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爛時光 |成露茜絕對另類的人生 |【成 露 茜 婚姻】

燦爛時光 |成露茜絕對另類的人生 |【成 露 茜 婚姻】
1 min read

成露茜(1939-2010),生於香港,知名報人成舍我女。

中日戰爭期間移居台灣。

北一女畢業後,大學期間,台灣大學外文系轉赴美國夏威夷大學讀,主修音樂後改主修社會學,後取得芝加哥大學圖書資訊碩士、夏威夷大學社會學碩士、夏威夷大學社會學博士學位。

求學期間,靠打工籌措生活費,因為任職褓姆、幫傭和後來圖書館經歷,讓她開啟「階級」、「」思索,埋下日後積極參與社會運動種籽。

成露茜人直率、俠氣幹雲, 友人多稱她「露西」(Lucie),獲得社會學博士學位,即取得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教職,隔年,擔任「亞裔民族研究中心」主任,專研亞裔移民、少數族羣、性別政治與全球經濟,1979年發表〈Free, Indentured, and Enslaved: Chinese Prostitutes in 19th Century America(、質押、奴役:十九世紀美國華人娼妓)〉抄寫大量墓園中華人婦女姓名,引發爭論,但成為其代表作之一。

學術研究外,辦理婦女識字班,培力美華人婦女。

1972年,她美國赴中華人民共和國,拜會總理周恩來,且於日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有學術,因此列入中華民國政府黑名單,不得回台。

1985年,成露茜創辦「環太平洋研究中心」並獲教育女鬥士獎項殊榮,其研究關懷超越區域的侷限,將視野放到跨國際、貨物流通、人羣移動、資本經濟流動。

讓地國際話、知識理論得以實踐,她奉行圭臬。

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任教期間,她因為高層男性主管開會,要求會議記錄採輪流制、倒咖啡應每個人自己來,此為後眾人津津樂道「咖啡和筆記」軼事。

成露茜出身世家,留美時打五份工;
無人看好她華裔婦女研究,卻成了亞美研究開山作;
頂著UCLA教授頭銜,卻深入中國僑鄉long stay;
她有頂峯學術地位,炫耀自己知識;
她父親行誼念茲茲,提自己身影;
她是資產家女兒,生努力讓弱勢發聲。

成露茜知名報人成舍我女兒,親身經歷父、兄、姐、妹因個人信仰、選擇,走上戲劇性道路;
學生革命火燄燃遍美國校園七○年代,她UCLA,開創了女性主義、少數族羣、階級異亞美研究先鋒;
她是打開中國面紗,促成中美學術交流第一人,
父親召喚她回台灣接掌世,她放下美國UCLA大學教職,以及婚姻,回國全心投入學校改制,並排除萬,創辦了無前例可循「社會發展研究所」,堅持社會科學理論實踐於台灣社會。

少女時代成露茜父親成舍我合影。

1972年,成露茜(第二排左二)美國歸來,美保釣人士一起周恩來合影。

成舍我個人照。

成舍我時代創辦報紙。

成舍我全家福

成舍我前後業近80年,秉承獨立辦報精神,出版過《世界晚報》、《世界日報》《世界畫報》《民生報》《立報》報紙以及創辦世新大學,是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一人辦三報人,可能是20世紀資歷新聞人。

成舍我小女兒成露茜,33歲成為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亞裔美國人研究中心主任,任教該校社會系超過30年。

1991年父親手中接掌台灣《立報》,短短20年間,書寫了自己報業傳奇。

汪精衞曾派人對成舍我説,只要他汪寫一封道歉信,可以收回責令《民生報》停刊成命。

成拒絕,並説:“惟其不怕頭破血流,配做新聞記者。

而且我十分相信,這場反貪污正義鬥爭,後勝利屬於我。

我可以做一輩子新聞記者,汪先生可能做一輩子行政院長。

一個毛筆寫大大的“俠”字懸掛台北世新大學大禮堂入口,讓這一場追思會有些輕盈氣息。

來悼念人中間,有學者教授,有台北外籍勞工代表。

追思會主題並無任何職稱身份,只是而温情“見,Lucie”。

2010年2月27日上午,攜家人走進這禮堂、並作為親屬代表發言,是一位長者——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成思危,大家戀戀告別逝者,是他感情小妹妹,成露茜。

成思危致辭説:“今年1月27日,我正在瑞士達沃斯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時,傳來小妹成露茜病逝噩耗。

我感到十分震驚和。

71年往事,歷歷心頭……這次是我繼1991年參加父親葬禮後,第二次到台灣參加親人葬禮。

父親教育我們要理想自強不息,舍小我我。

將民族、國家利益置於個人利益之上,小妹露茜繼承了父親精神,我希望我們下一代,傳承這種精神。

成露茜任教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 C LA )社會系超過30年,而1991年父親成舍我手中接掌台灣《立報》,才在即退休年齡,正式開始她報人生涯。

她父親成舍我,成露茜短短20年間,書寫了自己報業傳奇。

這個故事,報人成舍我開始。

民國時代獨立報人

成舍我原名成平,1898年出生於南京下關,家境貧寒而讀到初中。

這個只有初中文化少年,十歲時立志成為記者,因為新聞那一年,直接改變了他家族命運。

1908年,成舍我父親成璧任安徽舒城監獄典史時,獄中發生一起囚犯暴動(反獄)事件,知縣推卸責任,買通地方報紙駐安慶記者製造謊言,顛倒黑白,反獄説是獄(囚犯看守人員疏於防範而逃獄),嫁禍於成璧。

而上海《神州日報》駐安慶記者方石蓀,經多方調查取證,報上披露囚犯有預謀暴動,成璧洗清了冤情。

這一事件,讓少年成舍我意識到新聞輿論力量,他因此立志要做一名正派、仗義執言新聞記者。

1913年秋,自學成才成舍我有機會進入當地報紙做外勤記者。

1916年,18歲他第一次因言獲罪,《健報》上刊登反袁世凱文章而逮捕,保釋後逃亡上海——— 此後20多年,獄災成為他報人生涯某種常態。

上海期間,成舍我結識了陳獨秀人,1918年,陳獨秀,李大釗薦舉,成舍我考取北京大學國文系,並李大釗介紹,晚間《益世報》任編輯和主筆,半工半讀。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後,他署名《成舍我》《益世報》上發表了題《安福盜》社論,抨擊北洋軍閥政府局。

該報因此停刊三天,總編輯潘雲超因此判刑一年,但報紙銷路因此增。

成舍我不但沒有解職,反而代行總編輯職。

讀書期間,成舍我籌辦新聞出版實體,多資金問題夭折。

他利用採訪中結識社會權貴和名流關係,以僅有200元大洋儲蓄,於1924年出版了《世界晚報》,1925年出版《世界日報》和《世界畫報》———他成了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一人辦三報人。

《世界晚報》創立初,成舍我確定了四項宗旨:言論公正、不畏、不受津貼和消息。

於成舍我,報紙是“自我喉舌”,“社會大眾喉舌”。

成舍我辦報,打破大多數報紙政治新聞作頭條慣例,一些讀者感興趣地方新聞、社會新聞、教育新聞放在頭條;做標題方面,他講求詞句驚人,字號,排列醒目。

1926年“三一八”慘案發生,四天,《世界日報》每天頭版全版刊載有關慘案新聞,和劉和珍烈士遺體照片,揭露慘案。

第一天大字標題標出《段政府果國民宣戰矣》,第二天標題是《吊死扶傷,哀動九城》;還發表署名“舍我”時評《段政府尚不知悔禍耶》,提出段祺瑞政府應引咎辭職,懲辦手和撫卹死難者。

