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花八門的非洲婚姻法 |南非一妻多夫合法化 |多伴侶能助女性對抗父權制嗎 |【非洲 婚姻】

五花八門的非洲婚姻法 |南非一妻多夫合法化 |多伴侶能助女性對抗父權制嗎 |【非洲 婚姻】
1 min read

一個土著非洲人這樣回答筆者問題:“如果你想多討幾個老婆,你按習慣法舉辦婚禮;如果你娶一個老婆,你去教堂結婚;如果你想娶一個老婆,但想離婚,你去政府登記結婚。

”提起非洲婚姻法,仍存在一夫多妻現象,但並是一夫多妻,有實行一夫一妻,而個別地方還一妻多夫呢!比如非洲南部國家莫桑比克,一夫多妻和一妻多夫制度同時存在,並且是合法。

其實,這不是非洲婚姻法全部,細數起來,非洲婚姻法堪稱是五花八門,讓人眼花繚亂。

非洲傳統婚姻法是習慣法,允許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

而所謂一個丈夫可以討4個老婆婚姻法,是伊斯蘭法。

公元7世紀伊斯蘭教傳入非洲後,伊斯蘭婚姻制度傳到非洲,主要盛行北非和西非。

而非洲廣大地區,是城市,非洲人大多實行是基督教婚姻或天主教婚姻。

除此之外,非洲有制定法婚姻,即通過地政府登記成婚。

例如,加納法律認可兩類婚姻類型:“基督教婚姻”和“非基督教婚姻”。

地講,基督教婚姻基督教認可婚姻,稱作條例婚姻,即加納頒佈成文法締結婚姻。

而非基督教婚姻包括非洲習慣法婚姻和伊斯蘭法婚姻。

習慣婚姻是否成立關鍵是聘禮支付。

南部非洲聘禮價值是20頭牛。

聘禮新郎或代表新郎人支付給新娘父親或其親屬。

習慣婚姻下,婚姻並不只表現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結合,多表現配偶雙方家庭聯繫。

所以,一方家庭只要是接受了另一方聘禮,婚姻成立了。

而基督教婚姻需教堂舉行婚禮,政府登記。

那麼,這麼多婚姻形式,非洲人是如何選擇呢?婚姻法是屬人法,一般而言,信仰伊斯蘭教穆斯林肯定選擇伊斯蘭婚姻法,基督徒選擇基督教法,那麼信奉原始宗教會選擇傳統習慣法。

但現實生活中。

類似問題筆者問過一個非洲土著人,他出一個回答是:“這好辦!如果你想多討幾個老婆,你按習慣法舉辦婚禮;如果你娶一個老婆,你去教堂結婚;如果你想娶一個老婆,但想離婚,你去政府登記結婚。

