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了人們對婚姻家庭的所有 |求跟美滿的愛情 |中外愛情詩導修報告 |【婚姻 美滿 古典詩詞】

代表了人們對婚姻家庭的所有 |求跟美滿的愛情 |中外愛情詩導修報告 |【婚姻 美滿 古典詩詞】
0 min read

作為中國古典詩歌源頭,《詩經》很奠定了詩歌中國文學上地位。

《詩經》是中國詩歌總集,不但於中國詩詞有着影響,整個漢文化圈打上了烙印。

《詩經》分為風、雅、頌三個部分,其中核心部分《國風》。

我們知道《詩經》開篇第一首《詩經·國風·關雎》,今天我們掛嘴邊“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出自這首詩當中。

這首古詩所描寫內容,一個關於愛情,關於求愛故事。

雖然這首古詩屬於民間,描寫是貴族之間愛情,但是這首詩代表了人們婚姻家庭所有想象。

“關關雎鳩,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參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這是這首古詩前兩節,描寫內容一個男子尋得一個淑女,一見鍾情,深深愛上了方。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輾轉反側”,這裏寫男子對女子相思,一個“輾轉反側”可以看得出男子內心躁動,看得出男子於女子深深迷戀。

“參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

參差荇菜,左右芼。

雖然漢時婚姻解除總體上延續了西周“七出”、“三去”基本原則,但為維護父系家長制度,可以定罪,可以孝舉入仕,所以即便夫妻恩愛,但公婆歡心,夫妻離異,父母成為婚姻解除第一原因。

利用“琴瑟”和“鐘鼓”博得了女孩兒,鴛鴦雙棲蝴蝶雙飛,成就一段姻緣。

所以整體,這首古詩所表達內容。

但是其能夠佔《詩經》當中第一首位置,有其原因。

雖然這種詩篇排列上用意我們今天知曉,但是作為中國古代經典“教化”工具,這首詩政治性意義是顯而易見,因為其代表了人們婚姻家庭所有想象。

第一,這首詩歌當中男女主人公是道德情操高尚人。

中國古代於人德行有要求,只有品德高尚人才能稱得上是君子,,只有美德女子才能稱為淑女。

所以兩者結合,乃是一種婚姻理想。

  漢樂府詩《孔雀東南飛》與北朝樂府詩《木蘭辭》是中國古典文學中兩首敍事詩,後人稱“樂府雙璧”。

《孔雀東南飛》講述了一個悽美的愛情故事,塑造了一對愛情而捨生文學形象。

多少年來,人們焦仲卿劉蘭芝婚姻悲劇抱以無限同情,其根源進行深入研究。

  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以來,儒家思想漢代產生了影響,禮教成為束縛婦女繩索。

雖然漢時婚姻解除總體上延續了西周“七出”、“三去”基本原則,但為維護父系家長制度,可以定罪,可以孝舉入仕,所以即便夫妻恩愛,但公婆歡心,夫妻離異,父母成為婚姻解除第一原因。

焦仲卿作為自己婚姻主人,婚姻自主上沒有一點決定權,締結婚姻時,有“父母之命”;休妻時,只要其母“怒”,説話。

劉蘭芝能織物,會裁衣,通音律,誦詩書,十七歲焦仲卿結婚,雖然“日”,但“守節情不移。

”詩句“新婚初來時,小姑初扶牀;今日驅遣,小姑如我”來分析,古代少女十四歲“及笈”年,可以得出焦劉結婚應有十年左右。

雖然劉蘭芝辛勤勞作,夫妻感情甚篤,得不到焦母,母説“此婦無禮節,舉動專由”,而全詩,此説法顯然不能成立。

事實上,劉蘭芝雖然“事奉循公姥,晝夜勤勞作”,卻生活焦母之下。

從生活邏輯來推理,父母希望子女婚姻,而焦劉婚姻生活人父母所期望那樣,焦母橫干涉居心?
  我們可以劉蘭芝告別焦家場景進行梳理。

丈夫焦仲卿話,再續前緣;再向焦母作別,焦母反應是“母聽去不止”,看不出半點挽留或惜別;後,劉蘭芝小姑別,“淚落珠子”,定“初七下九,嬉戲相忘。

”全詩可以看出,焦仲卿父去世,劉蘭芝後丈夫、焦母、小姑作別,卻看不出她自己孩子作別場景,無論生活角度或情感倫理來講,劉蘭芝孩子作別才是催淚情節,此詩見這一關鍵劇情,由此可以判斷出焦劉二人結婚多年,卻膝下無子!如果説“七出”中父母(去)有主觀色彩話,而無子(去)是客觀事實,“不孝有三,無後。

