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鍾曉陽的 |香港女作家在台灣 |晚期風格 |【鍾曉陽 婚姻】

談鍾曉陽的 |香港女作家在台灣 |晚期風格 |【鍾曉陽 婚姻】
1 min read

二十年前來報讀他這一課學生是衝著他名氣,近年是因為首選課程額了。

每年他半期待會是後一年,不論是因為他遞辭呈是課程停掉,但是兩樣沒有發生,他這兒。

講課時候他是,希望自己別的地方,做事情。

他猜學生們。

什麼時候開始,他覺得沒有什麼可以學生。

課堂外即使有交流多是事務性質,交涉分數或補考之類。

她出現他辦公室裡,是學期近尾聲一個雨天,禮數不可缺話沒説什麼,放下一張紙片離去。

是一個集體畫展開幕酒會請柬。

當晚他去到港島中區山上畫廊,看到了是世代畫家畫作。

他看任何展覽,一個不察覺間有許多聽説過名字冒了出來。

他欣賞其中尺寸人物畫,背景是夜間室內,一個看來十二三歲女孩端坐桌前專心温習。

是,我是來了。

突出之處是人物神情,一個小女孩面功課感到負荷完全掌握到了。

畫廊女主人認出他來,前來招呼,介紹他認識場幾位畫家。

一番應,喝了香檳,吃了點心,還是看見女子。

想不動聲息離去,轉身她眼前,紫色吊帶裙襯得她青春像朵綻放中木槿花。

他們去了酒吧喝酒。

你問我什麼你去看畫展,你問我是不是刺激你。

「你説你完全沒有那意思,不過是想讓我看看時下年創作者作品,你覺得我可能感興趣。

」 然後你説,是耳目一新。

你告訴我你第一天來上我課有點失落,覺得失望。

你問我失望原因,我説你完全不是我想像那樣。

你説我利用天生魅力與口才來討學生,然後你問了一個我來説讓我震驚問題。

我問你什麼你近年畫這麼爛,你怎麼説你記得嗎? 我説我想看看成名畫家是什麼樣子。

我説我那麼喜你畫,是你讓我地喜歡上馬蒂斯,那之前我只喜歡梵高和莫內。

我説你這女子是哪裡鑽出來,什麼我沒有認識你。

你告訴我讀完這個學期退學,我問你什麼退學。

我説我過想試一下做大學生,過一下大學生生活。

這目的達到,我不是想要那張文憑,即使拿到了知道要拿它做什麼。

然後你問,可以你畫像嗎? 到現在我想不通,什麼你那麼答應。

事情該是這樣不是嗎?是我叫你去那畫展,得承擔那後果。

我許久畫人物,是你讓我有畫衝動。

第一次來我有點害怕,怕你會叫我脱衣服,像你畫裡那些裸體女人。

那樣話我會控制不住自己,而我不想和你發生任何事。

他説不出她哪裡,了。

現在我知道你我害怕。

我和你之間會發生什麼,會是一些心情。

陰天,晴天。

我去注意自己是什麼心情,我不想知道。

這件事我不是完全坦然,我教養允許我年女性吸引。

不過是一個過氣畫家,他笑笑。

那天去過畫展後我想了很多,我想我是怎樣起點來到這裡,你我失望肯定不如我自己。

這十年我都在重複一個循環,不知地模仿自己從前作品,只為了維持我是個畫家假象,掩飾我畫不出有新意作品事實。

可是騙得了外行人騙不了同行,畫壇上我於是死了。

我作畫嗎?老實説我知道,我畫可能不過是逃避那個畫畫我。

你來説是,我可以做事情很。

有個時期我作了另一種嘗試,我到全世界出席學術會議,我上電視清談節目高談闊論,我主動替學生做輔導,我同事去酒吧夜飲。

我,希望別人眼裡我是那邊,認可那邊。

但我發覺這不是協可以問題,錢買不到東西協買不到,所有以為改變不過是瓶酒。

成年後我們唯一能控制,是自己放置怎羣體,受怎樣影響。

我成長時期過是拘束禁忌生活,我母親一種強勢愛主宰一切,我錢能買到物質生活,教育,我聘繪畫教師,讓我去英國和法國深造,舉辦大型畫展讓我結交權貴。

我覺得有問題,我證實我可以戰勝命運。

如果我是個畫家會有成就一些嗎?我想見得。

到我覺得時候,我失去了多。

現在我很少學校辦公室工作。

我害怕看見房間左右,那些同事臉孔。

秘書臉孔,其他教授臉孔。

它們使我害怕,因為我知道那我臉孔。

延伸閱讀…

香港女作家在台灣──談鍾曉陽的《哀歌》

鍾曉陽/晚期風格| 看聯副

人是什麼樣環境,有什麼樣臉孔。

我會突然想不起自己臉是什麼樣子。

我每天到這地方來,哪怕什麼做只是坐著,聽聽音樂,會覺得過一些。

