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TAPCPR |大法官釋憲宣告 |背叛婚姻的人不能訴請離婚 |【釋憲 婚姻】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TAPCPR |大法官釋憲宣告 |背叛婚姻的人不能訴請離婚 |【釋憲 婚姻】
1 min read

台灣同性婚姻釋憲案(正式名稱「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稱「同性二人婚姻自由案」。

民國104年,當時台北市政府中華民國《民法》婚姻章允許同性婚姻登記一事,主張違憲而聲請釋憲[1]。

中華民國司法院大法官於《民法》婚姻章,讓同性別二人,得以經營生活為目的,成立具親密性和排他性結合關係,是否違反《中華民國憲法》進行此解釋[2]。

祁家威是台灣第一位公開出櫃男同志,1986年希望政府應該保障同性婚姻;1998年申請同性伴侶公證結婚拒絕後,於2000年司法院大法官會議聲請解釋户政機關受理同性結婚登記是否違背憲法,指明牴觸憲法處程序上駁回;2013年祁家威到户政事務所登記結婚遭到拒絕,一路上訴至行政法院。

後祁家威委任伴侶盟許秀雯律師、以及義務律師團潘添慶律師、莊喬汝律師擔任訴訟代理人,上訴到行政法院。

同年9月行政法院駁回上訴,祁家威取得釋憲資格;2015年8月大法官遞交釋憲聲請。

同年內,台北市政府涉及同性婚姻登記釋憲聲請交由行政院轉予司法院。

2017年2月20日大法官會議正式受理同性婚姻釋憲案。

2017年3月24日司法院召開言詞辯論庭,於5月24日下午司法院秘書公佈《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

解釋文表示《民法》讓同性別成立有親密性和排他性結合關係,違反《中華民國憲法》第7條權和第22條保障人民婚姻自由,要求有關機構2年內完成法律修正或制定;逾期解釋意旨完成者,同性二人可《民法》婚姻章規定進行結婚登記。

2019年5月17日,《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三讀通過,5月22日總統蔡英文公佈,並於同年5月24日生效[3]。

此次釋憲結果讓中華民國成為亞洲第一個全域性法律保障同性婚姻國家[4][5]。

1958年時,有一對女同志要求中華民國政府登記結婚,但遭拒絕[6]。

祁家威是台灣出櫃同志,1986年請求男性公證結婚,並提出同性婚姻法制化請願,但遭拒絕,祁家威開始走向婚姻平權道路[6]。

大法官認為,限定兩年是因為要讓立法者一點時間研議,但不能因為延宕導致違憲狀態無限期持續。

部分,法務部2001年擬定《人權保障基本法》草案[8][9]、2006年民主黨立委蕭美琴提出《同性婚姻法》草案[10][11]、2013年[12]有提出相關修法,但是因為反對聲音大,失敗收場[13][14][15]。

2016年10月下旬,民主黨立委美女領銜提出婚姻平權法案,獲得民主黨、時代力量黨團、以及少部分中國國民黨籍立委連署,得以超過15人提案門檻[16]。

各版本法案11月8日和11月11日院會一讀通過付委;同年11月17日,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召集委員美女將民法修正案排入委員會議程,[17]然而部分反同婚團體立法院外集結上萬人抗議,衝進立法院,國民黨籍立委廖國棟孔文吉持意見,後朝野協商決定召開2場公聽會後審查,並會期內審查完竣[18]。

同年12月26日,婚法案完成一讀送交黨團協商[19]。

行政方面,2015年開始,各地方縣市政府開始受理户政系統「同性伴侶」註記。

截至2016年底,有六台北市[20]、新北市[21]、桃園市[22]、台中市[23]、台南市[24]、高雄市[25],以及嘉義市[26]、彰化縣[27]、新竹縣[28]、宜蘭縣[29]、嘉義縣[30]共計7市4縣有此户政註記,截至2017年4月底,共有2060同志辦理註記[31]。