如此“不畏”辦報宗旨,些招來殺身之禍。

1926年是北京報界年。

成舍我收回了部分資產,1945年底復刊了《世界日報》和《世界晚報》。

8月7日,殺害《社會日報》主編林白水第二天晚上,軍閥張宗昌派憲兵逮捕了成舍我,後後任北洋政府總理孫寶琦出面保釋,成舍我得以生。

獲釋後成舍我,第二年出走南京,與李石曾創辦了小型報《民生報》。

“九一八”事變發生,成舍我忍不住發言,發表了題《國人抗日應有認識》社論,揭露日寇侵華暴行,指出“抵抗三字,可為民族崩潰解”。

而《世界日報》發出“國民黨應結束黨政,還政於民”、“公開政權,建立國民聯合政府”、“對中共採取政策”和“確立抗日聯合戰線”論。

此後他拘捕、停刊多次。

成思危時,聽母親蕭宗讓説,成舍我南京辦《民生報》時,有記者採訪到汪衞親信、行政院政務處長彭學沛貪污瀆職劣跡。

當時汪衞是行政院長、國民黨副主席,權勢,彭學沛是蕭宗讓姑父,因此有些親友勸其不要刊登這一消息。

但他認為主持公道是報紙職責所在,是報上公開揭露。

汪衞怒,讓彭學沛法院控告成舍我和《民生報》妨礙名譽。

法庭上成舍我答辯,終於迫使對方撤訴。

但汪衞懷恨心,拘禁了成舍我40天,並責令《民生報》停刊。

成舍我釋後汪衞派人他説,只要他汪寫一封道歉信,汪可以收回成命。

成拒絕,並説出中國聞史上名句:“惟其不怕頭破血流,配做新聞記者。

而且我十分相信,這場反貪污正義鬥爭,後勝利屬於我。

我可以做一輩子新聞記者,汪先生可能做一輩子行政院長。

1935年,成舍我上海創立大眾小型報《立報》,正式提出“報紙大眾化”、“日銷百萬目的”口號。

《立報》發刊詞《我們宣言》中,成舍我眾化“資本主義國家”作了區分:“我們大眾化,要準備大眾福利而奮鬥,我們要使報館變成一個不具形式大眾樂園和大眾學校。

我們認定,大眾利益,總應超過於任何個人利益之上。

《立報》內容,定價,一年後,銷數突破十萬份關;到1937年11月上海淪陷宣告停刊時,發行量達20萬份,創中國日報紀錄。

離散於時代鐵蹄

抗日戰爭爆發後,北平、上海淪陷,成舍我舉家逃往香港,1938年香港創辦了《立報》;他報紙上預測了日美爆發戰爭,然而戰爭結果是香港淪陷,報紙停刊。

後,他桂林創辦了世界新聞專科學校,桂林失守後他重慶創辦了《世界日報》。

獨子成思危記得父親敗戰那段時光———譬如,全家搬到興建新校舍剛一天,日軍進攻桂林而逃往重慶。

1939年,幼女成露茜香港出生了。

成露茜兒時記憶中父親,總是作為抓捕對象,帶着一把牙刷先行逃離,而母親帶着三個孩子,混跡於民隊伍,去父親會合。

抗戰勝利後,成家得有一段時光。

成舍我收回了部分資產,1945年底復刊了《世界日報》和《世界晚報》。

然而,,國共戰爭爆發,1948年底,成家返回香港。

成舍我和一羣稱“第三勢力”知識分子來,於是滯留香港而隨國民黨去台。

北平和平解放時,成舍我世界日報做國民黨系統報紙沒收了———這是促使成舍我日後前往台灣主要原因之一。

成家居港期間,1951年10月,16歲中學生成思危,揹着父母,聽共青團地下組織命令,走過羅湖橋,追尋他心目中理想而去。

次年,成家移居台灣;此後20年,一家人分隔兩岸音訊杳無。

在台灣白色恐怖時期,作為“委員”,成舍我直言依舊,要求保障言論,蔣介石認為可靠,報禁時代沒有得到辦報許可。

退而求其次,成舍我於1956年創辦了“私立世界新聞職業學校”,後改製“世界新聞專科學校”,今天世新大學前身。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黃德北告訴南都記者:“舍我先生開始,世有兼容幷包傳統。

當時許多異議人士,世延聘為“教師”。

當時,統派王曉波、陳鼓應、“獨派”李筱峯;辦《大學》雜誌,大力鼓吹國會全面改選陳少廷;國民黨決裂、投身“黨外運動”張俊宏;雷震案一起被捕馬驌、傅正……成舍我不顧情治單位警告,毫無忌諱地接納這些政治取向各不相同學者。

資深記者陸鏗説:“他一生辦報、辦新聞教育自豪事沒有接受過任何方面津貼資助。

因此,可以抵制任何勢力幹擾。

成舍我子女教育上貫徹了“獨立精神”,他子女,不干涉職業、婚姻和政治傾向;成家子女個個。

大女成藝術家,定居法國,三度競選法國總統;二女成,不僅是解放前中共地下黨員,還是獲得魯迅文學獎詩人,出使聯合國、印度中國第一代職業外交家;三女成嘉玲,美國夏威夷大學經濟學博士,任台灣東吳大學商學院院長,現世新大學董事長;小女成露茜,美國夏威夷大學社會學博士,33歲成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亞裔美國人研究中心主任。

責編:朱曉華來源:南方都市報

少女時代成露茜父親成舍我合影。

1972年,成露茜(第二排左二)美國歸來,美保釣人士一起周恩來合影。

成舍我個人照。

成舍我時代創辦報紙。

成舍我全家福

成舍我前後業近80年,秉承獨立辦報精神,出版過《世界晚報》、《世界日報》《世界畫報》《民生報》《立報》報紙以及創辦世新大學,是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一人辦三報人,可能是20世紀資歷新聞人。

成舍我小女兒成露茜,33歲成為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亞裔美國人研究中心主任,任教該校社會系超過30年。

1991年父親手中接掌台灣《立報》,短短20年間,書寫了自己報業傳奇。

汪精衞曾派人對成舍我説,只要他汪寫一封道歉信,可以收回責令《民生報》停刊成命。

成拒絕,並説:“惟其不怕頭破血流,配做新聞記者。

而且我十分相信,這場反貪污正義鬥爭,後勝利屬於我。

我可以做一輩子新聞記者,汪先生可能做一輩子行政院長。

一個毛筆寫大大的“俠”字懸掛台北世新大學大禮堂入口,讓這一場追思會有些輕盈氣息。

來悼念人中間,有學者教授,有台北外籍勞工代表。

追思會主題並無任何職稱身份,只是而温情“見,Lucie”。

2010年2月27日上午,攜家人走進這禮堂、並作為親屬代表發言,是一位長者——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成思危,大家戀戀告別逝者,是他感情小妹妹,成露茜。

成思危致辭説:“今年1月27日,我正在瑞士達沃斯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時,傳來小妹成露茜病逝噩耗。

我感到十分震驚和。

71年往事,歷歷心頭……這次是我繼1991年參加父親葬禮後,第二次到台灣參加親人葬禮。

父親教育我們要理想自強不息,舍小我我。

將民族、國家利益置於個人利益之上,小妹露茜繼承了父親精神,我希望我們下一代,傳承這種精神。

成露茜任教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 C LA )社會系超過30年,而1991年父親成舍我手中接掌台灣《立報》,才在即退休年齡,正式開始她報人生涯。

她父親成舍我,成露茜短短20年間,書寫了自己報業傳奇。

這個故事,報人成舍我開始。

民國時代獨立報人

成舍我原名成平,1898年出生於南京下關,家境貧寒而讀到初中。

這個只有初中文化少年,十歲時立志成為記者,因為新聞那一年,直接改變了他家族命運。

1908年,成舍我父親成璧任安徽舒城監獄典史時,獄中發生一起囚犯暴動(反獄)事件,知縣推卸責任,買通地方報紙駐安慶記者製造謊言,顛倒黑白,反獄説是獄(囚犯看守人員疏於防範而逃獄),嫁禍於成璧。

而上海《神州日報》駐安慶記者方石蓀,經多方調查取證,報上披露囚犯有預謀暴動,成璧洗清了冤情。

這一事件,讓少年成舍我意識到新聞輿論力量,他因此立志要做一名正派、仗義執言新聞記者。

1913年秋,自學成才成舍我有機會進入當地報紙做外勤記者。

1916年,18歲他第一次因言獲罪,《健報》上刊登反袁世凱文章而逮捕,保釋後逃亡上海——— 此後20多年,獄災成為他報人生涯某種常態。

上海期間,成舍我結識了陳獨秀人,1918年,陳獨秀,李大釗薦舉,成舍我考取北京大學國文系,並李大釗介紹,晚間《益世報》任編輯和主筆,半工半讀。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後,他署名《成舍我》《益世報》上發表了題《安福盜》社論,抨擊北洋軍閥政府局。

該報因此停刊三天,總編輯潘雲超因此判刑一年,但報紙銷路因此增。

成舍我不但沒有解職,反而代行總編輯職。

讀書期間,成舍我籌辦新聞出版實體,多資金問題夭折。

他利用採訪中結識社會權貴和名流關係,以僅有200元大洋儲蓄,於1924年出版了《世界晚報》,1925年出版《世界日報》和《世界畫報》———他成了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一人辦三報人。

《世界晚報》創立初,成舍我確定了四項宗旨:言論公正、不畏、不受津貼和消息。

於成舍我,報紙是“自我喉舌”,“社會大眾喉舌”。

成舍我辦報,打破大多數報紙政治新聞作頭條慣例,一些讀者感興趣地方新聞、社會新聞、教育新聞放在頭條;做標題方面,他講求詞句驚人,字號,排列醒目。

1926年“三一八”慘案發生,四天,《世界日報》每天頭版全版刊載有關慘案新聞,和劉和珍烈士遺體照片,揭露慘案。

第一天大字標題標出《段政府果國民宣戰矣》,第二天標題是《吊死扶傷,哀動九城》;還發表署名“舍我”時評《段政府尚不知悔禍耶》,提出段祺瑞政府應引咎辭職,懲辦手和撫卹死難者。

