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殯葬業者訴説女同志生死離別的 |給感到焦慮沮喪憤怒 |仍走在平權路上的你的一封信 |【給 婚姻 平權 的 一 封 信】

一個殯葬業者訴説女同志生死離別的 |給感到焦慮沮喪憤怒 |仍走在平權路上的你的一封信 |【給 婚姻 平權 的 一 封 信】
0 min read

跨年前狂歡,沉浸每一口啤酒帶來各種化學變化,讓跨年氛圍,讓你和好友笑聲中迎接新年來臨,成就跨年前饗宴。

婚姻平權路道阻且,但你害怕、徬徨,長長路途中,總會有盟友你身旁,於你之際,給予温暖支持。

這陣子,身邊一些助人工作者得知,這段期間,有同志承受不了漫天鋪蓋責難攻擊,選擇離開了這個世界。

有許多同志與支持平權夥伴們,處於身心狀況。

這個消息來得。

想了一陣子,我決定寫一封信這段期間感到受、人兒們。

寫同志,寫平權道路上堅持著走下去夥伴們。

希望你們知道,你們努力是有意義。

這世界上無比事情,沒有一件是。

如果你知道你身邊有朋友因為平權事情感到挫敗、痛苦、絕望,願意話,請幫我這封信帶他,或你自己方式,讓他知道你關心他,而他並。

​給感到,走平權路上夥伴一封信嘿,,嗎?我知道最近你過得有些。

説真理穿鞋時候,謠言跑遍半個世界。

看到錯誤資訊散佈天下,看見粉色愛家公投背心羣出街頭巷尾,愛之名,訴説著傷害歧視話語,你地不知自己能做什麼,自己所能做,而感到自責、懊惱。

你努力嘗試過了,但你們話總是牛頭馬嘴,無法交集討論。

你會想,只是想要別人擁有權利而已,並沒有額外多要什麼,有這麼懂嗎?你是,要澄清、説理費力費時,別人願意傾聽。

當明明知道是錯,可是想不到易懂解釋方式,你怪了自己,怎麼表達能力這麼差,怎麼沒法説呢?你於方主張回應感到憤怒,覺得可笑,但,是於現況失望。

推薦你看:【性別觀察】亞洲首場婚釋憲辯論,法律包裝「」話術你了,原本光是地活著,是那樣了。

你不能理解,什麼自己愛人地一起,得到基本法律保障,沒有傷害誰,需要受到這麼多打擊挑戰。

你忍不住覺得,夜深人靜時候,你自己懷疑自己,是不是像他們説那,像他們説那,值得擁有。

,你光是受傷受,沒有辦法地説出來,或是安心地哭一場。

而是拼命地撐住自己,盡全力地將自己撐出一個樣子。

那樣,才能讓自己看起來像個弱者,才不會重地打倒。

,受對嗎?我是多麼想抱抱你,讓你知道,這不是你錯。

這個世界有著很多,有許多無知與惡意,但這並需要你犧牲自己來扛。

我知道你,但我想要告訴你,不要急,不要。

只是沒有人地、讓他們感到或受傷方式瞭解,很多時候,承襲東西,。

有多麼困難,代表他意義有多麼。

但記住,雖然,並非遙不可及。

況且這是關於人事情,是關乎價值觀事情,得來,急不得。

如果你傷痕累累,逞強。

讓自己休息,見自己受傷。

這是一條長路,是氣長。

而照顧自己,是準備前進第一步。

允許自己休息一會兒,自己,整裝出發。

讓自己持續地受傷,才能走得。

你不是一人,你有著這麼多同伴一起努力,只是一會兒而已,怕,你並會放棄。

如果你累了,請你休息;如果你有些力量,我想邀請你,我一起多想一想。

你不能理解,什麼會身邊愛家人親友,離得這麼。

父母長輩言論見解聽可笑,讓人無法想像怎麼會有人願意相信這種信念。

然而,即便言行看起來強勢不得了,但你相信嗎?實際上,他們沒有我們看見那樣堅強。

他們,有好多好多害怕與。

看著子女一天一天長大,自己一天一天。

世代改變時,徵得他們,每天有觀念文化雨後春筍地冒出來,讓人措手不及。

延伸閱讀…

「給婚姻平權的一封信」一個殯葬業者訴説女同志生死離別的 …

