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結婚更有保障 |該不該結婚 |不瞭解等於走向愛情的墳墓 |【愛情 婚姻 法律保障】

戀愛結婚更有保障 |該不該結婚 |不瞭解等於走向愛情的墳墓 |【愛情 婚姻 法律保障】
1 min read

我們生活很多隱形事物維繫着。

法律是其中一種,即便大部分人並瞭解法律,但所有人生活法律為基底運行着。

拿結婚來説,它是拍紅底照、登記領證、買房、辦婚禮,但這套儀式背後,是婚姻家庭法管理。

文化層面上,結婚或許值得慶祝,但褪去文化腳本包裝後,結婚意味着進入一個制度,人們受它保護受它束。

婚姻制度為起始話題,我們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副教授、法學研究者翟志勇進行了一次話,婚姻談及取消文化、法律有限性。

一個貫穿話線,法律人類設計,註定是。

比如它有程序,比如它無法立竿見影地解決問題,但法律依舊是維繫現代生活工具。

發生時,我們需要一套秩序來釐方向。

結婚後可能會有孩子,涉及到孩子,是兩個人問題了,會有一些制性社會規範,比如履行父母責任,而離婚時於子女撫養,法律有一些要求。

看理想:您音頻節目《正義實現:法律系統40講》中,聽眾婚姻相關法律,某種程度上説大家希望理性地對待婚姻。

您如何看待類似“婚姻不是愛情承諾,只是一種契約”這説法?翟志勇:我認可這句話,但我認為這句話表述應該是:“婚姻承諾是愛情,承諾是契約”,婚姻可以沒有愛情,但不能沒有契約。