”他話有一半是玩笑話,但某種程度上講是實話。

因為一樁婚姻訂立,取決不是雙方身份,而是締結婚姻者雙方意願,有時是一方“陰謀”。

筆者非洲某國報紙上看到當地一位婦女瑪麗講述了她自己婚姻故事。

瑪麗丈夫是非洲穆斯林,但她不是穆斯林,並且是亞洲人。

瑪麗丈夫其所在國家讀大學,她是大學同學,二人所學是醫學專業。

兩人日久生情,後瑪麗所在國家結了婚,丈夫家非洲開了醫院,畢業後兩人決定到非洲工作和定居。

瑪麗興采烈地陪同夫婿乘飛機到非洲安家落户時,沒想到一下飛機懵了,有一種哭無淚感覺。

「男性世世代代以來公開地於一夫多妻或者多個伴侶,但以來,女性卻以此,需要做很多事情來打破習得一切。

而結婚時瑪麗知道她丈夫有了這麼多妻子和孩子!她哭喊回老家,但她丈夫和那三個妻子極力挽留。

之下,瑪麗承認自己是第四個妻子事實。

那三個妻子她算,是大老婆難產時,她作為婦產科醫生幫助其順利渡過難關後,那三個妻子她有加,地她習慣了這種一夫四妻生活。

非洲婦女丈夫多妻行為,有知道,有知道。

而且,婚後有一夫多妻住在一起,有沒有住在一起,有的是住在一起。

如今,中國人找個歐美人結婚,不是新鮮事。

但要説到跟非洲人結婚,很多人會心底發問:這樣跨國婚姻圖個啥?能嗎?會嗎?這奇怪。

中國人跨國婚姻傳統觀念是,即使它不能成為人處走跳板,要講個門當户,性情相投。

目前,大多數非洲國家經濟落後,生活水平遠不如中國。

因此,中非青年聯姻,理想中條件顯然有所缺失,婚姻基礎不夠。

近些年,中國同非洲國家交往日增,這種傳統世俗婚姻觀受到挑戰,中非跨國婚姻呈上升趨勢。

中非年輕人衝破各種傳統觀念,頂住有形無形壓力,愛情和,地走進了婚姻殿堂。

幾年前,我所在《非洲》雜誌做過中非青年婚姻狀況調查,雜誌社記者此走訪十個中非跨國婚姻家庭,發現狀況大不相同。

他們或定居中國,或住非洲,有雖然經濟上拮据,但夫妻恩愛,攜手奮鬥,小日子過得有滋有味;有種種原因“圍城”裏掙扎,有勞燕分飛,留下了酸甜苦辣複雜記憶。

其他跨國婚姻一樣,中非跨國婚姻不管否,值得大驚小怪,生活本來這樣,婚姻沒有十全十美。

但需要指出是,涉及非洲人婚姻,要一些,不能感情用事,受想象主宰,玫瑰色塗抹未來。

因為中國非洲離得,文化、語言、生活習慣存在差異。

有位受訪者説一句話有警示意義:嫁他,於嫁他社會關係總和。

婚姻破裂,會拋到舉目無親“孤島”上,對自己造成。

這番話,可以看作是過來人由衷之言,可以理解旁觀者。

很多年前我非洲工作時,目睹耳聞過兩起中非跨國婚姻失敗事例,令人唏噓。

第一件發生坦桑尼亞。

有一天上午,我們記者站來了一位兩眼紅腫中國女青年,她説自己是上海人,一位坦桑尼亞留學生相戀、結婚,一週前丈夫來到了婆家。

她哭着抱怨:他們家做飯,每天吃芭蕉和玉米粉做“烏嘎裏”,她餓死了。

她哪裏知道,這地人主食。

