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法條 |2013 |家庭關係及 |【婚姻 男女 法條】

相關法條 |2013 |家庭關係及 |【婚姻 男女 法條】
1 min read

2.家庭中是所有其他歧視婦女現象,而且意識形態、傳統和文化名義合理化。

締約國報告審查揭示,許多國家,規範已婚伴侶權利和責任民法或普通法原則、宗教或習慣法和習俗或這種法律和習俗某種組合歧視婦女,不符合《公約》所載各項原則。

3.維持此種法律安排許多締約國第二條和第十六條全部或部分內容提出保留。

消除婦女歧視委員會關切地注意到這些保留範圍,並認為這些保留,其不符合《公約》目標和宗旨。

委員會呼籲這些締約國撤銷其保留,並確保其法律制度,無論是民事、宗教、習慣、族裔或其某種組合符合《公約》,是符合第十六條。

4.結婚、離婚、分居和死亡婦女帶來經濟後果引起委員會關切。

某些國家進行研究發現,離婚和(或)分居後,男子受到收入損失即便不是微乎其微,,但許多婦女歷了家庭收入下降,進一步依賴能獲得社會福利。

全世界,女户主家庭可能是家庭。

它們狀況不可避免地受到以下全球性發展態勢影響:市場經濟及其危機;婦女地事有償工作,主要集中於低收入工作;國家內和各國間存在收入;離婚率上升和事實結合增加;社會保障制度改革或新制度推出;是,婦女持續。

儘管婦女家庭經濟福祉做出貢獻,但她們低下經濟地位滲透家庭關係所有階段,原因往往於她們要受扶養人盡責。

5.儘管存在形形色色家庭經濟安排,但家庭關係中以及這種關係解除後,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婦女經濟狀況男子。

名義上改善經濟狀況設計社會保障制度可能歧視婦女。

6.《消除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第十六條規定,應消除結婚時、婚姻存續期間以及婚姻關係離婚或死亡而解除時存在婦女歧視。

1994年,委員會通過第21號一般性建議,其中闡述了第十六條許多內容及其與第九條和第十五條關係。

第21號一般性建議指出,第十六條第(1)款(h)項具體指涉婚姻及其解除經濟方面。

本建議基礎是第21號一般性建議、第27號其他相關一般性建議以及委員會判例闡明原則。

本建議援引《公約》第一條所載歧視定義,並呼籲締約國採取《公約》第二條和第28號一般性建議要求法律和政策措施。

它包含了第21號一般性建議通過以來發生社會和法律進展,例如一些締約國通過了關於登記伴侶和(或)事實結合法律,並且這種關係生活一起伴侶數量增加。

7.婦女家庭內應享有權得到普遍承認,其他人權條約機構相關一般性意見可以證:人權事務委員會關於男女權利第28號一般性意見(是第2327段)以及關於保護家庭、結婚權利和配偶第19號一般性意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關於男女平等享有所有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第16號一般性意見(是第27段)以及關於經濟、社會和文化權利方面不受歧視第20號一般性意見。

《北京宣言暨行動綱領》和《千禧年發展目標》 全球政治文件提到家庭內部是根本性原則。

8.委員會認為,若要消除婦女歧視,締約國規定實質上以及形式上。

形式上可以通過帶性別色彩、表面上對待婦女男子法律和政策實現,但只有締約國審查法律和政策實施及效果,並確保其規定事實上並照顧到婦女地位或排斥狀態,才能實現實質上。

家庭關係濟層面而言,實質上做法處理以下問題:教育和業方面歧視,兼顧工作和家庭需要,性別定型觀念和性別角色婦女經濟能力影響。

9.本一般性建議指導締約國實現法律上和事實上制度,這種制度下,家庭關係濟利益和成本以及關係解除經濟後果男女平等承受。

本建議確立評估締約國家庭經濟方面執行《公約》情況準則。

10.一些締約國憲法或法律架構規定,與婚姻、離婚、婚姻財產分配、繼承、監護、收養和其他此類事項有關人身法受禁止歧視憲法條款限制,或人身法事項留給締約國內族裔和宗教社區決定。

