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minism |feminism |女性主義與婚姻自由 |【激進女性主義 婚姻】

feminism |feminism |女性主義與婚姻自由 |【激進女性主義 婚姻】
1 min read

什麼現代社會中,女性運動會如此突出,彷彿它是一個解決完全解決問題?女性主義學者朱麗葉·米歇爾(Juliet Mitchell)認為,興起於20世紀60年代中期全球女性解放運動(Women’s Liberation)源於兩種現象:發達國家中女性經濟,以及是發達國家中,對女性心理和情感貶低。

切地説,是發達資本主義意識形態女性實際生存狀況之間鴻溝直接導致了這場革命。

發達資本主義社會消費文化許諾人們個人主義(individualism),主體性(subjectivity),個人和選擇(personal freedom and choice),以及精神和靈魂(soul)。

但米歇爾認為這種文化中暗藏自相矛盾:個人主義可以超越社會系統,變成一種犬儒主義(“自己做自己事”);對“忠於自我感受”鼓勵並非毫無條件,當個人觀念不受社會認同時,這種觀念會帶來危險;那些聲稱能帶你體驗世界媒體——戰爭引入你卧室——大多了意識形態篩選。

而六十年代發軔於歐美國家女性運動、青年團體、嬉皮士文化,這類意識形態機構反抗。

他們呼籲社羣取代資產階級家庭形式,提倡交流並反媒體,反對大學精英教育,並地撕開了資本主義和平社會下黑暗面,認為一小部分人美好生活、民主政治是通過政治潛暴力來實現。

這種反文化(或反意識形態)浪潮影響了當時女性運動主要方向,大多數資本主義國家運動者們性別歧視,即反意識形態欺騙着手,抨擊那些打着“保護”旗號“合法歧視”(legal discrimination)。

當時,許多國家女性工作類別、時間和地點有着法律上限定,一些條款預先假定妻子對丈夫依賴關係,表面上維護女性婚後家庭財產,實際上抑制了已婚女性發展——女性婚後薪水會算作丈夫收入一部分,而丈夫才是孩子合法監護人。

有國家大力宣揚母愛,讓女性道德枷鎖下擔負家務育兒任務,與此同時要扮演妻子角色。

生產消費性別分配體現了女性歧視:許多國家消費文化普遍認為,女性作為家庭主婦是消費主體,而男性是創造財富(生產)主體。

女性不僅要扮演消費者這個角色,要利用審美和性向自己作為一種消費慾望推銷出去。

這種消費者倫理中,女性基本工作是提供食物、和福利,好像她們天生該做這類“鬆活兒”,而困難事情男人幹了,女人本該此感恩戴德。

可實際上,話語理論掩蓋了女性所付出實際勞動產生經濟價值,武斷地這一羣體休閒、性聯繫一起,這是意識形態一種騙局和壓迫。

《家庭、私有制和國家起源》中,恩格斯提出,社會分工(而不是家庭分工)變化改變了女性地位。

“男主外,女主內”這一家庭分工延續,但原始時代,當家庭生產佔社會生產主要地位時,女性地位要於外出捕獵男性;此後畜牧業和工業發展,女性家務勞動男性謀取生活資料勞動相比相形見絀,“男子勞動一切,婦女勞動是附屬品。

” 此恩格斯認為,只要女性排除於社會生產勞動之外而只限於事家庭私人勞動,那麼女性解放,女性男性,現在和來是可能。

“婦女解放,只有在婦女可以大量地、社會規模地參加生產,而家務勞動佔她們功夫時候,才有可能。

”恩格斯共產主義願景裏,唯有一個現代化大工業時代下,當女性擁有毋庸置疑工作地位,且私人家務勞動溶化公共事業中時,女性解放會來臨。

他觀點後來成為社會主義女性主義(socialist feminism)理論基礎。

米歇爾本人社會主義女性主義代表人之一,介紹這一理論時,社會學家李銀河總結道,她們認為資本主義社會中讓女性受壓迫物質基礎源於家庭中四種結構——生產、生殖、性和兒童教化。

