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明我心 |不懂世故與妻關係破裂 |如何與自閉症配偶相處 |【自 閉 症 婚姻】

誰明我心 |不懂世故與妻關係破裂 |如何與自閉症配偶相處 |【自 閉 症 婚姻】
1 min read

【明報專訊】有一種婚姻問題,不是因為有第三者,或是彼此之間沒有感情,而是因為一個無法改變原因。

嚴格來説,並不算是性格問題,而是基於一種發展障礙,令有些人懂看「眉頭眼額」,別人會覺得他們「唔識做人」,「無同理心」,懂人情世故。

人以為理所基本社交常識,他們來説於掌握。

正因如此,往往令伴侶感到和困擾。

「丈夫工作專注,算有點成就,但社交方面怎樣像個成年人,待人接物有時比不上讀中學兒子。

第一個孩子出生後,陳太工作與家庭之間承受很多壓力。

」陳生説:
「太太和堅持令我們關係處於張狀態。

無論怎樣她分析事情,她只是堅持自己想法,沒有考慮別人處境。

我於這些年大大小小爭拗實在感到很。

」過去多年臨牀工作中,認識了太太(少數是丈夫)。

其中一個是陳太,她和丈夫是專業人士,大學認識。

陳太説喜丈夫原因是覺得當年他博學,彬彬有禮,於其他「口花花」男孩子,他那股和傻氣可愛。

畢業後,二人各自事業上努力。

他專業領域上表現出色,是同事總遇上困難,人排擠。

但每次下班後女朋友訴苦,得到她安慰,可以繼續專心工作。

後這個女朋友成為了陳太,兩口子新婚生活。

自閉症人士結婚生子後,需要勝任照料撫育子女重任,這要求他們要瞭解相關育兒知識和技巧,並且要知道如何運用現實生活中。

每次丈夫訴説生活壓力時,雖知道丈夫聆聽,但他回應知道他並瞭解她心情,更莫説是安慰。

有時,他回應反而會火上加油,但他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令太太更生氣,覺得自己很無辜。

久而久之,他們關係變得張,陳太覺得自己明白,心裏覺得既鬱悶憤怒,怪責枕邊人沒有用心去明白關心自己。

但陳先生覺得太太變得不可理喻,自己一如過往照顧她愛她,換來是不明所以怪責。

壓力,陳太後按捺不住,爆發出來,情緒跌入了谷底,而陳先生雖然發,但看出他。

「我知道自己和太太現時這個狀況應該是,但我感受不到。

説話,我知道太太什麼。

我是一個人,每天努力工作後回家,陪伴及照顧她和孩子,日復一日,做好自己分內事。

我覺得困難是要猜測別人心中所想和期望我做事情。

我只希望別人能夠直截地告訴我應該怎樣做去回應別人感受,我是十分願意學習,她是我心愛太太。

」自閉症孩子後是什麼樣子?自閉症孩子後可以結婚生子嗎?自閉症兒童到了適齡階段入讀普校、參加工作、和他人組建家庭,是很多自閉症家期望。

延伸閱讀…

如何與自閉症配偶相處

【正能量】插畫家太太相伴自閉症丈夫以愛和幽默走過16年婚姻

達到這些目標關鍵於孩子是否有足夠行為能力,社會融合前提是自閉症人士具備相應自理自立能力。

自閉症是一種先天性神經發育障礙,會影響患者語言、社交和行為功能發展,導致他們社會適應能力低下,獨立勝任學習、生活和工作。

自閉症外表現多是一種於能力引起行為障礙,自閉症本身並天然地危害患者生命,任何國家和社會中,自閉症譜系障礙羣體會閉症剝奪應該享有社會權利和權益,包括受教育權、基本人生以及個人生活息息相關各項權利。

所以,自閉症孩子年齡增長,達到年齡標準後,完全享有同齡人權利,比如去普通學校上學、接受高等教育、學習職業技能,和他人組建家庭、結婚生子。

於自閉症譜系障礙羣體及家庭來説,挑戰於,他們融入社會過程中可能會因為自身能力受到各種限制,社會功能上損傷會影響他們體驗或嘗試程度社會融合。

結婚生子例,要求成年自閉症人士具備這幾項技能:起居和生活需要他人照料,可以獨立勝任衣食住行各項活動,涉及家庭、社區等場活動中,完全需要他人提醒或輔助。

有一技之長或者是通過輔助性就業參與社會工作,能通過勞動獲取報酬,維持自立生活資本。

包括基本語言表達和理解能力,可以通過來回溝通表達自我需求或他人提要求,同時可以理解他人要求,知道及時方式迴應他人社交互動。

此外,還涉及到待人接物基本技能和基本規則,比如可以周圍生活一起人求助信號並能及時力所能及行動迴應這些求助信號,遵守社交規則,不會因為一些眾行幹擾他人或環境,可以時間地保持情緒狀態。

自閉症人士結婚生子後,需要勝任照料撫育子女重任,這要求他們要瞭解相關育兒知識和技巧,並且要知道如何運用現實生活中。

延伸閱讀…

誰明我心:「A級丈夫」不懂世故與妻關係破裂

自閉症孩子長大以後可以結婚生子嗎?

總之,影響自閉症人士能否做某些事情根本原因於他們自身能力基礎,而不是一個“自閉症”標籤。

自閉症譜系障礙是一個泛的概念,自閉症孩子障礙程度,每個孩子行表徵千差萬別,康復目標人而異。

家長要孩子實際能力水平,他們抱有合理期待。

於自閉症患者來説,及時科學幹是有可能讓他們融入社交環境,而於中重度患者,自理和生存是現實目標。

自閉症人羣要進入親關係是婚姻(這裏指是建立情感基礎上社會屬性關係),自理和生存是一個大前提。

一段關係只有伴侶地位才有可能得到良性發展,如果自閉症患者沒有基礎生存能力,他/她“”可能適義監護人,而非伴侶。

心智水平是一個評判標準。

部分自閉症患者大腦功能受損,心智和常人相比差距,接收外界信息,認知能力。

雖然這部分羣體或許能家庭、社區幫助下進入社會軌道,但他們所在軌道是於大多數人,旁人產生情感交集。

同時,譜系特徵自閉症患者大部分情緒感知能力、共情能力於普通人,這他們社會交際增設了關。

親密關係建立毫無疑問需要情感上交流,但很多時候你會發現自閉症患者沒有辦法給予情感迴應,因此雙向情感聯結形成。

而且自閉症羣體的伴侶往往要揹負心理壓力,這種壓力來源於他們,來源於雙方家庭和社會。

和自閉症患者結合意味着“託付”,照顧他/她成為一種順理成章責任,於及其家人來説是挑戰,因此一些家庭接受患有自閉症成員加入。

即便一段關係得到接納,自閉症患者某些“冷漠”表現會讓他/她感到自己沒有關心。

情感有時無法得到足夠理解和包容,婚姻中類負面情緒放大,從而導致雙方陷入困境。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