這種情況下,憲法保護條款和反歧視條款保護婦女免受習俗和宗教法成婚歧視性影響。

有些締約國通過了包含保護和歧視條款憲法,但沒有修訂或通過法律來消除其家庭法制度內歧視內容,無論是規範家庭制度民法、宗教法、族裔習俗,還是法律慣例組合。

這樣憲法和法律架構全都具有歧視性,違反了《公約》第二條及第五、十五和十六條。

許多法律制度下,婦女可保留個人擁有財產管理權,並可婚姻存續期間積累和管理擁有財產。

12.有些締約國有多重法律制度,可族裔或宗教身分因素個人適用人身法。

其中有些國家(但不是所有國家)還可以規定情形下適用民法,或事方選擇適用。

但某些國家,個人適用身份決定人身法方面沒有選擇權。

14.委員會一貫表示關切是,身分決定人身法和習俗使婦女歧視持續下去,並且維持多重法律制度本身即是婦女歧視。

個人選擇適用或遵循法律和習俗了這種歧視。

15.締約國應《公約》和委員會一般性建議,通過成文家庭法或人身法,規定配偶或伴侶之間彼此,無論宗教或族裔身份或社區如何。

如果沒有統一家庭法,人身法制度應規定,關係任何階段,個人均可以選擇適用宗教法、族裔習俗或民法。

屬人法應體現男女平等這一基本原則,並應《公約》規定完全一致,婚姻和家庭關係有關一切事項中,消除婦女一切歧視。

16.委員會第21號一般性建議第13段中確認家庭形式多種多樣,並強調所有制度下有「法律上和私人生活之中」實現家庭內義務。

17.聯合國系統其他實體聲明確認了這一理解,即「地理解『家庭』這一概念。

」人權事務委員會其第28號一般性意見第27段中承認「家庭形式」。

秘書關於紀念國際家庭年報告中確認,「家庭各國之間和國家內部具有各種形式和職能」。

18.締約國有義務解決各種形式家庭和家庭關係中性和性歧視。

消除歧視婦女方面,締約國處理男輕女傳統和態度,並家庭法和政策給予個人和社區生活「公共」方面一樣監督。

21.有些締約國宗教法或習慣法承認一夫多妻婚姻,同時規定民事婚姻,後者定義是一夫一妻制。

沒有規定民事婚姻地方,實行一夫多妻制社區中婦女,無論是否願意,無選擇地只能締結或可能是一夫多妻婚姻關係。

委員會第21號一般性建議認為,一夫多妻違反《公約》規定,「抑制和禁止」。

22.有些締約國,法律規定登記伴侶關係,確立雙方之間權利和義務。

國家可向登記伴侶提供程度社會和納税福利。

23.事實結合登記,產生任何權利。

但某些國家承認事實結合,並為其規定權利和義務,但範圍和程度可能有所不同。

24.一部分締約國法律、社會和文化接受某種形式關係,即同性關係。

但如果締約國承認這種關係,不論是作為事實結合、登記伴侶是婚姻,應確保這種關係中婦女濟權利受到保護。

25.婚姻登記保護配偶婚姻關係方死亡或離婚而解除時財產問題上權利。

《公約》規定締約國有義務建立並充分執行婚姻登記制度。

但許多締約國或者法律上要求婚姻登記,或者沒有執行現行登記要求,這種情況下,包括缺乏教育和基礎設施導致登記困難情況下,個人應為沒有登記而受到懲罰。

26.締約國應確立婚姻登記法律要求,並為此開展提高認識活動。

締約國通過登記要求方面教育來促進執行,並提供基礎設施,使其管轄範圍內所有人能登記。

締約國應規定,情況允許時,提供登記之外其他婚姻證明方式。

國家保護處於這種婚姻婦女權利,無論她們有否登記。

27.委員會重申其第21號一般性建議第14段。

其中指出,「一夫多妻婚姻與男女平等權利觸,會婦女和其受撫養人帶來情感和經濟方面後果,因此這種婚姻應予抑制和禁止。

」該一般性建議通過以來,委員會關切地注意到,一夫多妻婚姻許多締約國持續存在。

委員會結論意見中指出,一夫多妻婦女及其子女人權和經濟福祉造成嚴重影響,並呼籲廢除這種婚姻。

28.締約國應採取一切和政策措施廢除一夫多妻婚姻。

然而,正如委員會第27號一般性建議指出,「許多締約國實行一夫多妻制,許多婦女生活一夫多妻家庭中」。

因此,處於一夫多妻婚姻之中婦女,締約國應採取必要措施,確保婦女經濟權利受到保護。

30.婦女各種原因締結事實結合關係。

一些國家法律架構某點上,例如伴侶死亡時或關係解除時,承認事實婚姻。

如果沒有這種法律框架,婦女同居關係結束時可能面臨經濟風險,即便她們維持家庭和積累其他資產做出了貢獻。

31.委員會第21號一般性建議中確定,《公約》第十六條第1款規定締約國義務中包含消除歧視處於事實結合婦女。

委員會建議,存在此種結合締約國內,如果伴侶雙方沒有其他人結婚或結成登記伴侶,締約國應考慮處於此種結閤中婦女及其所生子女狀況,並採取必要措施確保她們經濟權利受到保護。