如此“不畏”辦報宗旨,些招來殺身之禍。

1926年是北京報界年。

4月26日,奉系“宣傳赤化”罪名槍殺《京報》社長邵飄萍,翌日《世界日報》《邵飄萍身殉報》醒目標題頭版頭條刊載了這一消息。

8月7日,殺害《社會日報》主編林白水第二天晚上,軍閥張宗昌派憲兵逮捕了成舍我,後後任北洋政府總理孫寶琦出面保釋,成舍我得以生。

獲釋後成舍我,第二年出走南京,與李石曾創辦了小型報《民生報》。

“九一八”事變發生,成舍我忍不住發言,發表了題《國人抗日應有認識》社論,揭露日寇侵華暴行,指出“抵抗三字,可為民族崩潰解”。

而《世界日報》發出“國民黨應結束黨政,還政於民”、“公開政權,建立國民聯合政府”、“對中共採取政策”和“確立抗日聯合戰線”論。

此後他拘捕、停刊多次。

成思危時,聽母親蕭宗讓説,成舍我南京辦《民生報》時,有記者採訪到汪衞親信、行政院政務處長彭學沛貪污瀆職劣跡。

當時汪衞是行政院長、國民黨副主席,權勢,彭學沛是蕭宗讓姑父,因此有些親友勸其不要刊登這一消息。

但他認為主持公道是報紙職責所在,是報上公開揭露。

汪衞怒,讓彭學沛法院控告成舍我和《民生報》妨礙名譽。

法庭上成舍我答辯,終於迫使對方撤訴。

但汪衞懷恨心,拘禁了成舍我40天,並責令《民生報》停刊。

成舍我釋後汪衞派人他説,只要他汪寫一封道歉信,汪可以收回成命。

成拒絕,並説出中國聞史上名句:“惟其不怕頭破血流,配做新聞記者。

而且我十分相信,這場反貪污正義鬥爭,後勝利屬於我。

我可以做一輩子新聞記者,汪先生可能做一輩子行政院長。

1935年,成舍我上海創立大眾小型報《立報》,正式提出“報紙大眾化”、“日銷百萬目的”口號。

《立報》發刊詞《我們宣言》中,成舍我眾化“資本主義國家”作了區分:“我們大眾化,要準備大眾福利而奮鬥,我們要使報館變成一個不具形式大眾樂園和大眾學校。

我們認定,大眾利益,總應超過於任何個人利益之上。

《立報》內容,定價,一年後,銷數突破十萬份關;到1937年11月上海淪陷宣告停刊時,發行量達20萬份,創中國日報紀錄。

離散於時代鐵蹄

抗日戰爭爆發後,北平、上海淪陷,成舍我舉家逃往香港,1938年香港創辦了《立報》;他報紙上預測了日美爆發戰爭,然而戰爭結果是香港淪陷,報紙停刊。

後,他桂林創辦了世界新聞專科學校,桂林失守後他重慶創辦了《世界日報》。

獨子成思危記得父親敗戰那段時光———譬如,全家搬到興建新校舍剛一天,日軍進攻桂林而逃往重慶。

1939年,幼女成露茜香港出生了。

成露茜兒時記憶中父親,總是作為抓捕對象,帶着一把牙刷先行逃離,而母親帶着三個孩子,混跡於民隊伍,去父親會合。

抗戰勝利後,成家得有一段時光。

8月7日,殺害《社會日報》主編林白水第二天晚上,軍閥張宗昌派憲兵逮捕了成舍我,後後任北洋政府總理孫寶琦出面保釋,成舍我得以生。

然而,,國共戰爭爆發,1948年底,成家返回香港。

成舍我和一羣稱“第三勢力”知識分子來,於是滯留香港而隨國民黨去台。

北平和平解放時,成舍我世界日報做國民黨系統報紙沒收了———這是促使成舍我日後前往台灣主要原因之一。

成家居港期間,1951年10月,16歲中學生成思危,揹着父母,聽共青團地下組織命令,走過羅湖橋,追尋他心目中理想而去。

次年,成家移居台灣;此後20年,一家人分隔兩岸音訊杳無。

在台灣白色恐怖時期,作為“委員”,成舍我直言依舊,要求保障言論,蔣介石認為可靠,報禁時代沒有得到辦報許可。

退而求其次,成舍我於1956年創辦了“私立世界新聞職業學校”,後改製“世界新聞專科學校”,今天世新大學前身。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黃德北告訴南都記者:“舍我先生開始,世有兼容幷包傳統。

當時許多異議人士,世延聘為“教師”。

當時,統派王曉波、陳鼓應、“獨派”李筱峯;辦《大學》雜誌,大力鼓吹國會全面改選陳少廷;國民黨決裂、投身“黨外運動”張俊宏;雷震案一起被捕馬驌、傅正……成舍我不顧情治單位警告,毫無忌諱地接納這些政治取向各不相同學者。

資深記者陸鏗説:“他一生辦報、辦新聞教育自豪事沒有接受過任何方面津貼資助。

因此,可以抵制任何勢力幹擾。

成舍我子女教育上貫徹了“獨立精神”,他子女,不干涉職業、婚姻和政治傾向;成家子女個個。

大女成藝術家,定居法國,三度競選法國總統;二女成,不僅是解放前中共地下黨員,還是獲得魯迅文學獎詩人,出使聯合國、印度中國第一代職業外交家;三女成嘉玲,美國夏威夷大學經濟學博士,任台灣東吳大學商學院院長,現世新大學董事長;小女成露茜,美國夏威夷大學社會學博士,33歲成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亞裔美國人研究中心主任。

責編:朱曉華來源:南方都市報

1972年,成露茜(第二排左二)美國歸來,美保釣人士一起周恩來合影。

成舍我個人照。

成舍我時代創辦報紙。

成舍我全家福

成舍我前後業近80年,秉承獨立辦報精神,出版過《世界晚報》、《世界日報》《世界畫報》《民生報》《立報》報紙以及創辦世新大學,是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一人辦三報人,可能是20世紀資歷新聞人。

成舍我小女兒成露茜,33歲成為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亞裔美國人研究中心主任,任教該校社會系超過30年。

1991年父親手中接掌台灣《立報》,短短20年間,書寫了自己報業傳奇。

汪精衞曾派人對成舍我説,只要他汪寫一封道歉信,可以收回責令《民生報》停刊成命。

成拒絕,並説:“惟其不怕頭破血流,配做新聞記者。

而且我十分相信,這場反貪污正義鬥爭,後勝利屬於我。

我可以做一輩子新聞記者,汪先生可能做一輩子行政院長。

一個毛筆寫大大的“俠”字懸掛台北世新大學大禮堂入口,讓這一場追思會有些輕盈氣息。

來悼念人中間,有學者教授,有台北外籍勞工代表。

追思會主題並無任何職稱身份,只是而温情“見,Lucie”。

2010年2月27日上午,攜家人走進這禮堂、並作為親屬代表發言,是一位長者——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成思危,大家戀戀告別逝者,是他感情小妹妹,成露茜。

成思危致辭説:“今年1月27日,我正在瑞士達沃斯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時,傳來小妹成露茜病逝噩耗。

我感到十分震驚和。

71年往事,歷歷心頭……這次是我繼1991年參加父親葬禮後,第二次到台灣參加親人葬禮。

父親教育我們要理想自強不息,舍小我我。

將民族、國家利益置於個人利益之上,小妹露茜繼承了父親精神,我希望我們下一代,傳承這種精神。

成露茜任教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 C LA )社會系超過30年,而1991年父親成舍我手中接掌台灣《立報》,才在即退休年齡,正式開始她報人生涯。

她父親成舍我,成露茜短短20年間,書寫了自己報業傳奇。

這個故事,報人成舍我開始。

民國時代獨立報人

成舍我原名成平,1898年出生於南京下關,家境貧寒而讀到初中。

這個只有初中文化少年,十歲時立志成為記者,因為新聞那一年,直接改變了他家族命運。

1908年,成舍我父親成璧任安徽舒城監獄典史時,獄中發生一起囚犯暴動(反獄)事件,知縣推卸責任,買通地方報紙駐安慶記者製造謊言,顛倒黑白,反獄説是獄(囚犯看守人員疏於防範而逃獄),嫁禍於成璧。

