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弟弟卻告知 |男子花26萬訂婚後去女友家做客 |參加女友弟弟的婚禮 |【男友弟弟女友 訂婚】

其弟弟卻告知 |男子花26萬訂婚後去女友家做客 |參加女友弟弟的婚禮 |【男友弟弟女友 訂婚】
1 min read

爭執開端來源於龍思源母親:“你22歲了,咱們家供了你這麼些年,你是時候找個姑娘安定下來,這才好成家立業嘛。

”龍思源自己卻不置可否,他覺得自己畢業,工作年紀,讀了這麼多年書,是工作穩定下來。

並迴應:“老媽,你彆啊,現在城裏人二十結婚,我現在談對象着呢。

”“什麼,你可別亂學,媽你這時候結婚生你了!”龍思源出生於一個傳統農村家庭,父母是農民,辛辛苦苦種了一輩子地,他是家裏苗,父母可謂是全部心血投在了他身上。

一開始老家農村收成,龍思源父母可謂是愁了頭,想辦法搬到海南去種辣椒,好不容易攢了幾十萬,這些年攢錢,是龍思源母親他找媳婦準備。

龍思源性格温吞,而母親強勢,他自己沒有談戀愛,卻被家裏人推着接受了幾次相親。

幾次相親下來,沒有遇到對象,龍思源想着能不能家裏敷衍過去,然後自己進城打工,可以躲一躲父母催婚,自己好事業上發展一番。

而龍思源打算離開前一週,母親找來媒人跑到他家裏來,告訴龍思源和他父母,有一家女孩,急着找對象,兩家門當户,讓龍思源隔天去見見她(2022年)。

何冰聽後反而地笑笑説:“陳啊,那是我小學同學,認識好多年了,所以現在有點聯絡,嘛,我們是普通朋友。

見面當天,媒人兩人鎮上數不多一家咖啡廳裏,龍思源走近咖啡廳時,看見一個女孩坐在窗邊,靠玻璃窗上,好像人樣子。

走進咖啡廳近距離見到何冰,龍思源有些動心。

何冰化着緻妝容,穿了一襲碎花裙,看上去樣子,龍思源喜歡類型。

“你好,我叫龍思源。

”“你好,我是何冰。

”聊聊天氣,聊聊家庭,兩人過了一下午。

龍思源覺得,這個女孩確實如媒人説,文靜,家庭條件和自己差不多.一開始,何冰告訴龍思源,自己是家裏要求着來相親,實際上自己沒有這麼結婚打算.但是龍思源見面後,覺得這個男孩,聽到這一句時,龍思源感覺自己有些心跳加速。

回到家後,兩人都向家裏表達了自己意願,願意和對方繼續下去,興過於龍思源母親和何冰的家裏人們,兩個家庭對彼此感到十分滿意.這樣,龍思源和何冰訂婚兩家迅速敲定下來,龍思源自己感到滿意,能解決自己大事,他感覺和何冰是投緣,能地發展下去。

一週後,龍思源和何冰訂婚了,老家習俗,龍思源母親謝巧蕊何冰準備了18.8萬彩禮,想着兩人要結婚了,還添置了三金和其他禮物何冰,總共花費了超過26萬元。

這份彩禮出去,謝巧蕊算是定了心,覺得兒媳婦敲定了,整天歡天喜地,張羅着要兩個新人準備結婚儀式。

訂婚儀式,但兩家人還是一起吃了飯,熟悉認識了一番,龍思源得知,何冰有一個弟弟,雖然相差了幾歲,龍思源弟弟迅速熟絡了起來,還加了微信,定一起打遊戲。

一起玩兒了幾天後,龍思源何冰弟弟開始稱兄道弟了,是親近了很多,弟弟開始龍思源聊起自己姐姐,説她談過好多個男朋友,現在有五個。

而且目前一個叫陳男人聯繫密切,兩人深夜通電話,會電話裏報備自己行蹤。

聽完這些,龍思源有些半信半疑,因為他印象裏,何冰是一個、很女生,行事,會做出和他訂婚別男人搞這種事情。

秉承着未婚妻信任,龍思源直接去詢問了何冰。

後來母親耳提面命下,龍思源答應女方見一面。

小孩子嘛,哪分得清這些,覺得你哪個朋友出去玩兒,以為你們談戀愛了。

那幾個是普通朋友。

”龍思源看何冰坦然態度,覺得是自己了,學聚會。

小孩子話放在心上,於是這件事拋腦後。

他沒有想到,後這份信任會完全打破。

訂婚後,兩人商量,一起到龍思源家海南辣椒種植地去,可以看看龍思源家裏田畝情況,龍思源家裏其他親戚熟悉認識一下,二來何冰可以幫未來婆家搭把手,做做家務什麼。

一番討論後,二人一起來到了海南。

然而事情走向並像龍思源想那樣發展,何冰剛到海南,説自己水土不服,身體,龍思源想讓她在家休息。

然而剛到家裏待了一天,何冰直接告訴龍思源,自己訂了回去車票,馬上走。

龍思源看何冰堅持,説什麼,何冰離開了海南。

等到何冰回去後,龍思源她着打了幾個電話,想問她有沒有到達,幾個未接聽電話後,何冰終於接了電話。

她告訴龍思源:“我那邊説,海南那裏住宿環境實在太差了,我住下去,而且我駕校教練聯繫我了,讓我回來繼續考駕照,沒有辦法,我得先回來駕照考完,你回來聯繫我吧。

”聽着電話掛斷嘟嘟聲,龍思源思考是不是自己哪裏做得,惹她生氣了,恰逢春節,龍思源要在家裏多待幾天,於是決定回去哄哄未婚妻。

接連幾天,龍思源微信上聯繫何冰,收到回覆晚,往往是他早上問幾句,何冰晚上回覆。

龍思源感到有些,他覺得自己做什麼讓何冰生氣事,母親抱怨起這件事來。

母親告訴龍思源:“她家裏奶奶好像去世了,所以這幾天應該忙吧,沒回應該,你回去好生安慰一下別人,畢親人走了。

”聽到這裏,龍思源感覺自己對未婚妻關心不夠,她奶奶走了知道,嫌棄別人回消息晚了。

延伸閱讀…

[求助] 參加女友弟弟的婚禮- 看板Boy-Girl

男友親弟弟結婚我要出席嗎?

