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婚俗 |有趣的苗族婚嫁習俗 |這些都成為過去 |【苗族 婚嫁 血】

苗族婚俗 |有趣的苗族婚嫁習俗 |這些都成為過去 |【苗族 婚嫁 血】
0 min read

苗族傳統婚俗有“姑娘房”制度;有父母包辦婚姻;有婚後“落夫家”習俗,黔東南有保留。

有地區苗族有“還姑娘”、“轉房”、“妻姊妹婚”習俗。

苗族婚俗禮儀,,充滿了神秘感,可謂別具一格。

三大方言苗族傳統婚俗禮儀雖大體,但有其各自特點,其中許多禮規禮節要求嚴格。

這種婚姻屬父母作主婚姻。

當男女青年長大成人後,男方父母作主兒子相親,他們認為某家女兒聯姻,男方家會請媒人上女方家説親,若女方家認為兩家門當户,欣然同意。

有女方家男方家甚瞭解,往往會作出兩種姿態,既拒絕,不馬上,而是留時間考察。

這種情形普遍認作是有意向了,男方家會擇吉日第二次請媒前去説親,女方家如若,雙方老人協商,決定嫁娶日期確認財禮數額事項。

有女方家父母認為不合適,第二次説親時,拒絕,這門親事不成了,只得另擇親家。

苗族結婚形式所流行男家迎娶、女家陪送之外,昭通“花苗”、馬關“紅苗”、麻栗坡“白苗”、金平“黑苗”以及楚雄部分地區苗族中,程度地保有搶婚習俗。

搶婚有兩種情況:一種是男女雙方自願基礎上搶婚;另一種是男方看中某一姑娘時,不管是否願意,強行搶劫。

前一種搶婚是男女雙方戀愛情況下一種象徵性儀式,搶法是男方選派幾個青年好友到女方村寨旁等待姑娘出門,姑娘搶走,女方兄長發覺,要作追趕,追至男家,男家酒飯款待追趕者,或贈與追趕者若干銀錢禮物,打發回家。