事實婚姻受法律承認國家裡,適用下文載列建議。

32.締約國應締結婚姻個人提供資訊,説婚姻關係及其可能離婚或死亡而解除經濟後果。

規定登記伴侶關係締約國應向登記伴侶提供同樣資訊。

33.委員會第21號一般性建議第16段中指出,一些締約國允許“錢財或地位提升而安排婚姻”。

這侵犯婦女選擇配偶權利。

“錢財或地位提升”係指新郎或新郎家向新娘或孃家支付現金、貨物或牲畜交易,或是新娘或孃家新郎或新郎家提供類似支付。

不得任何形式這種做法列為婚姻生效要件,並且締約國不應確認這種協議可強制執行。

34.某些制度中,只能通過書面契約締結婚姻或得到承認其他結合形式。

某些制度允許事人選擇婚前或婚姻期間簽訂有關財產契約協定。

於談判能力方面存在,各國確保簽訂契約婦女享有保護於標準或默認婚姻條款規定保護。

35.如果締約國規定可以對婚姻解體後婚姻財產和其他財產分配私下做出契約安排,應採取措施保證存在歧視,公共秩序,防止濫用談判能力,並保護每一配偶訂立這種契約時受濫用權力。

這些保護性措施可包括要求這些安排書面方式做出或遵守其他正式要求,並規定如發現契約,可事後宣佈無效,或規定經濟補償或其他救濟。

36.一些締約國保留了婚姻期間財產管理方面歧視性制度。

有些保留了指定男子為户主法律,因而同時賦予他家庭唯一經濟代理人角色。

37.實行夫妻共有財產制規範地方,名義上規定婦女擁有一半婚姻財產,但婦女可能沒有財產管理權。

另於同號一般性建議第9段認為,住所國籍,無論婚姻狀況為何,成年婦女應能自己意願改變。

然而,婦女經濟活動積累財產可能認為屬於婚後家庭,婦女可能沒有得到認可管理權。

婦女自己工資可能是這種情況。

38.締約國應配偶雙方提供享有婚姻財產機會和管理財產行能力。

締約國應確保擁有、獲取、管理、經營和享有或非婚姻財產方面,婦女享有與男子同等權利。

39.一些法律制度離婚緣離婚經濟後果直接聯繫起來。

過失離婚制度可能會沒有過失為取得經濟權利條件。

丈夫可能會濫用這種制度來解除自己對妻子任何經濟義務。

許多法律制度中,宣佈過失而離婚妻子給予任何經濟支助。

過失離婚制度可能會妻子和丈夫採取過失標準,例如,於妻子而言,離婚理由要求證明丈夫忠行性質。

基於過失經濟框架往往對妻子,因為她們是無經濟自立能力一方。

41.一些法律制度要求妻子或其家庭丈夫或其家庭返錢財或地位提升形式獲得經濟利益,或作為締結婚姻一部分其他此類支付,但離婚丈夫施加同等經濟要求。

締約國應取消任何不能同等適用於丈夫和妻子離婚程式支付要求。

1. 締約各國應採取一切措施,消除有關婚姻和家庭關係一切事務上婦女歧視,並應保證婦女男女平等基礎上:(c) 婚姻存續期間以及解除婚姻關係時,有權利和義務;(d) 不論婚姻狀況如何,有關子女事務上,作為父母親有權利和義務。

但任何情形下,應以子女利益;(e) 有權利負責地決定子女人數和生育間隔,並有機會使婦女獲得行使這種權利知識、教育和方法;(f) 監護、看管、受託和收養子女或類制度方面,如果國家法規有這些觀唸話,有權利和義務。

但任何情形下,應以子女利益;中華民國憲法(民國36年12月25日施行)第7條規定:中華民國人民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法律上一律平等。

而所謂男女平等指:屬人民,經濟、社會、教育上均依法立於同等地位,而無性別上異者稱。

其內涵包括人民私權上公權上兩種。

前者包括經濟上、繼承上、婚姻及職業上;而後者含政治及教育上。

男女平等原則之外,憲法第153條第2項規定:婦女兒童事勞動者,應其年齡及身體狀態,予以保護。

而憲法第156條規定:國家奠定民族生存發展基礎,應保護母性,並實施婦女、兒童福利政策。

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第6項規定:國家應維護婦女人格尊,保障婦女人身安全,消除性別歧視,促進兩性地位實質。

如此多憲法條文規範性別平權,看起來法律能保障性別及女性權益。

但是,憲法所規定基本權利,透過低位階法律規定才能適用於私法關係,因此法律對人民間權利義務相關規定若,即無法貫徹實踐性別及保護女性權益功能。

而事實上,我國若干法律規定確實有違憲問題存在,對女性權益保障有未足之處。

雖然台灣婦女運動自解以來,即順利蓬勃發展,十幾年來致力於法律規定修正及建構──包括廢除具歧視性法律、中性方式、制定反歧視法,有斬獲,但尚有段離待努力。

推動修法過程中,認為經濟獨立是女性爭取第一步,所以整個修法運動中所推出第一部法律是性別工作法,但父權社會及經濟掛帥權利結構中,因為雙重弱勢關係,未能順利,直到民國90年才順利完成法律制定工作。

