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目的而讓婚姻一團糟 |與神對話Ⅱ |好的關係是有他可以分享你的完整 |【婚姻 目的 與神對話】

的目的而讓婚姻一團糟 |與神對話Ⅱ |好的關係是有他可以分享你的完整 |【婚姻 目的 與神對話】
1 min read

尼:我什麼時候於關係學得夠多,而能令它們順利進行?有沒有一種方法可以讓我關係中保持?它們挑戰嗎?神:關於關係,你沒有什麼可學。

你只要展現你知道東西。

可是確有一個方法能讓人關係中得到,那,它們本該有目的去運用關係,而非你設計目的。

關係是具挑戰性;召喚你去創造、表現,並且經驗你自己面向,你自己弘偉視野,你自己崇高版本。

沒有什麼關係裡你能地、具衝擊力地,並且地做到此點。

事實上,沒有關係,你完全無法做到。

唯有透過你其他人、地及事件關係,你才能存在於宇宙裡(作為一個可知“量”,作為一個可認明某物)!記住,每樣東西時,你。

只有在於非你東西時,你才是你是東西。

那世界準則,世界——我居之處——相反。

你地瞭解了這點,你地理解了它,那時你會地祝福每一個經驗、所有人類接觸,是個人性人際關係,因為講法而言,你視它們建設性。

你明白它們可以、,正在(不論你想要它們如此否)來構築你是誰。

那個構築可以是你自己有意設計一個創作,或完全是個形狀。

你可以選擇做一個人,他只是發生事產生一個結果,或,他是你發生事,選擇做怎樣人及做怎樣事一個結果。

自體(self)創造是後者形式變得有意識起來。

自體第二種經驗裡得以實踐。

所以,祝福每個關係,每個視為,並且形成了你是誰——並且現在選擇做誰。

且説,你詢問是類個人人際關係有關,我瞭解那一點。

所以讓我,並且詳細談論人類情愛關係——這些你如此多麻煩事!人類愛情關係失敗(完全人類的説法而言,關係會失敗,它們不過產生你想要東西),是因為人們錯誤理由進入關係。

,“錯誤”是個相對的説法,意指“”——不論那是什麼——作衡量標準!你們語言來説,説法是:“關係失敗——改變——發生,人們全然有益或有助於關係存活理由,進入了關係時候”。

大多數人進入關係時,著眼他們能中得到什麼,而非他們能放進去什麼。

關係目的是,決定你喜歡看到你自己哪個部分“顯出來”,而非你可以捕獲且保留別人哪個部分。

關係——並且整個人生——而言,只能有一個目的:去做,並且去決定你是誰。

你説,你本來“一無是處”,直到有位人物到來,這雖是事,但不是事實。

是,這是不可置信壓力加諸別人身上,令他做所有各種他本不是東西。

想要“令你失望”,他們努力試圖做些什麼,直到他們做下去了。

他們能完成你他們描繪。

他們能扮演你派他們角色。

而你正在你每樣東西關係,來決定你變為什麼。

後,要救他們自己(以及那關係),這些“他人”(special others)開始要回他們自己,他們是誰去行動。

差不多這時,你説他們“變了”。

而現在你説你“他人”進入了你人生,你覺得了,這是。

然而,關係目的並不是有一個能令你人;而是有一個你可以他分享你人。

這兒所有人際關係矛盾所在:你並需要一個他人,來使你完全地體驗你是誰,但是……沒有另一個人,你什麼不是。

這既是人類經驗,是挫折感和之處。

要想一種有意義方法住這矛盾內,需要瞭解和完全甘願。

我觀察到很少人能做得到。

你們大半人是帶著滿懷期待、性能量、一顆開放心,及一個、熱忱靈魂進入你們“關係形成”歲月。

四十歲到六十歲之間(大部分人是而非),你放棄了你夢想,擱置了你希望,而安於你期望上——或一無所有。

這問題是如此基本,如此,然而如此悲劇性地被誤解:你夢想,你想法,及你喜愛希望,是你摯愛別人,而非你摯愛自己有關。

你關係試金石於,別人多能附合你想法,以及你覺得自己多能附合他人想法。

然而,唯一試金石是你能附合你自己想法多少有關。

於關係提供了人生機會——確,其唯一機會——去創造及製作你自己觀唸驗,所以關係是神聖。

因此你關係看作是去創造和製作你他人觀唸驗時,關係會失敗。

讓關係裡每個人只擔心他自己——自己作誰、做什麼和有什麼;自己要什麼、要求什麼、什麼;自己尋求、創造和經驗什麼,那麼,所有關係會綽綽有餘地其目的——及它們參與者!讓關係裡人去擔心人,、、擔心自己。