只有推翻資本主義制度,並且男權制心理加以轉變,才能使女性得到解放。

1966年,米歇爾發表女性運動綱領性著作《女性,革命》。

書中提出四個壓迫領域(生產、生殖、性和兒童社會教化)之外,認為這四大壓迫結構既是獨立是相互依存。

米歇爾代表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因此關注女性參加社會勞動問題、家內勞動作工作問題,以及女性勞動報酬於男性問題,並且認為要想解決這些問題,達到男女平等,要通過推翻資本主義、建立社會主義才能實現。

婚內姦儘管議,但法律正式立罪。

她們揭示了資本主義社會中女性處於屬地位這一根源問題,認為這種具有“經濟”或“物質”性質根源,可以歸於女性無償家務勞動。

女性經濟活動包括縫補漿洗、做飯育兒,可這些勞動產品和勞務直接消費掉了,進入過市場,因此這些產品和勞務只有使用價值,沒有交換價值。

李銀河提出蘇聯經濟學家算過一筆賬:若其他方式取代母親和家庭女性,全社會要付出代價相當於每年僱傭一億名拿工資工人,其報酬為一年1500億盧布(當時合人民幣5000億元)。

中國經濟學家做了類測算,若把家務勞動轉化工資支付,每年420億元人民幣,本斯通和莫頓觀點,每個家庭本質上是一個前資本主義、前工業實體,因為女性無償家務勞動技術上是原始,並處於貨幣經濟之外。

這種無償家務勞動構成女性受壓迫物質基礎。

解決這一問題戰略是家務勞動變成公共生產,必需家務勞動社會化方向發展,並以此為女性解放先決條件。

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認為,像女性主義者那樣做性別分類是,她們強調讓工業結構生產和生殖勞動者傾斜,並且“要滿足大多數人基本需求,而不是去滿足少數人慾望”。

,社會主義女性主義資本主義生產理論來揭示家庭讓女性所受到公正待遇,這性別壓迫本質探尋有着意義,但多年來不乏批評意見。

人們認為,社會主義女性主義男性主要領域定義生產,而女性主要領域定義生殖,這沒有打破刻板二元性別分工。

於這樣理論前提,社會主義女性主義女性位置私領域之中,而公領域限定為男性領域,“這不僅理論和實事上是錯誤,而且實踐中女性”。

恩格斯那裏我們看到,女性需要私有域公有域改變齊頭並進——不僅意味着家庭以外工作地位改變,有家庭內部性別角色轉換。

否則,一個頭腳革命會讓女性身上負擔:過去她們需要扮演家庭主婦角色,而今天她們是家庭勞務主體,要公共生活中獲得一席之地,力心而飽受歧視。

有人會認為,女性如果想要獲得,應當拒絕婚姻,但等式另一頭是“結婚”嗎,已婚女性道“”嗎? 華語電影《金》(My Prince Edward,2019)主人公阿芳男友Edward交往七年,準備談婚論嫁,阿芳突然發現自己是“已婚”身份——十年前為了賺錢逃離原生家庭,她通過中介與想要獲得香港居留權大陸男人楊樹偉辦理了結婚,誰知假結婚後,中介沒來得及幫二人辦理離婚手續抓走。

法律上來看,阿芳有幾面之緣楊樹偉有了長達十年婚姻關係。

面男友Edward婆家催婚,阿芳楊樹偉聯繫,方允諾獲得居留證後去辦離婚手續。

這過程中,影片揭露出阿芳內心深處婚姻恐懼,她一方面渴望結婚,想要通過組建自己家庭逃出原生家庭陰影;另一方面她明白男友Edward是個徹頭徹尾“媽寶男”,沒有獨立經濟權,住母親租來二手房裏,他來説彷彿一切可以媽媽想法,多加思索。

女性主義以來是社會中一個話題,它倡導男女平等,追求性別公正和社會正義。

近年來,女性主義於婚姻關係看法和觀念受到關注,這篇聞稿中,我們探討女性主義婚姻關係看法,以及女性主義婚外第三者之間角力。

另一個看法是站神高度祂如何看待現代女性位置?蘇芬妮 斯芭如何闡述一個過來人經驗分享!她這件作品妻子,和婚姻中第三者交錯一起,站立者妻子,那位斜躺婚姻第三者,妻子頭髮綁辮子代表這是世代傳統文化,是束縛,第三者頭髮放下,表示是,放鬆感覺,因為需要擔當家庭中柴米油鹽醬醋茶,只有服事男人,是心情,既沒有財務壓力~無需承擔大老婆要面對現實,比如丈夫事業協助或是自己職場上工作,公婆,小姑,小叔,自己父母輔育下一代,原配肩負重任,於會疏忽,有些脾氣會發洩丈夫身上,反觀第三者,他可以鬆面男人,可以以待,可以輕聲細語,可以備受寵愛…..這角色扮演,結果不一様。

