憲法法庭 |造成婚姻破裂的一方無權提離婚 |大法官釋憲宣告 |【違憲 婚姻】

憲法法庭 |造成婚姻破裂的一方無權提離婚 |大法官釋憲宣告 |【違憲 婚姻】
1 min read

結婚,只是兩個人於情感上愛情見證,雙方有法律上訂定婚姻契約關係。

憲法雖明文規定婚姻自由,然大法官釋字第362號、第552號解釋《中華民國憲法》第22條:「人民其他及權利,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受憲法保障」中保障其他或權利。

因此,憲法上,婚姻自由保障了婚姻締約、離婚涵括其中。

過往民法第1052條第1項第2項規定,只要有「事由」造成維持婚姻情況得以離婚;民法第1052條第2項原規定「有責配偶」,往往是指涉是家暴者或外遇者一方,受保障範圍無法提起離婚請求。

此項「離婚有責性」問題,2023年3月26日,憲法法庭112年憲判字第4號判決做出「原則合憲、部分違憲」判決。

釋憲聲請人之一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朱政坤法官提到,提出釋憲起心動念來於,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同婚施行法第17條第2項:「有前項以外事由,維持這個關係情形,雙方事人一方得請求終止」。

立法者規定這項條款,基於民法1052條第2項目一模,但為什麼此有所區別?故因此提出釋憲。

談離婚有責性,從法官角度,如何認定?統計,台灣每5夫妻有離婚,但多數是兩方協議後離婚,走入法院裁判離婚有5.82%。

朱政坤法官談到,離婚裁判實務上,從最高法院見解,裁判婚姻關係是否存續,夫妻雙方各自認定婚姻繼續否為準,法院是第三人、一個客觀第三人進行判斷婚姻存續可能性。

法院認定了雙方婚姻無存續期待可能,法院站不能維持婚姻事實中找出誰責任、誰?「法律條文抽象,當原告了説服法官他婚姻沒有辦法繼續,列舉出各式各樣例證。

例如分居5、6年、是細數生活上雞毛蒜皮小事」,朱政坤法官表示,被告需要努力説服法院,原告提出事證非事實或是性,雙方來回攻防下,可能讓原本有機會修補關係婚姻,隨著審級、訴訟過程,關係回不到過去。

夫妻間來回攻防導致婚姻碎裂,未成年子女往往受到影響。

法務部認為婚姻和家庭具社會性功能,離婚法制設計要顧慮法益,若離婚採破綻主義,分消破綻、積極破綻,積極破綻中得考慮是否設分居期間、或訂定條款。

此外,離婚訴訟結束後,可能有其他關係需要處理。

如未成年子女撫養權、監護權,或是財產剩餘分配。

離婚訴訟中攻擊過程,可能延續影響到其他訴訟,導致訴訟過程十分順利造成彼此間矛盾。

回到婚姻責任問題,判定婚姻有責性時點為何?朱政坤法官坦言,這是困難,這每個法官生命經驗、價值判斷十分有關係,歸諸於法官本身價值觀、對婚姻看法,以及對婚姻價值取捨。

若夫妻關係視一種契關係,夫妻雙方可能分居半年、一年,可能會認為沒有履行婚姻義務,契約可能面臨終止;然則,如若傳統立場認為婚姻作為一種責任、守貞觀念,分居時點可能是3年、4年,會判婚姻終止。

維持婚姻原因,其有民法第1052條第1項列舉10種情形,因此民國74年才在民法親屬篇增訂第1052條第2項,規定有其他事由,維持婚姻時,一方可以請求離婚,離婚原因是因為需自道德上加以某些限制,故於第2項條文但書增加「但其事由應夫妻一方負責者,他請求離婚」。

擔任社團法人台北市晚晴婦女協會理事紀冠伶律師坦言,「婚姻,人人之間不論是夫妻或是與家人之間情感,可能影響婚姻存續。

感情是沒有標準可言」。

離婚變得,婚姻中弱勢一方保障哪裡?「於實務工作者來説,如果有一個標準,判決上有和公平性存在」,朱政坤法官坦言,112年憲判字第4號判決出爐後,於實務上判定困擾可能會消除很多,不論於法官或是事人時間成本會下降許多。