然而此措施不具法律效力,雖發放證明公文可用於簽署手術書時證明同性伴侶身分,但實務上許多醫院拒絕承認同性伴侶户政註記效力,不能保障所有婚姻權利[32]。

2013年3月,祁家威一名邱姓男子到台北市萬華户政事務所登記結婚,遭到駁回[33],理由是《民法》規定「1男1女」才能結婚。

祁家威不服,向內政部訴願遭駁後,提起行政訴訟[34],但台北高等行政法院認定户政事務所行政處分於法並無違誤,2014年3月27日判祁家威敗訴[35]。

祁家威繼續上訴,但2014年9月25日時,行政法院駁回上訴定讞[36][37]。

祁家威認為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使同性別二人間不能成立法律上婚姻關係」有違憲虞,於2015年8月20日提出釋憲聲請[38]。

台北市政府民政局表示,現行民法親屬編相關法令規定,婚姻限制為一男一女,關心同志權益,於相關婚姻法令是否憲法保障人民權、權問題,聲請大法官解釋[39]。

民政局2015年7月2日草擬釋憲文,7月20日市府核定此文件[40][41],24日函報內政部辦理,8月3日內政部函報行政院處理,經法務部10月30日提出意見後,於11月4日正式司法院提出釋憲[42][43]。

司法院於2017年2月10日宣佈[44],受理祁家威台北市政府提之釋憲聲請,並兩案併案處理,假定同年3月24日召開憲法法庭進行言詞辯論[45]。

前司法院院長賴浩敏請辭後,總統蔡英文提名任大法官法學學者許宗力繼任,並獲立法院投票,共7名新任大法官於2016年11月1日接任。

[46][47]組成大法官會議於2017年2月首度受理同性婚姻相關案件釋憲。

合議審理此案大法官中,計有14人出席,黃瑞明大法官其妻委員美女為同性婚姻草案發起人,故申請迴避,此次婚釋憲案,扣除黃瑞明迴避,有14位大法官參與討論,後有11位投下違憲,另3位投下反對票,其中吳陳鐶和虹霞分撰寫了不同意見書和部分不同意見書,另1位投反對票大法官沒提出意見書。

[48][49]
釋憲案聲請人祁家威以及代理人(律師許秀雯、莊喬汝、潘天慶)以及台北市政府代理人(政法律系副教授廖元豪),此次言詞辯論黃瑞明大法官身同性婚姻草案提出人美女委員丈夫,故事前自請迴避。

總計當庭有14位司法院大法官出席,許宗力大法官擔任審判長[68]。

此次辯論庭共邀請6位法學學者擔任鑑定人,:陳愛娥(國立台北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張文貞(國立台灣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陳惠馨(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教授)、劉宏恩(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李惠宗(國立中興大學法律學系教授)、鄧學仁(中央警察大學法律學系教授)[69]。

大法官書記處處長王碧芳表示,此次開庭流程請人祁家威、台北市政府代表人廖元豪以及關係機關法務部部邱三、內政部户政司長張琬宜萬華户政事務所代理人王雪梅5人表達意見後,請人關係機關交互詢答,如果經審判長許宗力後,可向6名鑑定人發問,接著是中場休息時間。

休息完後,大法官詢問聲請人,詢問行政機關,接著詢問鑑定人,然後請人、行政機關以及鑑定人做後陳述[70][71]。

大法官邀請六位鑑定人,有兩位法學者陳愛娥以及李惠宗認為違憲,但法律保障確實有所,主張可用同性伴侶法來保障;三位法學者張文貞、陳惠馨、劉宏恩認定違憲,並主張若採同性伴侶法無法保障基本權利,應直接修改《民法》。

