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媽的異國婚姻 |我媽的異國婚姻 |原著小説 |【我 媽 的 異國 婚姻】

我媽的異國婚姻 |我媽的異國婚姻 |原著小説 |【我 媽 的 異國 婚姻】
1 min read

感謝您本商品發表您看法,這是專屬於博客來會員發表園地。

看多書評請前往 【讀者書評】專區若您具有法人身份常態性且大量購書者,或有作業需求,建議您可洽詢「企業採購」。

 

退換貨説 

會員購買商品享有到貨十天期(含例假日)。

退回商品於期內寄回。

 

辦理退換貨時,商品是狀態完整包裝(請注意保持商品本體、配件、贈品、保證書、原廠包裝及所有附隨文件或資料完整性,缺漏任何配件或損毀原廠外盒)。

退回商品回復原狀者,影響退貨權益或需負擔部分費用。

 

訂購本商品前請務詳閲商品退換貨原。

 瀏覽器閲讀:無需安裝,閲讀。

支援Safari (14以上版本)、Chrome (103以上版本) 、Edge瀏覽器 (106以上版本)。

電子書、 電子雜誌版本屬性因素,恕無法紙本書籍提供MP3、DVD實體光碟,無提供相關影音檔案下載,請確認無此需求再行下購買。

博客來電子書服務使用軟體程式及其支援行動裝置可用版本會調整,請留意且主動查詢調整內容。

並請定時您行動裝置作業系統版本,確保本服務運作。

若個人裝置因素(如:其他應用程式衝突、裝置記憶體、行動裝置支援版本無法升級),無法使用博客來電子書閲讀服務或影響服務效能,需自行進行排除待符合博客來支援項目再行閲讀。

電子書購買前請先行試閲,提供10天期。

訊息透過Line發過來,只有四個字:我結婚了。

 無論如何,我有了一份工作,每個月有一筆看起來過得去薪水,支付每一筆開銷同時,説服自己不要懷疑人生。

 幾分鐘後,她傳來下一段訊息:寄冬天衣服我。

另外附上了一串英文地址,位置是澳洲珀斯(Perth)附近一座小鎮。

 我珀斯認知,Wiki上説它是澳洲西岸城市,地中海型氣候。

Google搜尋出來城市風景,花木扶疏,。

 但我媽先前描述,她住鎮地處沙漠之間,距離市區要開上幾個時車程。

 説是城鎮,但鎮上人口,只有一間什麼賣超市。

她和她男友「澳洲阿伯」把露營車停鎮外露營地裡,接上水電,一個家。

 我媽當地形容,大多野生昆蟲或動物有關,譬如説沼澤地裡蒼蠅得,飛起來一片一片,既嚇人。

 「半夜聽見狼營地外嚎叫,聲音。

」她説,語氣裡有幾分得意。

 聽她敍述,我覺得,覺得。

因為一年多以前,她住台北電梯住宅裡,社區有二十四小時保全,走出大樓三分鐘內有數間超商、一間超市、條街小吃餐廳,處有國小、國中、高中和一間大型醫院,公車她家巷口而過,離捷運站。

 捨棄都市生活去荒山野嶺地,住在露營車裡生活,放在二、三十歲年人,我會羨慕地説:「喔,!」但一個六十多歲歐巴桑這麼幹,我只能説:「神經病!誰去她帶回來啊?」 但事實是,作為她女兒,我辦法這個歐巴桑帶回來。

 事實上,幾週前,她第三次啟程前往澳洲前一晚,我們才在電話裡大吵了一架。

 和你想,那場爭吵主題,並不是我要求她留下來而她堅持要走,是她主動挑起戰火來攻擊我! 大半夜,她打電話過來,語氣不善地問我:「妳知道什麼我要嫁到澳洲去嗎?」 講述我如何回應之前,得説説我是怎麼一個人。