姑娘搶至男家後,預先設置姑娘住處,一把紙傘她象徵性罩住,然後男子伯母或其他女性長者用一隻活公雞姑娘頭上繞三圈,此舉謂“捉魂”,“捉魂”,姑娘正式成為男家成員。

待二三日,男家正式聘請媒人告之女家,並女家求婚,女方父母要作些形式上吵駕,事實上惟有答應男方求婚。

然後議定禮金,擇日正式接親。

正式接親之前,搶來姑娘送回孃家。

後一種搶婚,男方邀約幾個同輩,到女方村旁等候姑娘出村,強行搶到男家。

苗族宗教習俗認為,搶到男家姑娘喪失了回孃家權利。

日後,男方要派媒人到女家説親,待姑娘和父母後,舉行婚禮。

金乎”偏苗”中,保有女子婚後”住孃家”習俗,農忙時節到夫家幫忙數日,或逢年節才回夫家佐,但頭日到夫家,次日黎明即返孃家。

住孃家期間,男女雙方可參加”遊方”社交活動。

待生第一個孩子後,即回夫家住。

苗族結婚後離婚者多。

有離婚者,手續。

人家交2000~3000元,交幾百元可以,有。

苗族保有姑舅表優先婚和轉房習俗。

寡婦受到社會同情,並可改嫁。

這種婚姻形成前三種完全,得戀愛(苗語叫“遊方”),對唱山歌,並多次接觸,情投意合後,雙方交換信物,後訂下,然後商定嫁娶日期這樣一個過程。

到結婚時間,男方備些糯米飯、酒、肉、魚禮品和數額現金,發給女方送親姑娘們作為“草鞋錢”,並邀請寨上青年五六人去接。

姑娘作準備,收拾衣物、銀飾物地點等候,待晚上父母睡覺後即起程。

女方順利來到男方家後舉行婚禮,殺豬辦酒宴請親朋,“偷親”。

後,請兩名能言善辯叔伯或兄弟,帶酒肉和一隻雞去向女方家父母報信,若女方家父母認為這門婚姻,接待報信客人。

有認為這門親事雖然,但生米煮飯,已成事實,做錯事是青年人事,報信者沒有關係,接待報信人,但日後彩禮錢可能要得會多些。

有得到報信後,堅決不同意這門親事,報信人拒門外,雖然無損於報信人,有姑娘拉回去可能。

有青年男女,通過“遊方”認識後,決定結為伴侶,他們自己身訴諸父母,並取得雙方父母,訂下婚娶日期,雙方父母協商後可以採取“偷親”方式進行。

他們認為這樣做既吉利,省錢,這種方式叫做“公開偷親”。

這是姑表妹嫁舅表兄即血表兄妹婚姻。

姑媽生姑娘長大成人後,先去問舅父家是否娶姑娘媳,舅父回話娶了,姑媽才敢姑娘外嫁。

如果舅父決定娶姑媽女兒兒媳,認為那是天經地義,姑媽拒絕。

血表兄妹婚姻,很少能得到,多數十分痛苦。

科學知識普及,人們認識有了提高,現在,血表兄妹婚姻很少或者沒有了。

中部方言叫“乃聶”,西部方言叫“馬良”,即男方父母看中某家女,或青年男女“遊方”、“跳花坡”、“集會”、“酒宴”、“趕集”、“走親串戚”活動中認識交往,雙方有意,即男方父母請“媒人”到女方家洽談親事。

中部方言苗族“提親”兩次方成,有一次説成,有要跑三次。

常言道: “事過三”,若三次未成罷了。

來説,第一次多試探,主要是看看女方父母態度,第二、三次方後定奪。

苗族許多女方父母,雖男方家情況及“未來女婿”有所瞭解,並無任何反感和意見,但叫“媒人”往返數次方答應。

這樣做,體現家庭和威望,不是人開親;二是使姑娘 “身價”進一步提高,不是嫁,不是嫁不出去,而是等待選擇。

媒人去“説親”攜帶禮物,中部方言苗族兩斤糖果(專用糖盒或紅紙包裝),一壺酒,一隻大公鴨或幾斤豬肉(貼上紅紙),一升糯米。

西部方言苗族,為一包糖(專用糖盒或紅紙包裝)和一壺酒。

中部方言苗族與西部方言苗族“提親”有一點是:中部方言苗族請一個“媒人”,而西部方言苗族請兩個“媒人”,即一個“主媒”,一個“副媒”。

後婚姻事務中,女方要請一副兩個“媒人”。

男方所請“媒人”叫“討媒”,女方所請“媒人”叫“坐媒”。

訂親即訂婚,中部方言稱“郎衣酒”,西部方言叫“吃雞酒”或“吃豬酒”。

舉辦這種酒宴,公開宣佈某某家某某家正式開親,某男某女正式確定侵犯婚姻關係。

“訂親”酒宴形式確定,酒宴繁簡主要男方家經濟條件確定,女方家作任何支出。

男女雙方確定聯姻後,即男方家擇定“吉日”,並商女方家,然後男方家備雞、鴨、肉、酒米、粉絲、豆腐、煙茶吃喝物品。

“吉日”這一天或頭一天下午邀約七八個人挑送到女方家,女方家自主安排宴席款待其親友。

女方家所請賓客內親或寨鄰,所有赴宴賓客送禮。

西部方言苗族“吃雞酒”或“吃豬酒”酒宴講究規矩,設於堂屋主桌規定坐12人,上席姑娘舅父、伯伯(或叔叔),下席姑娘姑媽、男方家一位男老人,左席男方家所請“正媒”、“副媒”、男老人及陪郎,右席女方家所請“正媒”、 “副媒”、男老人和一位男青年。

左右席第二天交換位置。

席間,斟酒、喝酒講究次序,斟酒女方專門“酒司令”負責。

入席後,“酒司令”斟九行酒,前三行為:舅父——伯伯(或叔叔)——姑媽——男方、副媒人——女方、副媒人——男方老人——女方老人——男方陪郎——女方男青年;中三行左右;後三行右左。