鄧學仁觸及憲法議題,但認為無論修改民法或另立伴侶法,應親子法律身份安定[68][73]。

請方、主管機關以及鑑定人提問大法官,有羅昌發、湯德宗、黃虹霞、許志雄、詹森林、黃昭元6人[74]。

雖設有法庭之友制度,此次釋憲案各有支持以及同性婚姻民間團體,召開言詞辯論前,各自大法官提交意見書[75]。

支持方婚姻平權大平台,徵請包括來自「政治」、「法學」、「律師事務」、「司法官」、「宗教」、「公共衞生」、「精神醫學」、「臨牀心理師」、「心理學」、「性別研究」、「性平教育」、「社工」、「同志家庭權益」專業領域13份「法庭之友意見書」,同時法庭之友意見書名義,提出一份「同志生命故事-完成權利」,作為支持婚姻平權論述基礎[76]。

2017年5月24日,司法院公佈大法官釋字第748號,宣佈現行民法保障同性婚姻自由及權屬違憲,行政機關需在兩年內完成相關法律修正或制定,達成同性婚姻自由保護;兩年後若修法完成,同性伴侶直接適用現行民法加以保障同性婚姻[77][78]。

逾期完成相關法律修正或制定者,性別二人為成立上開結合關係,得開婚姻章規定,持二人以上證人簽名書面,户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

至於選擇修正婚姻章、於民法親屬編另立專章、制定法或其他形式,可以使同性別之二人婚姻自由受保護情況下,立法者決定[79]。

聲請人祁家威、行政、司法權責機關爭取同性婚姻權,超過30年。

2006年民主黨委員蕭美琴首次提出同婚修法,然而沒有通過,後2013年民主黨委員美女提案修正民法親屬編,首度交付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審查,然而任期完成審議。

2016年,民主黨委員美女提出民法親屬編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時代力量黨黨團、委員許毓仁、蔡易餘提出版本法案,於同年12月26日經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初審通過多個版本提案,但是何時能通過,猶未可知。

同婚修法立法院經歷十年,完成修法[79]。

大法官本於保障人民基本權利及自由民主憲政秩序價值維護,即時做成有拘束力司法判斷,司法院基於權力相互尊重原則,勉力決議受理,並定期開庭行言詞辯論,作成解釋[79]。

歷年來司法院提及「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等用語,然而這是基於異性婚姻脈絡下作成解釋。

司法院性別二人得否結婚作成解釋[79]。

大法官認為現行民法關於結婚明訂婚姻男女雙方自行締結,但第972條既規定事人來結婚內容婚,限於一男一女始能訂定,其他有關婚姻事人稱謂、權利、義務所為「夫妻」相應規定,使得民法解釋體系及其行政函釋,結婚限於一男一女結合關係,包括同性婚姻[79]。

適婚人民而無配偶者,本有結婚,包含「是否結婚」,以及「與何人結婚」,此攸關人格健全發展人性維護,是基本權,受到憲法第22條保障[79]。

性別二人經營生活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結合關係,既影響異性結婚民法上規定,會改變既有社會秩序[79]。

而同性婚姻自由,經法律正式承認後,可以異性婚姻一樣能社會。

因此同性成立同性、排他結合關係,應受憲法22條之保障。

現行民法婚姻章規定,沒有使同性成立親密性且排他性結合關係,是上瑕疵,違反憲法第22條保障婚姻自由意旨[79]。

憲法第七條權保障,只限於明文揭示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歧視事由,禁止其他理由歧視,例如性傾向、身心障礙[79]。

現行民法僅保障異性婚,是「性傾向」作為於「婚姻自由」保障待遇。

性傾向是生俱來並且改變之個人特徵,其成因可能包括生理、心理因素、生活經驗及社會環境[80][81]。

世界衞生組織[82]、泛美衞生組織以及許多醫學組織認為同性性傾向本身並非疾病[83][84][85][86]。

同性性傾曏者過去未能見容於社會傳統習俗,受到各種事實上及法律上排斥或歧視。

且同性性傾向人口,是社會上「孤立隔絕之少數」,並「政治上弱勢」,民主程序扭轉其法律上劣勢地位,因此應該採取「嚴格」審查標準,來判斷「法律保障同性婚」合憲性[79]。

