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諮商室 |與其勉強要求80分 |我們都太過努力了 |【褚士瑩 婚姻】

哲學諮商室 |與其勉強要求80分 |我們都太過努力了 |【褚士瑩 婚姻】
1 min read

歡迎回來《獨立評論》!
您可以使用此天下雜誌羣帳號,繼續體驗天下雜誌會員服務,詳細內容請參考此結。

最近一個哲學諮商客户要離婚了。

這夫妻倆婚前來參加過我哲學諮商,於是他們提出一個要求,簽離婚協議書之前,他們希望能夠一起上我後一堂哲學課,好聚好散。

這個要求,我想了很,要上什麼主題,後,我選擇討論主題是「接受」。

「如果能夠努力做到80分,該不該接受50分婚姻?」聽到我這樣問,這兩個具有主義傾向人,搖頭説不行。

我告訴他們,「你們婚姻之所以會提早走到盡頭,是因為努力。

」我説。

他們倆人露出神情。

但是我知道,於認為社會精英,認定了自己是80100分邁進人來説,要接受50分自己,50分現實,談何。

菜園茶是安徽傳統鄉下農家種植房前屋後茶樹,平時沒有特地去打理,到了採摘季節摘下來,處理一下,做自家茶飲,和市面上專業手法處理過茶葉相比,沒有什麼經濟價值。

如果是100分話,那麼這種菜園茶50分茶。

「菜園茶是因為主人沒有期待,而變成了50分茶,還是因為本身50分茶呢?」這簽離婚協議書夫婦討論後,認為是主人有沒有傾注心血,這個茶有負面影響。

因為即使天生只有50分茶,茶那樣去進行低温烘焙、去包裝、去行銷,焙茶時候加上一些鮮花,是可以加分,勉強推上80分。

「你們這麼用力要讓50分菜園茶變成80分,是『接受』這棵茶樹本質,還是『拒絕』?」我問。

原本兩個人認為這是一種「接受」,但是我提出大部分父母作為例子,他們改變答案了。

孩子雖然是父母生,遺傳了父母基因,包括智力與能力,但這些過父母,有一種執念,認為自己生孩子,栽培後,學校成績表現,能比自己時候,讀書自己時候認真,玩得,,名列前茅,是能夠考進資優班,跳級保送,否則自己教育失敗。

「50分父母,不能接受自己生出50分孩子,卻要求孩子要有80分,100分表現,這是『接受』孩子樣子,還是『拒絕』呢?」接受50分現實,嗎?我們期待落空,往往是因為不能接受自己、或是自己家人原本樣子。

無論是父母、子女、還是伴侶,如此、只有50分難堪事實。

菜園茶之所以是菜園茶,因為菜園茶主人可以全然接受這茶,允許它生長,自我剋制去傾注過多心血,否則不是菜園茶了。

因為過多努力,哄抬成80分菜園茶,只有這麼一次,如果因此相信了菜園茶本質有80分,每次收成該有80分水準,朝向100分邁進,後期待落空,悲劇性失敗收場,因為無論多麼努力妝點,菜園茶總有露出50分本味時候。