前三行想喝多少喝多少,可不喝。

中三行和後三行喝,從“酒司令”開始,進行,每行碗,一乾而盡。

催婚即“訂親”後,待男女達結婚年齡,男方家開始告知女方家要準備孩子舉行婚禮進行系列活動。

中部方言苗族催婚主要有兩種形式:一種是舉行婚禮前三年開始於每年春節期間挑粑粑(糯米餈粑)到女方家“走親”催婚。

另一種是舉行婚禮前兩年男方家請“媒人”去直接催婚,委託“媒人”告訴女方家想孩子們辦婚事了,看可否準許。

若準許,男方家便擇吉日為孩子“完婚”。

説,能否舉辦“婚禮”,決定權女方家,若女方家不同意,男方是不能強行。

交禮即男女雙方並決定舉行“婚禮”後,即擇吉日舉辦小規模酒宴,酒宴中男方家向女方家交付姑娘結婚所用金銀首飾、衣物布料、禮金及其父母養育兒女費。

中部方言苗族交禮,所交禮物:銀項圈一套(5~7只),銀手圈4~5,銀蝴蝶1只,銀泡64~72枚,銀戒指3~8個,布料2 丈2~2丈8,其他有關禮金一兩百元,有大米3~4鬥,糯米1鬥2升,酒4~5鍋(60斤左右),雞一隻,鴨6只,豬肉6~10斤。

一些地方交二三十元小菜錢。

近年來,許多地方還增加皮鞋、毛衣、襯衣、手錶、縫紉機禮物。

西部方言苗族交禮,主要是錢,1000元左右。

這時我明白是觀音菩薩救了我,叩頭,娘娘不見了,看見你挎着包袱六個穿袍馬褂、裹着包頭男人後面,走進寨子來,我喊你,醒了轉來,看到了你”。

此外,西部方言交錢交酒和肉禮物。

操滇東北次方言苗族有豬、羊、雞、甜酒。

東部方言操湘西漢語方言苗族交禮有錢有物,物中包括首飾、衣物、生活用品。

“交禮”過程中,中部方言苗族還保留着一種古老“佈道”習俗。

“道”竹製成,長2尺餘,直徑1寸左右,上刻幾何符號,象徵禮金數目,姑娘舅父製作並帶來。

其中三分之二破開,有三分之一仍保持連接,破開一頭紅絲線捆紮,讓其裂開,看上去仍保持。

席間,酒過數行後,舅父其取出,並吟唱一段俗成《禮金歌》——“金銀三百兩,牛馬三百對,雞鴨三百雙,米酒三百鍋,三千(斤)老奶米,三千(斤)姑娘糧……”舅父吟唱結束後,男方家開始帶禮物、禮金擺放到桌上。