 我是一個作者,學生時代出過幾本説,大學畢業後拿到教師證書,地國中和高中裡教過國文,但識到,站講台上講課、督促學生讀書生活,雖然,但適合我。

 我是那種時候抱著實際夢想,燃燒青春燃燒愛,燃燒靈魂和燃燒自我,夢想道路上奔馳,等到年華發現,自己作了一場夢傻蛋。

總之,回首當年決定,雖然後悔離開教職,但沒料到離開後,日子會這麼過。

 到三十歲之前,我一廂情願地認為,自己只是「插入方式」—不是我不夠,是適應這個世界方法不太好—年我,以為可以靠出書過日子,但發現收入上支出。

於是轉行,做過好些工作,有些賺錢,有些只能勉強餬口,還有些連餬口⋯⋯總之,有一段時間,我左支右絀、挖東牆補西牆中度過。

 年我可能罹患一種賊心不死病,每次好不容易經濟、生活安定下來,那顆寫作心會熊熊燃燒。

花幾年時間攢一點錢、辭職回家、寫上一、兩本書⋯⋯然後彈盡援認命回到職場,成了我無盡輪迴。

 這樣生活看起來,但危險。

多數時候,我活捉襟見肘、青黃不接狀況,整天追逐著錢奔跑。

 但我總視追逐夢想,於旁人安定不屑,相信自己擁有天分—只是缺了點天時地利機會—願意手邊擁有一切去換取能夠發光發熱可能,哪怕只有一瞬徹底燃燒,毫不在乎。

 三十歲前後,人生遭遇重創,墜入谷底。

意識到這些年過得多麼,受夠了沒有錢萬萬不能生活,開始渴望年時不屑安定。

 後來我某個名頭半公家單位裡找到一份工作,認命成為一顆螺絲釘,有了一個可以印名片上頭銜,過起了九晚六生活。

放下關於夢想方面種種妄想,埋首工作,翻書、整理資料、製作大量表格,格式寫簽呈和報告,時間花帳報銷和應付成天説話吹牛主管上。

捨棄都市生活去荒山野嶺地,住在露營車裡生活,放在二、三十歲年人,我會羨慕地説:「喔,!」但一個六十多歲歐巴桑這麼幹,我只能説:「神經病!誰去她帶回來啊?」
我是沒有準備下收到老媽再婚消息,雖然心裡有數,但事實發生時候,心情是複雜。

 和許多上班族一樣,個白天地消耗生命後,到了晚上,我筋疲力盡、恍恍惚惚回家,像燃燒後剩下殘渣。

所以,這種時候,突然接到老媽語帶挑釁電話質問時,我反應與其説是錯愕,不如説是迷惑。

 我知道她什麼質問我遠嫁理由,因為決定嫁到澳洲人,是她,不是我。

 爸五十一歲那年因為心臟病發過世。

他走了後,老媽守寡十多年。

這十幾年來,我是她關係但行動疏離旅伴。

我們吵吵鬧鬧,有時會上演推推打打戲碼,但無論如何,一路同行。

我看著她有婦夫變成單身女性、看著她生活⋯⋯會一路走,但她突然自己決定改變方向,另外找了個伴,頭不回地揚長而去,彷彿我踹開一。

我不想承認失落,但有點不太好受。

 別人家孩子碰到這種事情會怎麼樣?我知道,沒有前例可循,但我她決定再婚很。

這個階段,我磨爛嘴皮,進行了沒有八千次有一萬次的各種説服。

 我媽這個人是不起質疑。

她雙手一揮,理直氣壯地反駁:「怎麼瞭解啦?怎麼會是幻想呢?我他同居半年啦,我們得,沒有隔閡!」 「半年算什麼!很多人結婚幾年後認清事實,下來,然後悔當初,否則怎麼會有七年呢?你們現在算戀期,等到後面過來,説會後悔。

」 老媽認同,「所以説啦,結婚之類事情,要趁著昏頭時候辦了,否則等到過來,什麼了。

」 我差點咬到舌頭,説:「⋯⋯妳、妳這都什麼胡説八道啊?婚姻大事,可?」 媽用那種教育無知孩童口吻,語地對我説:「唉,妳這個人有個毛病,該想不想,不該想想多,活得認真,想什麼事情弄清楚做。

