗訴後上訴,獲上訴庭推翻原判,裁定入境處政策屬間接歧視,但入境處不服上訴審法院。

直到2018年7月4日,審法院裁定QT勝訴,並指入境處民事結性伴侶摒除,做法欠缺理據,和處方吸引人才政策背道而馳。

自此後,來港工作人士終於可以為自己在外國民事結性伴侶,申請受養人簽證。

QT案引起商界關注。

2017年6月,上訴法庭聆訊該案前夕,一個12家金融機構組成團體要求法庭批准它們介入該宗案件,包括高盛、瑞信、AIG和摩根士丹利知名金融機構。

該團體指出,入境處政策有礙於他們招納世界級人才來港,於維持香港國際金融商業中心角色。

審法院提出上訴階段,該團體提交要求介入案件企業數量上升31家,其中有15個金融機構和16家律師事務。

儘管法庭沒有批准這些介入,但他們意見能反映上訴法庭審法院判決中。

不過,這並意味所有「海外同性伴侶」從此獲得香港承認。

審法院裁定QT上訴得直時,強調案件涉及同性婚姻香港合法性,而是判斷入境處行有否傾向性其實。

延伸閱讀…

香港同性婚姻

岑子傑|終院限港府兩年承認同性伴侶關係:性小眾法律改革 …

因此,其説QT案勝訴是考慮到「人權」保障,像是出於「人才」需要——正如QT代表律師言,拒絕QT簽證違背招攬人才政策目標。

同性婚姻聯會議員周浩鼎當時認為,該判決只是鼓勵外籍人才來港生活和工作。

岑子傑案法庭辯論另一個焦點是:政府是否有義務同性伴侶設立替代婚姻法律框架,以及法院是否有權力作出判決。

聆訊中,首席法官張舉能提出質疑:法庭是否有角色要求機關制定符合婚姻義務法例?而昨日審法院頒下判詞可見,張舉能這個疑問,得到明確回答——法院認為政府應該履行積極義務確立替代框架讓同性伴侶關係獲得法律承認,否則違反《香港人權法案》第14條,而有命令兩年執行。

值得注意的是,終院所指是「同性伴侶關係」而非「同性婚姻」。

2020年3月4日,高等法院裁定房委會拒絕一對海外結婚同性伴侶家庭成員身份申請公屋司法覆核案件勝訴,認為房委會涉及性取向歧視,應該容許有關申請。

關注社會倫理議題牟利機構「明光社」回應指,婚姻制度是社會基礎,任何改變全民深入討論、符合程序,法庭不應越俎代庖;明光社批評,有關法官間接改變香港法例對婚姻定義,「可以説肢解本港婚姻制度。

」香港審法院週二做出裁決,要求香港政府制定法律框架,使同性伴侶基本社會需求合法化。

但這意味着同性伴侶獲得婚姻權利。

岑子傑2013年美國同性伴侶註冊結婚,但這一婚姻關係香港無法得到承認。

岑子傑2018年提出司法複核,認為港府承認海外同性婚姻做法違憲,但高等法院敗訴。

岑子傑2022年獲批審法院提起上訴。

審法院裁定,香港政府履行其積極義務,確立替代途徑讓同性婚姻獲得法律承認,沒有同性伴侶給予權利,違反了《人權法案》賦予權利。

終院下令港府制定一個承認同性伴侶關係官方框架,例如民事結合,使他們基本社會需求合法化。

延伸閱讀…

香港終審法院:政府須使同性伴侶關係合法化

不是全勝,也非全敗——香港同婚判決遺下兩大灰色地帶

不過,終院駁回了上訴人要求承認同性婚姻請求,裁定《基本法》及《香港人權法案》所保障婚姻憲法只限於異性婚姻。

香港中文大學性研究學者孫耀東指出,這一裁決香港是一個”局部性、但十分勝利”,因為婚姻作為一個社會制度,不僅具有象徵意義,而且是獲得一系列權利前提條件。

直到1991年,成年男性間性行香港屬於刑事犯罪。

過去十年間,香港LGBTQ活動人士法庭上取得了零星勝利,推翻了政府簽證、税收和住房福利方面歧視性政策。

今年一項民意調查顯示,60% 香港人支持同性婚姻,而十年前這一比例 38%。

亞洲,只有尼泊爾和台灣承認同性婚姻,而韓國機構最近提出了承認同性伴侶關係計劃。

524,我們結婚了!
承認同性婚姻香港,其級法院裁決所示,同性伴侶法律地位得到確立,港府須在兩年內訂定保障同性伴侶權利方案。

不過,裁決同性伴侶權利保障範圍作出規定,立場人士範圍大小作出爭議,資深大律湯家驊明言,香港資源,法律詮釋空間,問題解決。

裁決源於民主派「35+初選案」而柙候審岑子傑,不滿他美國同性婚姻港受承認而提出訴訟,兩個下級法院爭取承認海外同性婚姻敗訴後,儼如英國樞密院香港審法院(簡稱終院)提出終極司法覆核,終院昨(5日)天頒下判詞,裁定他部分勝訴,獲爭取平權婚姻平權協會形容為香港社會勝利,促請港府積極持份者溝通,儘制定健全制度,承認同性伴侶法律地位。

五位法官組成終審庭32裁定,港府未能為同性伴侶提供婚姻以外替代途徑,履行積極責任確保同性關係及其權利獲法律承認屬於違憲,有違《香港人權法案》所保障權利。

有關命令兩年生效,局有兩年時間確立替代框架,讓同性伴侶關係獲得法律承認和權利。

至於岑子傑同一司法覆核中挑戰香港承認同性婚姻和承認外地同性婚姻屬於違憲,終院五位法官駁回。

認同岑指同性伴侶權利獲法律地位屬違憲常任法官李義丶霍兆及來澳洲非常任法官祈顯義判辭中指出,法律上獲認可同性伴侶帶有歧視意味,可能造成實際困難,例如不能參與同性伴侶醫療決定和財產分配,若為同性伴侶設立法律框架,將有助法庭解決爭議。

此外,法律上承認同性伴侶關係,可能他們私生活以致個人構成任意干涉,有違人權法案私生活權利。

判辭提到,外國民事結合可以是一個替代途徑。

而反岑上訴理據終院首席法官兼國安法指定法官張舉能和常任法官林文瀚認為,香港憲法保障婚姻自由並認可同性婚姻,岑爭取法院承認同性伴侶關係,等同「走後門」爭取同性婚姻,可能成立。

張官又説,《歐洲人權公約》談及私生活條文,故國家有積極義務保障人民權利,與「防止幹預」香港人權法案,港府沒有「積極義務」,故此,香港欠缺同性伴侶法律框架,並無幹預他們私生活,屬違憲。

不過,終院裁決同性伴侶應受保障「核心權利」訂定範圍,大律師馬亞山昨在婚姻平權協會記者會上指出,這給予港府空間,因為替代途徑可以是同性婚姻合法化,可以是民事結合,但若港府要求同性伴侶海外結婚獲認可,不符判決。

他估計,同性伴侶日後可能獲繼承財產丶領養及生育子女權利,可受《家庭崗位歧視條例》保障,期望港府深思終院所指核心權利是甚麼,並參考其他國家範例去保障同性伴侶權利。

出席同一記者會中文大學性研究課程助理教授孫耀東認為,裁決香港及亞洲性小眾平權是一步,他指出,判決惠及同性伴侶外,對香港商業運作及其地地區競爭有影響,例如公司聘用海外僱員來港工作時,對方或會考慮香港法例能否保障同性伴侶。

與同性伴侶交往七年Travis現身記者會,表示裁決令他有一刻想長居香港。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