民法婚姻章並要求結婚得有生育能力,規定無生育能力結婚或作為裁判離婚事,顯見繁衍後代婚姻不可或缺要素。

同性之間不能生育異性兩人之間客觀不能或主觀不欲生育,其結果。

因此,不能生育能力作為待遇理由。

若容許性別二人成立法律上婚姻關係,且要求其應遵守婚姻關係存續中及止後雙方權利義務規定,影響現行異性婚姻制度建構基本倫理秩序(如結婚年齡、單一配偶、婚、忠貞義務及扶養義務),是維護基本倫理秩序,亦非合理待遇[79]。

有關機關應二年內,完成保護婚姻自由法律修正或制定。

何種形式(例如修正婚姻章、於民法親屬編另立專章、制定法或其他形式),屬形成範圍。

若逾期完成,性別二人得依婚姻章規定,户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77]。

大法官吳陳鐶認户政事務所民法同性登記結婚違法憲法。

司法院不該受理台北市政府請,此舉會使司法院「釋憲機關」地位,淪為行政機關「法律諮詢機構」角色。

[87]。

延伸閱讀…

台灣同性婚姻釋憲案

背叛婚姻的人不能訴請離婚…..大法官釋憲宣告「部分違憲」

他認為婚姻作為一種制度(Institution),「涉及整個社會及文化價值觀變動」,應透過或公投來修改[87],不能沒有共識情況下釋憲,而失去透過民主程序審議及辯論機會[87]。

吳陳鐶認同性婚姻非國際公約所課予國家義務,並非多國有保障,認同婚姻自由限於一夫一妻婚姻制度[87]。

另外,他認為基於生理上差異「無繁衍後代之可能」,社會生活功能角色上差異,上有對待,沒有違背憲法原則[88]。

大法官黃虹霞部份不同意見書期待正反雙方能夠互相理解。

希望反方能夠理解婚姻制度會隨時變化,接納同志,並儘可能給予同等祝福。

希望正方理解法律制定本旨是用作「規範」,而非有保障,觀念改變需要時間,而不只是修改法律。

她認為法律對扶持兩人關係應要保障,但憲法「婚姻」並無明確定義,此事攸關整體國家制度,不應修改,故不同意此案對「婚姻自由」解釋[87]。

黃虹霞認同「可以因為無法生育而作為待遇」,因為婚姻及家庭是社會形成發展基礎、婚姻是親屬關係、同性婚姻修法工程龐大,並非沒有異性婚姻產生影響、生育是婚姻核心內涵[89]。

並認為男女功能和角色上有所不同,兩個父親或兩個母親孩子照顧是否與父母親照顧沒區別,需研究[90]。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聲請人祁家威釋憲後,召開記者會回應,於大法官認定「限制同性結婚」違憲結論表達肯定外,認為大法官解釋排除「同性伴侶法」專法或專章,並呼籲蔡政府本次釋憲結果、修改民法,多元性族羣婚姻權利。

伴侶盟執行許秀雯肯定大法官關鍵時刻扮演了角色。

並表示,既然大法官肯定同志有結婚權利,因此設置「同性伴侶專法」並不符合本次釋憲意旨[91]。

釋憲聲請人祁家威,接受專訪時表示:「如果原諒是一門學問,那麼同志人人是大師,原諒、原諒,否則熬到現在。

」奮鬥多年終露曙光,他説,當下第一個反應,心情像「釋憲文變成一隻鳥」,因為雀躍,但急著伴侶結婚,爭取同婚是為了需要人。

他説,過去台灣LGBT族羣有許多團體奮鬥,因為眾人努力才有結果,於反方陣營,希望外界原諒、溝通,應唱衰國家、社會,婚姻平權讓社會民主、、、,沒有杞人憂天[92]。

