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一切別被婚姻束縛 |PACS |我們相信法律的力量 |【法國 婚姻】

不是一切別被婚姻束縛 |PACS |我們相信法律的力量 |【法國 婚姻】
1 min read

不是現在來談離婚時財產分配,而是請你結婚前瞭解彼此「婚後家庭收支」安排:婚後誰賺錢?誰拿多少錢?收支怎麼調配?建議開設「帳户」,作為婚後生活支出使用,但請保有「個人帳户」。

很多離婚案件發現,法國這一方「法國行政手續複雜」、「語言隔閡」,要求會法語另一方提供「現金」作為支出,或是希望財政大權攬身上。

兩廂情願沒有誰錯,但假若這樣來沒有銀行紀錄,婚姻觸礁時財務分配會複雜,方有可能反咬:不會法語這一方家庭做出任何貢獻,屆時口説無,所有帳是方名字。

要提是,如果雙方一起購置房產,請不要天真或怕麻煩一切交由方處理,請地記錄所有資金流向。

我遇過夫妻雙方買房子登記先生名字,貸款帳面上是先生負擔,女方三五時提供孃家現金資助。

決定離婚時法官判定女方需搬離住所,因為沒有負擔貸款,因為房子法律上來説是先生。

(房產分配是後續計算,當下是要搬離。

)希望有(或驚嚇)出現,保險情況是:配偶雙方每個月個人收入程度從各自户頭匯款帳户,作為生活支出(不管是房貸車貸或是日常生活)。

帳户名稱可以選擇 「Mme et M.」:ET 而不是 OU,這樣支票會需要雙方簽名才能使用,可以避免其中一方離婚判決期間開立木頭支票,後續影響到這個帳户另位持有人銀行信譽。