弱勢配偶於離異後應如何保障自己權益?朱政坤法官認為,法感情,法院不論婚姻中誰誰錯,即便是此婚姻已有破綻,當提出離婚一方後導致另一方不想離婚被告生活條件陷入困難,例如來台外籍配偶,取得台灣國籍身份前於離開母國太久而關係斷掉,離異可能會造成經濟、生存、情感上等困難,這種情況之下,憲法法庭判決指出立法者可以使用條款來例外駁回,確保無責配偶不會因為離婚而陷入困難。

民法規定造成婚姻破裂一方無權提離婚,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法官朱政坤和兩名出軌人夫質疑違憲,聲請釋憲。

憲法法庭今判民法第1052條第2項但書規定並違憲,但維持事由發生後,是否逾期間,或持續相當期間,有責配偶訴請離婚,顯過,此範圍內憲法保障婚姻自由意旨不符,相關機關2年內應修正。

逾期修法,法案個案依憲法庭意旨裁判。

憲法法庭指出,裁判離婚制度既為實現憲法上婚姻自由一環,當婚姻有維持事由發生時,一方配偶即得法院請求解消婚姻,雖非不得法律限制,但相關法律所加之限制有無過,受到憲法審查,避免出現過情事。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是婚姻瀕臨破綻形成原因,係日積月累而成,相關機關要認定多久後才能離婚,屬。

民法第1052條規定夫妻可以請求離婚要件,包括另一方重婚、通姦、虐待、意圖殺害、患不治惡疾或精神病、生死不明超過3年或犯罪遭判刑逾6月。

條件過於嚴格,1985年增列第2項彈性「有事由,維持婚姻」可訴請離婚,另規範「但其事由應夫妻一方負責者,他請求離婚。


但書規定是否牴觸憲法保障基本權,有無違反比例原則、原則,是本案焦點。

法官朱政坤審理6起離婚訴訟時,認為婚姻應該是配偶雙方自主形成結合關係,婚姻自由涵義包含「是否結婚」「與何人結婚」,這項自主權攸關人格健全發展和人性維護,應是受憲法保障基本權。

朱認為,如果婚姻存在無法達到這些目的,而且反而時,人民有選擇終止關係。

「但書」目的是公平,若讓婚姻破綻要負責任一方可以提離婚,於是承認可以離婚、破壞婚姻秩序,是「沒有道義」。

朱認為「道義」「法感情」「倫理觀念」是什麼有待釐,況且司法院釋字第791號解釋肯認婚姻關係中個人性自主權了。

朱政坤認為很多情況下,配偶不想繼續維繫婚姻,婚姻只是箝制方工具,強求怨偶維繫只存於户籍謄本和身分證上關係,有什麼意義?朱舉例,強制執行法針債務人履行時得處怠金或管收,但「於夫妻同居判決適用」,換句話説即便一方提起履行夫妻同居義務並勝訴,無強制執行。

拿「想要繼續維持婚姻配偶綁一起」懲罰,他認為即便一方犯錯,這不能説是人格發展、人性「侵害」,應該違憲。

當法庭淪為「説話賽」,困住個人孩子戴瑀如憲法法庭言詞辯論當天,專家學者身分發言,支持違憲。

法務部主張離婚法制屬形成空間,應機關決定。

聲請釋憲兩名人夫外遇,其中方姓男子定居香港多年,和小三生了3名子女,另名高姓男子離家偷情,控妻子「懶散」,訴請離婚敗訴。

憲法法庭今日「限制唯一有責配偶請求裁判離婚案」作出2023年憲判字第4號判決。

圖/取自司法院影音
民法規定造成婚姻破裂一方無權提離婚,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法官朱政坤和兩名出軌人夫質疑違憲,聲請釋憲。

憲法法庭昨判民法第一… 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

〔記者吳政峯/台北報導〕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法官朱政坤2名有外遇事件男子質疑民法第1052條的但書規定「有責配偶不得訴請離婚」侵害婚姻自由,違反比例原則,聲請釋憲,憲法法庭24日做成112年憲判字第4號判決,宣示該規定部分違憲,相關機關應於2年內修法。

判決指出,該規定限制有責配偶不得訴請離婚,雖然沒有違背憲法保障婚姻自由,但無法維持婚姻事由發生後,如果不分時間,準有責一方訴離,完全剝奪其離婚機會,可能導致個案顯然過苛之情事,這部分不符合婚姻自由意旨。