”無子作為當時理解絕嗣,是婚姻解除法定理由。

這樣我們可以得出焦母劉蘭芝直接原因,即便劉蘭芝上孝順,對家人和睦,勤勞,知書達理,愛丈夫,但無嗣這個原則性問題上,中國古代宗法制度和血親家庭倫理情況下,成為她避開缺項短板。

  結局雖然是悲劇,但於焦劉二人來説不是一件好事。

“兩家求合葬,合葬華山旁。

東西植松柏,左右種梧桐。

枝枝相覆蓋,葉葉相交通。

”而焦母因其霸道婆婆作風,棒打鴛鴦惡行,與宋代詩人陸遊母親並列為中國文學兩大“惡婆”,後人銘記《孔雀東南飛》、《釵頭鳳》古典詩詞以及焦仲卿劉蘭芝、陸遊唐婉愛情故事,順便記恨着這些令人生厭婆婆們。

(南京市檢察院  周東生)
  漢樂府詩《孔雀東南飛》與北朝樂府詩《木蘭辭》是中國古典文學中兩首敍事詩,後人稱“樂府雙璧”。

《孔雀東南飛》講述了一個悽美的愛情故事,塑造了一對愛情而捨生文學形象。

多少年來,人們焦仲卿劉蘭芝婚姻悲劇抱以無限同情,其根源進行深入研究。

  董仲舒“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以來,儒家思想漢代產生了影響,禮教成為束縛婦女繩索。

這位好友想盡辦法遠離蘇軾,和蘇軾扯上任何關係,而這位好友章惇。

焦仲卿作為自己婚姻主人,婚姻自主上沒有一點決定權,締結婚姻時,有“父母之命”;休妻時,只要其母“怒”,説話。

劉蘭芝能織物,會裁衣,通音律,誦詩書,十七歲焦仲卿結婚,雖然“日”,但“守節情不移。

”詩句“新婚初來時,小姑初扶牀;今日驅遣,小姑如我”來分析,古代少女十四歲“及笈”年,可以得出焦劉結婚應有十年左右。

雖然劉蘭芝辛勤勞作,夫妻感情甚篤,得不到焦母,母説“此婦無禮節,舉動專由”,而全詩,此説法顯然不能成立。

事實上,劉蘭芝雖然“事奉循公姥,晝夜勤勞作”,卻生活焦母之下。

從生活邏輯來推理,父母希望子女婚姻,而焦劉婚姻生活人父母所期望那樣,焦母橫干涉居心?“寒玉細凝膚,清歌一曲倒金壺……”文人蘇軾洞房花燭夜時,妻子寫下一首肉麻詩,承想,這首詩成了千古唱!詩裏寫了什麼,一起來我看吧。

蘇軾出生後,眾人於蘇軾名字不是很理解,父親蘇洵啥兒子名字取名蘇軾?“軾”字意車子最前面扶手,很多時候一輛馬車是需要用到扶手,但是扶手是不可或缺,但是如果馬車要是出事了,無論如何會怪到車手上。