她懷孕,但決計不要這個孩子,想打胎,但當地法律允許;打算離婚,但手續結婚地辦理,但男方她去上海。

我們見過她丈夫,小夥子得,人實,沉默寡言,會説“一切聽她”,是無奈。

中國大使館幫助下,她回國了,後來事我們不得而知。

第二件事出烏幹達。

情節大體,一個中國女孩子一位當地留學非洲青年相識、相愛、結婚,然後帶着彩色夢想隨夫到了萬裏之外烏幹達。

不幸的是,夢幻現實擊碎,接下來是齟齬,離異,淪落風塵,成為當地有些名氣“高級妓女”。

聽説她願中國人接觸,是“無顏見江東父老”?這,你親人,你父母之邦,你回家人們説“愛情無國界”,這聽起來,温情,有詩意。

但現實狀況是,跨國婚姻成功率,很多是露水夫妻,中國人非洲人婚配如此。

而齟齬,離異,中途夭折婚姻,扯上關係?如今,中國人找個歐美人結婚,不是新鮮事。

但要説到跟非洲人結婚,很多人會心底發問:這樣跨國婚姻圖個啥?能嗎?會嗎?這奇怪。

中國人跨國婚姻傳統觀念是,即使它不能成為人處走跳板,要講個門當户,性情相投。

目前,大多數非洲國家經濟落後,生活水平遠不如中國。

因此,中非青年聯姻,理想中條件顯然有所缺失,婚姻基礎不夠。

近些年,中國同非洲國家交往日增,這種傳統世俗婚姻觀受到挑戰,中非跨國婚姻呈上升趨勢。

中非年輕人衝破各種傳統觀念,頂住有形無形壓力,愛情和,地走進了婚姻殿堂。

幾年前,我所在《非洲》雜誌做過中非青年婚姻狀況調查,雜誌社記者此走訪十個中非跨國婚姻家庭,發現狀況大不相同。

他們或定居中國,或住非洲,有雖然經濟上拮据,但夫妻恩愛,攜手奮鬥,小日子過得有滋有味;有種種原因“圍城”裏掙扎,有勞燕分飛,留下了酸甜苦辣複雜記憶。

年少時候,穆沃姆·恩德扎拉瑪(Muvumbi Ndzalama)會一夫一妻制傳統發出質疑。

她記得自己問過父母,他們是不是餘生會和彼此一起。

「我當時感覺人們一生是有階段性,」她BBC表示。

「但是我周圍一切,電影地教堂,傳頌一夫一妻制,而我理解這個概念。

」現年33歲穆沃姆自己身份認同是一名戀(polyamorous)和泛性戀(pansexual)女性,她正在致力於幫助南非配戀人士建立安全感。

「我有一個伴侶,目前訂婚,並且有孩子,而我另一個伴侶我們,」她説。

「他不想結婚……但是來,我會想象和不止一個人結婚。

作為一個泛性戀者,我會很多人吸引,無論他們是什麼性別。

」南非擁有世界上自由化憲法之一,欣然接受所有性別同性婚姻和男性一夫多妻制。

這個國家考慮修改其婚姻法,而其中關鍵一部分是該不該允許一妻多夫——一名女性可以同時有多於一個丈夫。

另一些人,像派非洲基督教民主黨(African Christian Democratic Party)肯內特·梅舒牧師(Reverend Kenneth Meshoe)説,這會「毀掉社會」。