北市府民政局回應表示「於司法院大法官堅實擔任憲法守護者角色,跳脱傳統框架,認定民法親屬編第二章婚姻有關限制同性婚姻規定,違反憲法於基本人權保障,感到欽佩」,中華民國憲法婚姻自由權之保障內涵上,闡明其核心價值界限,邁出且關鍵性一步,並為同性伴侶者以來捍衞其自身權利努力,感到欣慰,期盼釋憲結果出爐後,國人能充分與包容,理性表達意見[93]。

  無論是大大小小同志運動街頭,總會見到揮舞超大彩虹旗祁家威,他是台灣社會第一位公開出櫃男同志,早在1986年要求政府應該保障同性婚姻第一位鬥士。

1998年申請同性伴侶公證結婚,但請釋憲受理。

29年了,這場同志人權馬拉松繼續。

  2013年,祁家威到萬華户政事務所登記結婚遭拒,同年9月,行政法院駁回上訴定讞,12月24日伴侶盟義務律師團陪同司法院前舉辦記者會,控訴違憲。

2015年8月正式大法官遞交釋憲聲請。

2017年2月10日,大法官會議正式受理釋憲聲請案,並於3月24日進行言詞辯論,開庭全程直播。

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摘要

(Press Release On the Same-Sex Marriage Case)

説:本摘要係大法官書記處依解釋文及理由書摘錄而成,僅供讀者參考,並構成大法官解釋一部分。

 

聲請案號:會台字第12674號(聲請人祁家威)、會台字第12771號(聲請人台北市政…
[時報/項程鎮]

司法院大法官書記處昨天表示,同性婚姻平權案下月廿四日下午四時公佈釋憲結果;法界人士認為,釋憲結果贊成同性婚姻平權機率,但是否會直接宣告民法婚姻制度相關條文違憲,以及應否另訂「同志伴侶法」專法,各自過關比率接近五五波。

大法官會議上月廿四日同性婚姻案召開憲法法庭進行言…
[報導者/葉瑜娟]

「我這天等了41年6個月24天…」2017年3月24日,59歲男同性戀者祁家威完成了他17歲開始一個夢──站上憲法法庭為全台灣同性戀者爭取婚姻權。

「目前醫學上同性戀是人,是人,婚姻是事是事,人做事,什麼可以?」祁家威言詞辯論庭上堅定地説著…民法親屬編婚姻章,使性二人,得為經營生活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結合關係,是否違反憲法第22條保障婚姻自由及第7條保障權之意旨?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使性二人,得為經營生活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結合關係,於此範圍內,憲法第22條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及第7條保障人民權之意旨有違。

有關機關應於本解釋公佈之日起2年內,解釋意旨完成相關法律修正或制定。

至於何種形式達成婚姻自由保護,屬形成範圍。

逾期完成相關法律修正或制定者,性別二人為成立上開結合關係,得開婚姻章規定,持二人以上證人簽名書面,户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

延伸閱讀…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TAPCPR – [釋憲] 大法官解釋

釋字第362號解釋- 憲法法庭網站

大法官今天下午四點公告748號解釋,聲請人祁家威及伴侶盟此表達以下意見:
一、我們肯定「限制同性結婚」違憲結論,認為這是聲請人勝利,全體公民勝利:大法官於現行民法限制同性結婚明確做成違憲宣告,認定現行民法牴觸了憲法第22條及第7條規定,並且了機關兩年緩衝期,要求立(修)法保障同志婚姻自由。

大法官表示,婚姻自由是人民基本權利,這回應了法務部以及意見主張婚姻是一種制度説法。

二、大法官關鍵時刻,地扮演了憲法守護者角色:大法官指陳同性伴侶因為剝奪了婚姻自由保護,遭受歷史性壓迫,並且認為以來程序過於,且基於立(修)法時程不可預料,而此於同志伴侶造成基本權利侵害,因此有此時刻人民基本權利做決定。