再則女性主義強調婚姻中和彼此。

女性主義者主張,婚姻中,男女應該地分擔家務和責任,並且彼此方意見和需求。

婚姻中權利義務應該是,而不是一方佔主導地位。

女性主義者堅信,只有在和相互尊重基礎上建立婚姻,才能實現和滿足。

此外,女性主義關注婚姻中和自主性。

女性主義者主張,婚姻應該成為女性喪失和自主性桎梏。

女性應該有權利追求自己事業和夢想,並且應該受到婚姻限制。

女性主義者強調,婚姻應該是一種和支援關係,是一種成全彼此生命,而不是一種束縛和依賴。

然而,現實生活中,婚外第三者存在是婚姻關係中一個挑戰。

女性主義者於這個問題有著看法和觀點。

有些女性主義者認為,婚外第三者是婚姻中男性和背叛,應該受到譴責和批判。

然而,有一些女性主義者認為,婚外第三者存在主要是於婚姻制度侷限性和壓迫性,於這種情況應該持有和理解態度。

每日生活中,關於婚姻話題停止。

有人婚訊期待,有人婚姻前景;有人開始逼婚,有人堅決抵擋。

婚姻作為歷史人類制度之一,當下受到多反思和討論。

作為制度婚姻和家庭充滿各種女性義設置。

通過審視婚姻制度和文化問題,大家瞭解婚姻作為傳統制度弊端,拒絕接受傳統婚姻制度成為值得追求目標:不婚成為多人選擇。

因此,不婚主義出現。

不婚不僅是大家行為,成為一種哲學。

博上掀起關於結婚不婚主義論爭。

關注性別,我們反思作為制度婚姻,同時需要關注與此相關不婚主義。

婚姻制度問題不婚主義作為“主義”,源於婚姻制度問題。

歷史上婚姻制度不是正義制度,正如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國家起源》所言,即便一夫一妻出現,過是一個性屈於另一個性別制度。

而到了現代,婚姻制度女性極義。

直到十九世紀英美廢除之前,婚姻制度中長期存在丈夫保護妻子身份要求,即coverture。

這樣婚姻制度下,法律認定婚後女性沒有法律身份,説,婚後女性法律下存在,因為她身份會完全吸收其丈夫身份之下,就算多年分離不能改變。

所以法律下,已婚女性沒有財產,她是他,而他會是她。

密爾《婦女屈》裏這種狀況描述有關係奴隸制。

即使廢這樣制度,現行婚姻制度對女性十分不公。

婚姻作為歷史人類制度之一,當下受到多反思和討論。

美國直到1993年才全面婚內強姦立罪,但婚內強姦和虐待。

Elizabeth Brake引述,婚姻中姦率達10%14%;2000年美國司法部調查發現,7.7%受訪女性表示伴侶強姦,25%受訪女性和7.6%受訪男性遭配偶、同居伴侶或會對象強姦並/或受到身體上攻擊;司法部另一項數據顯示,19982000年間家庭成員三百五十萬宗暴力犯罪中,48.9%是配偶犯罪;84%配偶虐待受害者是女性。

