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字第552 |台灣同性婚姻釋憲案 |釋字第748號解釋 |【婚姻 釋字】

釋字第552 |台灣同性婚姻釋憲案 |釋字第748號解釋 |【婚姻 釋字】
1 min read

  無論是大大小小同志運動街頭,總會見到揮舞超大彩虹旗祁家威,他是台灣社會第一位公開出櫃男同志,早在1986年要求政府應該保障同性婚姻第一位鬥士。

1998年申請同性伴侶公證結婚,但請釋憲受理。

29年了,這場同志人權馬拉松繼續。

「目前醫學上同性戀是人,是人,婚姻是事是事,人做事,什麼可以?」祁家威言詞辯論庭上堅定地説著…民法親屬編婚姻章,使性二人,得為經營生活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結合關係,是否違反憲法第22條保障婚姻自由及第7條保障權之意旨?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使性二人,得為經營生活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結合關係,於此範圍內,憲法第22條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及第7條保障人民權之意旨有違。

2015年8月正式大法官遞交釋憲聲請。

2017年2月10日,大法官會議正式受理釋憲聲請案,並於3月24日進行言詞辯論,開庭全程直播。

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摘要

(Press Release On the Same-Sex Marriage Case)

説:本摘要係大法官書記處依解釋文及理由書摘錄而成,僅供讀者參考,並構成大法官解釋一部分。

 

聲請案號:會台字第12674號(聲請人祁家威)、會台字第12771號(聲請人台北市政…
[時報/項程鎮]

司法院大法官書記處昨天表示,同性婚姻平權案下月廿四日下午四時公佈釋憲結果;法界人士認為,釋憲結果贊成同性婚姻平權機率,但是否會直接宣告民法婚姻制度相關條文違憲,以及應否另訂「同志伴侶法」專法,各自過關比率接近五五波。

大法官會議上月廿四日同性婚姻案召開憲法法庭進行言…
[報導者/葉瑜娟]

「我這天等了41年6個月24天…」2017年3月24日,59歲男同性戀者祁家威完成了他17歲開始一個夢──站上憲法法庭為全台灣同性戀者爭取婚姻權。

大法官解釋文雖然沒有明白要求「」要修改民法,但明白表示同志應享有結婚權利,因此無論立院如何修法,要「達成『婚姻』『』保護」。

有關機關應於本解釋公佈之日起2年內,解釋意旨完成相關法律修正或制定。

至於何種形式達成婚姻自由保護,屬形成範圍。

逾期完成相關法律修正或制定者,性別二人為成立上開結合關係,得開婚姻章規定,持二人以上證人簽名書面,户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

大法官今天下午四點公告748號解釋,聲請人祁家威及伴侶盟此表達以下意見:
一、我們肯定「限制同性結婚」違憲結論,認為這是聲請人勝利,全體公民勝利:大法官於現行民法限制同性結婚明確做成違憲宣告,認定現行民法牴觸了憲法第22條及第7條規定,並且了機關兩年緩衝期,要求立(修)法保障同志婚姻自由。

大法官表示,婚姻自由是人民基本權利,這回應了法務部以及意見主張婚姻是一種制度説法。

二、大法官關鍵時刻,地扮演了憲法守護者角色:大法官指陳同性伴侶因為剝奪了婚姻自由保護,遭受歷史性壓迫,並且認為以來程序過於,且基於立(修)法時程不可預料,而此於同志伴侶造成基本權利侵害,因此有此時刻人民基本權利做決定。

因為大法官肯定同志有結婚,可見大法官並認為同性伴侶法是一個符合、實現婚姻自由方式。

延伸閱讀…

釋字第748號解釋- 憲法法庭網站

釋字第552 號

民進黨完全執政了,蔡總統選前選後,明確表示支持婚姻平權,立法院應該大法官兩年內,儘速,不要兩年時間了,交卷。

因為每一天,每一天有許多同志朋友遭受因不而來。

五、大法官明確指出本件解釋以前,性別二人得否結婚做成解釋:過往做一夫一妻、一男一女解釋,是異性戀脈絡下做解釋。

六、生育並非可以進行待遇理由,允許同性結婚並影響現行異性婚姻及家庭、配偶。

七、大法官看到了活生生同志公民存在,花了大篇幅敍述聲請人祁家威爭取婚姻平權歷程,以及民間團體上持續努力。

八、大法官明確指出憲法第七條為例示規定,不僅「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法律上一律平等」,包括,例如身心障礙歧視禁止,或本件性傾向待遇,屬於權(禁止歧視)規範範圍。

大法官解釋文雖然沒有明白要求「」要修改民法,但明白表示同志應享有結婚權利,因此無論立院如何修法,要「達成『婚姻』『』保護」。

延伸閱讀…

台灣同性婚姻釋憲案

遭扭曲的釋字——你的「婚姻自由」不是「婚姻」?|江河清

我們因此判斷,另立專法可能產生違憲虞,並引發反彈,使爭議延燒擴大,於辜負浪費了大法官與苦心。

奉勸此刻試圖另立專法人,你提得出一個能「達成婚姻自由保護」專法,請直接提出來接受公眾檢驗。

但明明修民法(讓多元性別直接適用民法結婚)毫無問題,你要大費心機捨求,這居心,請預備接受各界輿論民間團體監督批判吧!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認定民法婚姻章未保障性別二人結合關係,違反憲法第22條婚姻自由及第 7條權,至於「何種形式達成婚姻自由保護,屬形成範圍」。

大法官了立法者兩年緩衝期去完成立(修)法,如果逾期沒有完成關立(修)法,性別二人「得依婚姻章規定,持二人以上證人簽名書面,户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並於登記二人間發生法律上配偶關係效力,行使配偶權利及負擔配偶義務。

」顯見大法官基於權力分立原則,雖權行使,但明示了:第一、大法官認為同性二人直接適用現行民法婚姻規定,本質上並無困難,且此結果符合憲法第22條保障婚姻自由及第 7條權規定。

第二、權之行使與裁量,並非毫無界線,本件情形,解釋理由書雖舉例提及「何種形式(例如修正婚姻章、於民法親屬編另立專章、制定法或其他形式)…」語,但下文接著「達成婚姻自由保護」,因此,大法官僅理論上有限度地承認形成,但(修)法結果要能「達成婚姻自由保護」。

因此,假設另立專法如「同性伴侶法」,「伴侶」名義上即非「婚姻」,且倘若實質權利義務內容「次於」民法婚姻,顯然不能符合本解釋意旨。

設另立專法稱「同性婚姻法」,或民法增設「同性婚姻章」,且實質權利義務內容完全民法婚姻(概括條文表明適用或準用民法相關規定)?
此,我們認為,如此證明並無另立專法、專章,另立專法專章只是「德卒」、刻意製造出形式象徵意義「隔離」罷了,做法是直接修改民法婚姻章本文,涵納多元性別公民,並達成大法官解釋文所要求「婚姻自由保護」。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