而上海《神州日報》駐安慶記者方石蓀,經多方調查取證,報上披露囚犯有預謀暴動,成璧洗清了冤情。

這一事件,讓少年成舍我意識到新聞輿論力量,他因此立志要做一名正派、仗義執言新聞記者。

1913年秋,自學成才成舍我有機會進入當地報紙做外勤記者。

1916年,18歲他第一次因言獲罪,《健報》上刊登反袁世凱文章而逮捕,保釋後逃亡上海——— 此後20多年,獄災成為他報人生涯某種常態。

上海期間,成舍我結識了陳獨秀人,1918年,陳獨秀,李大釗薦舉,成舍我考取北京大學國文系,並李大釗介紹,晚間《益世報》任編輯和主筆,半工半讀。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後,他署名《成舍我》《益世報》上發表了題《安福盜》社論,抨擊北洋軍閥政府局。

該報因此停刊三天,總編輯潘雲超因此判刑一年,但報紙銷路因此增。

成舍我不但沒有解職,反而代行總編輯職。

讀書期間,成舍我籌辦新聞出版實體,多資金問題夭折。

他利用採訪中結識社會權貴和名流關係,以僅有200元大洋儲蓄,於1924年出版了《世界晚報》,1925年出版《世界日報》和《世界畫報》———他成了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一人辦三報人。

《世界晚報》創立初,成舍我確定了四項宗旨:言論公正、不畏、不受津貼和消息。

於成舍我,報紙是“自我喉舌”,“社會大眾喉舌”。

成舍我辦報,打破大多數報紙政治新聞作頭條慣例,一些讀者感興趣地方新聞、社會新聞、教育新聞放在頭條;做標題方面,他講求詞句驚人,字號,排列醒目。

1926年“三一八”慘案發生,四天,《世界日報》每天頭版全版刊載有關慘案新聞,和劉和珍烈士遺體照片,揭露慘案。

第一天大字標題標出《段政府果國民宣戰矣》,第二天標題是《吊死扶傷,哀動九城》;還發表署名“舍我”時評《段政府尚不知悔禍耶》,提出段祺瑞政府應引咎辭職,懲辦手和撫卹死難者。

如此“不畏”辦報宗旨,些招來殺身之禍。

1926年是北京報界年。

4月26日,奉系“宣傳赤化”罪名槍殺《京報》社長邵飄萍,翌日《世界日報》《邵飄萍身殉報》醒目標題頭版頭條刊載了這一消息。

8月7日,殺害《社會日報》主編林白水第二天晚上,軍閥張宗昌派憲兵逮捕了成舍我,後後任北洋政府總理孫寶琦出面保釋,成舍我得以生。

獲釋後成舍我,第二年出走南京,與李石曾創辦了小型報《民生報》。

“九一八”事變發生,成舍我忍不住發言,發表了題《國人抗日應有認識》社論,揭露日寇侵華暴行,指出“抵抗三字,可為民族崩潰解”。

而《世界日報》發出“國民黨應結束黨政,還政於民”、“公開政權,建立國民聯合政府”、“對中共採取政策”和“確立抗日聯合戰線”論。

此後他拘捕、停刊多次。

成思危時,聽母親蕭宗讓説,成舍我南京辦《民生報》時,有記者採訪到汪衞親信、行政院政務處長彭學沛貪污瀆職劣跡。

當時汪衞是行政院長、國民黨副主席,權勢,彭學沛是蕭宗讓姑父,因此有些親友勸其不要刊登這一消息。

但他認為主持公道是報紙職責所在,是報上公開揭露。

汪衞怒,讓彭學沛法院控告成舍我和《民生報》妨礙名譽。

法庭上成舍我答辯,終於迫使對方撤訴。

但汪衞懷恨心,拘禁了成舍我40天,並責令《民生報》停刊。

成舍我釋後汪衞派人他説,只要他汪寫一封道歉信,汪可以收回成命。

成拒絕,並説出中國聞史上名句:“惟其不怕頭破血流,配做新聞記者。

而且我十分相信,這場反貪污正義鬥爭,後勝利屬於我。

我可以做一輩子新聞記者,汪先生可能做一輩子行政院長。

1935年,成舍我上海創立大眾小型報《立報》,正式提出“報紙大眾化”、“日銷百萬目的”口號。

《立報》發刊詞《我們宣言》中,成舍我眾化“資本主義國家”作了區分:“我們大眾化,要準備大眾福利而奮鬥,我們要使報館變成一個不具形式大眾樂園和大眾學校。

我們認定,大眾利益,總應超過於任何個人利益之上。

《立報》內容,定價,一年後,銷數突破十萬份關;到1937年11月上海淪陷宣告停刊時,發行量達20萬份,創中國日報紀錄。

離散於時代鐵蹄

抗日戰爭爆發後,北平、上海淪陷,成舍我舉家逃往香港,1938年香港創辦了《立報》;他報紙上預測了日美爆發戰爭,然而戰爭結果是香港淪陷,報紙停刊。

後,他桂林創辦了世界新聞專科學校,桂林失守後他重慶創辦了《世界日報》。

獨子成思危記得父親敗戰那段時光———譬如,全家搬到興建新校舍剛一天,日軍進攻桂林而逃往重慶。

1939年,幼女成露茜香港出生了。

成露茜兒時記憶中父親,總是作為抓捕對象,帶着一把牙刷先行逃離,而母親帶着三個孩子,混跡於民隊伍,去父親會合。

抗戰勝利後,成家得有一段時光。

成舍我收回了部分資產,1945年底復刊了《世界日報》和《世界晚報》。

然而,,國共戰爭爆發,1948年底,成家返回香港。

成舍我和一羣稱“第三勢力”知識分子來,於是滯留香港而隨國民黨去台。

北平和平解放時,成舍我世界日報做國民黨系統報紙沒收了———這是促使成舍我日後前往台灣主要原因之一。

成家居港期間,1951年10月,16歲中學生成思危,揹着父母,聽共青團地下組織命令,走過羅湖橋,追尋他心目中理想而去。

次年,成家移居台灣;此後20年,一家人分隔兩岸音訊杳無。

在台灣白色恐怖時期,作為“委員”,成舍我直言依舊,要求保障言論,蔣介石認為可靠,報禁時代沒有得到辦報許可。

退而求其次,成舍我於1956年創辦了“私立世界新聞職業學校”,後改製“世界新聞專科學校”,今天世新大學前身。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黃德北告訴南都記者:“舍我先生開始,世有兼容幷包傳統。

當時許多異議人士,世延聘為“教師”。

當時,統派王曉波、陳鼓應、“獨派”李筱峯;辦《大學》雜誌,大力鼓吹國會全面改選陳少廷;國民黨決裂、投身“黨外運動”張俊宏;雷震案一起被捕馬驌、傅正……成舍我不顧情治單位警告,毫無忌諱地接納這些政治取向各不相同學者。

資深記者陸鏗説:“他一生辦報、辦新聞教育自豪事沒有接受過任何方面津貼資助。

因此,可以抵制任何勢力幹擾。

成舍我子女教育上貫徹了“獨立精神”,他子女,不干涉職業、婚姻和政治傾向;成家子女個個。

大女成藝術家,定居法國,三度競選法國總統;二女成,不僅是解放前中共地下黨員,還是獲得魯迅文學獎詩人,出使聯合國、印度中國第一代職業外交家;三女成嘉玲,美國夏威夷大學經濟學博士,任台灣東吳大學商學院院長,現世新大學董事長;小女成露茜,美國夏威夷大學社會學博士,33歲成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亞裔美國人研究中心主任。

責編:朱曉華來源:南方都市報
1972年,成露茜(第二排左二)美國歸來,美保釣人士一起周恩來合影。

成舍我個人照。

成舍我時代創辦報紙。

成舍我全家福

成舍我前後業近80年,秉承獨立辦報精神,出版過《世界晚報》、《世界日報》《世界畫報》《民生報》《立報》報紙以及創辦世新大學,是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一人辦三報人,可能是20世紀資歷新聞人。

成舍我小女兒成露茜,33歲成為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亞裔美國人研究中心主任,任教該校社會系超過30年。

1991年父親手中接掌台灣《立報》,短短20年間,書寫了自己報業傳奇。

汪精衞曾派人對成舍我説,只要他汪寫一封道歉信,可以收回責令《民生報》停刊成命。

成拒絕,並説:“惟其不怕頭破血流,配做新聞記者。

而且我十分相信,這場反貪污正義鬥爭,後勝利屬於我。

我可以做一輩子新聞記者,汪先生可能做一輩子行政院長。

一個毛筆寫大大的“俠”字懸掛台北世新大學大禮堂入口,讓這一場追思會有些輕盈氣息。

來悼念人中間,有學者教授,有台北外籍勞工代表。

追思會主題並無任何職稱身份,只是而温情“見,Lucie”。

2010年2月27日上午,攜家人走進這禮堂、並作為親屬代表發言,是一位長者——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成思危,大家戀戀告別逝者,是他感情小妹妹,成露茜。