其間,有許多禮物、禮金不夠,要求添加,以及姑娘出嫁過橋費、遮陽擋雨費、走路鞋襪費、父母養育女兒費,你爭我要,討價還價。

所有禮金、禮物交後,“媒人”“道”一分二,一半交予男方家保存,一半交予女方家保存,作為婚姻,於現在“結婚登記證書”。

西部方言望謨一帶苗族訂婚商議聘禮時,女方父母布包若干放置桌上。

包內有劈成節高梁杆數十節。

解放前,每10節代表銀10兩,今代表人民幣10 元,分為大包和小包。

大包兩個歸父母,小包兩個舅父和伯父。

媒人接包,清點高梁杆數,若女方父母要求過,索錢過多,男方家支付,媒人有權説服女方家減輕聘禮,並大包中取下一些高梁杆節,置於桌四角。

情況,女方父母默認。

若有意見,雙方協商,為止。

 苗族對待婚禮。

形式而言,即,無論那一個方言,婚禮有其以來遵循禮儀,不可隨。

中部方言苗族中,婚禮注重以下幾個方面:一是“接親”。

行婚禮頭一天,男方家派“卡達聶”即“接親客”到女方家迎娶新娘。

新郎去。

“接親客”三個年後生,具備通曉禮儀、能歌善辯能力,是父母健在或長壽、兄弟姐妹多者,忌獨兒。

如果是已婚青年,其妻懷孕期。

接親三人中,有一人主領,另兩人副領,到女方家後,喝“進門酒”才能進屋。

當晚,女方家擺宴祭祖後,女方家送親姑娘們席間“接親客”歌討“腰帕”(腰帕系“接親客”從男方家帶來,第二天作為新娘服裝)。

歌即苗族婚禮中《借帕歌》(又名“腰帕歌”)。

“腰帕”後,姑娘們準備“鍋煙灰”或五顏六色染料冷不防地塗抹於“接親客”們臉上,名曰“打花臉”,從而引起屋人鬨堂大笑。

“接親客”們灰溜溜地走出堂屋,然後人家去找水洗(不能主人家洗)。

西部方言苗族接親,接親隊新郎、兩個媒人、陪郎組成,一些地方新郎穿衫(青、、藍色),外罩馬褂,披紅綢,頭包帕子。

陪郎穿戴與新郎,只是披紅綢。

東部方言中操湘西漢語方言苗族接親,去接親之前,“新郎”舅舅彩色布裝飾迎親轎子,稱為“圍轎”。

並請“端公”(武教)磨一扇,鬥和升各一個放在家中神龕前,化紙焚香、祈禱收誓。

身着青布新郎披紅,拜家神後“發擔”接親。

“發擔”即是派人挑着酒、肉及其它物品走,接親隊接上路。

接親隊備有燈籠四盞,幾面三角旗,今改用紅旗。

接親隊新郎外,另有年齡於“新郎”侄輩少年負責背兩個包裹,內裝送予新娘服裝及首飾。

接親隊伍一路吹着鎖啦,轟轟烈烈到女方家迎娶新娘。

二是“送親”。

苗族姑娘出嫁有孃家人陪送,婚禮這一天清早,新娘“接親客”帶領和送親隊伍陪同下,一路歡聲笑語 ,浩浩蕩蕩新郎家走來。

中部方言送親人新娘姐妹、表姐妹、姑媽、舅媽、姨媽、叔娘、伯孃、寨中好友(嫂子送),女性。

西部方言送親人男女有,興仁一帶除親戚朋友外,新娘舅舅、姑媽、叔叔參送,另外有一對夫婦。

中部方言苗族新娘出嫁,不能穿皮鞋、膠鞋或布鞋,只能穿草鞋。

銀光閃閃,服飾豔麗、伴清脆悦耳銀鈴聲長長送親隊伍,別的人知道那一位是新娘,只有本民族人和瞭解苗族婚俗人才知道誰是新娘。

送(迎)親隊伍行進途中,所經村寨,有人聞訊跑到路邊攔搶“新娘飯”,擔“新娘飯”接親客所擔花糯米飯分每一個攔搶之人,不得拒絕,直至分完為止。

西部方言苗族送親,新娘出門陪娘撐傘,上路後有騎馬。

居住望謨西部方言苗族新娘出門時,親哥哥背或牽着出門,新郎付給新娘哥哥6~12元錢。

一些地方送親隊出發,新娘父母、親友哭別,婚姻意者痛哭難止。