「就算鑽石和玫瑰,襯託得天衣無縫,外人公認100分藝術品,但總會有一個人知道自己是山寨貨。

你猜是誰?」我接著問。

「你知道50分菜園茶,50分婚姻,其實如果接受了,可以有滋有味過一輩子嗎?」我輪流注視著他們倆,兩人眼睛垂下,避免我眼神接觸。

我想起了許多離鄉背井安徽農家子弟,逢年過節回老家時候,帶上幾斤家裡菜園茶回到城市去,因為他們懷念菜園茶、味。

本來,沒有理想話。

婚姻這個福袋,「接受」能過一輩子「雖然來不及了,但是要怎麼接受50分婚姻呢?」妻子打破問。

買福袋,選擇了「接受」,接受裡面所有我們喜歡和喜歡東西。

兩個人決定結婚那一刻,是選擇了接受,買下了婚姻這個福袋。

此帳號可以享有天下雜誌羣產品,品牌包含「康健雜誌、天下雜誌、親子天下」,可參考
天下雜誌羣會員服務條款。

瀏覽數 71,127年過半百精神科醫師王浩威知道,佔領,撤離何其困難,愛是一場沒有槍聲戰爭。

他談過很多戀愛,沒走入婚姻。

他診所、他書,許多會白領搭起心靈綠洲,自己和自己潛意識搏鬥。

他談論人心淋漓。

他説嫉妒是尋貓獵犬、憤怒是暴雨、背叛是尋找傷口。

可是,説起自己10年同居伴侶Wendy,他處處小心措辭,多無法安全保護她。

這一刻,他不是心理醫生,只是一個慶幸自己男人。

「羅密歐茱麗葉5天半後雙雙死亡了;否則,到了第6天,他們彼此會會開始厭煩?但我相信,其實有一種所謂愛情感情,因為而被忽略了,一個足以代表其內容稱呼,沒找到,」王浩威書中寫道。

那個稱呼,是「同居」。

,是「家」。

我和Wendy1997年認識,不到一年一起。

我們不是説一開始同居,而是。

延伸閱讀…

婚姻像個人生福袋:與其勉強要求80分,何不好好接受50分?

該不該接受五十分的婚姻?作家褚士瑩:我們都太過努力了

有時她來住我家,有時我去住她家。

到了10年前,我們生活圈附近,我衣物一點一點搬到她家。

沒有一個「我們同居吧!」這種戲劇性宣示時刻。

同居10年了,她爸媽默許了。

我們一起時,我37歲,她35歲,了,但確定是不是要一起很。

這段關係會成,原因是因為她逼我結婚。

她逼我,我反而覺得可以試試看,有誰説交往要天地,有誰説交往要結婚。

這樣心理空間,反而讓我們能深入地去關心,我們關係本質。

關係本質,陪伴以前過年,我們一起出國。

去年開始,出國太久,因為擔心父母親身體。

今年,各自陪爸媽過。

雖然我們是學心理分析,但是我們時候,摘下專業眼鏡,回到直覺。

只有直覺。

我們知道,雖然我們渴望得到伴侶,符合我們每一項期望,但是,這種原始幻想是可能實現。

本來,沒有十全十美靈魂伴侶。

本來,沒有理想話。

延伸閱讀…

【哲學諮商室】為了自由,寧可旅行也不要結婚?

該不該接受五十分的婚姻?作家褚士瑩

我們每次戰時,會覺得是自己受傷。

每個人只看到自己付出、忍讓。

我們認識到這一點,會嘗試著不要自己心理投射去看待方。

一段關係裡頭,如果結婚前提,我會抗拒,拚命想掙脱,反而不想去維繫。

如果是同居,吵架,會想辦法和,因為若吵架不解決,分手。

這是心理。

兩人關係像是壓力鍋,同居關係,可以讓壓力即時釋放。

現在,於承諾人多,因為經歷過父母親離婚人多。

我看過很多人,同居一起時候,步入婚姻卻反而一塌糊塗,走到離婚。

華人傳統婚姻觀念裡面允許衝突,我們要求婚姻家庭黏度愈高愈好,彈性,這兩者是衝突,像西方人要求黏度、彈性適中。

這樣,我們傳統婚姻中有「怨」,因為婚姻內部衝突張力高。

美國華盛頓大學心理學教授特曼預測夫妻會會離婚準確率九成。

他婚姻研究指出,離婚有四徵兆:指責、輕蔑、防衞性、築牆。

我們華人會忍,小孩、家人、社會觀感而忍,婚姻像住牆裡,圍城世界。

我勇於結婚,我害怕承諾我小學四年級時候,開紙工廠父親收貨款時出車禍,腦部受傷出血,花兩年多時間恢復,腳跛一點。

那兩年多時間,父親變得很多疑。

母親代替父親台南到嘉義去收貨款回來,回家晚,父親起疑心。

我念二時,家裡破產,我拚命念書,考上醫學系。

後來我去高雄讀書、去花蓮精神科醫師、每次過年我值班。

要到我35歲,我父親去世時,我意識到,我逃家。

家逃了,更何況關係。

可是這段同居關係,讓我逃家。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