穆沃姆識到,這於處多戀關係中女性來説,是一個關鍵時刻。

「目前氣氛是——很多人信仰動搖了,」她説。

”她表面上應承我,帶我見了她“媽媽”。

」穆沃姆奉行公開多重伴侶關係超過10年,這個羣體裏它叫「戀」。

戀就是指你能夠有多於一個伴侶關係,而無論你選擇有多少個伴侶,會得到所有人完全支持和信任。

她目前有兩個男性伴侶——一個是她訂婚並且共享資源「主伴侶」;是一個是「玩伴」,是讓她得到性愛或者情愛人,但是見面那麼。

「我們實行(形式是)枱面上戀,基礎是要認識彼此其他伴侶,」她説,「我們要得,但是我想要這種開放,才能形成一個族羣。

」一開始,於是否告訴家人她是有疑慮。

五年前她是決定向他們坦白,當時她和主伴侶姆祖·尼亞梅凱拉·恩拉巴齊(Mzu Nyamekela Nhlabatsi)之間關係來穩定。

「他是一個多邊戀者,而我希望家人有機會一個公共場所碰見他和其他伴侶一起時感到疑惑。

」「當時我們女兒五歲了,而我開始參與這個領域社會活動。

我會上當地電,同時多配偶制站台,我希望他們是其他渠道得知這一點。

」穆沃姆家人那裏得到部分接納,但她表示,前面路有。

她回憶起自己訂婚,當時她主伴侶遵從付彩禮習俗——這個傳統男人未來妻子家人付錢,來換取一門婚事。

「他們問我是不是應該期待後會有另外一個男人來付彩禮,而我告訴他們,這是有可能發生,」她説。

「我需要做自己,不管他們是否接受。

」性別維權活動人士目前正在發起讓一妻多夫制在南非合法化,作為和選擇權利,因為地法律目前允許一個男性有多於一個妻子。

政府相關提案公佈,公眾諮詢,政府正在啟動自1994年結束白人少數統治以來一場婚姻法修改。

文件提案還包括給穆斯林、印度教、猶太教和拉斯塔法裏亞教婚姻法律認可地位,這些宗教婚姻目前該承認。

有學者認為,對一妻多夫所提出質疑是根源於父權制我叫高清本,1989年出生於河南,兵、幹過導遊、做過計調,現在肯尼亞事貿易相關工作。

2017年6月24日,我和肯尼亞當地一名卡倫津部落姑娘Ruth結婚了。

今年九月份,我們女兒一週歲。

目前,我們一家三口肯尼亞第五大城市埃爾多雷居。

我河南長大,父母是麪點師,家裏有兄弟三個,我排行老二。

來肯尼亞之前,我後河南、上海、甘肅、新疆讀書、生活或工作過。

那時候日子,而迷茫,打死我會想到有一天會定居非洲一個非洲姑娘結婚生子。

2011年-2013年,我甘肅酒泉衞星發射中心服兵役。

非洲生活且危險,部隊學到東西很多能派上用場。

兩年後退伍,我去了上海讀大學,學是旅遊管理專業,這個專業學生可能天然地外面世界好奇心強。

這些經歷我後來去非洲打下了基礎。

我個人喜歡旅遊。

這是2014年5月,我廈門旅遊時留影。

當年,肯尼亞成為很多中國人旅行目的地。

我一個要朋友內羅畢大學孔子學院教漢語,邀請我去肯尼亞看看。

查閲了很多資料,包括氣候、居住環境、安全情況後,我決定前往肯尼亞待一段時間。

我父母年時候出過國,有海外工作經歷,所以接受過程一些,沒有。

達肯尼亞時候,我到處遊玩。

我英文,與本地人溝通什麼障礙,到處找人聊天。

肯尼亞人總體上,。

我喜歡肯尼亞氣候,冬暖夏涼,春城昆明相似。

我之前上海,夏天可熱了,而同時期這裏晚上還需要蓋被子。

大約兩個月後,我面臨着要不要回國選擇。

那個時候,我朋友回國了。

我想到我25歲,我不想過那種完全可以預料到生活,我性格可能擅長和文化交流。

雖然肯尼亞經濟發展上沒有中國那麼,基礎設施並完善,但有一種魔力,讓我安心。

我有了定居想法。

是,肯尼亞工作中國朋友幫我找到了一份工作。

我決定自己多一些時間,留出多思考空間。

我第一份工作是中國遊客做導遊,藉此,我看了震撼人心動物遷徙。

肯尼亞有野生動物資源,哪怕是內羅畢,能看到頸鹿、猴子、狒狒、疣豬動物。

肯尼亞治安存在問題,晚上出門,一些本地人華人存在偏見。

有一次,我打上一輛出租車,正準備繫上安全帶,幾名警察圍過來,指責我沒有系安全帶,並要罰款。

我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司機建議小費打發他們,否則話要他們去警局,那樣會麻煩。

我他們5美金,逃過他們糾纏。

治安因素,加上娛樂活動,我開始要不要繼續留在這個國家。

這期間,我和朋友成立了旅行公司。

做了一年多,我們旅行業務開展並想象那麼順利。

降低運營成本,我們考慮僱傭會説中文本地人。

我招聘發到了華人圈裏,希望他們能推薦一些肯尼亞人。

延伸閱讀…

五花八門的非洲婚姻法

勞木:跟非洲人結婚幸福不幸福?