暴力以外,婚姻對女性不公體現於婚姻制度以及婚姻文化使女性處於十分位置。

婚姻中,家庭勞動分工性別化女性帶來經濟上。

婚姻中女性要求負責多家庭勞動,包括家務以及照顧年長或年幼家庭成員。

顯然這種分工是性別規定,並且國界,美國數據例,當前女性一週需進行25.9時家務勞動,而男性只有16.8時。

另外,女性每週照顧小孩時間3.9時,而男性只有1.8時。

大洋彼岸中國城市,劉冠楠《何謂經濟學》,女性每天家務勞動時間183分鐘(3時),其中40歲以上女性每天花費4時以上時間完成家務勞動。

而13%男性基本做家務,分擔家務男性每天只有103分鐘(1.72時)。

30-40歲女性每天花費輔導孩子學習時間是66分鐘,而男性只有39分鐘。

換言之,女性在家勞動中所花費時間,男性多出一倍。

這些數據沒有包括照顧年長家庭成員。

家庭勞動分工性別化讓擁有職業女性回家後需進行第二班勞動,或者女性只能選擇時間但收入工作,使得女性需要面臨“家庭抑或事業”抉擇。

這種分工會影響到女性職場上前景。

家庭勞動分工性別化下來後,女性職場中做劣等勞動力,因為女性普遍認定需要婚後精力投入到維繫家庭而不是全身心投入工作。

,女性會擁有和男性同等事業進取心。

女性因而進一步處於經濟上劣勢,家庭中依賴於男性獲得收入。

婚姻本身,婚姻文化女性而非男性強調婚姻其人生,使得女性期待婚姻或者社會期待女性進入婚姻,這讓女性處於位置。

這種固化下來女性進入婚姻期待會影響女性關於教育和事業選擇:男性鼓勵想象自己未來事業作為人生奮鬥目標;女性鼓勵婚姻做人生核心。

,女性事業上投入便處劣勢。

不用説,於經濟上依賴男性,女性婚姻結束時動。

婚姻對女性不公形成一個惡性循環,讓女性無論婚姻何種階段十分。

多女性主義者婚姻,不婚主義變得受推崇。

不婚是什麼主義?既然婚姻制度對女性帶來不公,我們選擇結婚合理。

然而問題是,不婚選擇結婚,它何以成為一種主義呢?就算普遍不婚主義者接受,作為一種主義,不婚主義應該擁有表述主張。

流行不婚主義主張有兩個表述版本。

第一個版本不婚主義認為,不婚是他人人生實驗,應該社會允許。

因為這個版本不婚主義追求是允許和保護選擇結婚權利,我稱其“保守版”不婚主義。

陳純博士一系列文章中闡述過這個主張,可以認為是保守版不婚主義代表人。

他認為,“不婚是一種可欲人生選擇,某種條件下,它是一種優於婚姻人生選擇”。

(陳純,《 古典主義是不婚主義始作俑者嗎?》)第二個版本不婚主義認為,既然婚姻制度問題,對女性造成不公,那麼我們(女性)應該結婚,進一步,這種義婚姻制度需要終結。

因為這種不婚主義她人有所要求,我稱其“進擊版”不婚主義。

最近博上掀起爭論,是進擊版不婚主義主張。

兩種不婚主義儘管主張略有不同,但是婚姻制度問題而得出合理應結論。

如果要反思迴應兩種婚主義,該如何開始?我認為,可以一個問題開始:想結婚嗎?想結婚嗎?——婚姻處如果要問個人,大家會有各自理由選擇結婚。

而見是出於相愛。

愛情成為婚姻基礎,感情成為家庭紐帶觀念,並非有。

Susan Okin説法,情感化婚姻和家庭從十七世紀後期到十八世紀開始形成。

(Okin, “Women and the Making of the Sentimental Family”),這並不能夠否認人們出於愛情理由進入婚姻。

另一方面,批評婚姻制度學者會認為,所謂愛情不過是婚姻制度用來掩蓋事實幌子。

比如陳純斷言,“一個金錢世界,婚姻家庭制度核心是財富分配。

這樣一個世界,婚姻文化是如何通過結合創造財富效益。

”當下中國例描述這種現象。

(《古典主義》)陳純強斷言並沒有多論證支持。

不管個人出於愛情抑或出於“財產分配”而結婚,就算是進擊版不婚主義證明,想結婚是期待。

一般而言,婚姻會帶來多權利和處。

是理想條件下,婚姻能夠帶來結果。

婚姻制度結婚者帶來很多實質處(,這些處大家結婚目的)。

比如税務上獲利。

延伸閱讀…

激進女權(radical feminism)對於婚姻的主張,你真的清楚嗎?

激進女權(radical feminism)對於婚姻的主張,你真的清楚嗎?