這個解釋,同時表明了蘇軾後性格特點,蘇軾性格屬於鋒芒畢露性格,後成人要出事,於是用軾字來警醒蘇軾後生活裏不要霸氣外露。

,蘇洵蘇軾擔心,古代男子成家立業了,跟着父母生活了?那怎麼辦?不用操心,蘇軾自己找了一個靠譜且知書達理老婆。

蘇軾19歲時,父親蘇洵送到中巖書院讀書,這個學院是蘇洵好友進士王方舉辦,本想讓蘇軾來這學習,不想王方女兒“撬”來了。

於蘇家和王家兩個人是世交,蘇軾和王弗是一起,蘇軾王弗講故事、講詩詞、講趣事。

年幼時候王弗開始一臉崇拜地看着蘇軾,愛情種子埋下了。

中巖裏有座中巖寺,寺裏有一處荷塘,蘇軾來這餵魚遊玩,這些魚兒躲岩石之下,蘇軾每次來投餵會拍巴掌響三聲。

這些魚就出來了,時間一長,彷彿是蘇軾和魚兒間有了定,只要蘇軾一拍掌,魚兒岩石中游出來。

因為這片魚塘沒有名字,於是王方召集了自己好友和弟子們前來池塘取名字,收集名字沒有一個可以入得王方眼。

蘇軾地懷裏拿出一張紙,遞了上去,王方打開後,止不住地讚賞。

這時王方女兒王弗派人遞了一張紙,待王方拆開,哈哈大笑起來,打開兩張紙,發現上面寫了三個字“喚魚池”。

紙上是答案,是一個字體有力,另一個字跡,這答案冥冥之中註定了兩個人愛情,此時愛情種子生根發芽了。

這一年,19歲蘇軾得知了王弗於自己心意,兩個人開始相知,同年,兩個人有情人順利地結婚了。

新婚當晚蘇軾於娶到了一生良人妻,此時蘇軾既興奮,身上才氣忍不住勃發而出,蘇軾妻子王弗寫一首洞房詩。

“寒玉細凝膚,清歌一曲倒金壺。

冶葉倡條遍相識,如,豆蔻花梢二月初。

年少即須臾,芳時偷得醉工夫。

羅帳垂銀燭背,娛,豁得平生俊氣無。

”讀起這首詞有沒有發現散?這首詩詞是採用多個詩人詩句拼湊起來,這樣詩句形式稱為集句,照現來講,屬於詩詞串燒形式。

裏面詩句雖然不是蘇軾本人寫,但是了蘇軾解讀和重新排列組合,使得整部作品渾然天成,煥然。

蘇軾調整使得整首詩平仄舌押韻,詩句賦予了感覺和意境,同時這可以看得出蘇軾華所在。

詩詞上半闕描述了新婚妻子王弗,而下半闕是描繪了新婚之夜,以及未來生活嚮和憧憬。

看着新婚妻子王弗紅燭照映下雪白肌膚和臉蛋,於是蘇軾聯想到了吳融詩句《寒玉》“寒玉細凝膚”用來形容妻子王弗肌膚如雪,吹彈可破。

蘇軾看着妻子王弗容貌,忍不住為妻子高歌一曲,此時他唱是《倒金壺》,於是他寫到了“清歌一曲倒金壺”來描寫此時意境。

此時蘇軾引吭高歌,王弗一旁伴舞,此時場景,想到了李商隱《燕台四首·春》“冶葉倡條遍相識”這句用來誇讚王弗玉骨冰肌身材和曼妙舞姿。

延伸閱讀…

詩經國風①:這首最老古詩,代表了人們對婚姻家庭的所有 …

中外愛情詩導修報告

後杜牧《贈別》“如,豆蔻花梢二月初”來表達自己王弗喜愛情,自己能遇上王弗既,意思是説蘇軾心裏有任何人能王弗。

上半闕結束了,整個下半闕才是整首詩句重中之重,描寫了一對新人新婚之夜時刻,寫出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意境,同時感嘆着時光轉逝。