反而有關民法親屬編中女性公平待遇[1],例如離婚後婦女爭取不到子女監護權、婚姻暴力受害婦女處境、妻夫住所為住所民法親屬編相關規定婦女權益戕害,令人感同身受、引起迴響而順利推展修法。

其後延續此一修法態勢專法訂立性侵害犯罪防治法、家庭暴力防治法、性騷擾防治法及兒少性剝削防制條例相關法律。

我國民法親屬編制定於民國19年,並於民國20年5月5日施行。

受世界潮流影響,當時承認個人主義及婚姻自由。

惟傳統「男尊女卑」、「父、夫權」、「法不入家門」思想仍牢不可破,因此未能兼顧男女平等及子女利益保護。

迄民國74年6月3日第一次修正時,受限於黨政協調及傳統觀念,於男女平等及子女利益保護給予應有重視,以致關於夫妻冠姓、夫妻住所、子女姓氏、離婚後子女監護權歸屬、父母對子女親權行使意見不一致時處理、夫妻財產、女子待婚期間、婚生子女推定否認、非婚生子女認領規定,違反憲法第7條所揭示男女平等原則。

這種情況使得婦女婚姻中完全失去基本人權,面婚姻危機往往落得一無所有下場,並犧牲了子女利益。

直至民國83年9月23透過婦女及兒童保護團體長期以來之努力,司法院大法官會議作成釋字第365號解釋認為:「民法第1089條,關於父母於未成年子女權利行使意思不一致時,父行使規定部分,憲法第7條人民男女法律上一律平等,及憲法增修條文第9條第5項消除性別歧視意旨不符,應予檢討修正,並應解釋公佈之日起,於二年時,失其效力。

」該解釋中二年落日條款,使得法務部正視民間婦女團體聲音,提出民法親屬編三階段修法主張:第一階段即大法官會議解釋中民法第1089條父權條款,附帶其他父母對子女權利行使條文,即父母離婚後、非婚生子女經認領後及父母結婚撤銷後子女監護權歸屬條文--民法第1051、1055、999-1條等一併修正或增訂;第二階段乃民法親屬編男女平權、分居、離婚原因制定相關條文;至於夫妻財產制及其他總修正列為第三階段。

第一階段修法有關父母對子女權利義務行使負擔(俗稱監護權)應父母平權且以子女最佳利益判斷標準部分,包括父母婚姻關係存續中及無婚姻關係存在情形皆然,於民國85年9月25日總統公佈修正,同年月27日生效[2]。

以往父母離婚時,母無法點情形下爭取子女監護權情形獲得改善。

同時,離婚母探視子女、與子女會面交往權利得到保障。

第二階段男女平權相關條文中:1.統一旁系血婚親範圍,分「堂」、「表」;並限縮六親內者,但收養而成立四親及六親旁系血親,輩份者,不在此限(第983條)[3];2.刪除相姦者禁止結婚規定(第986、993條);3.刪除女子再婚禁止期間規定(第987、994條);4.夫妻冠姓改為冠姓原則(第1000條)[4];5.夫妻住所改為夫妻雙方協議,協議不成得聲請法院定(第1002條)[5]條文,隨民國87年4月10日大法官會議釋字第452號解釋[6]出來,認為妻夫住所為住所規定違憲,而先修正三讀通過,並於87年6月17日總統公佈修正。

至於原本預定於第二階段研修分居及離婚原因相關條文修正部分,鑑於夫妻財產制,故下,進入第三階段修正夫妻財產制。

我國夫妻財產制原規定,夫妻離婚時,妻只能取回其原有財產,且無請求夫妻財產分配權利[7],因此妻離婚時一無所有。

直至民國74年6月5日修法時,貫徹男女平等原則,是肯定家庭主婦家庭貢獻,例如夫在外工作或經營企業,妻在家操持家務、教養子女,備,使夫得無內顧之憂專心發展事業,其因此所增加財產,歸功於妻子協力,其剩餘財產,繼承或其他無償取得者外,妻應有平均分配權利,反之夫妻易地而處亦然,故修正民法第1017條規定,讓夫妻可以各自保有其結婚時所有財產及婚姻關係存續中取得財產所有權外[8],且增設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9]規定。

續為貫徹該修正意旨,保該權利實踐,趕搭第一階段修法列車時,透過民國85年7月19日大法官釋字第410號[10]及民法親屬編施行法第6-1條增訂[11]使得修法意旨及適用可以產生溯及既往效力,讓修法前結婚且忍受許多性別處境婦女亦可同享修正後平權成果。