這是個奇怪説法,因為人家告訴你,層次關係裡,一個人是隻擔心人。

然而我告訴你是:你集中焦點別人身上——你執迷別人——才是造成關係失敗原因。

大師瞭解,別人是誰,做什麼、有什麼、説什麼、需要什麼、要求什麼,你無關。

別人想、期待、計畫什麼你無關。

唯一有關是,你那些關係裡,你是誰。

神:如果你仔細地觀察,便知並非如此。

如果你愛你自己,你愛別人。

許多人犯了一個錯誤,他們經由愛別人來尋求自己愛。

,他們並覺悟到他們這樣做。

這並非一個有意識努力。

這是心裡進行。

心深處。

你們所謂潛意識裡。

他們想:“如果我能愛別人,他們會愛我。

然後我是可愛,而我能愛我。

”這個,如此多人恨他們自己,因為他們覺得沒有別人愛他們。

這是一種病——這是人們害了“相思病”(love sick)時候,因為是,別人確愛他們,但那你無關。

不管多少人公然宣稱他們愛,不夠。

,他們相信你。

他們認為你試圖想操縱他們——試圖想得到什麼東西(你怎麼可能愛他們樣子?不成,有些錯誤。

你想要什麼東西!那麼,你要什麼?)。

他們鎮日無所事事,試著理解怎麼有人可能愛他們。

於他們相信你,乃開始事一些活動,讓你去證實它。

你證明你愛他們。

而要做到此點,他們可能要你開始改變你行。

其次,如果他們於得到一個結論:他們能相信你愛他們了,他們開始擔心,他們能保有你愛多久?所以,要抓住你愛,他們開始改變他們行為。

如此,兩個人關係中喪失了自己。

他們進入這關係,希望找到他們自己,卻反而喪失了自己。

這種配對導致大半怨懟,關係中喪失了自己這件事。

兩個人一種合夥關係中結合,希望全體部分總合要來得,發現反而。

他們覺得他們是單身時要。

能力,不能幹,興奮,沒吸引力,,滿足。

這是於他們是了。

因為他們放棄了他們大半本來面目,以便生存——並且停留——他們關係中。

關係來該是這個子。

然而,你能知道人,是如此體驗它。

你看不到彼此旅程上靈魂時,你看見所有關係背後理由和目的。

進化目的,靈魂進入身體,而身體進入生命。

你正在進化,你正在變。

實際地説——,別管玄秘一面——你虐待情形裡,如果你注意什麼你是,你會制止那虐待,而那於你以及你施虐者是。

你自己帶到了性世界,以便你可以有認識且體驗你是誰工具。

你是誰所有其他一切關係中,你創造自己成為什麼。

這過程中,因素你個人關係。

因此你個人關係是個神聖領域。

它們他人毫無關係,然而,於它們涉及了別人,所以它們他人甚有關係。

這二元性。

這封閉圓。

所以,若説“自我中心人了,因為他們認識神”,這並不是觀念。

你人生中,去認識你自己部分,並且停留那中心,可能並不是一個目標哦!所以,你第一個關係是你自己關係。

你先學會、,並且愛你自己。

你能視別人有價值人之前,你視你自己有價值。

你能視別人之前,你視你自己。

你能承認別人神聖性之前,你認識你自己。

如果你車放在馬前方——如大半宗教叫你做——並且承認你自己之前,承認別人,有一天你會心懷憎恨。

如果有一事是你們沒有一個人能忍受,那有人你要。

然而,你們宗教你們稱別人你們。

因此你們會照做一陣子,然後他們釘十字架上。

你們(一種或另一種方式)釘死了所有我派你們老師,不只是一位而已。

而你們如此做,並非因為他們你,是因為你們他們看成是那樣。

這些老師們全都帶來訊息:並非“我你”,是“你我”。

因此我告訴你:現在並且你自己為中心。

任何一刻看看你是什麼、做什麼、有什麼,而非別人怎麼樣。

你救贖並不能別人行為(action)中找到,只能在你反應(reaction)中找到。

尼:雖然我心中明白,但不知怎的,這聽起來像是,我們不該在意關係中人我們做了什麼。

他們可以為所欲為,只要我們保持平衡,保持住我們自己如如不動,以及所有那些美德,沒有東西能觸及我們。