國家,傳統家庭會給予某種税務減免;配偶間財產轉讓免除很多費用。

(Cass Sunstein & Richard Thaler, “Privatizing Marriage”)婚姻狀態允許配偶或申請財務援助,比如配偶殘障補助、軍人配偶補助。

(Elizabeth Brake, “Minimal Marriage”)法律賦予配偶間權利,比如婚姻允許配偶加入到方醫療保險、疾保險或者人壽保險,可以加入到方養老退休金計劃之中;持有財產權利;當配偶離世時獲得繼承權;事故中配偶作為親屬進行代理決定;監獄探訪等等等等。

婚姻狀態包括子女監護權責安排,繼子女責任分配,以及領養權利。

比起私人契約,婚姻還可以通過制度和國家保障和給予配偶間多權利。

比如配偶移民權利;配偶間免於出庭作證權利;配偶葬於國家公墓權利。

(Brake, “Minimal Marriage”)以上列舉獲益和權利可能並沒有窮盡婚姻所能帶來實質處,但我們可以看到,婚姻狀態確可以為婚姻中人提供許多幫助和支持,使得進入婚姻人可以地維持和發展之間關懷關係。

儘管現中這些支持和幫助全部實現,但理想情況下,這些能夠讓配偶可以堅持她們之間關係。

處和權利以外,婚姻制度賦予婚姻地位承認本身,是。

婚姻承認可以賦予關係合法性,理想狀態下,這種合法性可以讓配偶間關懷關係獲得社會認可。

這是很多選擇結婚人理由之一,如語説,希望一段關係得到各位見證和認何。

所以當追求同性婚姻平權時,我們追求這種同性親密關係合法性承認。

這種多元關係承認能夠幫助克服傳統婚姻制度中異性戀中心主義,破除傳統婚姻中性別分工。

總來説,婚姻制度賦予婚姻實質處和權利,以及婚姻合法性承認,可以關係發展和維持提供支持和承認,讓配偶間關懷關係得以堅持。

婚姻制度不婚主義既然婚姻有這麼些處,想結婚可以是期待。

事實上,如上文所述,婚姻制度帶來問題,是女性會造成不公。

不過,這並不能表明婚姻制度如進擊版不婚主義主張那樣結。

進擊版不婚主義認為我們應該結婚,因為結婚帶來女性不公。

問題是,事實上很多女性當下承受着傳統婚姻制度所帶對待,我們是否只能説,她們當初應該結婚呢?反思和分析婚姻制度對女性帶來不公,是讓女性,以及整個社會瞭解這個制度下惡,勸説女性不要不假思索進入婚姻。

但是,強調“應該結婚”,不足以幫助婚姻中承受義女性。

我們需要她們做多,而不是責怪她們進入了本不該進入婚姻。

這意味着,我們需要去修正傳統婚姻制度帶來義。

很多女性主義者批判傳統婚姻制度同時,提出很多修正婚姻制度嘗試。

比如,面婚姻中女性因為承擔多家庭勞動而帶來地位,以及後續帶職場競爭處於劣勢惡性循環,Okin《正義,性別家庭》中認為,譬如我們可以通過法律手段讓女性有權掌控家庭總收入一半,使得女性因為選擇承擔家庭勞動而經濟上依賴男性。

制度上可以通過承認家庭勞動價值,讓社會漠視和貶低女性勞動。

政策上可以提供對女性支持,例如男女共享產假,使得女性會因為需要休產假而職場中處於位置;男性享有產假,不僅促進男女競爭公平,能鼓勵男性父親參與到子女成長和教育等等等等。