白居易“年少即須臾”表達抓緊時間,送走一眾賓客後,一對情侶迫不及待地走入洞房,於新婚之夜兩個人喝了一點酒都處於微醺狀態。

此時此刻應該抓緊時間享受二人世界,應該浪費時間了。

白居易“芳時偷得醉工夫”暗指兩個人醉酒後,適合洞房花燭了。

“羅帳垂銀燭背”出自韓偓,此時畫面惹人遐想,婚牀上的紗幔悄悄地垂落下來,紅色燭光跳躍背後出現了朦朦朧朧感覺。

紅色燭光和紅色帷帳交相呼應,同時朦朦朧朧感覺背後人留下了無盡想象。

後杜牧“娛,豁得平生俊氣無”收尾,蘇軾表達出王弗愛,同時可以證明兩個人婚姻是和。

蘇軾六位詩人詩句,直接地表達了自己對妻子喜愛以及未來婚姻期待和嚮,而兩個人之間愛情故事民間廣為流傳。

古代男子需要成家,方能立業,只有家庭幸福,美滿,男子才能地走向仕途,考取功名,而王弗名字諧音“旺夫”,蘇家認為娶了王弗肯定能讓蘇軾有出路。

而王弗有讓大家失望,不僅是蘇軾妻子,蘇軾顏知己。

夫妻二人婚後處得十分融洽,雖然王弗只有16歲,但是是一位大家閨秀,通情達理女子,一位妻子。

王弗能夠有如此性情,離不開他父親王方她教育,王弗是一個氣外露女子,跟着父親學習她通讀詩書,喜好文學。

婚後王弗,美得不可方物,碧玉年華她甘心地做起了蘇軾賢內助,生性王弗在生活上十分照顧蘇軾。

蘇軾待王弗是,蘇軾覺得妻子王弗豆蔻之年嫁自己,便是自己福氣。

蘇軾和王弗屬於是戀愛,所以夫妻二人婚後生活是。

於夫妻二人喜歡通讀詩書,每蘇軾庭院裏讀書寫詞時,王弗會旁,只為陪伴蘇軾,要是蘇軾院中讀一整日書,王弗會相陪一整日。

要是蘇軾有遺漏地方,王弗會細心提醒,蘇軾有拿不定事情會請教王弗。

聽了王弗話,總會讓蘇軾茅塞頓開,蘇軾以為王弗只是喜歡詩詞,但是現在看來,王弗自己面子着想。

蘇軾能中舉,這背後可離不開王弗付出和,有了王弗伴讀和陪伴,讓蘇軾可以考中進士及第。

蘇軾人交談時候,王弗會躲屏風後面傾聽他們談話,賓客走後,告知他自己賓客看法和想法,每次能猜中方心意。

有一次,蘇軾好友前來拜訪,王弗在家,於是談論公事,王弗躲屏風後面聽着二人交談。

待客人走後,蘇軾問王弗,覺得這個人怎麼樣?王弗回答道:這個人言辭閃躲。

奉承你心意。

而且説話總順着你來説,一點兒像朋友意思,你沒有和這樣小人多説。

,蘇軾是有信不信王弗話語,蘇軾覺得是朋友,並沒有多想。

第二次這位朋友前來拜訪,蘇軾是稱兄道弟,有説有笑,彷彿是多年至交好友。

這次客人走後,王弗又説:夫君,不要這個人深交,他你不是實意,而假如有一天你落了,他會棄你於不顧。

蘇軾是相信妻子王弗説,但是多年後妻子説法發生了。

後來蘇軾經歷貶黃州、惠州地時,蘇軾經歷九死一生之時,這位多年好友沒有出現。

這位好友想盡辦法遠離蘇軾,和蘇軾扯上任何關係,而這位好友章惇。

延伸閱讀…

求跟美滿的愛情、婚姻由關的詩詞,古今中外的都可以

形容婚姻不幸的詩或句子。大家給我説幾條

而蘇軾是到老年明白妻子王弗説這些事情,當時妻子王弗看出來了。

蘇軾心胸,不拘小節,愛廣交摯友,但是卻分不清人心,有了王弗了。

王弗心如髮,通曉人情,可以蘇軾互補。

蘇軾上任後,會有很多阿諛奉承人來討好他,得知蘇軾去道觀修行,想阿諛奉承人會道觀內藏下財寶,用作賄賂。

一天,蘇軾樹下挖出了財富,抱着財富蘇軾以為是上天賞賜自己,打算收入囊中。

但是一旁王弗輕輕地嘆了一口氣説道:若婆婆,這筆錢肯定不動,是要回去。

這時候蘇軾聽了王弗話,一怔想起了母親自己教導,不明來路錢,可以動。

於妻子點醒,及時止住了蘇軾錯誤,王弗並沒有直截地告訴蘇軾,這筆錢不能拿,而是讓蘇軾想起了母親他教導。

王弗是一個知道什麼場合説什麼話,同時知道什麼樣話,自己丈夫蘇軾才能聽得進去。

於妻子王弗,蘇軾逢人會説一句“吾得此妻,夫復何求”。

兩人閒來無事時,能做一首詩來,蘇軾説上半句,王弗能鬆出下半句,在外人眼裏,兩個人是神仙存在。

可是這樣時光並,幸福生活中,噩耗隨之而來。