有人來應聘了,其中有Ruth。

那時,我想不到她會成為我未來老婆。

我們第一次相遇是內羅畢一個商場,Ruth帶閨蜜來應聘。

她有170cm,得苗條,很符合中國人審美。

Ruth肯尼亞中國企業擔任過會計,第一次見面,她説了一口流利中文,我當時震驚了。

面試聊得,我請她們喝咖啡。

我當時沒有現金,手機裏M-PESA(線上支付工具)裏有餘額。

Ruth看到後,幫我付了錢。

當天下午,我回到辦公室,線上轉賬了Ruth,而且多了一些。

我承認,她信任及付款行為讓我她有了些好感。

後來我主動約她一起去教堂。

我們8點商場門碰面。

我等待過程中,一對男女出現我面前,女孩問:“你誰呀?”我回答説:“我我女朋友。

”8點過了,我沒有看見Ruth出現。

這時候,Ruth我撥了電話,我恍然大悟,剛才那個女孩她!那天她沒有化妝,我沒有認出來(第一次面試時候她妝畫得了)。

她一起男生是她哥哥,她們要一起去教堂禱告。

那句“我我女朋友”讓Ruth知道了我心意。

於是,我們開始了多互動,彼此好感增進。

Ruth是一個女孩子,她父母支持她接受教育。

她讀到內羅畢大學,那是肯尼亞公立大學之一。

大學期間,Ruth孔子學院學漢語。

她語言感知能力,半年能掌握基本漢語。

後來,中國建築公司工作長達五年。

因此,她中國人並排斥,習慣中國食物。

如果我們正式談戀愛,那會怎麼樣?當地,很多保守肯尼亞人,會自動黃種人歸類白人。

他們白人殖民矛盾心態會地投射到“中國白人”身上。

來説,中國人談戀愛,白人戀愛。

她爺爺年時候歷了英國殖民統治時期,因此對“白人”有很多怨恨。

他理解範圍內,沒有亞洲人、歐洲人和美國人區,是白人。

雙方好感度提升,Ruth直言和中國人戀愛擔憂。

多中國人非洲工作,一些中國人這裏只戀愛結婚,影響了當地女性中國男性看法。

我中國朋友知道我和當地女孩談戀愛後,他們以為我只是玩玩而已。

Ruth喜歡小孩,但怕婚後束縛,説自己願望是做“單親媽媽”。

那時我知道,當地,有1/3已婚女性是單親媽媽。

當地男人不夠負責,女方懷孕後,男人會找各種理由離開。

Ruth父親她時候離開了。

她憧憬擁有一個家庭,但懷疑自己是否有能力成為一個妻子和媽媽。

這個階段困難,如何打動一個想做“單親媽媽”女孩呢?後來,我想到了中國這種家庭觀念潛移默化她。

回國探親時,我主動Ruth發了我和父母合影。

回到內羅畢,我特地Ruth帶了一部iPhone手機。

後來,我信任增多,她決定帶我去見她家人。

她老家西部城市埃爾多雷特,所以帶我去見她內羅畢姐姐。

我們一起去酒吧喝酒跳舞,非洲人民是有舞蹈天賦,酒吧動感音樂下,Ruth主動教我非洲舞蹈。

我們玩得開心,到結束時凌晨2點多了,我着臉皮“賴”她姐夫家裏住了一晚。

我們彼此產生了認同後,正式確定了戀愛關係,我們開啓了二人駕旅行。

打消顧慮,我和Ruth定:結婚之前,我會保持彼此距離。

我們一起開車遊玩了一週,去看肯尼亞各地城鎮、村莊,有一些部落。

肯尼亞西部地廣人,有點像我國西北地區,地人是飼養牛羊。

即回到內羅畢那天晚上,我們車爆胎了,此時距離鎮上有一些路程,找不到修理人員。

我們只好在附近找了一個住宿地方,那晚我們住了同一個房間。

但我遵守了我承諾。

半年後,我Ruth提出結婚想法。

她那會兒是遊移,“我希望有一個混血兒,因為基因隔得,混血兒會。

而且,小孩子需要買髮。

”她表面上應承我,帶我見了她“媽媽”。

延伸閱讀…

南非一妻多夫合法化:多伴侶能助女性對抗父權制嗎?

在非洲工作6年,我和當地姑娘結婚了

過後我知道,那個“媽媽”是媽媽,是她姑姑。

這是肯尼亞路邊場景,一個姐姐妹妹編頭髮。

後來我知道,非洲女孩頭髮得,質量,而且,掉頭髮情況重。

她們洗個頭要去理髮店,我見過她在家洗頭。

肯尼亞有很多理髮店,沒錢人家孩子,自己買一些髮回來自己打理。

她們兩週換一個髮型,,經濟家庭人家更換頻率。

我父母雖然沒有明確反對我和Ruth一起,但那段時間他們會微信看很多關於非洲人文章。

那些文章裏,非洲人是,不會算術,而且好吃做。

我家人第一次見Ruth那天,我爸爸就出一些數學題考她,加減乘除,寫了滿滿一張紙,Ruth花幾分鐘做完了。

第二天,我爸出了題目,這回是寫漢字,然後Ruth地寫出來。

實際上,我爸媽要圖個安心,想確定未來兒媳婦是個人,想考驗一下她學了多少漢語。

Ruth表面上畢恭畢敬,積極配合,但是私下裏我發火,説我父親考驗她智商,是種族歧視。

後,可能是想抱孫輩願望超越了於跨種族婚姻擔憂,他們是接受了。

我和Ruth正式開始籌備婚禮了。

“一夫多妻”是非洲大多數國家實行婚姻制度,肯尼亞、幾內亞、贊比亞、加納國十分推崇一夫多妻,肯尼亞老漢安塞圖斯·阿庫庫擁有130位老婆,生育210個子女,稱為世界上“”男人。

非洲國家這種“”情況比比皆是,而這種一人佔大量婚姻資源亂象為何產生?非洲國家什麼執意實行一夫多妻呢?我們大多數人眼中非洲是落後象徵,非洲很多國家得吃不起飯、喝不到飲用水,但實際上非洲有着農作物生產條件,非洲大陸存在數個平原。