另於民國91年6月間進一步修正,將法定財產制聯合財產制改為所得分配製,夫妻各自管理、使用、收益其個人財產,並分擔家庭費用支出,且為保障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確實實現,增設撤銷權及追加計算相關規定[12]。

以上三階段修法外,陸陸續續民法親屬編尚有其他修法。

其中父母亡時子女監護權歸屬問題、一夫一妻制度貫徹及子女姓氏問題,各界關切。

民國19年民法親屬編制定時,第1094條原規定:父母不能行使、負擔於未成年子女權利、義務,或父母死亡而無遺囑指定監護時,子女監護人順位,第一順位是未成年人同居祖父母;第二順位是家長;第三順位是未成年人同居祖父母;第四順位是伯父或叔父,第五順位是親屬會議選定人。

該順位中完全見母系姨、舅順位,不符性別觀念。

九二一地震發生時,災區即有類公平案例發生,為符合性別規範,89年1月21日修正施行第1094條,刪除伯父或叔父該款規定,並規定未能依前項順序監護人,或為未成年子女最佳利益,法院得介入選定或改定監護人,並得指定監護方法[13];且為能徹底照顧地震中受害未成年人,故特強制規定本條修正溯民國88年9月21日起生效。

雖然一夫一妻制度是普世基本價值,但我國重婚民事上法律效果得利害關係人法院請求撤銷,如訴請撤銷,則重婚繼續,故民間見一夫多妻狀況。

貫徹一夫一妻制,民國74年民法親屬編修法時,將重婚效果撤銷修正(自始、、),惟其後民國83年8月29日大法官釋字第362號解釋打破無效原則,衍生例外承認重婚問題,表示第三人因善意信賴前婚姻「判決確定」消滅,而前婚一方結婚,後該判決嗣後變導致後婚成為重婚,基於信賴保護原則,例外承認後婚,加上最高法院數個判決擴張釋字第362號解釋適用範圍,信賴「户籍登記」導致重婚效力,信賴確定判決所致重婚效力,多增一夫二妻現象。

民國91年釋字第552號解釋出來[14],補充了第362號解釋,一方面擴張了信賴保護範圍及於協議離婚導致重婚內,但另一方面限縮重婚雙方事人均為善意且無過失時,後婚效力始能維持,某種程度而言,支持一夫一妻制度,但未能完全貫徹,乃美中不足。

其後民國96年修正民法第988條並增訂第988-1條規定,「重婚雙方事人因善意且無過失信賴一方前婚姻消滅兩願離婚登記或離婚確定判決而結婚者」,重婚。

但與之同時「前婚姻後婚姻成立之日起視為消滅。

」,貫徹一夫一妻制度。

此時無過失之前婚配偶得他方請求財產上及精神上賠償。

  有關子女姓氏問題,民國19年民法親屬編制定時,民法第1059條原規定「子女父姓。

」「贅夫子女母姓。

但另有定者,。

延伸閱讀…

民法-編章節條文

民法§982 相關法條

」民國74年民法親屬編修正時,鑑於國人囿於子嗣觀念,每於接連生育女孩後,期得男,輒無節制,不但有違家庭計劃生育原則,且影響母體,增加家庭負擔;嫁娶婚子女限父姓,而贅夫子女,可另外定,有不公,故增訂:嫁娶婚情形,母無兄弟無法延續孃家香火,得父母雙方,定子女母姓。

此次修法是立基於國人傳宗接代觀念;且滿足「母無兄弟」要件,且條文既謂定,父母雙方協議,但規定定不成應如何處理。

92年6月25日修正公佈姓名條例第6條第1項第3款規定,夫妻離婚,未成年子女姓氏與行使親權父或母姓氏者,得申請改姓,這種修正方式部分解決子女因為繼父及母親姓而衍生麻煩,但會錯誤傳遞姓氏親權行使相關錯誤印象(小孩我姓我才要養),且未能徹底解決性別爭議。

直至民國96年5月4日修正規定:「父母於子女出生登記前,應以書面定子女父姓或母姓。

」「子女經出生登記後,於未成年前,得父母書面定變父姓或母姓。

」「子女已成年者,經父母書面得變父姓或母姓。

」「有下列各款情形之一,且有事實足認子女姓氏其有影響時,父母一方或子女得請求法院宣告變更子女姓氏父姓或母姓:一、父母離婚者。

二、父母一方或雙方死亡者。

三、父母一方或雙方生死不明滿三年者。

四、父母一方有或現有扶養義務滿二年者。

」雖肯定父母雙方得立基於立場協議子女姓氏,但解決父母達成協議時子女姓氏問題。

此期間,97年5月28日修正公佈施行户籍法第49條第1項前段規定:「出生登記事人姓氏,關法律規定未能確定時,婚生子女,申請人於户政事務所抽籤決定依父姓或母姓登記」,開始有了抽籤規定。