所有這些方法意味着婚姻制度可以通過修正來結束傳統制度中女性不公。

若如此,進擊版不婚主義主張婚姻制度終結,並不是結論。

我們可以通過追求婚姻制度迴應進擊版婚主義。

另一方面,保守版不婚主義同時可以通過修正婚姻制度來迴應。

承認,保守版不婚主義認為,不婚是應該得到允許人生選擇,這一點得到社會認可。

不過,修正傳統婚姻制度,可能會地保護到這種選擇。

傳統婚姻制度和婚姻文化,預設了一種關係規範——愛情或者婚姻關係是一種普遍認可人生價值。

不僅如此,傳統婚姻文化認定,人類追求婚姻關係或者愛情關係是應該遵循規範,因為這是共享價值,每個人應該去追求。

當下普遍對“剩女”“剩男”污名,流行逼婚,便是關係規範典型表現。

通過修正傳統婚姻制度,允許多元婚姻關係,可以讓婚姻關係成人生選擇其中一個選項而已,這種關係以外,人們可以有選項,選擇離開這種關係。

此外,即便選擇不婚,這並意味着個人會進入關係。

而關係可能涉及婚姻關係中遇到各種問題,包括財產、醫療保險、“家庭”勞動分配、遺產、子女監護權利和責任、領養權各種問題。

這些問題需要監管和保障。

例如,同居親密關係中涉及“同居後購置房產”,需要相關法律保障。

如,親密關係中一方希望加入另一方醫療保險,需要法律和制度保險提供方進行認可和協作才能達成。

修正傳統婚姻制度問題,能幫助解決婚姻親密關係中出現問題。

親密關係中這些問題可以婚姻制度方式做藍本解決。

説,我們需要保障個人選擇不婚,這一點是可以通過追求婚姻制度而地獲得保護。

保守版不婚主義可以得到迴應。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每日生活中,關於婚姻話題停止。

有人婚訊期待,有人婚姻前景;有人開始逼婚,有人堅決抵擋。

婚姻作為歷史人類制度之一,當下受到多反思和討論。

延伸閱讀…

女性主義與婚姻自由

女性主義對婚姻關係的看法和觀念角色扮演衝撞

作為制度婚姻和家庭充滿各種女性義設置。

通過審視婚姻制度和文化問題,大家瞭解婚姻作為傳統制度弊端,拒絕接受傳統婚姻制度成為值得追求目標:不婚成為多人選擇。

因此,不婚主義出現。

不婚不僅是大家行為,成為一種哲學。

博上掀起關於結婚不婚主義論爭。

關注性別,我們反思作為制度婚姻,同時需要關注與此相關不婚主義。

不婚主義作為“主義”,源於婚姻制度問題。

歷史上婚姻制度不是正義制度,正如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國家起源》所言,即便一夫一妻出現,過是一個性屈於另一個性別制度。

而到了現代,婚姻制度女性極義。

直到十九世紀英美廢除之前,婚姻制度中長期存在丈夫保護妻子身份要求,即coverture。

這樣婚姻制度下,法律認定婚後女性沒有法律身份,説,婚後女性法律下存在,因為她身份會完全吸收其丈夫身份之下,就算多年分離不能改變。

所以法律下,已婚女性沒有財產,她是他,而他會是她。

密爾《婦女屈》裏這種狀況描述有關係奴隸制。

即使廢這樣制度,現行婚姻制度對女性十分不公。

婚內姦儘管議,但法律正式立罪。

美國直到1993年才全面婚內強姦立罪,但婚內強姦和虐待。

Elizabeth Brake引述,婚姻中姦率達10%14%;2000年美國司法部調查發現,7.7%受訪女性表示伴侶強姦,25%受訪女性和7.6%受訪男性遭配偶、同居伴侶或會對象強姦並/或受到身體上攻擊;司法部另一項數據顯示,19982000年間家庭成員三百五十萬宗暴力犯罪中,48.9%是配偶犯罪;84%配偶虐待受害者是女性。