雖然有着土地,但是非洲人積極性不是,僱人來耕種出現“磨洋工”現象,於是娶來老婆成了免費勞動力,很多地主通過娶老婆來經營大片土地。

非洲小國加納國土大部分是平原,這些可以耕種沃土上存在一個一個小泥屋,這些並不是當地村落,而是一個“家”。

非洲部落酋長會娶很多妻子,這些妻子娶進家門後會分到一塊土地,上面建房屋。

這塊土地會這位妻子承包耕種。

一夫多妻非洲是婚姻制度,是一種奇葩勞動力獲取方法。

勞動力方面需求,宗教信仰問題是影響非洲國家婚姻觀原因,非洲很多國家信仰伊斯蘭教和當地巫教。

伊斯蘭教實行是一個男人可以娶四個妻子,只要首任妻子。

肯尼亞一個小夥子娶了三胞胎姐妹,生活安樂。

巫教沒有限制,很多巫師靠裝神弄鬼賺了錢,外蠱惑普通人,説成他妻子可以進天堂,這樣情況有很多。

南非前總統祖馬有6位妻子。

這些國家實行一夫多妻制會導致“狼多肉少”,有男人幾百個妻子,有男人娶不到老婆,這時誕生了“借妻”亂象。

南非政府希望推動「一妻多夫制」,作為一夫多妻性別平權法案,遭保守人士,認為這是「摧毀非洲文化」。

為何南非現在要推動一妻多夫制?而過一夫多妻,是奠定何種基礎上推動?推動一妻多夫,有機會改善性別問題嗎? 圖/法新社facebook
「非洲社會沒有準備實現。

我們知道如何處理我們無法控制女性。

」南非是擁有全世界憲法國家之一,婚姻法上領先其他非洲國家,他們不僅一夫多妻合法化,是通過同性婚姻非洲國家。

近日,南非政府希望推動「一妻多夫制」,作為一夫多妻性別平權法案,遭保守人士,認為這是「摧毀非洲文化」、「讓孩子知道他們是誰生」。

目前一妻多夫相關倡議綠皮書形式發布,未來若獲得社會共識,有可能成為1994年白人結束少數統治以來,對婚姻法規模改革,影響層面過2006年合法同志婚姻。

如此「顛覆傳統」平權提案,南非引發兩極爭議,而支持方論述之中,提出了南非地脈絡見解:一妻多夫不是尋開心而已,而是一種可以挑戰南非父權社會結構、反轉男輕女象徵手段,是性暴力問題根深蒂固南非,顯得有意義。

為何南非現在要推動一妻多夫制?而過一夫多妻,是奠定何種基礎上推動?推動一妻多夫,有機會改善性別問題嗎?請看本週重磅分析。

南非總統祖馬婚禮。

祖魯人出身祖馬,雖然同時信奉基督教,但其傳統實行一夫多妻,目前共有4名妻子(祖馬第二任妻子於1998年離婚,第三任妻子是2000自殺身亡,而後祖馬有再娶)。

圖/法新社facebook
南非政府於上月提出具有諮詢公眾政策皮書,內容提到現行法中婚姻締結模式具有歧視性,沒有促成性別。

男性可多名女性結婚,女性擁有權利,是性歧視。

因此「性別平權」理由,提出推動「一妻多夫制」(polyandry),引發社會譁然。

顯然地,政府推動「一妻多夫制」是一夫多妻(polygamy)基礎上,所提出反向性別平權政策。

擁有四名妻子南非富商、電視名人穆薩.姆塞萊庫(Musa Mseleku),公開反對一妻多夫:「這會摧毀非洲文化。

那些(一妻多夫制)人孩子怎麼辦?他們要如何知道生出來是誰孩子?」穆薩説:
南洲基督教民主黨(African Christian Democratic Party)領袖肯尼斯.梅舒(Kenneth Meshoe)出言,一夫多妻制是「公認做法」,但一妻多夫制不是。