帳户於每位持有人有提領權利,所以儘可能帳户中只放當月生活所需要費用,可以減少一方決心離婚時直接將户頭領光風險。

法國婚姻關係第一條要求「互助支持」,這個互助支持包含「情感上」「物質上」。

閲讀訂户每月可贈送5篇文章給朋友,任何人可免費閲讀文章。

之前遇過一個案例,法國先生指稱中國妻子他結婚只是錢,婚後願工作,後開打「過失離婚」,雙方灰頭土臉。

如果想要避免這樣窘境,建議結婚時請務必釐婚後家庭收支安排。

個人帳户之外,請瞭解你CAF號碼、健保號碼、繳税號碼。

不用實際擁有,但請試著瞭解RSA、prime d’activité是什麼?知道法國社會系統基本運作,才不會萬一有天「離婚」時一頭霧水求助。

過去很多離婚案件發現,會法文一方準備離婚時往往一問三不知:知道家裡收入流向,知道雙方有沒有報過税,知道自己有什麼權利、有什麼義務。

愛情可以超越語言,會法文不是你錯,但法國人結婚是你決定,如果打算定居法國,請試著先行瞭解法國社會系統基本運作。

話説回來,情況:保有自己謀生能力,有一份自己工作,經濟獨立。

有呵護著公主王子,但是,離婚時往往只剩下「控制狂」「」。

我聽過很多陷在離婚泥沼裡吶喊:「他之前愛我」「他照顧小孩」「他拿錢回家」⋯⋯,文化背景下婚姻會有溝通問題了,不用説我們台灣文化背景一個法國文化尋求磨合。

婚姻法國是「互助」概念,如果抱著錯誤期待(飯票、不想努力了、有人養⋯⋯),那麼現實往往會來敲門。

法國結婚時不用丟扇子,沒有拜別,沒有嫁妝。

法國婚姻觀我來説,像是:兩個成年人決定生活,扶持成長。

很少認識有法國人願意委屈自己一段開心關係裡,因此疫情開始以來遇過「説分分」「突然離婚」情況。

關係裡困境會是一天造成,充分並持續溝通理解。

此外,想請你正視自己對婚姻想法,為自己負起責任,保有你謀生能力,保有你個人生活圈,讓伴侶關係是「加分」而不是「避風口」。

這樣即便有天緣分走到交叉點,能好聚好散,彼此感謝,祝福對方繼續接下來旅程。

法國,男女關係是有無愛情優而非形式。

若性愛次數減少,會解除關係。

若彼此異性看了,會一起。

我們太重視方地位、薪資以及學歷,而是一起能否感受到優先。

登入/註冊會員,贈送文章給朋友。

您本月可贈送 5 篇文章給朋友,時效內,任何人可免費閲讀您贈送禮物文章。

有如德普和他前法國女友凡妮莎·帕拉迪絲,兩人相愛14年生下女兒,法國登記是同居協議,並結婚如果要結束契約,,只需要其中一方終止,可以契約解除,成本0。

登入/註冊會員,贈送文章給朋友。

您本月可贈送 5 篇文章給朋友,時效內,任何人可免費閲讀您贈送禮物文章。

閲讀訂户每月可贈送5篇文章給朋友,任何人可免費閲讀文章。

之前,我各種地方説過,要説起日本法國顯著差異,結婚想法。

法國一九六○年代末是一個保守社會。

歷一九六八年五月革命,七○年代起,女性運動興起,情況有了改變。

女性變得能出社會,經濟上能自立,家庭束縛。

結果,拘泥於結婚這種型態情侶減少了。

日本,夫婦形式是,但法國有各式各樣選項。

舉個例子,前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çois Hollande)。

與同為政治家前女友,彼此雖有四個孩子,是沒有結婚事實婚關係。

歐蘭德前女友分手後,某女性記者締結沒有結婚關係民事互助契約「PACS」,但之後,因為爆出疑似與女星外遇出軌,而和女記者分手。

日本看待政治家醜聞是嚴厲且可。

但法國,即便是公眾人物,私生活是另一回事。

會有人一一出來叫囂。

法國這部分是之國,這法國特色。

法國,男女關係是有無愛情優而非形式。

若性愛次數減少,會解除關係。

若彼此異性看了,會一起。

我們太重視方地位、薪資以及學歷,而不是一起能否感受到優先。

「既然結了婚要終生相守」、「孩子不能分離」、「能持續生活,忍耐吧」。

日本明明是國家,結婚制度保守。

很多人就算想離婚,會因介意家人以及周遭眼光而侷限,觀念想法上是發展中國家。

延伸閱讀…

跟法國人結婚前,你應該注意的三件事

法國女人:結婚,不是一切別被婚姻束縛

而法國人認為,個人是,只要本人。

所有情況,家人會多加干涉。

不拘泥於常識,不為壓力壓迫,自己做決定是。

要不要繼續婚姻生活,還是要結束,怎麼説是自己想法優先。

法國女性來説,男性是怎麼愛著自己、是否能實際感受到方是愛著自己,決定未來兩個人有多可能性可以走下去,這是。

但是日本,我感受到,很多人得承受來社會、媒體、雙親壓力。

或是父母説:「一把年紀了結婚」,或是主管説:「你結婚嗎?」或是戀人施加壓力:「我們交往這麼了,你什麼不向我求婚?」還有人會自我介紹的場閤中,光明正大地説:「我正在進行婚活*」。

*註:「婚活」日本「結婚活動」,指為了結婚而主動去做活動。

我問過:「朵拉什麼結婚呢?」「沒有預定要結婚嗎?」這種時候,我會半開玩笑地回答:「我既是是要結婚喔。

」我會聽見有人説:「一個人會感到嗎?」但我並害怕孤獨。

一個人生活、獨處時間,這些我來説是不可或缺。

雖然我有段時期是和戀人同居,但當時形式是彼此公寓間來來去去。

我們每個禮拜各三天會我家他家一起度過,剩下一天彼此獨處時間。

我們認為,比起一起這件事變成,我們想持續保持「想見面」熱情。

「若是單身,後該怎麼辦?」我並去想後事,我只是坦率地活現心情中。

,我夢想著總有一天要住國外,好奇心獨立心別人多上一倍。

我想活得,若是「將來考慮」而結婚,方來説未免太失禮了。

總之,我現在於結婚這件事並沒有感到。

但是,其實法國人不想結婚,並不是説不想找伴侶,而是因為法國有一種完善制度來保證伴侶間合法關係,它叫做PACS(Pacte civil de solidarité)法語中,結婚稱作marié(e), 而簽約同居協議情侶稱作pacsé(s)。