我國是詩歌國度,而《詩經》是我國詩歌總集,是中國文學史上一朵奇葩。

《詩經》以其生動藝術表現形式,文字意象,描寫了古人栩栩如生生活場景畫面,中國成為婦孺皆知、家喻户曉、經久不衰經典文學作品。

其中,詩經中第六篇《桃夭》是一篇膾炙人口詩歌,詩歌中“桃之夭夭,灼灼其華”是人們使用名句。

《桃夭》是一首祝賀女子出嫁詩歌,所謂婚嫁詩;可以認為是一首新娘子即出嫁,孃家輩女性給新娘子做心理方面疏導、告訴她一些婚姻生活常識詩。

原詩如下:這首《桃夭》詩可以算得上是中國美學史上一篇關於人物外在美內美下定義詩篇。

這首詩三章,每一章四句,十二句。

每章“桃之夭夭”作為開端,詩意逐章遞進,反覆詠歎,從而營造了一唱三嘆藝術效果。

第一章開篇兩句“桃之夭夭,灼灼其華”,詩人桃花嬌豔和色彩起興,桃花春季裏開放,嬌豔粉嫩桃花春光下引人注目,。

人們迎着和煦春風,來到那桃花盛開地方遊玩,眼見桃花朵朵,一樹樹,一枝枝嬌豔滴桃花盛開着,這一種視覺體驗。

詩人“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來形容桃花盛開時那嬌豔滴子是惟妙惟肖,是動人。

這種興手法借物喻人,盛開桃花來比喻女子容貌,形神兼備,是。

嬌豔滴桃花成了形容女子容貌代名詞,如“面若桃花”,“人面桃花”詞語從此而來。

而且,“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即豔桃花隱喻梳妝打扮新娘,確有一種 “人面桃花相映紅”韻味。

《桃夭》中,詩人化意象,將景物描寫變成了表達思想感情手法,既寫景寫人,並情景地融,烘托出了一種婚慶氣氛。

桃花嬌豔來形容女子容貌,強調女子外在美。

女子外表猶如春季盛開桃花,人眼前一亮感覺。

以來,人們女子美貌是其詞,而“桃之夭夭,灼灼其華”、具有情感藝術寫照。

接下來“子於歸,宜其室家。

”言外之意説,女子到了出嫁時候了,成婚後做一個淑德妻子,和丈夫成家立業,對丈夫有所幫助,和夫家長輩和睦品德。

這是女子出嫁之前,家裏輩女子一番教導,可以看做是女子婚前知識教育。

第二章開篇句“桃之夭夭,有蕡其”,詩意上是循環復。

此時,詩人描寫桃花,而是將視野聚焦桃樹上,桃樹碩果累累的景象,一番景象,一派收穫樂祥和氛圍。

圓桃子掛滿枝頭,這是桃樹表現出來外在美,由此而興到女子身上:子於歸,宜其家室。

到了婚姻嫁娶時候了,家中長輩們語地這位即出嫁女子説教着,這種教導中能看出來她們是多麼希望女子嫁到了夫家後能成為一個淑德妻子。

詩人“桃之夭夭,有蕡其”作遞進式興。

“有蕡其”着是桃樹開花後結果生長規律敍寫桃子,實則暗示了新娘婚後多生子女祝願。

古人有多子多福説,詩人借桃樹這一意象來表達了自己發自內心祝願,這是寓情於景,同時是觸景生情。

第三章開篇句“桃之夭夭,其葉蓁蓁”是寫桃樹葉子,只有桃樹樹葉,才能看出來這是一棵成長、枝繁葉茂、碩果累累的桃樹。

接下來“子於歸,宜其家人”,是説,新娘子嫁到夫家後,他新郎協力,共建家園,幸福美好生活由此拉開帷幕。

古代稱女子出嫁叫“於歸”,意思説,女子美麗之外,有使家庭和睦品德。

詩人“桃之夭夭,其葉蓁蓁”作比興,着是寫桃樹枝繁葉茂,實則暗含桃樹、葉茂意,喻示着新娘出嫁後能夫家帶來運,使夫家家業興期盼,因而桃葉這一意象使人聯想到家業發達。

總體,詩人桃樹整體意象,花、果、葉為局部意象,開花寫到結果,結果寫到枝繁葉茂,而所隱喻內容是展開,豔若桃花新娘形象到多生貴子母親形象,母親形象到持家家庭主婦形象。

這種描寫既符合桃樹生長規律,合乎新娘出嫁後生活軌跡,詩意渾然天成,層層遞進,讀來,絲毫感覺不到雕琢堆砌痕跡。

行文,這首詩主題明朗了:詩歌中“桃之夭夭”,一唱三嘆,迴環復;三重唱“子於歸”,使《桃夭》這首詩主旨顯得明朗,從而描繪出的是女嫁祥和景象。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