判決要求相關機關應於本判決出爐2年內,判決意旨修法,逾期若完成修法,法院可以釋憲內容判決。

判決敍,相關機關修法時,可參考國外例,檢討民法裁判離婚規定是否採取「分居」制度,並一定期間如果沒有生活事實,可以做為裁判離婚要件。

而為避免放寬離婚原因造成後果,可引進「條款」,例如:未成年子女利益,有繼續維持婚姻,或拒絕離婚一方可能因為離婚而陷入極端困境,即使婚姻破裂,仍不得離婚。

離婚後無責或弱勢配偶及未成年子女生活保障,判決要求相關機關應設計配套措施,例如:修法令有責一方給付贍養費、調整剩餘財產分配給付未成年子女扶養費比例,或加重離婚造成損害賠償責任。

今天(3月24日)下午3點,大法官決定,婚姻關係「犯錯多」一方,是否有權請求離婚。

此一38年前規定(《民法》1052條第2項但書),限制婚姻中「有責配偶」──如外遇、家暴、離家,不得提起離婚;隨著社會變遷,這項條文實務中造成多家庭問題。

2001年,行政院提出草案嘗試修正,但胎死腹中,爭論餘波盪漾20多年,今年終於迎來了憲法時刻,大法官「有責配偶離婚權」做出裁示,若判定現行法律規定違憲,會是繼同性婚姻合法化、通姦除罪化之後,台灣婚姻制度變革衝擊。

《報導者》訪問聲請釋憲律師、第一線處理離婚訴訟家事庭法官和法律學者,從制度實務面深入瞭解釋憲案始末,並一起思考,台灣離婚法律需要怎樣未來。

律師陳柏諭大舅處理離婚訴訟,打了2年,家族成員捲入,二審開庭時「」:大舅拉了二姊、陳柏諭媽媽幫忙作證;另一廂,3個表弟、表舅,站舅媽那,她挺身而出。

兩邊書狀上指控展開攻防,其中,大舅家後院「草藥」一度成為爭點之一:大舅指證歷歷,舅媽迷信宗教,不僅每週5天去幫人看診包藥,後院種草藥,要求子女服用;表弟和表舅,反駁包藥事只有3天、而且與宗教迷信無關。

「是一些雞毛蒜皮小事!」同時擁有親人和律師雙重身分陳柏諭嘆道。

一審後,她感到家族氣氛惡化,二審全家族人都出來想幫「自己人」作證,看著家人簿公堂,她吐出兩個字:「」。

2018年,許久見大舅,來找陳柏諭打離婚官司時,她脱口而出:「你這件鐵輸!」50幾歲大舅,是地方企業職員,律師團隊眼中,是典型過著「男主外、女主內」生活傳統男人。

2年前大舅外遇,舅媽請來徵信社,破門抓個正著。

家族高雄鄉下,地方生活圈,傳聞散得。

那後,聽説大舅搬出家門,3個月後,出現陳柏諭面前,説想和妻子離婚,但對方堅決不願意,想請她幫忙打訴訟。

陳柏諭心知肚明,外遇大舅現行法律下贏不了官司,但事人堅持,一審打了一年後敗訴,要求上訴。

《憲法》保障人民結婚,法律兩人可以協議離婚,但若一方想離開婚姻,另一方願意,只能交由法院裁判。

單方訴請離婚規定,寫《民法》第1052條。

延伸閱讀…

背叛婚姻的人不能訴請離婚…..大法官釋憲宣告「部分違憲」

是誰先背叛了婚姻?離婚有責性釋憲對婚姻關係的影響

其中第1項正面表列十項「事由」:若夫妻一方有重婚、外遇、虐待方、有不治之疾⋯⋯狀況,另一方可向法院訴請離婚;若沒有辦法符合十項事由,該條第2項為想離婚者,畫出抽象而廣泛的概括事由──「前項以外事由,維持婚姻」,是目前全台多數離婚案件訴請理由。