這樣是閉的侷促,你會覺得這是種可笑堅持。

我只希望自己臉上有一點孤獨。

我想改變什麼,只想選擇一個我可以安心死去地方。

我希望走在人羣裡,我臉上帶有一點這房間氣息,哪怕是死亡氣息也好。

他知道自己哪這麼多話,什麼告訴了她。

他們什麼可以做,但他們什麼有做。

只是談話。

他告訴她每次她離去後,他可以聽見他們説話聲延續下去,好像有部錄音機播放著談話錄音。

夏天他去了巴黎幾天出席學術會議,回來她帶了禮物。

他看著她拆,想起當日站商店櫥窗前看見這個拼圖遊戲怎樣想買來送她,想像著它作為禮物送到她手上情景。

她看著盒蓋上巴掌葉圖案,馬蒂斯晚年剪紙作品〈捆〉。

下一刻他感覺到脖子一雙纖臂摟住,頰上雙唇印上了一吻。

喜歡,她説。

他防到這樣小女孩反應,發乎雙手環抱她,身體接觸熱力有如電光石火,還未及細品味她鬆手,捧起盒子去到幾前坐下,那拼圖遊戲表現出中開始砌圖。

他用炭筆開始素描一個砌圖女孩。

他買是一千塊碎片,可以砌很久。

節氣變更,望出窗外可以看見有葉子落。

她開始穿棉或絨料子衣服,來時外面天氣帶來,走時帶走。

他説不出她哪裡,了。

延伸閱讀…

鍾曉陽-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三十而已》鍾曉芹和鍾曉陽,為什麼沒有在一起?

了一些,有風情一些。

那拼圖遊戲她帶走,那張幾成了她砌圖專用,他變得像是等著她來砌圖。

有天喝著他泡枸杞茶,她説起他太太。

前兩天去了你太太新書發布會,個美人,你她是一見鍾情嗎?《三十而已》中婚姻締結,於你想明白是什麼去結婚,而非到達年齡,他人催促之下走入婚姻。

鍾曉芹,上海本地人,家庭和睦,受到過挫折,達到年紀後家中安排之下電視台工作體面陳嶼結婚。

她在工作中彷彿一個老好人,工位上總是擺着自己毫無用處東西,懂得如何拒絕。

鍾曉陽,是安排鍾曉芹帶新人,她六歲,他積極,生活,充斥着年人應有活力。

陳嶼鍾曉芹離婚後,我們看到了一段姐弟戀,可為何鍾曉陽會分手呢?鍾曉陽,是一個標準男,鍾曉芹離婚之前,處處體貼。

她離婚後,選擇大膽追求。

接商家搞之時,他主動幫助鍾曉芹去解決問題。

吃烤肉時發現鍾曉芹烤肉,他會選擇拿過來,幫助鍾曉芹接過手中活。

本質上來説,鍾曉陽撩妹技能點到滿格。

不論是全公司只有我叫你姐姐,是藉着遊戲打輸後鍾曉芹吃飯,更別説繞路送鍾曉芹回家,鍾曉陽年齡確小,可這並妨礙他富有戀愛技巧。

鍾曉芹告白時,他可謂是,第一次是雲彩束縛,第二次是氣球上。

即便三十歲鐘曉芹,知道姐弟戀不會有所結果,但有誰能夠抵抗住。

兩人交往中,鍾曉芹確體會到陳嶼截然不同愛情,是婚姻生活,兩人各幹各,沉迷養魚相顧無言。

而是一種刺激,夜間電影,兩天玩樂,鍾曉芹鍾曉陽愛情,,並非她這個年紀能夠負擔得了。

鍾曉芹,她婚姻出現問題,她陳嶼兩者有問題。

陳嶼婚姻中,她是寵着那個,很多事情陳嶼她做好了。

可陳嶼只做説,導致兩人之間本溝通可解決問題,裂縫。

離開陳嶼後,鍾曉芹終於學會了如何做一個獨立自主人,獨立後愛人,這句話無論放在什麼樣情況,有道理。

鍾曉芹鍾曉陽這段感情,本質上不合適,弟弟即便奶,,但年齡相差不僅只有時光,社會經驗。

,不過是荷爾蒙驅使下衝動,鍾曉芹鍾曉陽下,找到了談戀愛感覺。

可兩人若想,生活中有不僅是玩樂,是責任,理解守護。

鍾曉陽確定戀愛關係後,生活差異觀點中,她幡然醒悟,兩人適合做朋友,成為愛人。

鍾曉芹陳嶼的複合,是一種情理之中事情。

擺脱了原生家庭影響,敢於自己愛意,大膽表達出來陳嶼,才是適合她存在。

劇中,我們可以看到,鍾曉陽是一個隱形富二代,他父母是做生意,他缺錢,早早上海有了自己房子。

他於工作,是玩世不恭態度。

他體會到生活,地擁有了常人得到東西。

他生活,想要去嘗試各種各樣新奇東西,能夠説出讓鍾曉芹離職,這樣自己有動力養活女朋友了。

可鍾曉芹他有着完全價值觀,女人三十歲,事業是,這個年齡褪去了年時和幻想。

鍾曉芹是個女孩,她骨子中擁有女人,可這並不妨礙她知道生活應該怎麼過,工作應該如何努力。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