給感到焦慮沮喪憤怒,仍走在平權路上的你的一封信

同志、性教育、多元性傾向光譜,是他們活了大半輩子接觸過觀念。

如今,他們沒有資格學校有老師一步步地教導,作為長輩,拉不下臉求教。

愛滋病、性解放是表層言行,,許多父母們一層心聲是:「這是我熟悉、陌生事情。

未知令人恐懼,我害怕改變後,有秩序會失控,世界會變成我無法掌控樣子。

時代變得,而我跟不上世代思維速度,這讓我顯得。

」他們隱隱感受到:「我是不是要淘汰了?但是我前半生是過得那樣努力阿,道我一輩子兢兢業業恪守價值視為嗎?」因此,讓自己變成那個錯、沒價值人,他們努力宣揚散佈有信念。

那,是一種掙扎,一種希望證明自己仍具有價值影響力展現。

害怕淘汰,要拼命地「相信」自己抱持觀念想法是,否則既有價值觀崩毀了,人生要怎麼地、丟失自我活下去呢?你會覺得無法溝通,是因為,一開始,立基點。

「恐懼」與「相信」,是沒有辦法透過邏輯辯證而取得共識,那你之所以會覺得無力而挫敗原因。

但你願願意去看見,他們有著處境。

他們生長世代,是經歷過國民政府來台、白色恐怖、戒嚴威權時期。

那個動盪而自保生存年代,他們核心思維是:「我要安全,我不要侵犯」。

當自己並沒有能力決策,確保自己安全時,唯一所可以做「鞏固既有秩序,不要變動」,這樣才能保住自己,與一家。

許多人心中,我認知自己可以保護孩子,我才是一個夠父母,進而我才能成為一個夠人。

你願願意試著相信,他們沒有惡意,他們相信自己沒有惡意,相信自己是保護、捍衞價值,而且是孩子。

只是沒有人地、讓他們感到或受傷方式瞭解,很多時候,承襲東西,。

延伸閱讀…

【給婚姻平權的一封信】

「給婚姻平權的一封信」一個殯葬業者訴説女同志生死離別的故事

當初,他們沒有選擇。

他們前半輩子過得並。

誰不是跌跌撞撞、勤勉刻苦地抱著當時社會教他們價值觀,抱著這樣信念走了大半輩子,走到了這裡。

「傳統婚姻家庭」、「子孫滿堂傳宗接代」、「男主外女主內」,是他們大半輩子賴以為生價值觀。

如今,過往傳宗接代成了壓迫、男子氣概淑女氣質變成性別刻板印象,無助受保護孩子要視一個獨立自主主體來看待,任誰接受這個事實。

同時,他們有人際壓力、親朋好友眼光評價要面。

那個面子與自尊比什麼世代,鄰居親戚指指點點,是難堪蒙羞。

這是什麼上一代許多人婚姻中即便這麼痛苦,願意離婚。

因為,他們我們,想要在乎、希望別人需要我們、肯定我們,有著渴望喜歡需求。

而世代需求,重視價值,確實是因此,我們認為他們時,我們能不能他們,我們能不能一點。

我們能夠瞭解,他們擔憂是,只是少了一些認知。

我們願意看見,他們確實是愛孩子,只是這份「愛」裡面,缺了一點彈性,有著多害怕,使得這份愛無法長成包覆形狀。

我們可以體會,他們不是不願意學習,是身上已有多包袱,如年能夠接受觀念知識。

那麼,我們心中憤怒恨,可以地緩和下來。

心中沒有恨時候,能有力量。

我們面他們,我們可以試著告訴自己:「我並認同你主張,但我可以理解你並非出於惡意;我會因此協或是忍讓,但是我願意你聲音。

我仇視你,因為我知道,你這些信念主張,是事出有因。

」急,,不是説放棄了。

但是,輕輕地放下來,學習更彈性地調整期待吧!這個社會這麼有價值觀,像一棵百年老樹,根紮得了呀!羅馬,不是一天造成。

要改變,一蹴可幾。

實際上,改變來來回回震盪,這一端走到那一端,期待方一次能完全改變,是不實際違反人性。

這需要努力,需要一點。

期待放在一次有著一些些震盪。

溝通,地訴説,讓方知道你不是要他敵,他會願意聽進去你説話。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