然而有一項但書,若婚姻維持原因,應該夫妻其中一方負責,僅無責任或責任另一方可以請求離婚。

例如外遇是導致婚姻破裂主因,外遇者不能提起離婚,有無外遇一方可提起離婚,此項但書本次「有責配偶離婚權」釋憲案爭點。

法庭攻防,只為證明「誰錯多」「有責者不得離婚」法律邏輯下,離婚訴訟化作了爭相證明「誰有錯」競賽。

一場離婚官司,發展成了家族對壘。

此案律師團成員張競文坦言,事人外遇,肯定有過失,訴訟上完全佔優勢,因此他們訴訟策略,只能勉為其難地小事著手,佐證對造無心維繫婚姻,「有過失」程度,事人。

證明這些難有紀錄事實,家族成員成了第一線證人。

這種用人證堆疊出訴訟攻防,是離婚訴訟中常態,有著苦果。

過程裡,大舅離意堅決。

「你知道什麼那麼堅決?」陳柏諭説,因為訴訟過程中,答辯狀來來去去是攻擊內容,「你覺得一個本來想離婚人,看到這些東西,他會想挽回嗎?」一審到二審,是張競文陪同出庭,她嘆氣:「我會覺得這個家庭反而因為訴訟變得破碎、感情撕裂。

」判決書,外遇呈堂證供,是孩子他同住時,趁著他深夜沉睡,翻拍手機所得;孩子庭上自承認為阿公阿媽偏袒外遇父親,願意前去老家探視;官司開打後,雙方家族間存證信函寄來寄去。

三審上訴完後,陳柏諭起了提釋憲念頭:2021年,此案正式聲請釋憲。

陳柏諭後來發現,同時有兩組人馬不約而同地有想法,其中包含一口氣審理手上6件離婚案、聲請釋憲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家事庭法官朱政坤,「我知道,這麼多人認為這個法條有問題。

」政治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戴瑀如解釋,台灣離婚率自1971年後呈現上升趨勢,1985年時空背景下,社會考慮,離婚變得,外遇男性可以拋棄糟糠之妻,會否公平?放寬離婚規定同時,加上限制,保護一方配偶「離婚」。

不過,隨著社會日漸複雜,離婚者樣貌和事由多元化,規定令司法實務判斷變得困難。

戴瑀如舉例,「婚姻複雜,怎麼樣可以説出方有問題地方,可能你説方我、方説你隨謾罵我,」法官評斷誰是有責一方。

2006年,最高法院95年度第五次民事庭會議提出解釋,如果碰到雙方有該婚姻破裂負責處,此時,法官需要其中責任孰輕孰重,責任一方,才能請求離婚。

這項解釋影響,進一步引發法院耗費大量資源檢視家庭細節、責任,爭議不止。

公開辯論當天,支持違憲方站「離婚」角度,認為婚姻是合意決定,靠法律強行維持。

聲請人之一法官朱政坤當庭指出,「一個不能讓破碎關係復合,只能強行綁住兩個人規定,有任何繼續存在嗎?」如要保障離婚者公平,應是修正現行法規中剩餘財產分配、贍養費、婚姻損害賠償規定。