他認為一妻多夫婚姻是行不通,丈夫共享妻子會引發爭執,言下之意認為「男人嫉妒和佔有慾」。

該黨推表示,「該提議會增強或破壞家庭關係」、「一妻多夫不是南非傳統」、「試著自己放在如果你是第二、第三位丈夫角度」、「這會會造成家庭暴力?」要公眾思考這個提案。

「傳統文化」將一妻多夫拒於門外論述,是現在反對者主張大旗之一。

但地,現行一夫多妻制非洲?
2000年生效《承認習慣婚姻法》是「南非現有任何非洲原住民習慣法體系,進行締約儀式、或是慶祝儀式才算數。

並慶祝或締約後三個月內,外進行「登記」方可合法。

值得注意的是,習慣婚姻規範下,男子可透過習慣婚姻多次締結,説,男性可以娶多名來習慣婚姻女性,但女性卻不能如此。

多數看法認為,南非傳統上一夫多妻制,與「祖魯族」有關。

祖魯族有1,100萬人口,主要居住於誇祖魯-納塔爾省。

過去種族隔離政策下,列為二等公民,受到白人社會歧視。

如今南非祖魯族是人口少數民族,並其他南非公民共享權利。

祖魯人南非政壇上有著舉足影響力,南非前總統雅各布.祖馬(Jacob Gedleyihlekisa Zuma)及前副總統普希莉.蘭博庫卡(Phumzile Mlambo-Ngcuka)是祖魯人。

前總統雅各布有三名妻子。

另外,聯想到一夫多妻制,可能會想到穆斯林。

《古蘭經》裡有載男性穆斯林「​可以擇娶你們女人,各娶兩妻、三妻、四妻。

」非洲部分國家、阿拉伯、東南亞部分區域,可以看見一夫多妻婚姻形式。

雖然會因文化各有差異,像是有些地區會有兄弟同時共有一位妻子,或是兒子繼承父親妻子、一男可以擁有複數妻子,但其權力主體形式上,是男性擔任。

現今許多國家聞「一夫多妻」色變今日,有支持者認為,從法律肯認一夫多妻制歐美私藏情婦或私生子相比,是行。

並許多傳統文化上可見得,一夫多妻有時是解決社會問題,例如確保寡婦能親屬間繼續受到照顧,減少失怙孤兒。

而「一夫多妻」文化論述層面上,作為西方帝國文化主義下,維持自身文化一種手段與方式之一。

現今許多國家聞「一夫多妻」色變今日,有支持者認為,從法律肯認一夫多妻制歐美私藏情婦或私生子相比,是行。

圖南非總統祖馬婚禮。

圖/法新社facebook
不論上述一妻多夫,反對者認為「男性佔有慾」、「促使家庭暴力」此種驗證,可能有男性公然,帶有性別刻板印象説法。

非洲社會裡,許多見不得光但存在「類一妻多夫」傳統,事實上是應著社會需求而衍伸出來。

《BBC》引述社會學者馬喬科(Collis Machoko)辛巴威做一妻多夫研究,他走訪了20位妻子和她們45名丈夫。

他提到,一妻多夫受到社會貶抑,法律允許,只能轉入地下。

馬喬科表示,他發現當地一妻多夫制中,女性是主動確立關係人,她們會邀請男性加入婚姻。

有些男性會支付聘禮、有人提供經濟上協助。

而如果這名女性認為丈夫正在破壞她其他關係穩定,這名女性還是有權其除名。

採訪這羣丈夫中,許多人認為願意接受妻子有多名丈夫主要原因是「愛」。

他們不想冒著失去妻子風險。

有些男性還提到他們性方面沒有讓妻子滿意,丈夫建議,避免離婚或外遇。

另一個原因是不孕症——部分男性妻子再娶一個丈夫,讓她可以生孩子。

如此,男性「保住了面子」,避免性無能污名。

採訪這羣丈夫中,許多人認為願意接受妻子有多名丈夫主要原因是「愛」。

他們不想冒著失去妻子風險。

有些男性還提到他們性方面沒有讓妻子滿意,丈夫建議,避免離婚或外遇。

另一個原因是不孕症——部分男性妻子再娶一個丈夫,讓她可以生孩子。

如此,男性「保住了面子」,避免性無能污名。

圖/路透社facebook
然而一妻多夫辛巴威是地下化而且見容於大眾,許多當事人會公眾面前否認自己「婚姻狀態」。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