但到99年4月30日修法户籍法規定回歸民法親屬編,修正子女姓氏規定[15]:「父母於子女出生登記前,應以書面定子女父姓或母姓。

不成者,於户政事務所抽籤決定。

」「子女已成年者,得變父姓或母姓。

」及聲請法院宣告變更子女姓氏相關規定。

實務運作上,有父母另一方逕户政事務所辦理子女姓氏登記即偽造文書判刑案例[16]。

民國82年底發生鄧如雯殺夫案引起了社會各界對婚姻暴力議題重視。

民國87年通過家庭暴力防治法,引進如下制度及精神:一、公權力積極介入家庭暴力事件,例如:法院應請核發保護令,並提供被害人或證人安全出庭環境措施;加重警察人員處理家庭暴力事件權責;衞生主管機關應擬定及推廣家庭暴力防治衞生教育宣導計畫;各級中小學每學年應有2時以上家庭暴力防治課程。

二、政府結合警政、社政、教育、醫療、司法單位設立專責單位家庭暴力防治委員會及防治中心,發揮預防及善後功能,提供24時電話專線及救援、協助診療、驗傷及取得證據;被害人心理輔導、職業輔導、住宅輔導、安置與法律扶助;加害人追蹤輔導。

三、引進英美保護令制度,讓受虐者自己個人需求,選擇保護令,享有免於恐懼生存空間。

我國原刑法第221條規定,「於婦女,、脅迫、藥劑、催眠術或他法,致使不能抗拒而姦淫之者,罪。

」該法條構成要件之內察,婚姻關係存在否為其構成要件要素,申言,即犯罪客體婦女並不以配偶以外第三人限,如夫、脅迫手段,逼妻範,使其不能抗拒而予以淫者,有該該條罪(現改為強制性交罪)解釋餘地。

我國學者通説否定説主流,其理由如下:1.民法而言,夫妻互負同居義務,夫縱或反於妻意思而為性交行為,實非不法淫可比;2.夫妻結婚,法理上,足認妻方已有拋棄性交默示。

而司法實務上,採保守看法。

82年鄧如雯殺夫案發生時,其實婦女團體推出第一個回應法案是性侵害犯罪防治法,鄧女係性侵懷孕後,地方人士調解之下嫁加害人,以致婚後繼續受暴。

該法草案中即明文增訂夫妻之間可以成立強制性交罪,換言之,結婚會變成次公民,同享人身安全基本保障,其價值判斷認為,民法第1001條規定:「夫妻互負同居義務,但有不能同居理由者,不在此限。

」説,有理由之場合者,妻子本可以拒絕同居,更何況,強制執行法第128條第2項規定,命夫妻同居判決不得請求強制執行,性自主決定權方面應徹底個人自由意志。

所以,夫強迫姦淫妻子應成立強制性交罪。

若妻子理由拒絕夫之性要求,夫可另以不堪同居虐待中「精神虐待」訴請裁判離婚。

但草案送到立法院後未能順利完成,到85年彭婉如命案發生後,立法院始於85年底通過成性侵害犯罪防治法,並於88年完成刑法第16章妨害性自主罪章修正,正式承認夫妻之間可以成立強制性交罪,但維持告訴乃論。

   實體法上賦予女性權利,如果沒有相應程序使其實踐,沒有太大意義。

婦女勞參率到民國100年才破50%,且婦女勞動參與和年齡呈倒V字型,換言之,婦女結婚生子離開工作職場後回到工作岡位,因此經濟上婦女弱勢。

法院於假扣押命供擔保時,要求請求金額三分之一擔保金,而婚姻生活犧牲、貢獻而處於經濟上弱勢家事勞動者,無力提供,故民國92年修正民事訴訟法第528條規定,於請求家庭生活費用、扶養費、贍養費、夫妻剩餘財產差額分配訴時,法院應降低所命供擔保金額門檻,不得於請求金額十分之一,以免程序規定而損及事人實體利益,保障妻請求權[18]。