送親人數量,各方言苗族有所不同。

黔東方言苗族十幾個三四十個;西部方言苗族五六十人以上;西部方言貴陽次方言苗族過去規定送親人應是120夫妻,後居住分散,而減少,但得有60人。

 三是“入門”。

延伸閱讀…

苗族婚俗_苗族婚嫁習俗

有趣的苗族婚嫁習俗,這些都成為過去……

新娘及送親隊伍到新郎家院前後,新娘須加穿老年裝,其他人員接親客、伴娘、新娘、其他送親人員順序整隊,門喝兩杯進門酒後入門。

入門跨左腳,後跨右腳,不能跨錯。

負責斟進門酒是兒孫滿堂或子女多女老人。

西部方言新娘入門時,男方家請有一寨提一公雞,站門邊,雞繞新娘頭上方一下,以示驅邪和祝福。

入門後,新郎家陪娘及姑娘們地安排送親客團團圍坐,並簇擁着新娘堂屋中柱子坐,意為新娘此家立業,來象中柱子一樣,頂大梁,撐起這個家。

新娘入門,是整個婚禮顛峯,此時,左右側房、大門前庭院裏,擠滿了爭看新娘容顏人羣。

新郎此時不能進入堂屋,若是父母包辦婚姻,過去於未能近距離接觸,如今想“新娘”一面,只能側房門縫裏窺視。

後,新娘陪娘、伴娘陪同下,到新房坐閒談,並卸下“老年裝”。

相隔一段時間後,新娘到水井去擔一擔喜水。

四是“拜堂”。

正宴開宴之前,中部方言苗族婚禮進行“拜堂”儀式。

拜堂並非新郎、新娘同時跪拜,而新郎一個人拜,新娘坐在堂屋。

如前所述,觀過新郎是否英俊新娘,此時雖低垂着頭,能眾人注意力集中到供桌及拜堂過程一瞬間,悄悄地瞄上新郎幾眼。

拜堂這一過程中,有“搶金銀財寶”習俗,即作跪拜墊子夾層中放一些銀錢。

拜堂結束後,主持人將墊子一提,銀錢灑落一地,圍觀孩子們蜂擁而上爭搶,誰搶得多,誰運氣。

如果沒有看到劉叔帖子,有一些往事估計塵封心底了,城市節奏和生活,使我不但忘記了農曆,忘記了很多關於苗族婚嫁趣事。

時候,我喜歡呆大人人羣裏,聽大人講故事,聽故事之餘大人們茶餘飯後一些笑談聽了進去。

比如那個,直到散客,看到姑娘留下,知道那位腰圓腿姑娘是自己新娘小夥子,得讓人哭笑不是趣事。

苗族,邊場,男孩追女孩戀愛確實是事實,但解放前,於世道,女孩怎麼敢拋頭露面,像七八九十年代邊場那樣所欲。

六十年代孩子婚姻基本還是包辦狀態,懼怕父母,父母允許做,敢於違逆父母屈指可數。

孩子是承父母之命和媒妁之言成婚,這一類苗族是屬於明媒正娶婚。

有一種是辦,偷偷摸摸辦“偷親”。

婚和偷親有什麼區別呢?本質是沒有什麼區別,目的是男娶女嫁。

可是偷戀愛,沒有媒人説親,男孩和女孩戀愛到談婚論嫁程度,結合。

女孩大部分都先徵得母親,父親商量,嫁娶,男方才擇日迎娶。

這類娶親是半夜三更,男方派一幫男孩偷偷摸摸來到女孩村寨,着女孩出來。

女方父母若是,接親會遇到任何阻礙,若是父母不同意,嚴厲父母會女孩關起來,即使吉時到,接不到新娘男孩只能空手而歸,不過這種情況是,一百家遇一家,大多是商量得通。

有一些女孩愛情,衝破阻擋,爬牆逃出來,要男孩生死大有人在。

偷親,酒席會辦三天兩夜,客人要男方喝三天兩夜酒散客。

而且散客當天清晨,男方得有一個能説會道人帶隊,挑上一個豬大腿,一隻大白鵝,兩罈酒……禮行去女方家報信告知:“貴府千金和我們家公子結兒女親家……”有些父母裝:“沒有啊,這幾天女兒是去朋友家玩去了,怎麼可能跑到你家結女兒親家?我們怎麼聽她説過?”女兒去哪了,她們是心知肚明,那麼一個活人失蹤三四天,才怪呢? 有些父母報信人拒門外,報信隊帶來禮全都放在門外。