延伸閱讀…

成露茜

成露茜-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成思危致辭説:“今年1月27日,我正在瑞士達沃斯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時,傳來小妹成露茜病逝噩耗。

我感到十分震驚和。

71年往事,歷歷心頭……這次是我繼1991年參加父親葬禮後,第二次到台灣參加親人葬禮。

父親教育我們要理想自強不息,舍小我我。

將民族、國家利益置於個人利益之上,小妹露茜繼承了父親精神,我希望我們下一代,傳承這種精神。

成露茜任教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 C LA )社會系超過30年,而1991年父親成舍我手中接掌台灣《立報》,才在即退休年齡,正式開始她報人生涯。

她父親成舍我,成露茜短短20年間,書寫了自己報業傳奇。

這個故事,報人成舍我開始。

民國時代獨立報人

成舍我原名成平,1898年出生於南京下關,家境貧寒而讀到初中。

這個只有初中文化少年,十歲時立志成為記者,因為新聞那一年,直接改變了他家族命運。

1908年,成舍我父親成璧任安徽舒城監獄典史時,獄中發生一起囚犯暴動(反獄)事件,知縣推卸責任,買通地方報紙駐安慶記者製造謊言,顛倒黑白,反獄説是獄(囚犯看守人員疏於防範而逃獄),嫁禍於成璧。

而上海《神州日報》駐安慶記者方石蓀,經多方調查取證,報上披露囚犯有預謀暴動,成璧洗清了冤情。

這一事件,讓少年成舍我意識到新聞輿論力量,他因此立志要做一名正派、仗義執言新聞記者。

1913年秋,自學成才成舍我有機會進入當地報紙做外勤記者。

1916年,18歲他第一次因言獲罪,《健報》上刊登反袁世凱文章而逮捕,保釋後逃亡上海——— 此後20多年,獄災成為他報人生涯某種常態。

上海期間,成舍我結識了陳獨秀人,1918年,陳獨秀,李大釗薦舉,成舍我考取北京大學國文系,並李大釗介紹,晚間《益世報》任編輯和主筆,半工半讀。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後,他署名《成舍我》《益世報》上發表了題《安福盜》社論,抨擊北洋軍閥政府局。

該報因此停刊三天,總編輯潘雲超因此判刑一年,但報紙銷路因此增。

成舍我不但沒有解職,反而代行總編輯職。

讀書期間,成舍我籌辦新聞出版實體,多資金問題夭折。

他利用採訪中結識社會權貴和名流關係,以僅有200元大洋儲蓄,於1924年出版了《世界晚報》,1925年出版《世界日報》和《世界畫報》———他成了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一人辦三報人。

《世界晚報》創立初,成舍我確定了四項宗旨:言論公正、不畏、不受津貼和消息。

於成舍我,報紙是“自我喉舌”,“社會大眾喉舌”。

成舍我辦報,打破大多數報紙政治新聞作頭條慣例,一些讀者感興趣地方新聞、社會新聞、教育新聞放在頭條;做標題方面,他講求詞句驚人,字號,排列醒目。

1926年“三一八”慘案發生,四天,《世界日報》每天頭版全版刊載有關慘案新聞,和劉和珍烈士遺體照片,揭露慘案。

第一天大字標題標出《段政府果國民宣戰矣》,第二天標題是《吊死扶傷,哀動九城》;還發表署名“舍我”時評《段政府尚不知悔禍耶》,提出段祺瑞政府應引咎辭職,懲辦手和撫卹死難者。

如此“不畏”辦報宗旨,些招來殺身之禍。

1926年是北京報界年。

4月26日,奉系“宣傳赤化”罪名槍殺《京報》社長邵飄萍,翌日《世界日報》《邵飄萍身殉報》醒目標題頭版頭條刊載了這一消息。

8月7日,殺害《社會日報》主編林白水第二天晚上,軍閥張宗昌派憲兵逮捕了成舍我,後後任北洋政府總理孫寶琦出面保釋,成舍我得以生。

獲釋後成舍我,第二年出走南京,與李石曾創辦了小型報《民生報》。

“九一八”事變發生,成舍我忍不住發言,發表了題《國人抗日應有認識》社論,揭露日寇侵華暴行,指出“抵抗三字,可為民族崩潰解”。

而《世界日報》發出“國民黨應結束黨政,還政於民”、“公開政權,建立國民聯合政府”、“對中共採取政策”和“確立抗日聯合戰線”論。

此後他拘捕、停刊多次。

成思危時,聽母親蕭宗讓説,成舍我南京辦《民生報》時,有記者採訪到汪衞親信、行政院政務處長彭學沛貪污瀆職劣跡。

當時汪衞是行政院長、國民黨副主席,權勢,彭學沛是蕭宗讓姑父,因此有些親友勸其不要刊登這一消息。

但他認為主持公道是報紙職責所在,是報上公開揭露。

汪衞怒,讓彭學沛法院控告成舍我和《民生報》妨礙名譽。

法庭上成舍我答辯,終於迫使對方撤訴。

但汪衞懷恨心,拘禁了成舍我40天,並責令《民生報》停刊。

成舍我釋後汪衞派人他説,只要他汪寫一封道歉信,汪可以收回成命。

成拒絕,並説出中國聞史上名句:“惟其不怕頭破血流,配做新聞記者。

而且我十分相信,這場反貪污正義鬥爭,後勝利屬於我。

我可以做一輩子新聞記者,汪先生可能做一輩子行政院長。

1935年,成舍我上海創立大眾小型報《立報》,正式提出“報紙大眾化”、“日銷百萬目的”口號。

《立報》發刊詞《我們宣言》中,成舍我眾化“資本主義國家”作了區分:“我們大眾化,要準備大眾福利而奮鬥,我們要使報館變成一個不具形式大眾樂園和大眾學校。

我們認定,大眾利益,總應超過於任何個人利益之上。

《立報》內容,定價,一年後,銷數突破十萬份關;到1937年11月上海淪陷宣告停刊時,發行量達20萬份,創中國日報紀錄。

離散於時代鐵蹄

抗日戰爭爆發後,北平、上海淪陷,成舍我舉家逃往香港,1938年香港創辦了《立報》;他報紙上預測了日美爆發戰爭,然而戰爭結果是香港淪陷,報紙停刊。

後,他桂林創辦了世界新聞專科學校,桂林失守後他重慶創辦了《世界日報》。

獨子成思危記得父親敗戰那段時光———譬如,全家搬到興建新校舍剛一天,日軍進攻桂林而逃往重慶。

1939年,幼女成露茜香港出生了。

成露茜兒時記憶中父親,總是作為抓捕對象,帶着一把牙刷先行逃離,而母親帶着三個孩子,混跡於民隊伍,去父親會合。

抗戰勝利後,成家得有一段時光。

成舍我收回了部分資產,1945年底復刊了《世界日報》和《世界晚報》。

然而,,國共戰爭爆發,1948年底,成家返回香港。

成舍我和一羣稱“第三勢力”知識分子來,於是滯留香港而隨國民黨去台。

北平和平解放時,成舍我世界日報做國民黨系統報紙沒收了———這是促使成舍我日後前往台灣主要原因之一。

成家居港期間,1951年10月,16歲中學生成思危,揹着父母,聽共青團地下組織命令,走過羅湖橋,追尋他心目中理想而去。

次年,成家移居台灣;此後20年,一家人分隔兩岸音訊杳無。

在台灣白色恐怖時期,作為“委員”,成舍我直言依舊,要求保障言論,蔣介石認為可靠,報禁時代沒有得到辦報許可。

退而求其次,成舍我於1956年創辦了“私立世界新聞職業學校”,後改製“世界新聞專科學校”,今天世新大學前身。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黃德北告訴南都記者:“舍我先生開始,世有兼容幷包傳統。

當時許多異議人士,世延聘為“教師”。

當時,統派王曉波、陳鼓應、“獨派”李筱峯;辦《大學》雜誌,大力鼓吹國會全面改選陳少廷;國民黨決裂、投身“黨外運動”張俊宏;雷震案一起被捕馬驌、傅正……成舍我不顧情治單位警告,毫無忌諱地接納這些政治取向各不相同學者。

資深記者陸鏗説:“他一生辦報、辦新聞教育自豪事沒有接受過任何方面津貼資助。

因此,可以抵制任何勢力幹擾。

成舍我子女教育上貫徹了“獨立精神”,他子女,不干涉職業、婚姻和政治傾向;成家子女個個。

大女成藝術家,定居法國,三度競選法國總統;二女成,不僅是解放前中共地下黨員,還是獲得魯迅文學獎詩人,出使聯合國、印度中國第一代職業外交家;三女成嘉玲,美國夏威夷大學經濟學博士,任台灣東吳大學商學院院長,現世新大學董事長;小女成露茜,美國夏威夷大學社會學博士,33歲成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亞裔美國人研究中心主任。