我這麼説,法律看待人性方式有關。

整個法律制度設計,有一個基礎問題,怎麼看待人性。

你認為人性是善是,會決定你如何設計法律制度。

事實上,法律是“人性作為預設,人性善作為預期”。

婚姻制度一個典型體現,如果一切能靠愛情解決,不用婚姻法了。

制定婚姻法考慮,愛情不管時,有婚姻法兜底,所以婚姻法很多制度設計是離婚做準備。

個體可以一衝動不顧後果地結婚,但法律考慮衝動後果,如果離婚了,概率會涉及財產分割、子女撫養問題,因此提前考慮這些問題制度設計。

,法律還是希望大家婚姻能長,所以婚姻法雖然做好了準備,但是會鼓勵雙方、扶助。

於每一個人來説,進入婚姻後你做不到期待問題,但你得完成限度一些要求。

因此,我説愛情是婚姻承諾。

看理想:那麼婚姻作為一種制度,個人層面和社會層面分別意味着什麼呢?翟志勇:婚姻法一方面完全事人選擇,另一方面會社會層面出發做一些設計。

説個人,現在婚姻法完全貫徹婚姻自由,你願意結就結,願意結婚適用這個制度,你願意結婚,制度會幹預你。

至於來自家庭幹預,比如催婚,那是另外問題,法律會管。

但如果是父母強制幹預,法律會保護事人婚姻自由權,父母不得強制幹預。

社會層面上講,你結了婚,選擇了這個制度,它作為一項社會制度還是會有一些考量和安排。

説,如果你去尋求法律救濟,法律只能任由你自己處理,除非發生了刑事上事件。

另外,基於家庭中弱勢一方保護,法律禁止夫妻之間虐待,禁止家庭暴力,要求雙方有扶助義務。

婚姻法保障家庭定性,會有制性和禁止性規定。

但整個制度設計傾向來講,法律還是鼓勵大家去結婚,所以往往會給結婚的羣體某些優待。

翟志勇:一方面,社會制度設計是希望人類能延續下去,目前,生育是人類延續,所以法律鼓勵大家結婚生育。

另一方面,人是社會性動物,會處各種社會團體或社會關係裏,法律會這些關係提供保護。

而所有社會關係裏,家庭是基礎,於社會有作用,因此所有社會會家庭作為一個社會單元來優先考慮。

我們《民法典》中有“婚姻家庭篇”,不僅強調婚姻,強調家庭。

如果婚姻狀態是,家庭是,有助於社會建立。

看理想:既然生育是人類延續,您覺得我們法律有考慮單身生育可能性嗎?翟志勇:我們法律有考慮這方面事情,包括兩會中有一些人大代表提案,衞健委做這方面研究。

但總體上來講,我們法律婚姻家庭問題上是保守,其他東亞國家這些問題中是保守,這傳統文化有關係。

我個人意見是,社會發展基本趨向會個人化,人總是會希望自己做一些選擇,那婚姻、家庭、生育問題,整個社會個體化後幾個堡壘。

我們很多方面完全個人選擇了,但婚姻家庭方面是個人選擇有很多限制。

不過生育技術完善和,我們能看到全球範圍內,單身女性凍卵會地放開。

中國有這方面考慮,但需要技術和制度完善後,我們才能放開。

我認為未來是存在這種可能性。

看理想:國外,一些性少數羣體爭取結婚權利,但同時,有其他羣體爭取結婚能和伴侶建立受法律保護生活權利。

這之間有矛盾嗎?什麼法律還是會調用婚姻去證明或承認各種關係呢?翟志勇:性少數羣體爭取結婚權利,是承認。

延伸閱讀…

戀愛結婚更有保障!揭開藏在民法典中的愛情密碼

該不該結婚?婚姻是保障還是束縛?最受歡迎愛情專家這樣説

這個羣體看來,婚姻法讓這個羣體結婚,構成了一種歧視,所以這是承認而做鬥爭,涉及問題。

此外,會涉及到利益,很多國家税收上家庭有優惠,沒有結婚人是享受不到。

關於法律什麼要用婚姻制度來承認男女之間這種關係,因為法律上婚姻關係涉及到諸多其他法律關係。

拿我們自己法律來説,我們是承認事實婚姻。

任何法律制度,確立了,它影響是系統性。

如果我們承認事實婚姻,會涉及到如何證明兩個人夫妻關係。

一些人眼裏,你們可能是夫妻,但另一些人眼裏。

我們排除有人同時和多個人一起可能性,那該如何認定彼此之間婚姻關係呢?而婚姻關係涉及到夫妻財產、債務乃至子女撫養一系列問題,事實婚姻會使整個法律變得異複雜。

大家如果想接受婚姻制度保護,可以選擇結婚,如果不想受到它限制,可以選擇不結。

保護會帶來束縛,是個人選擇問題。

法律管不了所有事,看理想:某些時候,婚姻會成為犯罪遮羞布,比如婚姻內,一方對另一方實施了暴力,外界看待這個問題時事情弱化、縮小。

法律會怎麼處理私人領域衝突?翟志勇:從法律制度設計上來説,家庭暴力是法律明令禁止。

現在《反家庭暴力法》裏有“人身安全保護令”制度,如果你面臨家暴風險,可以法院申請這個保護令,來防止家暴發生,這是一個救濟。

我們過去是事後救濟,家暴發生後才去救濟,現在有事前救濟途徑。

《婦女權益保障法》將“人身安全保護令”擴展到戀愛關係及戀愛關係止後一方對另一方。

但為什麼家暴還是解決?一方面,家庭是一個空間,法律會主動介入家庭關係中,法律會保護家庭關係隱私性,比如你不能去別人家裏打探或窺探,所以於發生間裏事,法律處於一種“你來找我,我去找你”狀態。

説,如果你去尋求法律救濟,法律只能任由你自己處理,除非發生了刑事上事件。

延伸閱讀…

婚姻裡的法律,不瞭解等於走向愛情的墳墓

女人的愛情保障─婚姻契約- 法律知識庫 …

這是第一個問題,法律需要家庭關係隱私性和自主性。

第二個問題於舉證。

暴力可能舉證,但一些家暴是暴力,沒有肉眼可見,舉證會困難一點。

另外,要求家暴受害者有保存證據意識,因為傷害發生時多是傷心。

但是刑法有無罪推定和罪行法定原則,法官不能沒有證據情況下完全基於同情來定罪量刑。

我們不能去怪罪受害方,因為有時救濟手段並沒有那麼好用。

這需要法律制度設計儘可能去完善,比如説婦聯組織、受害人所在街道或所在單位,有義務去幫助家暴受害者。

但整個保護機制的啓動是取決於受害者。

翟志勇:確實,法律制度講程序,有標準和條件,所以尋求法律幫助會有門檻。

回到法律本身,立法者設計制度時,是保護受害者,但同時要考慮誣告可能性,因此法律會講證據講程序,這樣做代價,一些受害者可能因為尋求法律救濟成本過而放棄。

“取消文化”實際上是一種社會審判或私力救濟。

從法律角度來講,希望利用各種機制來勢羣體提供救濟,但社會中會有一些傷害是法律沒辦法觸及,這些領域只能依靠自我救濟或社會救濟,統稱私力救濟。

法律堅持一個基本原則,只要你私力救濟過程中沒有違法行為,法律不管。

這個社會留有空間,讓社會自己解決一些問題。

法律不能管所有事情,它沒有這個能力,適合。

但是,如果私力救濟超過了限度,違法了,法律還是要管。

每個人心中正義,法律怎麼辦?看理想:案例上,不同人處罰結果有期待,比如中國民間有種説法是“殺人償命”、“牙牙”。

法律會去滿足個體想法,那麼想問問,法律衡量處罰時會看重什麼呢?是否可以談一些寬泛的標準?翟志勇:民事和刑事會遇到這個問題。

舉個例子,民事案件裏,我們法律基本賠償原則是賠償方實際損失。

我們國家法律裏是有懲罰性賠償,但美國有,之前有些案子,像一個人買咖啡燙傷,獲得了幾千萬賠償,這懲罰性賠償。

懲罰性賠償目的不是説這個人燙傷值幾千萬,而是督促商家提供安全產品。

它追求一種社會效應,而不是受害者公平救濟。

刑事領域裏,量刑是一個問題。

刑法中犯罪嫌疑人定罪處罰,是過去行為懲罰,還是未來犯罪預防?這是一個有爭議話題。

比如現在會討論死刑是不是一個懲罰措施,很多國家廢除死刑原因於,它起不到預防或震懾作用,外加一些宗教文化因素,所以會。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