但其他人觸及了我們。

他們行為確傷害了我們。

而當傷害進入了關係時,我不知如何是好。

如果我能自己説:“站開一些;使它有意義。

”好像,但知易行啊!關係裡,我別人言語和行為傷害過。

神:會有那麼一天,你受傷。

那一天,你會了悟——並且實現——關係意義;它們理由。

於你忘記此點,所以你那種方式反應。

但那關係,那是成長過程一部分。

那是進化一部分。

關係裡,你事是工作,然而那是一個主要瞭解,一個主要憶起。

你你那個層面努力——瞭解層面、願意層面、憶起層面,直到你憶起此點,並且憶起了如何利用關係創造自己一項工具。

因此,你別人所是、説或感到痛苦或時,你可以這麼做。

是你自己及別人承認你感覺如何。

你們很多人怕這樣做,因為你認為那會令你“”。

你內心深處某個地方,你瞭解,你“那樣感覺”很可能是可笑,很可能你是太小氣了。

不是,你是“那大量多了”。

但你沒辦法。

你那樣感覺。

只有一件事你可以做。

你你感受。

因為你感受意味著你自己。

而且你愛你鄰人如你愛自己一樣。

如果你無法你自己內心感受,你如何能期待去瞭解和別人感受呢?別人互動過程裡,第一個問題是:現在我是誰,有,那個相關,我想要作誰?往往你記得你是誰,並且知道你想作誰,直到你嘗試了幾種作人方式。

那什麼你感受是如此。

如果你第一個感覺是負面感覺,有那感覺往往足以讓你遠離它了。

因為你有那憤怒、有那、有那厭惡、有那怒氣、承認想“回去”感覺時,你才能舍掉這些第一次感覺“非你想要作人”。

大師是歷過這類經驗,而能預知她選擇是什麼人。

她並需要“試試”任何事。

她以前穿過這些衣服,知道它們並不合身;它們不是“她”。

延伸閱讀…

與神對話第1集—第8章:正確的婚姻關係

因不瞭解「關係」的目的而讓婚姻一團糟

而既然一位大師一生致力於地實現她所知她自己,她會懷抱這種不合覺。

那什麼大師面臨其他人可能會稱為災難事情時,能面不改色原因。

大師祝福災難,因為大師明白,自己成長來自災禍(及所有經驗)種子。

而大師第二個人生目的是成長。

因為一個人完全自我實現了,沒別事可做,自我實現之外。

這個階段,一個人靈魂工作轉移到神工作(God work),因為這我做事!這個討論目的,我會假定,你努力於靈魂工作。

你尋求實現——使成“”——你是誰。

生命(我)會你機會去創造那個(記住,人生並非一個發現過程,人生是個創造過程)。

你可以一而再地創造你是誰。

確,你每一天做。

不過,照事情現狀,你並發現答案。

雷同外經驗之下,第一天你反應可能是選擇要有、有愛心和仁慈。

第二天你可能選擇要憤怒、脾氣而。

這一點上,大師是可預測。

相反,學生是完全不可預測。

成為大師道路上,藉由,任何情況反應上,一個人是多麼可預測做出選擇,可知他做得怎麼樣了。

,這打開了一個問題:什麼選擇才是選擇?這是有史以來,環繞著人類哲學和神學一個問題。

如果這個問題令你關注,你作大師路上了。

因為事實上,大多數人繼續完全關注於另一個問題上。

不是什麼才是選擇,是什麼才是選擇?或我如何能損失得?你減低損失或利益觀點來過生活時,人生利益喪失了。

機會失去了。

因為這樣人生是恐懼中度過,而那種人生是關於你一個謊言。

因為你並非恐懼,你是愛。

並需要保護愛,無法失去愛。

然而,如果你繼續回答第二個問題而非第一個問題話,你會你經驗裡明白此點。

因為只有一個患得患失人,會問第二個問題。

而只有一個以方式看人生人,會看他自己一個存在;他瞭解贏或輸並非那試金石,只有去愛或沒能去愛才是,只有這樣人才問第一個問題。

現在,讓所有有耳能聽人注意聽吧!因為,我要告訴你們:所有人際關係裡,關頭時,只有一個問題:沒有其他中肯問題,沒有其他有意義問題,沒有其他問題於你靈魂有任何重要性。