責編:朱曉華來源:南方都市報

成舍我時代創辦報紙。

成舍我全家福

成舍我前後業近80年,秉承獨立辦報精神,出版過《世界晚報》、《世界日報》《世界畫報》《民生報》《立報》報紙以及創辦世新大學,是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一人辦三報人,可能是20世紀資歷新聞人。

成舍我小女兒成露茜,33歲成為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亞裔美國人研究中心主任,任教該校社會系超過30年。

1991年父親手中接掌台灣《立報》,短短20年間,書寫了自己報業傳奇。

汪精衞曾派人對成舍我説,只要他汪寫一封道歉信,可以收回責令《民生報》停刊成命。

成拒絕,並説:“惟其不怕頭破血流,配做新聞記者。

而且我十分相信,這場反貪污正義鬥爭,後勝利屬於我。

我可以做一輩子新聞記者,汪先生可能做一輩子行政院長。

一個毛筆寫大大的“俠”字懸掛台北世新大學大禮堂入口,讓這一場追思會有些輕盈氣息。

來悼念人中間,有學者教授,有台北外籍勞工代表。

追思會主題並無任何職稱身份,只是而温情“見,Lucie”。

2010年2月27日上午,攜家人走進這禮堂、並作為親屬代表發言,是一位長者——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成思危,大家戀戀告別逝者,是他感情小妹妹,成露茜。

成思危致辭説:“今年1月27日,我正在瑞士達沃斯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時,傳來小妹成露茜病逝噩耗。

我感到十分震驚和。

71年往事,歷歷心頭……這次是我繼1991年參加父親葬禮後,第二次到台灣參加親人葬禮。

父親教育我們要理想自強不息,舍小我我。

將民族、國家利益置於個人利益之上,小妹露茜繼承了父親精神,我希望我們下一代,傳承這種精神。

成露茜任教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 C LA )社會系超過30年,而1991年父親成舍我手中接掌台灣《立報》,才在即退休年齡,正式開始她報人生涯。

她父親成舍我,成露茜短短20年間,書寫了自己報業傳奇。

這個故事,報人成舍我開始。

民國時代獨立報人

成舍我原名成平,1898年出生於南京下關,家境貧寒而讀到初中。

這個只有初中文化少年,十歲時立志成為記者,因為新聞那一年,直接改變了他家族命運。

1908年,成舍我父親成璧任安徽舒城監獄典史時,獄中發生一起囚犯暴動(反獄)事件,知縣推卸責任,買通地方報紙駐安慶記者製造謊言,顛倒黑白,反獄説是獄(囚犯看守人員疏於防範而逃獄),嫁禍於成璧。

而上海《神州日報》駐安慶記者方石蓀,經多方調查取證,報上披露囚犯有預謀暴動,成璧洗清了冤情。

這一事件,讓少年成舍我意識到新聞輿論力量,他因此立志要做一名正派、仗義執言新聞記者。

1913年秋,自學成才成舍我有機會進入當地報紙做外勤記者。

1916年,18歲他第一次因言獲罪,《健報》上刊登反袁世凱文章而逮捕,保釋後逃亡上海——— 此後20多年,獄災成為他報人生涯某種常態。

上海期間,成舍我結識了陳獨秀人,1918年,陳獨秀,李大釗薦舉,成舍我考取北京大學國文系,並李大釗介紹,晚間《益世報》任編輯和主筆,半工半讀。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後,他署名《成舍我》《益世報》上發表了題《安福盜》社論,抨擊北洋軍閥政府局。

該報因此停刊三天,總編輯潘雲超因此判刑一年,但報紙銷路因此增。

成舍我不但沒有解職,反而代行總編輯職。

讀書期間,成舍我籌辦新聞出版實體,多資金問題夭折。

他利用採訪中結識社會權貴和名流關係,以僅有200元大洋儲蓄,於1924年出版了《世界晚報》,1925年出版《世界日報》和《世界畫報》———他成了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一人辦三報人。

《世界晚報》創立初,成舍我確定了四項宗旨:言論公正、不畏、不受津貼和消息。

於成舍我,報紙是“自我喉舌”,“社會大眾喉舌”。

成舍我辦報,打破大多數報紙政治新聞作頭條慣例,一些讀者感興趣地方新聞、社會新聞、教育新聞放在頭條;做標題方面,他講求詞句驚人,字號,排列醒目。

1926年“三一八”慘案發生,四天,《世界日報》每天頭版全版刊載有關慘案新聞,和劉和珍烈士遺體照片,揭露慘案。

第一天大字標題標出《段政府果國民宣戰矣》,第二天標題是《吊死扶傷,哀動九城》;還發表署名“舍我”時評《段政府尚不知悔禍耶》,提出段祺瑞政府應引咎辭職,懲辦手和撫卹死難者。

如此“不畏”辦報宗旨,些招來殺身之禍。

1926年是北京報界年。

4月26日,奉系“宣傳赤化”罪名槍殺《京報》社長邵飄萍,翌日《世界日報》《邵飄萍身殉報》醒目標題頭版頭條刊載了這一消息。

8月7日,殺害《社會日報》主編林白水第二天晚上,軍閥張宗昌派憲兵逮捕了成舍我,後後任北洋政府總理孫寶琦出面保釋,成舍我得以生。

延伸閱讀…

燦爛時光─成露茜絕對另類的人生

頑強且優雅的左派女頭目追憶恩師成露茜- 桃園

獲釋後成舍我,第二年出走南京,與李石曾創辦了小型報《民生報》。

“九一八”事變發生,成舍我忍不住發言,發表了題《國人抗日應有認識》社論,揭露日寇侵華暴行,指出“抵抗三字,可為民族崩潰解”。

而《世界日報》發出“國民黨應結束黨政,還政於民”、“公開政權,建立國民聯合政府”、“對中共採取政策”和“確立抗日聯合戰線”論。

此後他拘捕、停刊多次。

成思危時,聽母親蕭宗讓説,成舍我南京辦《民生報》時,有記者採訪到汪衞親信、行政院政務處長彭學沛貪污瀆職劣跡。

當時汪衞是行政院長、國民黨副主席,權勢,彭學沛是蕭宗讓姑父,因此有些親友勸其不要刊登這一消息。

但他認為主持公道是報紙職責所在,是報上公開揭露。

汪衞怒,讓彭學沛法院控告成舍我和《民生報》妨礙名譽。

法庭上成舍我答辯,終於迫使對方撤訴。

但汪衞懷恨心,拘禁了成舍我40天,並責令《民生報》停刊。

成舍我釋後汪衞派人他説,只要他汪寫一封道歉信,汪可以收回成命。

成拒絕,並説出中國聞史上名句:“惟其不怕頭破血流,配做新聞記者。

而且我十分相信,這場反貪污正義鬥爭,後勝利屬於我。

我可以做一輩子新聞記者,汪先生可能做一輩子行政院長。

1935年,成舍我上海創立大眾小型報《立報》,正式提出“報紙大眾化”、“日銷百萬目的”口號。

《立報》發刊詞《我們宣言》中,成舍我眾化“資本主義國家”作了區分:“我們大眾化,要準備大眾福利而奮鬥,我們要使報館變成一個不具形式大眾樂園和大眾學校。

我們認定,大眾利益,總應超過於任何個人利益之上。

《立報》內容,定價,一年後,銷數突破十萬份關;到1937年11月上海淪陷宣告停刊時,發行量達20萬份,創中國日報紀錄。

離散於時代鐵蹄

抗日戰爭爆發後,北平、上海淪陷,成舍我舉家逃往香港,1938年香港創辦了《立報》;他報紙上預測了日美爆發戰爭,然而戰爭結果是香港淪陷,報紙停刊。

後,他桂林創辦了世界新聞專科學校,桂林失守後他重慶創辦了《世界日報》。

獨子成思危記得父親敗戰那段時光———譬如,全家搬到興建新校舍剛一天,日軍進攻桂林而逃往重慶。

1939年,幼女成露茜香港出生了。

成露茜兒時記憶中父親,總是作為抓捕對象,帶着一把牙刷先行逃離,而母親帶着三個孩子,混跡於民隊伍,去父親會合。

抗戰勝利後,成家得有一段時光。

成舍我收回了部分資產,1945年底復刊了《世界日報》和《世界晚報》。

然而,,國共戰爭爆發,1948年底,成家返回香港。

成舍我和一羣稱“第三勢力”知識分子來,於是滯留香港而隨國民黨去台。

北平和平解放時,成舍我世界日報做國民黨系統報紙沒收了———這是促使成舍我日後前往台灣主要原因之一。

成家居港期間,1951年10月,16歲中學生成思危,揹着父母,聽共青團地下組織命令,走過羅湖橋,追尋他心目中理想而去。

次年,成家移居台灣;此後20年,一家人分隔兩岸音訊杳無。

在台灣白色恐怖時期,作為“委員”,成舍我直言依舊,要求保障言論,蔣介石認為可靠,報禁時代沒有得到辦報許可。

退而求其次,成舍我於1956年創辦了“私立世界新聞職業學校”,後改製“世界新聞專科學校”,今天世新大學前身。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黃德北告訴南都記者:“舍我先生開始,世有兼容幷包傳統。