同理,生活費債權取得勝訴確定判決欲聲請強制執行時,強制執行實務上基於強制執行法第122條規定,薪資部分,只能扣1/3。

101年家事事件法公佈施行時,於第193條規定,未成年子女扶養費債權執行,不受強制執行法第122條規定限制。

但應酌留債務人及受其扶養其他未成年子女生活所需。

我國民國18年制定之國籍法,國籍取得採取「父系血統主義」,到89年才改採父母雙系血統主義[19]。

而結婚是否影響女性國籍部分,民國18年制定之國籍法第2條原規定,中華民國人妻者,取得中華民國國籍。

直至89年,貫徹性別,修正國籍法第4條規定:中華民國國民配偶者得申請歸化。

不但改採性別中立方式,且結婚作為得申請歸化理由之一,個人意願[20]。

涉外婚姻及父母子女法律關係適法,依民國42年制定涉外民事法律適用法規定,來「夫之本國法」或「父之本國法」主,直至民國99年,為符合性別,修正改採符合性別方式,夫妻之本國法,無本國法時住所地法,無住所地時則法院夫妻婚姻攸關各項因素中關係密切地法律應適用法律。

[21]CEDAW條文中婚內平權相關規範,主要第9條、第15條及第16條。

CEDAW第9條係有關國籍取得、變保留,婦女應男性有同等權利,婚姻而改變或喪失其國籍。

另CEDAW第15條係強調締各國應予男女法律面前地位,享有同等法律上之行能力,應給予男女簽訂契約、管理財產、訴訟行為、人身移動以及擇居權利。

CEDAW第16條規定主要係針有關婚姻和家庭關係一切事務上婦女歧視,包括締結婚約權利、生育子女、子女事務、婚姻存續期間及解消婚姻權利,應保證係建立男女平等基礎上,男女雙方具有且權利。

至於有關婚內平權一般性建議,主要規範:第十屆會議(1991)第16號一般性建議,城鄉家庭企業中無酬女工保障,認為無酬勞動是剝削婦女一種形式,建議締約國採取必要措施,保障家庭企業工作但獲薪酬、社會保障和社會福利婦女享有該待遇。

另第十三屆會議(1994)第21號一般性建議第24段亦強調,家庭是建立每一家庭成員、公正和個人滿足基礎上。

配偶雙方能夠《公約》第11條(a)和(c)項,有權選擇事適合於自己能力、資歷和抱負職業或工作。

第十一屆會議(1992)第19號一般性建議,婦女暴力行為,認為傳統態度使婦女處於屬地位或具有傳統定型角色任務。

該態度助長存在一些做法,其中涉及暴力或脅迫,例如家庭暴力和虐待、婚姻、嫁妝謀殺、強酸攻擊、女性割禮。

這類暴力婦女身心健康影響,使她們不能享有、行使和知曉人權基本。

這些形式暴力置婦女於危險之中,並損及她們參與家庭及公共生活能力。

此,委員會建議,締約國應採取而措施,消除一切基於性別暴力形式,並應保關於家庭暴力與虐待、性侵害、性攻擊及其他基於性別暴力法律,能充分保護所有婦女並且其人格和,並應向受害者提供保護和支援服務。

第十三屆會議(1994)第21號一般性建議第6段認為,國籍於充分參加社會生活。

若婦女不具備國民或公民地位,沒有選舉或擔任公職權利,並且可能無獲得公共福利和選擇居所。

成年婦女應能改變國籍,且其國籍應於結婚或婚姻關係解除、丈夫或父親國籍改變,而遭任意。

另於同號一般性建議第9段認為,住所國籍,無論婚姻狀況為何,成年婦女應能自己意願改變。

延伸閱讀…

第五十四屆會議(2013)第29號一般性建議:婚姻、家庭關係及 …

婚姻和家庭生活(第16條)

於婦女男性立於基礎選擇住所任何限制,可能限制其居住國向法庭提告或阻礙其進入、離開一國之權利。

一夫多妻問題,第十三屆會議(1994)第21號一般性建議第14段認為,一夫多妻婚姻與男女平等權利相牴觸,導致婦女和其受撫養人情感、經濟方面後果,該婚姻應予以抑制和禁止。

部分締約國憲法保障權利,屬人法或習慣法而允許一夫多妻婚姻,此違反了婦女憲法權利,違背《公約》第5條(a)項規定。

另童婚問題,次第21號一般性建議第36段,委員會認為男女結婚年齡應為18歲。

男女結婚時承擔責任,因此不應準許其達到成年和取得充分行為能力之前結婚。

世界衞生組織觀點,未成年人,指少女結婚生育,其會造成影響,同時妨礙其學業,導致其經濟自立受到侷限。

部分國家規定男女結婚年齡,地假定婦女心智發展速度與男性,或她們結婚時身心發展無關,第21號一般性建議第38段認為該規定應予廢除。

第十屆會議(1991)第17號一般性建議係針婦女無償家務活動衡化及其國民生產總值中確認,委員會認為婦女無償家務活動國家發展作出貢獻,該無償活動應進行衡酌和量化,將有助於揭示婦女實際上經濟作用,而為制定提高婦女地位政策提供。