現在我們到達了一個詮釋點,因為“愛出發行”這個原則人誤解,而這個誤解,導致了人生憎恨和憤怒,而那,轉而招致如此多人離了正道。

多少世紀以來,你們教愛出發行,是出自會帶別人善不論哪種作人、做事和擁有選擇。

然而,我告訴你這個:選擇是帶你善選擇。

像所有靈性真理一樣,這個聲明令它自己面對了錯誤詮釋。

一個人決定了他能他自己做“善”是什麼時候,這奧秘澄清了一些。

而當選擇執行了時,奧秘化解了,圓圈完成了,而於你善,變成了於別人而言善。

要花幾輩子,多輩子去實行它,你才能理解這點,因為這項真理繞著一個真理:你你自己做了什麼,你便是別人做了什麼。

你別人做了什麼,你自己做了什麼。

這是因為,你和別人是。

你之外,並沒有別人。

所有你們星球上大師們教過這一點(我告訴你們,你們我這些兄弟一個做,我做)。

然而對大多數人而言,這只是個玄秘真理,而很少實際去應用。

但事實上,這是以來可行“玄秘”真理。

關係中,記住這個真理是,因為,沒有它話,關係會是困。

現在讓我們這智慧純粹靈性、玄秘面向站開,回到實際應用上。

理解之下,人們——善意,並且許多是有宗教情操——往往他們關係中,方做了他們認為會是事,但令人是,許多例子裡(大多數例子裡),它造成只是對方持續虐待,關係持續運作。