法務部代表支持合憲方,站倫理道德、以及保障無責配偶角度。

法務部訴訟代理人、中央警察大學法律學系教授鄧學仁強調,若允許犯錯人提起離婚,不能國民接受。

鄧學仁表示「沒有離不成婚姻,只有談不攏條件」,但書能維持住離婚門檻,有責者要離婚,會願意提出條件來「贖身」,弱勢無責者或能因此受到實際保障。

當婚姻破裂時,法律留住有責一方,是個人侵害,還是無責者保障?整體社會婚姻想像,映照出多種抉擇。

當法庭淪為「説話賽」,困住個人孩子戴瑀如憲法法庭言詞辯論當天,專家學者身分發言,支持違憲。

延伸閱讀…

造成婚姻破裂的一方無權提離婚? 憲法法庭:部分違憲

釋字第362號解釋- 憲法法庭網站

她關注離婚後婦女經濟,坦言這個決定「掙扎」,後抉擇,乃基於司法實務矛盾。

戴瑀如解釋,台灣離婚率2003年創新高,站上亞洲第一,後雖下降,2022年有2.17‰。

若希望離婚後,孩子能父母雙方維持關係,那麼降低離婚雙方衝突張力,讓他們後能、合作地照顧孩子,關。

然而「有責配偶」制度造成雙方法庭上兵戎相見,後續要「父母」困難,後受苦是孩子。

這和台灣家事司法近10年來努力方向背道而馳,是為何2012年《家事事件法》時,直接要求提起離婚訴訟後,需強制先調解,減少事人進入官司。

高雄少年及家事法院家事庭庭羅培毓,做了10年家事法官,直接形容離婚官司現場,成了一場「説話賽」。

涉及「有責配偶」但書離婚案纏訟多年,不只個人、孩子受到影響。

羅培毓提起一場離婚訴訟,。

那是一件丈夫外遇、提出離婚,但妻子協案子。

那一天,兩造兒子來到法庭上作證,羅培毓發現,這位30幾歲青年沒有正職。

青年告訴他,他青春期開始,爸爸外遇,十餘年光陰荏苒,父母也已分居多年,他媽媽,每天監爸爸,查看爸爸哪位女性搞一起。

戴瑀如嘆道,「有一方想離、一方不想離,那要去問是,什麼會這樣?」目前法官資源大量耗費判斷責任,可惜,她認為值得花力氣,反而是探究原因──許多人痛苦婚姻中,並離婚,而是卡經濟考量。

婦女新知基金會副董事長、律師郭怡青10年前成立台灣第一所以家事事件主事務,多年間看見離婚夫妻來來去去。

她扳起手指,細數一個上班族女性,如果離婚後要扶養小孩,會面臨哪些經濟壓力。

現行制度下,配偶離婚後,共有4項金額可以爭取:撇除第四項為子女花用費用,前三項離婚後個人經濟生活能否維繫,高度相關。

然而現行制度有許多。

,夫妻剩餘財產分配,理論上允許離婚雙方各請領一半財產,若方,可以依法強制執行。

但郭怡青表示,她看過多光怪陸離脱產手段。

有人離婚時發現丈夫生活,但名下沒有任何財產,因為過去父母經營企業任職、薪水匯到父母户頭保管,連房子登記妻子名下,離婚時,妻子反而要倒賠一半房產。

法百年修,贍養費看得到吃不到而大眾「贍養費」,看得到吃不到。

郭怡青表示:「事人來問,我直接阿莎力地他講,你不要想這件事!」律師以來,她看過請求贍養費案例一隻手數得出來。

主要理由,是因為現行法規,要請求贍養費需符合三要件──,要判決離婚;第二,要判決中屬於無過失一方;,還要離婚陷於生活困難,才可以請求。

於規定過,導致2009~2018年之間,全台有115件贍養費請求案,其中有只有2成有請領。

郭怡青直言,贍養費規定列《民法》1057條,是百年前(1930年)制定規,沒修過,時充滿男性「救濟」休妻子思維,不合時宜,「消除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國際審查會議提出改正建議。

「其實瑞士修法討論過程和我們像,」戴瑀如指出,瑞士是台灣思考如何改善制度時,可以參考例子。

瑞士舊《民法》採「有責配偶」規定,2000年,面臨台灣當今討論。

當時瑞士廢除該規定、放寬了離婚門檻,但同時檢視了離婚配偶經濟上公平,於是展開串修法,調整財產分配、退休年金分配、贍養費規定。

若違憲:順應世界修法潮流,加入分居、條款綜觀其他國家離婚法制發展,多轉向「有責配偶可訴請離婚」進程。

西方國家1960年代起修法,如1969年美國加州、1976年德國、2005年法國、2010年美國紐約,英國和威爾斯2022年修法;日本《民法》本沒有明文規定有責者是否能離婚,但1987年實務傾向允許有責配偶離婚後,於1996年正式修法,改成分居來判定可否離婚。

戴瑀如指出,各國修法方向類似,一是「分居」作離婚判定基準,這樣,減輕了司法實務壓力、減少家庭撕裂。

但同時,會納入「條款」加以調節,保障弱勢者。

若此次判決違憲,這是台灣或能思考修法方向。

以德國「條款」設計例,開庭時,事人可提出離婚會自己造成影響,供法院審酌。

如果離婚會讓事人陷入困境、或影響未成年子女利益,法院可以不準離婚。

戴瑀如進一步解釋,「條款背後精神是,減輕不願離婚這一方改變生活模式壓力,但並代表婚姻可以維持,説婚姻破裂了,」未來如提,法院會判斷造成配偶、子女困境情境有無消減,判決是否離婚。

「要讓離婚、還是困難,不是那麼是非題,什麼?因為離婚不是人事,(牽涉)小孩子事,」鄧學仁基於擔任憲法法庭中法務部訴訟代理人身分支持合憲,但他説,即便判合憲,希望大法官能藉此要求「限期改善」配套措施,使離婚家庭子女獲得多保障。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