通情理父母,順便做做樣子,那是祖宗留下來習俗,還是需要遵守。

其實女方散客當天早晨派一隊以嫂子嬸孃代表人馬去男方接女孩回家,女方父母態度,看看接姑娘回家人馬知道,願意話,派去人馬是女性,願意話派去是男性。

如果女孩跟着回孃家話,要女孩返回婆家,加上七天才能回門。

女孩只有回門過後,想什麼時候回孃家就什麼時候回家,不然話回孃家不能進門,只能坐在門外。

很多女孩能夠儘回門,散客當天,接到半路自己偷偷摸摸回到婆家去,這種情況話三天可以回門。

經媒妁之言婚,了,結婚當天男方派大隊人馬吹吹打打迎親,酒席吃兩頓散客。

這種情況百分之九十,男女雙方彼此認識,中間牽線搭橋,説話是媒人,男孩認識女孩是常事,因為這鬧了這樣一個笑話。

苗族結婚是需要拜堂,陪嫁姑娘和新娘穿嫁衣,男孩分不出誰是新娘。

其實做媒人見得着姑娘面,所以她無告訴男孩誰是新娘。

鍬裏苗區,苗家婚嫁迎親過程中,新郎家會派出六位男人,挑着聘禮去迎娶新娘,這種習俗俗稱“六親客”。

相傳好多年前,牛筋嶺山腳下有兩個相距十幾裏苗寨,有這樣青年男女,後生叫吳安甲,姑娘叫潘梅朵。

他們因唱山歌、坐茶棚而結識,山歌而生情。

感情如膠似漆,兩家父母議定卯年正月十六舉行婚禮。

誰知天有不測風雲,婚前兩日,安甲和另一位後生去深山取鐵夾上野獸,跌下懸崖峭壁之下,渾身是血,摔成,人揹回,病情。

梅朵父母知曉後,決定取消婚禮,並梅朵前去探望,梅朵執意,半夜裏打着松柴火把,挎着包袱,走到吳家。

兩天眨眼守候安甲牀前,並祈求神靈保佑。

到了第三天下半夜,安甲突然過來,叫着要喝水,梅朵舀來熱水,讓安甲喝下,安甲説:“朵啊,是你來了,剛才我做夢,人推到山崖下,渾身是血,來了幾個人,拖着我走。

我強着不肯,正在這時來了一位娘娘,眉心裏有一顆圓痣,面目和善,她講話,拿着柳枝我身上灑了幾滴水,身上痛了。

那幾個人看見娘娘,跑開了。

這時我明白是觀音菩薩救了我,叩頭,娘娘不見了,看見你挎着包袱六個穿袍馬褂、裹着包頭男人後面,走進寨子來,我喊你,醒了轉來,看到了你”。

延伸閱讀…

“六親客”的來歷

湘西苗繡

安甲激動地説:“朵啊,是菩薩救了我,是六個神仙你送來”。

梅朵攥着安甲手,喜淚流下來,高聲叫醒父母,父母,喊醒隔壁鄉鄰,燒香叩頭拜謝神靈相助。

上集內容您介紹了苗族傳統主食和副食,苗族主食及副食外,苗族菜餚是苗族特色,不僅而且味美,本集內容,來您介紹苗族菜餚。

山川氣鍾於人,鍾於物。

生活湖湘沃土上苗族人民,生活實踐中,創造了本民族多彩的飲食文化。

那些酸甜苦辣、風味菜餚、菜式,不僅具民族特色和地方風味,且有菜餚苗族獨有。

臘肉流行於湖南多個少數民族地區,是必不可少肉類。

以五穀雜糧、蔬菜野菜餵養武陵豬製作臘肉最佳肉選。

過年時家家户户殺年豬,砍成巴掌塊,趁抹鹽、花椒,入缸醃十天半月,掛於炕架,微火燻兩三個月。

苗家臘肉中,而,是待客常菜和主菜。

朋友相見,“走,到我屋裏煮塊臘肉去”作為邀客代言詞。

拜年打節,臘肉是必不可少禮品苗族招待客苗魚。

“苗魚”不是指一種魚類,而是指做魚烹飪方法。

魚破肚、切塊,伴以食鹽漚片刻,青椒切成小節。

鍋內放茶油,魚入鍋煎炸,待兩面後放青椒、調料,加水文火燜煮,待辣味滲入魚肉後,大功告成。

這道菜魚肉焦香,;青椒飽含魚汁,。

先食魚下酒,後食青椒送飯,是苗族羣眾常用來招待貴客佳餚。

血粑鴨子,吃過人忘不了。

血粑苗語稱“擺”是禽畜血漿拌和浸泡後糯米製成。

鴨子血漿,鴨血製成血粑。

做前糯米洗淨泡軟,鴨子血淋於其中,凝結時放鹽拌勻,然後蒸熟切成方塊,經油煎成焦黃。

血粑置於烹飪鴨肉內,煮,讓血粑香味溶入湯中,同時讓血粑浸進鴨肉生薑、辣椒香味,這成了可口血粑鴨。

鴨子煮血粑既有鴨肉口味,有血杷清香糯柔。

有把子肉。

豬肉切成手掌大小塊,竹篾三四片肉穿成串,蒸熟上桌,每人一串。

這是苗家婚嫁、喪事宴席上主菜,顯得十分大氣。

客人吃不完時,可剩下肉串打包帶回家中。

菜餚中肉類介紹完畢,接下來您介紹苗族菜餚中幾種豆品。

蘆笙,苗族文化象徵。

蘆笙是苗族人民知音,無論盛大節慶、婚嫁喜慶是勞動之餘,苗族人民總喜歡吹奏蘆笙,跳起蘆笙舞,有時數十支、上百支蘆笙齊鳴,響徹十里八鄉;蘆笙是苗族青年“紅娘”,風清月夜,後生傳出了蘆笙情曲,姑娘心領神會和呢喃;蘆笙是苗族人、神溝通法器,如在葬俗整個過程中,無論是發喪送靈,是驅鬼祭祖,會吹奏起內容蘆笙“語言”。

什麼蘆笙功能和文化能苗族演繹如此?《周禮》記載《笙師》“掌教龡竽、笙、壎、籥、簫、篪、篴、管”,《詩經》寫到:“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吹笙鼓簧,承筐是”,可見笙商周流行了。