當時許多異議人士,世延聘為“教師”。

當時,統派王曉波、陳鼓應、“獨派”李筱峯;辦《大學》雜誌,大力鼓吹國會全面改選陳少廷;國民黨決裂、投身“黨外運動”張俊宏;雷震案一起被捕馬驌、傅正……成舍我不顧情治單位警告,毫無忌諱地接納這些政治取向各不相同學者。

資深記者陸鏗説:“他一生辦報、辦新聞教育自豪事沒有接受過任何方面津貼資助。

因此,可以抵制任何勢力幹擾。

成舍我子女教育上貫徹了“獨立精神”,他子女,不干涉職業、婚姻和政治傾向;成家子女個個。

大女成藝術家,定居法國,三度競選法國總統;二女成,不僅是解放前中共地下黨員,還是獲得魯迅文學獎詩人,出使聯合國、印度中國第一代職業外交家;三女成嘉玲,美國夏威夷大學經濟學博士,任台灣東吳大學商學院院長,現世新大學董事長;小女成露茜,美國夏威夷大學社會學博士,33歲成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亞裔美國人研究中心主任。

責編:朱曉華來源:南方都市報

成舍我全家福

成舍我前後業近80年,秉承獨立辦報精神,出版過《世界晚報》、《世界日報》《世界畫報》《民生報》《立報》報紙以及創辦世新大學,是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一人辦三報人,可能是20世紀資歷新聞人。

成舍我小女兒成露茜,33歲成為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亞裔美國人研究中心主任,任教該校社會系超過30年。

1991年父親手中接掌台灣《立報》,短短20年間,書寫了自己報業傳奇。

汪精衞曾派人對成舍我説,只要他汪寫一封道歉信,可以收回責令《民生報》停刊成命。

成拒絕,並説:“惟其不怕頭破血流,配做新聞記者。

而且我十分相信,這場反貪污正義鬥爭,後勝利屬於我。

我可以做一輩子新聞記者,汪先生可能做一輩子行政院長。

一個毛筆寫大大的“俠”字懸掛台北世新大學大禮堂入口,讓這一場追思會有些輕盈氣息。

來悼念人中間,有學者教授,有台北外籍勞工代表。

追思會主題並無任何職稱身份,只是而温情“見,Lucie”。

2010年2月27日上午,攜家人走進這禮堂、並作為親屬代表發言,是一位長者——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成思危,大家戀戀告別逝者,是他感情小妹妹,成露茜。

成思危致辭説:“今年1月27日,我正在瑞士達沃斯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時,傳來小妹成露茜病逝噩耗。

我感到十分震驚和。

71年往事,歷歷心頭……這次是我繼1991年參加父親葬禮後,第二次到台灣參加親人葬禮。

父親教育我們要理想自強不息,舍小我我。

將民族、國家利益置於個人利益之上,小妹露茜繼承了父親精神,我希望我們下一代,傳承這種精神。

成露茜任教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 C LA )社會系超過30年,而1991年父親成舍我手中接掌台灣《立報》,才在即退休年齡,正式開始她報人生涯。

她父親成舍我,成露茜短短20年間,書寫了自己報業傳奇。

這個故事,報人成舍我開始。

民國時代獨立報人

成舍我原名成平,1898年出生於南京下關,家境貧寒而讀到初中。

這個只有初中文化少年,十歲時立志成為記者,因為新聞那一年,直接改變了他家族命運。

1908年,成舍我父親成璧任安徽舒城監獄典史時,獄中發生一起囚犯暴動(反獄)事件,知縣推卸責任,買通地方報紙駐安慶記者製造謊言,顛倒黑白,反獄説是獄(囚犯看守人員疏於防範而逃獄),嫁禍於成璧。

而上海《神州日報》駐安慶記者方石蓀,經多方調查取證,報上披露囚犯有預謀暴動,成璧洗清了冤情。

這一事件,讓少年成舍我意識到新聞輿論力量,他因此立志要做一名正派、仗義執言新聞記者。

1913年秋,自學成才成舍我有機會進入當地報紙做外勤記者。

1916年,18歲他第一次因言獲罪,《健報》上刊登反袁世凱文章而逮捕,保釋後逃亡上海——— 此後20多年,獄災成為他報人生涯某種常態。

上海期間,成舍我結識了陳獨秀人,1918年,陳獨秀,李大釗薦舉,成舍我考取北京大學國文系,並李大釗介紹,晚間《益世報》任編輯和主筆,半工半讀。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後,他署名《成舍我》《益世報》上發表了題《安福盜》社論,抨擊北洋軍閥政府局。

該報因此停刊三天,總編輯潘雲超因此判刑一年,但報紙銷路因此增。

成舍我不但沒有解職,反而代行總編輯職。

讀書期間,成舍我籌辦新聞出版實體,多資金問題夭折。

他利用採訪中結識社會權貴和名流關係,以僅有200元大洋儲蓄,於1924年出版了《世界晚報》,1925年出版《世界日報》和《世界畫報》———他成了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一人辦三報人。

《世界晚報》創立初,成舍我確定了四項宗旨:言論公正、不畏、不受津貼和消息。

於成舍我,報紙是“自我喉舌”,“社會大眾喉舌”。

成舍我辦報,打破大多數報紙政治新聞作頭條慣例,一些讀者感興趣地方新聞、社會新聞、教育新聞放在頭條;做標題方面,他講求詞句驚人,字號,排列醒目。

1926年“三一八”慘案發生,四天,《世界日報》每天頭版全版刊載有關慘案新聞,和劉和珍烈士遺體照片,揭露慘案。

第一天大字標題標出《段政府果國民宣戰矣》,第二天標題是《吊死扶傷,哀動九城》;還發表署名“舍我”時評《段政府尚不知悔禍耶》,提出段祺瑞政府應引咎辭職,懲辦手和撫卹死難者。