暴力以外,婚姻對女性不公體現於婚姻制度以及婚姻文化使女性處於十分位置。

婚姻中,家庭勞動分工性別化女性帶來經濟上。

婚姻中女性要求負責多家庭勞動,包括家務以及照顧年長或年幼家庭成員。

顯然這種分工是性別規定,並且國界,美國數據例,當前女性一週需進行25.9時家務勞動,而男性只有16.8時。

另外,女性每週照顧小孩時間3.9時,而男性只有1.8時。

大洋彼岸中國城市,劉冠楠《何謂經濟學》,女性每天家務勞動時間183分鐘(3時),其中40歲以上女性每天花費4時以上時間完成家務勞動。

而13%男性基本做家務,分擔家務男性每天只有103分鐘(1.72時)。

30-40歲女性每天花費輔導孩子學習時間是66分鐘,而男性只有39分鐘。

換言之,女性在家勞動中所花費時間,男性多出一倍。

這些數據沒有包括照顧年長家庭成員。

家庭勞動分工性別化讓擁有職業女性回家後需進行第二班勞動,或者女性只能選擇時間但收入工作,使得女性需要面臨“家庭抑或事業”抉擇。

這種分工會影響到女性職場上前景。

家庭勞動分工性別化下來後,女性職場中做劣等勞動力,因為女性普遍認定需要婚後精力投入到維繫家庭而不是全身心投入工作。

,女性會擁有和男性同等事業進取心。

女性因而進一步處於經濟上劣勢,家庭中依賴於男性獲得收入。

婚姻本身,婚姻文化女性而非男性強調婚姻其人生,使得女性期待婚姻或者社會期待女性進入婚姻,這讓女性處於位置。

這種固化下來女性進入婚姻期待會影響女性關於教育和事業選擇:男性鼓勵想象自己未來事業作為人生奮鬥目標;女性鼓勵婚姻做人生核心。

,女性事業上投入便處劣勢。

不用説,於經濟上依賴男性,女性婚姻結束時動。

婚姻對女性不公形成一個惡性循環,讓女性無論婚姻何種階段十分。

多女性主義者婚姻,不婚主義變得受推崇。

既然婚姻制度對女性帶來不公,我們選擇結婚合理。

然而問題是,不婚選擇結婚,它何以成為一種主義呢?就算普遍不婚主義者接受,作為一種主義,不婚主義應該擁有表述主張。

流行不婚主義主張有兩個表述版本。

第一個版本不婚主義認為,不婚是他人人生實驗,應該社會允許。

因為這個版本不婚主義追求是允許和保護選擇結婚權利,我稱其“保守版”不婚主義。

陳純博士一系列文章中闡述過這個主張,可以認為是保守版不婚主義代表人。

他認為,“不婚是一種可欲人生選擇,某種條件下,它是一種優於婚姻人生選擇”。

(陳純,《 古典主義是不婚主義始作俑者嗎?》)第二個版本不婚主義認為,既然婚姻制度問題,對女性造成不公,那麼我們(女性)應該結婚,進一步,這種義婚姻制度需要終結。

因為這種不婚主義她人有所要求,我稱其“進擊版”不婚主義。

最近博上掀起爭論,是進擊版不婚主義主張。

兩種不婚主義儘管主張略有不同,但是婚姻制度問題而得出合理應結論。

如果要反思迴應兩種婚主義,該如何開始?我認為,可以一個問題開始:想結婚嗎?如果要問個人,大家會有各自理由選擇結婚。

而見是出於相愛。

愛情成為婚姻基礎,感情成為家庭紐帶觀念,並非有。

Susan Okin説法,情感化婚姻和家庭從十七世紀後期到十八世紀開始形成。

(Okin, “Women and the Making of the Sentimental Family”),這並不能夠否認人們出於愛情理由進入婚姻。

另一方面,批評婚姻制度學者會認為,所謂愛情不過是婚姻制度用來掩蓋事實幌子。

比如陳純斷言,“一個金錢世界,婚姻家庭制度核心是財富分配。

這樣一個世界,婚姻文化是如何通過結合創造財富效益。

”當下中國例描述這種現象。

(《古典主義》)陳純強斷言並沒有多論證支持。

不管個人出於愛情抑或出於“財產分配”而結婚,就算是進擊版不婚主義證明,想結婚是期待。

一般而言,婚姻會帶來多權利和處。

是理想條件下,婚姻能夠帶來結果。

婚姻制度結婚者帶來很多實質處(,這些處大家結婚目的)。

比如税務上獲利。

國家,傳統家庭會給予某種税務減免;配偶間財產轉讓免除很多費用。

(Cass Sunstein & Richard Thaler, “Privatizing Marriage”)婚姻狀態允許配偶或申請財務援助,比如配偶殘障補助、軍人配偶補助。

(Elizabeth Brake, “Minimal Marriage”)法律賦予配偶間權利,比如婚姻允許配偶加入到方醫療保險、疾保險或者人壽保險,可以加入到方養老退休金計劃之中;持有財產權利;當配偶離世時獲得繼承權;事故中配偶作為親屬進行代理決定;監獄探訪等等等等。

婚姻狀態包括子女監護權責安排,繼子女責任分配,以及領養權利。

比起私人契約,婚姻還可以通過制度和國家保障和給予配偶間多權利。

比如配偶移民權利;配偶間免於出庭作證權利;配偶葬於國家公墓權利。

(Brake, “Minimal Marriage”)以上列舉獲益和權利可能並沒有窮盡婚姻所能帶來實質處,但我們可以看到,婚姻狀態確可以為婚姻中人提供許多幫助和支持,使得進入婚姻人可以地維持和發展之間關懷關係。

儘管現中這些支持和幫助全部實現,但理想情況下,這些能夠讓配偶可以堅持她們之間關係。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