1978年,曾侯乙墓出土了6支戰國初期古匏笙,簧片竹製。

日本奈良東大寺現存着中國唐代吳竹笙和假斑竹笙,17管。

清人陸次雲《峒溪纖志》描述了苗族”(男)執蘆笙。

笙六管,作二尺。

……笙節參差。

“傳統苗族蘆笙笙鬥,以及笙管、簧片和共鳴管構成,其中後三者竹製。

説,歷史和竹製簧管是蘆笙顯著特徵,是蘆笙成為苗族文化象徵原由。

竹崇拜,苗族先民精神寄託。

苗族集中分佈楠竹主竹區內,生產和生活深深留下了竹烙印。

人們竹感恩情,竹靈物化、神聖化,成了祖先圖騰神和部族保護神。

苗族精神世界裏,竹子是神化身,於是蘆笙發出的聲音竹神聲音。

苗族中花苗、紅苗和黑苗支系自稱“仡蒙”“仡熊”和“仡佬”,有竹族含義。

蒙正苗族成家後,要殺母豬來祭竹王,舉行供竹王儀式;各家族每年臘月有供竹王偶像習慣;部族每年舉行“竹王節”,祭祀祖先夜郎竹王;喪葬習俗中竹片陪葬以示迴歸祖宗。

湘西台江苗族“淋花竹”,青年男子各拿一把連枝帶葉竹子,演繹出以繁衍生息為目的祭祀生殖神活動。

貴州雷山麻料苗寨認為全寨人是一根竹子,每一竹枝即是一房人家,竹子是全村寨人。

因而他們花竹作為龍化身舉行招龍祭龍儀式,祈求全寨、子孫滿堂。

婚俗,展現苗族竹文化舞台。

眾多少數民族婚俗中,苗族婚俗竹關係。

主要有以下“五竹”:送禮插竹。

結婚送禮隊伍前面往往有兩個童子各舉一杆竹枝“花樹”,禮盒上插着竹“花樹”:彩禮刻竹。

苗族婚姻彩禮多少,是刀刻竹片上,刀痕傳遞彩禮數目:接親送竹。

貴陽烏蘭苗族結婚時,新郎要用紅紙包一對竹子到女方家,才能接到新娘:嫁女送竹。

竹是湘西苗族一種嫁妝。

新娘離家時,其兄弟會挖掘兩蔸根帶葉、無損小竹子交由管親郎,並轉交交新郎,新郎將竹子栽於房前屋後空隙地裏;出門扔竹。

貴州德望、麻山地苗族結婚時,新娘手裏握着兩筷子,一把扔進屋內,另一把扔到屋外。

通過這“五竹”,苗族期望得到祖先庇護,人丁興旺,家庭美滿。

彝族先民竹林、共生共榮,他們衣食住行中食筍竹,生產生活中育竹護竹,心靈深處崇竹敬竹,形成了獨具民族特色、而且竹文化。

其中,竹崇拜是彝族文化主要特徵,突出體現彝族生於竹而歸於竹思想觀念,而金竹是竹種。

生於竹。

彝族認為族人竹所生,或祖先竹所搭救,從而竹作本民族祖先和保護神。

彝族洪水神話大都涉及到竹,有説彝族竹所生,有説彝族祖先竹搭救,有説彝族祖先躲進竹叢免遭仇人冤家或敵人殺戮,有説竹子火燒爆裂聲使祖先會説話。

如《竹兒子》説時候發洪水,一女子報住一棵竹子得以脱險,後竹子開裂,竹節內蹦出五個孩子,彝族從此繁衍生息。

廣西西部彝族傳説太古時代,有一節楠竹筒中爆出一個人來,面貌似猴但會説話,名叫亞搓。

彝族創世神話《開天闢地》中八哥,天神種子育地上竹林。

彝族《敬竹詞》説:“讓畜吃竹”,即認為竹子神聖,不能讓牲畜踐踏。

記載彝族古代氏族系譜及其偉業《支及族譜》《娥眉山經》典籍中,信仰竹圖騰氏族第一代祖先名字之前,要冠以竹名稱,以此稱為該氏族圖騰標記。

彝文文獻《洪水滔天史》記載老三和妹妹由此得救了,後繁衍出七家人。

這七家人了忘祖先,尋找祖先,後找到竹節草是祖先。

生於竹而歸於竹。

彝族認為竹是生命源,是生命歸宿,故竹能夠儘使死者魂迴歸到祖宗靈魂歸宿地,進而投胎轉世。

彝族古歌謠《敬竹詞》中説:“人死魂附竹,竹魂要找着,拜你祖靈,祖死變竹去,挖竹回家來,挖竹拜家堂,竹祖請回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