接下來發生事,讓龍思源始料未及。

3天后,龍思源突然收到了一段視頻,他覺得奇怪,因為畫面中是一男一女地手挽着手,兩人説笑着一家酒店前台開房。

龍思源懷疑自己是不是收到了什麼短視頻廣告時候,他地發現,畫面中女子何冰地相似!那一瞬間,龍思源感到手腳有些冰涼,他拿着手機不知所措地待了原地,腦子裏不合時宜地想起了何冰弟弟告訴他,何冰一個男人交往密切。

龍思源搖了搖頭,反覆拉着視頻進度條觀看,視頻內,那個女子地拉着男人,撐着前台面前男人嬉笑,龍思源看越。

他想起前幾日何冰自己,怒火中燒起來,他抓着手機跑到正在收拾屋子母親面前。

謝巧蕊疑惑地看着衝進來龍思源,有些莫名其妙。

直到龍思源舉着手機母親看完視頻內容,她驚呼:“哎呀,裏面這個女怎麼這麼像何冰啊!她怎麼做得出我們訂婚,跑去別人男人開房這種不要臉事情啊!”“是吧!看着多文靜一個女孩子,我説她前幾天怎麼不理我,結果是去找別男人了哈?”母子倆感到憤怒,海南飛到了何冰家裏。

母子倆面色不善,來到了何冰家裏,何冰父親、爺爺在家裏,聽到謝巧蕊母子聲稱何冰出軌,別男人外面開房,何冰父親直接跳起來了:這種思想可急了家裏父母,因此很多父母讓自己孩子加入到相親大隊中,生怕自己兒子和閨女成為別人口中“剩男”“剩女”。

據悉男子名叫龍思源,因為一次突如其來相親,他花費26萬女友訂婚。

沒想到去女友家做客時,從小舅子嘴裏聽到女友同時交往五個男友事實。

“你,聽聽人家怎麼説走”。

眼前兩人龍思源母子,母親一説一讓他回屋待著,發生了什麼,讓龍母攔着自己兒子讓出門呢。

是因為龍思源在外打工,常回家,好不容易回趟家沒有帶回來女朋友。

眼看年紀了娶不到媳婦,龍母想到了相親這個辦法,託鄰村附近一個媒人幫忙尋思着點。

所以發生上面那一幕,説媒人來了後,龍思源及其母親談了女方基本情況,説女方人是家裏催婚。

後來母親耳提面命下,龍思源答應女方見一面。

延伸閱讀…

男子花26萬訂婚後去女友家做客,其弟弟卻告知

訂婚女友太寵親弟弟,天價彩禮令男友心涼

等到兩人如見了面,交談中龍思源得知方叫何冰。

而且何冰容貌和性格,讓本有點牴觸龍思源徹底動心了。

不過龍思源還是有點顧慮,因為何冰明確告訴自己考慮結婚,但自己第一印象。

這讓龍思源之餘,覺得何冰自己理想女友。

回到家後,龍思源主動和母親提起相親事,説這個女孩人,自己一眼看上人家了。

母親聽聞十分高興,沒過幾天媒婆帶來了好消息説女方看中了龍思源,想進一步發展。

既然兩個孩子,所以兩家相約着見面,飯局上龍思源和何冰大事確定下來。

兒子龍思源和女友何冰戀愛後後,龍母着手開始準備男方提親東西。

比如彩禮和三金,龍思源家是地地道道農民,能儘促成這樁婚事,龍母忙前忙後,生怕有變。

確定彩禮金額,為此龍母專門詢問了自家這邊習俗。

定了一個聽數字十八萬八,另外準備了訂婚時需要三金和一些雜七雜八費用,算下來一共是26萬。

雖然這26萬對龍家來説是筆花銷,但龍母一想到自己兒子於娶到媳婦,感覺一切都值了。

儘管兩家婚事基本上屬於板上釘釘了,但是龍思源能進一步贏得女友家人認可,可謂是煞費苦心。

不僅三天兩頭帶着何冰逛街,去何冰家做客幫忙。

何冰有一個弟弟,龍思源小舅子,得知弟弟喜歡打遊戲,龍思源一有機會帶着弟弟上分開黑。

儼然一副兄友弟恭架勢,然而龍思源弟弟口中聽到他不想聽到事情。

有一天龍思源和弟弟開黑聊天時,弟弟突然將姐姐有男友事情告知了這位姐夫。

一時間反應過來龍思源問道“你姐姐現在處着對象了?”“有啊,加上你應該是第五個吧”弟弟回道。

聽到這句話,龍思源壓下心中怒火決定問問看,沒想到小舅子口中得知了一個名叫“陳”男子。

確認小舅子説是不是,龍思源帶着何冰前往海南去自家辣椒廠遊玩。

沒想到到海南何冰説自己身體,要準備回去,並且票買好了。

雖然龍思源有些,但何冰斬後奏讓自己沒有挽留理由,於是送何冰離開了海南。

然而獨自一人返回龍思源想,打電話問自己女友安全回家沒有。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