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戴套的鍵盤 |欺詐婚姻 |欺詐婚姻 |【欺詐 婚姻】

不戴套的鍵盤 |欺詐婚姻 |欺詐婚姻 |【欺詐 婚姻】
0 min read

這停止時間裡,邀您沉浸時間經歷故事。

魏柒低下頭,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腹部,“我留下這個孩子,是因為想留着秦宵念想,如果秦宵不在了,我要這個孩子有什麼意義?”聞宣忍不住問道,“我明白,既然你那麼愛秦總,那當初為何執意要離婚?”離婚是解脱,是唯一出路。

“因為我。

”魏柒哽咽着説道,“我以為只要能夠離婚,我和秦宵能那場痛苦婚姻裏解脱。

”直至今日,魏柒明白,自始相信秦宵以待是他,覺得秦宵滿口謊言是他,秦宵逼到無路可退是他。

她不是母親,不是繼母,這兩個孩子她有諸多虧欠。

擁有,會害怕失去。

魏柒願意麪有朝一日失去秦宵風險,所以斬斷了他們之間唯一羈絆,這樣他不用承受惶惶不安感情。

秦母見天色已晚,催促葉容森和程曦禾回家,“時間不早了,你們先回去吧,曦禾不是得照顧孩子。

”“關係,家裏有人照顧孩子。

”程曦禾放心留秦母一人照看秦宵,“我們這裏話,能輪流照看哥哥,這樣您休息。

”秦母看着程曦禾,突然想起這麼多年來,因為秦宵關係,她待過這個孩子。

繼母名義生活程家,盡過一天程曦禾母親責任。

明知程曦禾學校受人欺負,她假裝知道。

當得知秦宵因為幫程曦禾出頭而人打得身是傷,這份責任推給無辜程曦禾承擔。

”程曦禾輕輕彎腰魏柒表達感謝,“魏律師,你了。

“曦禾,不起。

”程曦禾一怔,反應過來秦母口中那句起深意。

“你沒有不起我,道歉。

”程曦禾秦母道,“相反,我應該謝謝你,能讓我有秦宵這樣哥哥。

因為有他,讓我覺得那個冰冷家有些温度。

”“曦禾,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我……”“我知道,容森告訴我了。

”程曦禾明白秦母想説什麼,所以打斷,“就算沒有您中阻撓,我和秦宵結局會有任何改變。

”葉容森是深思熟慮後,告訴程曦禾。

程曦禾想過,秦宵他照顧,是因為愛他,而這種愛是他耗盡一生力氣起。

程曦禾和秦母話,魏柒和聞宣一字不落地聽到,聞宣明白了魏柒心底芥蒂,秦宵愛過程曦禾。

延伸閱讀…

《欺詐婚姻》不*******盤

《欺詐婚姻》作者:不戴套的鍵盤

魏柒掙脱聞宣手,嘶啞着嗓子説道,“我們進去吧。

”“醫生讓你休息,你怎麼過來了。

”秦母擔心魏柒腹中胎兒,讓他久站,起身讓出位置讓他坐下。

“不用了,我進去陪秦宵。

”重症監護室有規定,病房內只能留一名家屬,秦母本想送走葉容森和程曦禾進去陪秦宵,但魏柒打亂了她計劃。

程曦禾明白秦母是擔心魏柒,但秦宵現在這種昏迷不醒情況,如果有魏柒陪身邊他説説話,説能夠早日醒來。

“阿姨,你讓魏律師進去吧。

”程曦禾一旁勸説道,“哥哥現在應該需要魏律師身邊吧。

”“魏律師體力不支,我們進去他是。

”程曦禾輕輕彎腰魏柒表達感謝,“魏律師,你了。

延伸閱讀…

《欺詐婚姻》作者:不戴套的鍵盤_線上閲讀介紹

欺詐婚姻作者:不戴套的鍵盤【完結】

”病房內迴盪着點滴啪嗒啪嗒聲音,魏柒靜靜地坐在病牀,一言不發地看着秦宵。

因為點滴打得太久關係,秦宵手冰冷得有一絲活人温度,魏柒小心翼翼地揉搓着那手指,希望能以此讓秦宵感覺到外界氣息。

魏柒仔細想想,他和秦宵之間,很少有如此獨處時間。

他們一起時間裏,大多爭吵佔據了,魏柒總和秦宵幹,即便方説話有道理,他總會想方設法證明方是錯誤。

秦宵手指白皙,帶繭,應該是寫字關係。

魏柒指腹輕輕摩擦着秦宵手指,陷入往昔回憶,斷斷續續説着些着際話。

“第一次見到你時候,我想,這人得好看。

這麼説可能有些膚,但所謂一見鍾情,喜歡臉麼。

”“後來你突然追求我,我死纏爛打,我覺得你性格,配不上那張好看臉。

”“那時候,我想,你喜歡我什麼呢?我説話尖酸刻薄,性格透頂,想來沒有一點討喜地方。

惹你生氣,一件讓你心事做過。

可是你卻跟我説,我這樣,什麼不用改。

”“你是第一個,是唯一一個,我那麼説人。

”“,你記得,你我表白時説話嗎?你可能不記得了,但我記得每一個字。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