妳我聽好了!人生哪,大多數時候是迷迷糊糊。

胡塗時做決定,搞不好才是決定。

」 我氣到想笑,「但如果結果是錯誤呢?」 她以為意地説:「那後收拾殘局啊。

大不了離婚嘛!我是什麼離婚經驗啦,話經歷一次行。

人哪,地歷練,地增長智慧啊。

」 我説、我説、我説⋯⋯説,我説不出什麼話。

她放出不惜離婚大絕了,我能講什麼? 每次談到了這種地步,我仰頭望天,想著該怎樣才能老媽栓起來綑起來關起來能犯法可能性,但無論怎麼想,結果是—我阻擋不了她。

 後我什麼話能説出口,因為媽厭煩了。

她這個人什麼耐性,能和我談上半個時沒連吼帶叫爆出各種意氣事字眼,算得上有理智。

而老媽喪失耐性時候,她會化、幼兒化和瓊瑤化。

 她衝我嚷嚷:「啦啦!妳不要多説了!成天嘮嘮叨叨,煩人?我告訴妳,我想了,我要嫁這個人,要搬到澳洲去,這是我事情,我做了決定。

我人家説好了,妳講什麼有用。

我不想聽!我不想聽!我不想聽!」 不是有那麼一句話嗎?「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無法可治。

」 我知道,自己是治不了老媽了,但不想屈服,贊成她決定,摸摸鼻子退開,讓一切。

 討論結束後第二天,她買了一隻行李箱,白底紫花,顏色,足以讓少女心噴發。

延伸閱讀…

我媽的異國婚姻- 隱時説故事‎‏ ‏‎(陳名珉)

媽,別鬧了!戲劇原著小説】我媽的異國婚姻

同場加映,添購了一副超大明星墨鏡、一身豹紋洋裝和花複雜羅馬鞋應緞帶草帽⋯⋯整套搭起來,好像是哪個國際女明星要去南方島嶼度假。

 她穿著這一身自稱「戰鬥裝」行頭,甩著刻意留長燙捲大波浪髮型,推著行李箱客廳裡走來走去,反覆練習著怎樣單手拿下墨鏡,回眸一笑姿態時,我和妹妹。

 難用文字形容,一個六十多歲阿婆要打扮成十六歲樣子。

不過我得承認,皮膚了、臉上有點皺紋,我媽打扮起來有點姿色,談不上美魔女,但不是個怪物。

 人要衣裝啊!看著她這一身,想像,平時在家她蠟黃著臉,踩著塑膠拖鞋啪嗒啪嗒滿屋子跑樣子。

 想著,妹妹推了我一把,聲問:「姊,妳不説點什麼嗎?」 我説:「我能阻止正常人,但能阻止瘋子嗎?」停頓一下,嘆了口氣,「唉,算了,能看上她人,沒有多,讓他們相愛相殺去吧。

」 妹妹擔憂地問:「妳説,她會會人騙了啊?」 我發自內心地回答:「誰騙誰知道,搞不好對方才是受害者呢!」 總之,老媽有計畫地整頓一切,收拾行李、打包運送東西,一一交代家裡瑣事,遠行做準備。

我以為她一切就緒,即奔赴遠方追愛夢時,她臨出門前一晚打電話過來,沒頭沒腦地拋出問題,語氣不善地質問我,什麼? 電話那一頭,老媽口氣,帶著幾分醖釀著要發作味道,那種感覺我熟悉了,像她抓到了把柄,準備興師問罪。

  我試圖跟上她節奏,反問:「什麼問我這個問題?這不是妳做決定嗎?妳不是説,妳想再婚,要他一起。

妳説我講什麼有用,你們講好了。

説妳不想聽勸説⋯⋯這是妳説過話,怎麼現在回過頭來問我什麼?我説,妳是不是腦子有問題?是不是啊?」 説到後來,我,有點動氣。

説不上來為什麼,我心裡並,不是因為擔心她遠行,而是有一種感覺。

 我想起那些她晾曬浴室或後陽台,穿到泛且喪失彈性內衣褲,有平時穿著,那些褪色破T恤、皺巴巴褲⋯⋯配合這一身裝扮,那些像梅乾菜一樣衣破褲,扔了吧?像我和妹妹一樣,是她追尋下一場過程中,排除在外雜物。