因為大法官肯定同志有結婚,可見大法官並認為同性伴侶法是一個符合、實現婚姻自由方式。

民進黨完全執政了,蔡總統選前選後,明確表示支持婚姻平權,立法院應該大法官兩年內,儘速,不要兩年時間了,交卷。

因為每一天,每一天有許多同志朋友遭受因不而來。

五、大法官明確指出本件解釋以前,性別二人得否結婚做成解釋:過往做一夫一妻、一男一女解釋,是異性戀脈絡下做解釋。

六、生育並非可以進行待遇理由,允許同性結婚並影響現行異性婚姻及家庭、配偶。

七、大法官看到了活生生同志公民存在,花了大篇幅敍述聲請人祁家威爭取婚姻平權歷程,以及民間團體上持續努力。

八、大法官明確指出憲法第七條為例示規定,不僅「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法律上一律平等」,包括,例如身心障礙歧視禁止,或本件性傾向待遇,屬於權(禁止歧視)規範範圍。

大法官解釋文雖然沒有明白要求「」要修改民法,但明白表示同志應享有結婚權利,因此無論立院如何修法,要「達成『婚姻』『』保護」。

我們因此判斷,另立專法可能產生違憲虞,並引發反彈,使爭議延燒擴大,於辜負浪費了大法官與苦心。

奉勸此刻試圖另立專法人,你提得出一個能「達成婚姻自由保護」專法,請直接提出來接受公眾檢驗。

但明明修民法(讓多元性別直接適用民法結婚)毫無問題,你要大費心機捨求,這居心,請預備接受各界輿論民間團體監督批判吧!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認定民法婚姻章未保障性別二人結合關係,違反憲法第22條婚姻自由及第 7條權,至於「何種形式達成婚姻自由保護,屬形成範圍」。

大法官了立法者兩年緩衝期去完成立(修)法,如果逾期沒有完成關立(修)法,性別二人「得依婚姻章規定,持二人以上證人簽名書面,户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並於登記二人間發生法律上配偶關係效力,行使配偶權利及負擔配偶義務。

」顯見大法官基於權力分立原則,雖權行使,但明示了:第一、大法官認為同性二人直接適用現行民法婚姻規定,本質上並無困難,且此結果符合憲法第22條保障婚姻自由及第 7條權規定。

第二、權之行使與裁量,並非毫無界線,本件情形,解釋理由書雖舉例提及「何種形式(例如修正婚姻章、於民法親屬編另立專章、制定法或其他形式)…」語,但下文接著「達成婚姻自由保護」,因此,大法官僅理論上有限度地承認形成,但(修)法結果要能「達成婚姻自由保護」。

因此,假設另立專法如「同性伴侶法」,「伴侶」名義上即非「婚姻」,且倘若實質權利義務內容「次於」民法婚姻,顯然不能符合本解釋意旨。

設另立專法稱「同性婚姻法」,或民法增設「同性婚姻章」,且實質權利義務內容完全民法婚姻(概括條文表明適用或準用民法相關規定)?
此,我們認為,如此證明並無另立專法、專章,另立專法專章只是「德卒」、刻意製造出形式象徵意義「隔離」罷了,做法是直接修改民法婚姻章本文,涵納多元性別公民,並達成大法官解釋文所要求「婚姻自由保護」。

結婚,只是兩個人於情感上愛情見證,雙方有法律上訂定婚姻契約關係。

憲法雖明文規定婚姻自由,然大法官釋字第362號、第552號解釋《中華民國憲法》第22條:「人民其他及權利,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受憲法保障」中保障其他或權利。

因此,憲法上,婚姻自由保障了婚姻締約、離婚涵括其中。

過往民法第1052條第1項第2項規定,只要有「事由」造成維持婚姻情況得以離婚;民法第1052條第2項原規定「有責配偶」,往往是指涉是家暴者或外遇者一方,受保障範圍無法提起離婚請求。