PACS中文翻譯過來是民事互助契約,可以理解成一種同居協議。

這種婚姻家庭制度法國世俗社會和法國公民認可,全面覆蓋了法國各階層人羣。

通過Pacs協議情侶,享受與婚姻同等權利,而不用承擔相應義務!我們國內存非婚生孩子上户口困難時,法國通過PACS協議解決了這個問題——辦理同居協議情侶生育孩子享有權利和結婚後生下孩子權利是。

有如德普和他前法國女友凡妮莎·帕拉迪絲,兩人相愛14年生下女兒,法國登記是同居協議,並結婚如果要結束契約,,只需要其中一方終止,可以契約解除,成本0。

延伸閱讀…

我們相信法律的力量—法國民事伴侶契約制度(PACS)10年記

法國人不願意結婚原來是這些?一起來看看這個結婚率全球墊底 …

其實同居協議是性情侶創,目標是保證同性情侶的合法權益,制度1990年提出時候遭到法國右派人士攻擊,那個時候,世界上沒有國家承認同性婚姻,這個超前制度認為是“顛覆了人類傳統婚姻觀”。

因此,同居協議法案沒有通過,直到1999年,才在法國正式推行。

但沒想到推出後,多異性情侶中受益,2023年數據統計,選擇同居協議情侶超過90%是異性情侶,令人!法國,同性婚姻是合法。

2012年11月17日,法國總理讓-馬克·埃羅法國國民議會提出允許同性伴侶擁有正式結婚和領養兒童權利《344法案》,而法國總統法蘭索瓦·歐蘭德公開表示支持競選期間推動法案正式通過。

2013年2月12日時國民議會329票支持、229票比例批准該項法案,2013年4月12日時法國參議院171票支持、165票批准該項法案,隨後國民大會於2013年4月23日以331張支持票上225張反對票而批准修訂過法案。

然而派主張法國憲法委員會應該介入,並且希望藉此延遲法國總統頒布法案流程[1]。

2013年5月17日,法國憲法委員會17日認定同性婚姻領養法案合憲,否決右派反對黨人民運動聯盟主張。

2013年5月18日,法國總統法蘭索瓦·歐蘭德簽署法案完成,法國成為全球第14個同性婚姻合法國家,同時是第九個同性婚姻合法歐洲國家。

2011年和2012年民意調查表示,58%63%法國民眾支持某種形式同性婚姻,但反領養子女[2]。

2004年6月5日,前歐洲生態-綠黨總統候選人、同時是波爾多郊區貝格勒市長諾埃爾·馬梅爾(英語:Noël Mamère)主持了兩名男同性戀者貝特朗·沙爾龐捷(Bertrand Charpentier)與斯特凡納·沙潘(Stéphane Chapin)同性婚姻儀式。