 可能是因為我反應,拿她説過話去堵她,老媽一時間沒能接話。

電話裡一陣靜默,我聽見自己呼呼喘氣聲音,、理智。

 這種劍拔弩張氣氛,我和我媽來説,並。

 我們溝通向來如此,冷言冷語、吼叫爭吵是常態。

理性坐下來討論分析、温聲款語溝,才是。

 實地説,我並不是一個能夠受氣人,但人在江湖飄,要挨刀,人入中年,荊棘叢中摔過幾次。

年少時如何氣焰洶洶,今日怎樣低調隱忍,即使心裡有些,但行走江湖,對著外人,我收斂情緒,不輕易動怒。

 可是一回到家來,上我媽,事情了。

我成為受控易爆彈,脾氣説來來,説炸炸。

 對著我媽,我什麼話能説得出口,但走出門去對著外人,人烏龜了。

 媽指責我是「在家一條龍,出外一條蟲」,説我是個雙麪人。

只要她這麼講,我憤怒,火燒得,總能找出一大堆理由反駁她,諸如「講理人講理,我嗎?」「妳這麼野,我跟妳客氣,怎麼死知道」⋯⋯但不管怎麼説,我心裡,自己確實是個雙麪人。

 媽媽和外人,我態度是。

 不是看輕她或欺負她,只是⋯⋯身邊人,我沒有外人那麼有耐性。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肩膀,遠眺世界。

每月一杯咖啡金額,支持優質觀點誕生,享有閲讀體驗。

捨棄都市生活去荒山野嶺地,住在露營車裡生活,放在二、三十歲年人,我會羨慕地説:「喔,!」但一個六十多歲歐巴桑這麼幹,我只能説:「神經病!誰去她帶回來啊?」
我是沒有準備下收到老媽再婚消息,雖然心裡有數,但事實發生時候,心情是複雜。

延伸閱讀…

我媽的異國婚姻【NETFLIX戲劇「媽,別鬧了!」原著小説】 …

我媽的異國婚姻| 誠品線上

訊息透過Line發過來,只有四個字:我結婚了。

乾脆俐落,典型我媽個人特色—事情上,講結論。

幾分鐘後,她傳來下一段訊息:寄冬天衣服我。

另外附上了一串英文地址,位置是澳洲珀斯(Perth)附近一座小鎮。

我珀斯認知,Wiki上説它是澳洲西岸城市,地中海型氣候。

Google搜尋出來城市風景,花木扶疏,。

但我媽先前描述,她住鎮地處沙漠之間,距離市區要開上幾個時車程。

説是城鎮,但鎮上人口,只有一間什麼賣超市。

她和她男友「澳洲阿伯」把露營車停鎮外露營地裡,接上水電,一個家。

我媽當地形容,大多野生昆蟲或動物有關,譬如説沼澤地裡蒼蠅得,飛起來一片一片,既嚇人。

「半夜聽見狼營地外嚎叫,聲音。

」她説,語氣裡有幾分得意。

聽她敍述,我覺得,覺得。

因為一年多以前,她住台北電梯住宅裡,社區有二十四小時保全,走出大樓三分鐘內有數間超商、一間超市、條街小吃餐廳,處有國小、國中、高中和一間大型醫院,公車她家巷口而過,離捷運站。

捨棄都市生活去荒山野嶺地,住在露營車裡生活,放在二、三十歲年人,我會羨慕地説:「喔,!」但一個六十多歲歐巴桑這麼幹,我只能説:「神經病!誰去她帶回來啊?」但事實是,作為她女兒,我辦法這個歐巴桑帶回來。

事實上,幾週前,她第三次啟程前往澳洲前一晚,我們才在電話裡大吵了一架。

和你想,那場爭吵主題,並不是我要求她留下來而她堅持要走,是她主動挑起戰火來攻擊我!大半夜,她打電話過來,語氣不善地問我:「妳知道什麼我要嫁到澳洲去嗎?」講述我如何回應之前,得説説我是怎麼一個人。