如此“不畏”辦報宗旨,些招來殺身之禍。

1926年是北京報界年。

4月26日,奉系“宣傳赤化”罪名槍殺《京報》社長邵飄萍,翌日《世界日報》《邵飄萍身殉報》醒目標題頭版頭條刊載了這一消息。

8月7日,殺害《社會日報》主編林白水第二天晚上,軍閥張宗昌派憲兵逮捕了成舍我,後後任北洋政府總理孫寶琦出面保釋,成舍我得以生。

獲釋後成舍我,第二年出走南京,與李石曾創辦了小型報《民生報》。

“九一八”事變發生,成舍我忍不住發言,發表了題《國人抗日應有認識》社論,揭露日寇侵華暴行,指出“抵抗三字,可為民族崩潰解”。

而《世界日報》發出“國民黨應結束黨政,還政於民”、“公開政權,建立國民聯合政府”、“對中共採取政策”和“確立抗日聯合戰線”論。

此後他拘捕、停刊多次。

成思危時,聽母親蕭宗讓説,成舍我南京辦《民生報》時,有記者採訪到汪衞親信、行政院政務處長彭學沛貪污瀆職劣跡。

當時汪衞是行政院長、國民黨副主席,權勢,彭學沛是蕭宗讓姑父,因此有些親友勸其不要刊登這一消息。

但他認為主持公道是報紙職責所在,是報上公開揭露。

汪衞怒,讓彭學沛法院控告成舍我和《民生報》妨礙名譽。

法庭上成舍我答辯,終於迫使對方撤訴。

但汪衞懷恨心,拘禁了成舍我40天,並責令《民生報》停刊。

成舍我釋後汪衞派人他説,只要他汪寫一封道歉信,汪可以收回成命。

成拒絕,並説出中國聞史上名句:“惟其不怕頭破血流,配做新聞記者。

而且我十分相信,這場反貪污正義鬥爭,後勝利屬於我。

我可以做一輩子新聞記者,汪先生可能做一輩子行政院長。

1935年,成舍我上海創立大眾小型報《立報》,正式提出“報紙大眾化”、“日銷百萬目的”口號。

《立報》發刊詞《我們宣言》中,成舍我眾化“資本主義國家”作了區分:“我們大眾化,要準備大眾福利而奮鬥,我們要使報館變成一個不具形式大眾樂園和大眾學校。

我們認定,大眾利益,總應超過於任何個人利益之上。

《立報》內容,定價,一年後,銷數突破十萬份關;到1937年11月上海淪陷宣告停刊時,發行量達20萬份,創中國日報紀錄。

離散於時代鐵蹄

抗日戰爭爆發後,北平、上海淪陷,成舍我舉家逃往香港,1938年香港創辦了《立報》;他報紙上預測了日美爆發戰爭,然而戰爭結果是香港淪陷,報紙停刊。

後,他桂林創辦了世界新聞專科學校,桂林失守後他重慶創辦了《世界日報》。

獨子成思危記得父親敗戰那段時光———譬如,全家搬到興建新校舍剛一天,日軍進攻桂林而逃往重慶。

1939年,幼女成露茜香港出生了。

成露茜兒時記憶中父親,總是作為抓捕對象,帶着一把牙刷先行逃離,而母親帶着三個孩子,混跡於民隊伍,去父親會合。

抗戰勝利後,成家得有一段時光。

成舍我收回了部分資產,1945年底復刊了《世界日報》和《世界晚報》。

然而,,國共戰爭爆發,1948年底,成家返回香港。

成舍我和一羣稱“第三勢力”知識分子來,於是滯留香港而隨國民黨去台。

北平和平解放時,成舍我世界日報做國民黨系統報紙沒收了———這是促使成舍我日後前往台灣主要原因之一。

成家居港期間,1951年10月,16歲中學生成思危,揹着父母,聽共青團地下組織命令,走過羅湖橋,追尋他心目中理想而去。

次年,成家移居台灣;此後20年,一家人分隔兩岸音訊杳無。

在台灣白色恐怖時期,作為“委員”,成舍我直言依舊,要求保障言論,蔣介石認為可靠,報禁時代沒有得到辦報許可。

退而求其次,成舍我於1956年創辦了“私立世界新聞職業學校”,後改製“世界新聞專科學校”,今天世新大學前身。

世新大學社會發展研究所所長黃德北告訴南都記者:“舍我先生開始,世有兼容幷包傳統。

當時許多異議人士,世延聘為“教師”。

當時,統派王曉波、陳鼓應、“獨派”李筱峯;辦《大學》雜誌,大力鼓吹國會全面改選陳少廷;國民黨決裂、投身“黨外運動”張俊宏;雷震案一起被捕馬驌、傅正……成舍我不顧情治單位警告,毫無忌諱地接納這些政治取向各不相同學者。

資深記者陸鏗説:“他一生辦報、辦新聞教育自豪事沒有接受過任何方面津貼資助。

因此,可以抵制任何勢力幹擾。

成舍我子女教育上貫徹了“獨立精神”,他子女,不干涉職業、婚姻和政治傾向;成家子女個個。

大女成藝術家,定居法國,三度競選法國總統;二女成,不僅是解放前中共地下黨員,還是獲得魯迅文學獎詩人,出使聯合國、印度中國第一代職業外交家;三女成嘉玲,美國夏威夷大學經濟學博士,任台灣東吳大學商學院院長,現世新大學董事長;小女成露茜,美國夏威夷大學社會學博士,33歲成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亞裔美國人研究中心主任。

責編:朱曉華來源:南方都市報
成舍我前後業近80年,秉承獨立辦報精神,出版過《世界晚報》、《世界日報》《世界畫報》《民生報》《立報》報紙以及創辦世新大學,是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一人辦三報人,可能是20世紀資歷新聞人。

成舍我小女兒成露茜,33歲成為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亞裔美國人研究中心主任,任教該校社會系超過30年。

1991年父親手中接掌台灣《立報》,短短20年間,書寫了自己報業傳奇。

汪精衞曾派人對成舍我説,只要他汪寫一封道歉信,可以收回責令《民生報》停刊成命。

成拒絕,並説:“惟其不怕頭破血流,配做新聞記者。

而且我十分相信,這場反貪污正義鬥爭,後勝利屬於我。

我可以做一輩子新聞記者,汪先生可能做一輩子行政院長。

一個毛筆寫大大的“俠”字懸掛台北世新大學大禮堂入口,讓這一場追思會有些輕盈氣息。

來悼念人中間,有學者教授,有台北外籍勞工代表。

追思會主題並無任何職稱身份,只是而温情“見,Lucie”。

2010年2月27日上午,攜家人走進這禮堂、並作為親屬代表發言,是一位長者——全國人大常委會原副委員長成思危,大家戀戀告別逝者,是他感情小妹妹,成露茜。

成思危致辭説:“今年1月27日,我正在瑞士達沃斯出席世界經濟論壇時,傳來小妹成露茜病逝噩耗。

我感到十分震驚和。

71年往事,歷歷心頭……這次是我繼1991年參加父親葬禮後,第二次到台灣參加親人葬禮。

父親教育我們要理想自強不息,舍小我我。

將民族、國家利益置於個人利益之上,小妹露茜繼承了父親精神,我希望我們下一代,傳承這種精神。

成露茜任教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 C LA )社會系超過30年,而1991年父親成舍我手中接掌台灣《立報》,才在即退休年齡,正式開始她報人生涯。

她父親成舍我,成露茜短短20年間,書寫了自己報業傳奇。

這個故事,報人成舍我開始。

成舍我原名成平,1898年出生於南京下關,家境貧寒而讀到初中。

這個只有初中文化少年,十歲時立志成為記者,因為新聞那一年,直接改變了他家族命運。

1908年,成舍我父親成璧任安徽舒城監獄典史時,獄中發生一起囚犯暴動(反獄)事件,知縣推卸責任,買通地方報紙駐安慶記者製造謊言,顛倒黑白,反獄説是獄(囚犯看守人員疏於防範而逃獄),嫁禍於成璧。

而上海《神州日報》駐安慶記者方石蓀,經多方調查取證,報上披露囚犯有預謀暴動,成璧洗清了冤情。

這一事件,讓少年成舍我意識到新聞輿論力量,他因此立志要做一名正派、仗義執言新聞記者。

1913年秋,自學成才成舍我有機會進入當地報紙做外勤記者。

1916年,18歲他第一次因言獲罪,《健報》上刊登反袁世凱文章而逮捕,保釋後逃亡上海——— 此後20多年,獄災成為他報人生涯某種常態。

上海期間,成舍我結識了陳獨秀人,1918年,陳獨秀,李大釗薦舉,成舍我考取北京大學國文系,並李大釗介紹,晚間《益世報》任編輯和主筆,半工半讀。

1919年五四運動爆發後,他署名《成舍我》《益世報》上發表了題《安福盜》社論,抨擊北洋軍閥政府局。

該報因此停刊三天,總編輯潘雲超因此判刑一年,但報紙銷路因此增。

成舍我不但沒有解職,反而代行總編輯職。

讀書期間,成舍我籌辦新聞出版實體,多資金問題夭折。

他利用採訪中結識社會權貴和名流關係,以僅有200元大洋儲蓄,於1924年出版了《世界晚報》,1925年出版《世界日報》和《世界畫報》———他成了中國新聞史上第一個一人辦三報人。

《世界晚報》創立初,成舍我確定了四項宗旨:言論公正、不畏、不受津貼和消息。

於成舍我,報紙是“自我喉舌”,“社會大眾喉舌”。

成舍我辦報,打破大多數報紙政治新聞作頭條慣例,一些讀者感興趣地方新聞、社會新聞、教育新聞放在頭條;做標題方面,他講求詞句驚人,字號,排列醒目。

1926年“三一八”慘案發生,四天,《世界日報》每天頭版全版刊載有關慘案新聞,和劉和珍烈士遺體照片,揭露慘案。

第一天大字標題標出《段政府果國民宣戰矣》,第二天標題是《吊死扶傷,哀動九城》;還發表署名“舍我”時評《段政府尚不知悔禍耶》,提出段祺瑞政府應引咎辭職,懲辦手和撫卹死難者。

如此“不畏”辦報宗旨,些招來殺身之禍。

1926年是北京報界年。

4月26日,奉系“宣傳赤化”罪名槍殺《京報》社長邵飄萍,翌日《世界日報》《邵飄萍身殉報》醒目標題頭版頭條刊載了這一消息。

8月7日,殺害《社會日報》主編林白水第二天晚上,軍閥張宗昌派憲兵逮捕了成舍我,後後任北洋政府總理孫寶琦出面保釋,成舍我得以生。

獲釋後成舍我,第二年出走南京,與李石曾創辦了小型報《民生報》。

“九一八”事變發生,成舍我忍不住發言,發表了題《國人抗日應有認識》社論,揭露日寇侵華暴行,指出“抵抗三字,可為民族崩潰解”。

而《世界日報》發出“國民黨應結束黨政,還政於民”、“公開政權,建立國民聯合政府”、“對中共採取政策”和“確立抗日聯合戰線”論。

此後他拘捕、停刊多次。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