馬梅爾表示法國法律中並沒有禁止舉辦同性婚姻儀式,並且聲稱如果遭遇話會上訴歐洲人權法院審理[3]。

對此法國司法部部長多米尼克·佩爾邦(英語:Dominique Perben)表示這樣婚姻並無實質效力,並且要求應該使用司法機制來阻止婚禮進行[4]。

2004年7月27日,波爾多地方管轄法院宣佈婚姻。

其中婚姻進行、作為公訴人法國政府民法典內容,認為「一個丈夫一個妻子」包含了性別要求(法語中妻子單字「femme」本身代表了包含妻子內女性)[5]。

2005年4月19日波爾多上訴法院維持原本判決,而2007年3月14日翻案法院則回退了沙爾龐捷查賓上訴[6]。

這次事件帶來一些影響,其中法國內政部部長多明尼克·德維勒班結婚典禮結束後馬梅爾提起紀律處分,後程序地方法院判處後者因自己想法錯誤解釋法律而應停職一個月[4]。

此馬梅爾表示會裁決進行上訴,不過法國行政法院接受上訴時他試圖法院申請禁制令,然而法院沒有充分理由而其提議回絕。

2004年5月11日,社會黨領導人法蘭索瓦·歐蘭德要求黨內成員提交法律草案來讓婚姻,不過有如前任總理利昂內爾·若斯潘社會黨領導人公開贊成同性婚姻;而歐蘭德伴侶塞格琳·賀雅爾表示她懷疑過同性婚姻,但現在她完全表示支持[7]。

法國國民議會2006年1月25日時提出了《家庭和兒童權利報告》(Report on the Family and the Rights of Children)[8],儘管內容中建議應該增加同性結合登記註冊權益,但是提到應該繼續禁止同性伴侶能夠婚姻、LGBT收養或者是人工授精。

制定報告委員會認為這三點議題彼此之間密不可分,且可能違反法國於聯合國上簽署《兒童權利公約》之內,不過實際上許多簽署該公約國家部分或者全部地將這些權利授予給同性伴侶。

另外報告中認為同性婚姻等行涉及到孩童人權問題,並且表示:「現在有系統地優先考慮成人想法和權利,後這些兒童權益是可能。

[9]」但這份認為應該繼續禁止同性婚姻合法化報告遭到左翼團體[10]。

2011年年初時法國LGBT組織公開表示認為禁止同性婚姻違反憲法保障之內,要求法國憲法委員會審查民法典內容以及同性婚姻憲法關聯[11]。

2011年1月28日,法國憲法委員會發表報告表示將同性婚姻列為非法並違背憲法,並且認為關於同性婚姻爭議應該法國國民議會處理[11]。

2011年6月14日,社會黨提出《586法案(英語:Bill 586)》國民議會上以293票、222票支持而遭到否決[12],其中作為多數黨人民運動聯盟投票中多反這項法案,而社會黨議員多支持法案通過。

後社會黨代表指稱2012年法國國會選舉獲得多數後,會同性婚姻合法化作為優先處理事項[13]。

2011年11月12日,卡貝斯塔尼市長讓·維拉(法語:Jean Vila)兩名同性伴侶主持婚禮,防止後續被判處婚姻而決定沒有進行申請;此維拉認為這作法稱為「戰行」,並且提到:「有些時候應法律範疇外採取行動。

[14]」對此法國政府有著反應,法國家庭事務國務秘書克洛德·格雷夫(英語:Claude Greff)指稱這次事件為「2012年總統大選前夕挑釁」,而社會凝聚力部部長部長羅斯利娜·巴舍洛(英語:Roselyne Bachelot)則表示自己支持同性婚姻、但是這次事件「並沒有方式來進行」[15]。

2012年法國總統選舉競選期間,時社會黨候選人法蘭索瓦·歐蘭德表示支持同性婚姻以及LGBT收養,並且這兩項列入其提出60個當選承諾中[16]。

2012年5月6日歐蘭德大選中獲勝後,表示2013年春季通過同性婚姻法案[17]。

6月17日時歐蘭德領導社會黨國民議會中獲得決定多數席次[18],而之前同性戀自豪日時法國政府發言人納賈特·瓦洛-貝勒卡西姆承諾2013年時實施訂定婚姻法[19]。

7月3日,法國總理讓-馬克·埃羅組成國民議會發表首次演講時提到會2013年第一季中通過與同性婚姻和相關收養規定法案[20]。

2012年11月7日,法國政府正式國民議會提交法律草案[21]。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