後,那些試著方“做該做事”——地原諒人、表示同情、繼續地某些問題和行為——人,會變得滿懷怨恨、憤怒和信任,神如此。

因為,一位公正神怎麼可能要求這種無窮盡受苦、沒有,只有犧牲?即使愛之名?但事實上,神並沒有。

神叫你自己包括你愛裡面。

神進一步,建議你自己放在第一位。

可我完全明白你們有人稱此為褻瀆,因此會説這並不是我話;有人會做出更糟事:接受它我話,但去誤解或曲解它,適合你們自己目的;去合理化那些敬神(ungodly)行為。

我告訴你——你自己放在第一位,説法上,會導致一個敬神行為。

所以,如果你做你事,結果發現做是一個敬神行話,你迷惑應該,是否你自己放在第一位,卻反而應該,是否你誤解了什麼才是你。

,決定什麼才是你,你需要決定你試圖去做是什麼。

這是許多人忽視一個步驟。

你“想做”什麼?你人生中目的是什麼?若沒有回答這些問題,任何既定情況裡,什麼才是“”問題,是個不可解之謎。

實際地説——,別管玄秘一面——你虐待情形裡,如果你注意什麼你是,你會制止那虐待,而那於你以及你施虐者是。

延伸閱讀…

《與神對話Ⅱ》:好的關係是有他可以分享你的完整

【周神助每日與神對話】這是極大的奧秘! 是指基督和教會説 …

因為他虐待允許繼續時,一個施虐者受虐了。

這施虐者並無治癒作用,反而有損害。

因為,如果施虐者發現他暴行是可接受,他學到了什麼?然而如果施虐者發現別人接受他暴行,他發現了什麼?所以,愛待人並表示是允許他人能所欲去做。

做父母孩子身上學到了這些。

成人們沒有這麼快學到該如此對待其他成人,國對國。

然而,不可容許暴君倡狂,制止其暴政。

自己愛,以及對暴君愛,你該如此做。

這是你問題:“如果愛是所有存在一切,人如何能合理化戰爭?”答覆。

有時候,人上戰場做出關於人是誰聲明:痛恨戰爭人聲明。

有時候,你可能放棄你是誰以便做你是誰。

相信有些大師們教過你:直到你願意完全放棄一切,你才能擁有一切。

故此,要“擁有”你自己是一個和平人,有時你可能要放棄自己絕不上戰場觀念。

歷史要求過人做出這種決定。

和個人關係裡是一。

生命可能不只一次要你藉由演出你本不是一面,來證明你是誰。

這活了歲數人應該理解,雖然理想主義青年人來説,它可能根本就是矛盾。

反思裡,它像是二分法(divine dichotomy)。

這並意味著,人際關係裡,如果你受到,你“回去”(國與國之間關係,不是那個意思)。

它過意味著,容許別人繼續引起,並不是作法——不論是你自己或為別人。

這該平息了某些和平分子理論,説愛是要求你認為東西不要有反應。

這兒,討論一次地轉到玄秘上去了,因為這個聲明嚴肅探討,無法忽視“惡”這個字眼,以及它引致價值判斷。

事實上,沒有東西,只有客觀現象和經驗。

然而你人生中目的本身,要求你多、無止盡現象裡,選擇你稱東西。

因為除非你做此選擇,否則你稱自己或任何其他東西為善——故此認識或創造你自己。

藉著你稱東西,以及你稱為善東西,你定義自己。

所以惡乃是,聲稱沒有任何東西是。

此生你存在於世界裡,那兒,一件東西只能倚仗它別的東西關係而存在。

這是一種同時是作用和目的關係:提供一個你其內可找到自己、定義自己,並且繼續創造你是誰經驗領域。

你成為大師路途上——當所有傷心、損害和損失可能性消除了後——能承認心傷、損害和損失你經驗一部分,並且決定,相關之下你是誰,是事。

是,別人想、説或做事情,有時候是會傷害你——直到它們你為止。

而令你由此到彼辦法完全——要願意去肯定、承認,並且宣告你一件事感受。

説出你心中——仁慈,卻完全而。

照你過活,,卻全然且前後。

你經驗帶你時,會鬆而改變你。

你一個關係裡受傷時,沒有一個人,是神,會告訴你“離開它,因為它毫無意義”。

如果你現在傷心,這有意義,因為時。

你前任務應該是決定它意義——並且展示那意義。

因為如此做時,你選擇並且變成了你尋求要做那個人。

尼:所以,我是受苦妻子,或藐視丈夫,或我關係中受害者,是致使它們成為,或使我神眼中是可愛的囉?尼:並且我忍受別人我打擊、我自尊攻擊、對我心損傷,或我心,以使我可以説,神和人眼中,我一個關係裡“盡了我心”,“盡了我責任”或“盡了我義務”。

尼:那麼,神啊,請告訴我——關係裡,我該什麼允諾?我該遵守什麼協定?關係帶有什麼義務?我該追尋什麼指導原則?神:答案是你聽答案——因為它你任何指導方針,並且你答應每一個協定時,令協定了。

答案是:你沒有義務。

關係裡或所有人生裡,沒有義務。

神:沒有義務。

沒有任何限制或侷限,沒有任何指導原則或規則。

你受制於任何環境或情況,任何法規或律法所限制。

你既不為任何觸犯受罰,沒有犯法能力——因為神眼中,沒有什麼“觸犯”他事。

神:它沒有辦法行不通——如果你是事創造你自己工作話。

可是,如果另一方面來説,你想像自己是努力嘗試做別人要你做那個人,欠缺規定或指導原則可能會使事情辦。

然而,思考腦筋想問:如果神想要我們成為什麼樣人,她什麼乾脆一開始造我成那樣?什麼我得“克服”我是誰,以便變成我成為樣子?刺探頭腦要求知道這點——並且理當如此,因為它是個詢問。

宗教信徒想要你相信,我創造你不如我誰,因而你可以有機會變成我誰,只要你努力反抗所有不利因素——並且,我可以補充一句,反抗我假定了你每一個傾向。

而這些所謂傾向,包括了犯罪傾向。

你教你生於罪裡,你死於罪裡,而犯罪是你天性。

你們宗教告訴你,你這點無計可施。

你自己行動是不相干和無意義。

去想你能藉由你某些行動“升天堂”,是想法。

到天堂(救贖)路只有一條,而那是你自己作為無乾,是神接受他兒子作為中間人而賜予你神恩來達到。

你這樣做了,你“得救了”。

而直到你做了這個之前,你做任何事——你過生活、你做選擇、你改進自己或令自己有價值而去做任何努力——沒有任何效果,產生不了任何影響。

你無讓你自己有價值,因為你是生俱來沒有價值。

你造出來那副德性。

什麼?只有天知道。

他出了錯,他弄。

他希望他能全部來過。

但事情這樣了。

怎麼辦呢?神:非。

是你嘲弄我。

是你説,我,神,造出天生生靈,然後要求他們,否則得面罰。

是你説,進入了世俗經驗幾千年後,我某時某地後悔了,説此後,你要做好人,你只需要你時覺得難過,然後接受那一位你救主就行了,如此滿足了我饑渴。

是你説是我兒子——那一位——救你脱離了自己——我賦予了你。

換言之,神兒子救你脱離他父親所為。

那麼,是誰嘲弄誰?尼:這是第二次這本書裡,你基本教義派基督教發動正面攻擊。

我!神:是你選擇了“攻擊”這個字眼。

而我只不過是談論那個議題。

附帶説一句,那議題並非你所謂“基本教義派基督教”。

而是神整個天性,以及神人關係。

這個問題這兒出現,是因為我們正在討論義務事——關係裡以及人生本身裡義務。

你無法相信一個沒有義務關係,因為你無法接受你是誰或是什麼。

你稱一個完全人生為“靈性無政府主義者”。

而我稱它是神允諾。

只有在這允諾範疇內,神計畫可能完成。

機會,而非義務,才是宗教基石,才是所有靈性基礎。

只要你是另一方面它,你錯過了重點。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