此項「離婚有責性」問題,2023年3月26日,憲法法庭112年憲判字第4號判決做出「原則合憲、部分違憲」判決。

釋憲聲請人之一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朱政坤法官提到,提出釋憲起心動念來於,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同婚施行法第17條第2項:「有前項以外事由,維持這個關係情形,雙方事人一方得請求終止」。

立法者規定這項條款,基於民法1052條第2項目一模,但為什麼此有所區別?故因此提出釋憲。

談離婚有責性,從法官角度,如何認定?統計,台灣每5夫妻有離婚,但多數是兩方協議後離婚,走入法院裁判離婚有5.82%。

朱政坤法官談到,離婚裁判實務上,從最高法院見解,裁判婚姻關係是否存續,夫妻雙方各自認定婚姻繼續否為準,法院是第三人、一個客觀第三人進行判斷婚姻存續可能性。

法院認定了雙方婚姻無存續期待可能,法院站不能維持婚姻事實中找出誰責任、誰?「法律條文抽象,當原告了説服法官他婚姻沒有辦法繼續,列舉出各式各樣例證。

例如分居5、6年、是細數生活上雞毛蒜皮小事」,朱政坤法官表示,被告需要努力説服法院,原告提出事證非事實或是性,雙方來回攻防下,可能讓原本有機會修補關係婚姻,隨著審級、訴訟過程,關係回不到過去。

夫妻間來回攻防導致婚姻碎裂,未成年子女往往受到影響。

朱政坤法官實務上看到情況是,泰半是未成年子女作證,訴訟過程中要面許多質疑、父母親間攻擊,影響未成年子女身心情緒,遑論後要父母。

此外,離婚訴訟結束後,可能有其他關係需要處理。

如未成年子女撫養權、監護權,或是財產剩餘分配。

離婚訴訟中攻擊過程,可能延續影響到其他訴訟,導致訴訟過程十分順利造成彼此間矛盾。

回到婚姻責任問題,判定婚姻有責性時點為何?朱政坤法官坦言,這是困難,這每個法官生命經驗、價值判斷十分有關係,歸諸於法官本身價值觀、對婚姻看法,以及對婚姻價值取捨。

若夫妻關係視一種契關係,夫妻雙方可能分居半年、一年,可能會認為沒有履行婚姻義務,契約可能面臨終止;然則,如若傳統立場認為婚姻作為一種責任、守貞觀念,分居時點可能是3年、4年,會判婚姻終止。

維持婚姻原因,其有民法第1052條第1項列舉10種情形,因此民國74年才在民法親屬篇增訂第1052條第2項,規定有其他事由,維持婚姻時,一方可以請求離婚,離婚原因是因為需自道德上加以某些限制,故於第2項條文但書增加「但其事由應夫妻一方負責者,他請求離婚」。

擔任社團法人台北市晚晴婦女協會理事紀冠伶律師坦言,「婚姻,人人之間不論是夫妻或是與家人之間情感,可能影響婚姻存續。

感情是沒有標準可言」。

離婚變得,婚姻中弱勢一方保障哪裡?「於實務工作者來説,如果有一個標準,判決上有和公平性存在」,朱政坤法官坦言,112年憲判字第4號判決出爐後,於實務上判定困擾可能會消除很多,不論於法官或是事人時間成本會下降許多。

弱勢配偶於離異後應如何保障自己權益?朱政坤法官認為,法感情,法院不論婚姻中誰誰錯,即便是此婚姻已有破綻,當提出離婚一方後導致另一方不想離婚被告生活條件陷入困難,例如來台外籍配偶,取得台灣國籍身份前於離開母國太久而關係斷掉,離異可能會造成經濟、生存、情感上等困難,這種情況之下,憲法法庭判決指出立法者可以使用條款來例外駁回,確保無責配偶不會因為離婚而陷入困難。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