我是一個作者,學生時代出過幾本説,大學畢業後拿到教師證書,地國中和高中裡教過國文,但識到,站講台上講課、督促學生讀書生活,雖然,但適合我。

我是那種時候抱著實際夢想,燃燒青春燃燒愛,燃燒靈魂和燃燒自我,夢想道路上奔馳,等到年華發現,自己作了一場夢傻蛋。

總之,回首當年決定,雖然後悔離開教職,但沒料到離開後,日子會這麼過。

到三十歲之前,我一相情願地認為,自己只是「插入方式」—不是我不夠,是適應這個世界方法不太好—年我,以為可以靠出書過日子,但發現收入上支出。

於是轉行,做過好些工作,有些賺錢,有些只能勉強餬口,還有些連餬口⋯⋯總之,有一段時間,我左支右絀、挖東牆補西牆中度過。

年我可能罹患一種賊心不死病,每次好不容易經濟、生活安定下來,那顆寫作心會熊熊燃燒。

花幾年時間攢一點錢、辭職回家、寫上一、兩本書⋯⋯然後彈盡援認命回到職場,成了我無盡輪迴。

這樣生活看起來,但危險。

多數時候,我活捉襟見肘、青黃不接狀況,整天追逐著錢奔跑。

但我總視追逐夢想,於旁人安定不屑,相信自己擁有天分—只是缺了點天時地利機會—願意手邊擁有一切去換取能夠發光發熱可能,哪怕只有一瞬徹底燃燒,毫不在乎。

三十歲前後,人生遭遇重創,墜入谷底。

意識到這些年過得多麼,受夠了沒有錢萬萬不能生活,開始渴望年時不屑安定。

後來我某個名頭半公家單位裡找到一份工作,認命成為一顆螺絲釘,有了一個可以印名片上頭銜,過起了九晚六生活。

放下關於夢想方面種種妄想,埋首工作,翻書、整理資料、製作大量表格,格式寫簽呈和報告,時間花帳報銷和應付成天説話吹牛主管上。

無論如何,我有了一份工作,每個月有一筆看起來過得去薪水,支付每一筆開銷同時,説服自己不要懷疑人生。

和許多上班族一樣,個白天地消耗生命後,到了晚上,我筋疲力盡、恍恍惚惚回家,像燃燒後剩下殘渣。

所以,這種時候,突然接到老媽語帶挑釁電話質問時,我反應與其説是錯愕,不如説是迷惑。

我知道她什麼質問我遠嫁理由,因為決定嫁到澳洲人,是她,不是我。

爸五十一歲那年因為心臟病發過世。

他走了後,老媽守寡十多年。

這十幾年來,我是她關係但行動疏離旅伴。

我們吵吵鬧鬧,有時會上演推推打打戲碼,但無論如何,一路同行。

我看著她有婦夫變成單身女性、看著她生活⋯⋯會一路走,但她突然自己決定改變方向,另外找了個伴,頭不回地揚長而去,彷彿我踹開一。

我不想承認失落,但有點不太好受。

別人家孩子碰到這種事情會怎麼樣?我知道,沒有前例可循,但我她決定再婚很。

這個階段,我磨爛嘴皮,進行了沒有八千次有一萬次的各種説服。

鼓勵多元評論觀點碰撞激盪,並符合上述兩個守前提下,我們要求所有沙龍參與者遵守以下規範,您下開始使用本沙龍服務時,視為此規範:
《我媽異國婚姻》(下):這世上能傷害我人,沒有別人,是我媽
5年前

每月一杯咖啡金額,支持優質觀點誕生,享有閲讀體驗。

今年11月29日傍晚,雙方合作舉辦大户們敲碗直播活動──「DAWHO夜:2024經濟展望」,本次邀請到知性主播吳怡霈擔綱主持,以及政大商學院教授周冠男、樂居創辦人李奕農兩位股市房市投資專家,與大家分析2024年經濟、房市,以及持續發燒AI議題,衰退中尋覓投資契機!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