第十三屆會議(1994)第21號一般性建議第21段,婦女承擔生育和哺養子女責任,此影響其接受教育、就業以及其他個人發展有關活動,且為婦女帶來工作負擔。

子女人數和生育間隔婦女生活會產生影響,並影響她們及其子女身心健康,因此婦女有權決定子女人數和生育間隔。

另第二十屆會議(1999)第24號一般性建議,婦女生育、節育及人工流產問題認為,締約國應匯報其如何於保健政策和措施理解,婦女需要和利益出發,正視婦女權利。

且為婦女權利,締約國有義務排除婦女尋求行動時所遇到阻礙。

另可透過計畫生育和性教育,優先預防非預期懷孕,並藉由安全孕產服務和產前協助,降低產婦死亡率。

第五十四屆會議(2013)第29號一般性建議主要係處理婚姻、家庭關係及其解消經濟後果。

該建議背景中描述:如《世界人權宣言》所言,家庭是社會基本單位。

它是一個社會和法律概念,而且許多國家,是一個宗教概念。

家庭是一個經濟概念。

家庭市場研究表明,家庭結構、家庭內性分工和家庭法婦女經濟福利影響不下於勞動市場結構和勞動法影響。

婦女往往不能享有其家庭經濟財富和收益,而且家庭解體,她們付出代價男子,守寡後可能陷於赤貧。

家庭中是所有其他歧視婦女現象,而且意識形態、傳統和文化名義合理化。

結婚、離婚、分居和死亡婦女帶來經濟後果引起委員會關切。

委員會認為,若要消除婦女歧視,締約國規定實質上以及形式上。

形式上可以通過帶性別色彩、表面上對待婦女男子法律和政策實現,但只有締約國審查法律和政策實施及效果,並確保其規定事實上並照顧到婦女地位或排斥狀態,才能實現實質上。

因此建議:後,夫妻其關係存續期間社會保障金(養老金和傷殘金)繳納大量資金,第五十四屆會議(2013)第29號一般性建議第51段認為。

締約國有義務規定男女平等地享受社會保障和養老金制度提供配偶福利和未亡人福利。

審查委員會婚姻移民持續受到家庭暴力普及率,未能對暴力受害提供足夠保護,以及保護令未能儘速核發,保護受害者免於來自加害者暴力行為表示關切。

審查委員會建議政府:(1)徹底實施《家庭暴力防治法》;(2)配置資源打擊家庭暴力。

(3)評估家庭暴力現況、政策措施有效性、挑戰及克服挑戰方法,並提出未來行動;和(4)確保保護令依法及時核發。

另審查委員會關切到雖然行政院審查和通過男女訂婚年齡17歲和結婚年齡18歲規定修訂草案,立法院決定不予審議,此審查委員會敦促政府訂定男女結婚年齡同為18歲。

應CEDAW、一般性建議及總結意見建議,我國目前民法親屬編及其他婚內平權相關法律尚有許多空間。

我國民法第972條雖規定,婚約,應男女事人自行訂定。

但第973條規定,男十七歲,女十五歲者,不得訂定婚約。

而第980條規定,男十八歲,女十六歲者,不得結婚。

該規定違反CEDAW第1條、第16條1項a款及第十三屆會議(1994)第21號一般性建議36、38認為,男女結婚年齡應為18歲,且早婚限制婦女能力發展及獨立性,減少其業機會,對家庭及社區造成影響。

再者,規定男女結婚年齡,係地假定男女心智發展速度,或結婚身心發展無關,該規定應予廢除。

依優生保健法第9條規定,懷孕婦女診斷或證明懷孕或生產,影響其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者,得,施行人工流產。

但有配偶者,除非其配偶生死不明或無意識或精神錯亂者,應得配偶。

同法第10條規定,已婚男女施行結紮手術,除非其配偶生死不明或無意識或精神錯亂者外,應得其配偶。

以上二條規定違反優生保健法第9條第2項、第10條第1項違反CEDAW第16條第1項e款及一般性建議第21號第21段、第22段及第24號第12段、第14段、第31段,締約各國應採取一切措施,消除有關婚姻和家庭關係一切事務上婦女歧視,並應保證婦女男女平等基礎上,婦女有權決定子女人數和生育間隔,並有機會使婦獲得行使這種權利知識、教育和方法。

雖然我國夫妻財產分配於民國74年增設了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規定。

惟施行,有許多尚待改進處。

一般性建議第21號第32段及第29號,強調家庭結構、家庭內性分工和家庭法婦女經濟福利影響不下於勞動市場結構和勞動法影響。

婚姻解消時應雙方分擔其解除有關經濟利害。

配偶生活期間角色和職能分工不應任何一方造成經濟後果。

故那些財產可列入分配標,有三個部分應該討論[22]。

領取退休金或勞保付應列入夫妻財產分配範圍。

有爭議是,將來之退休金或勞保老年給付應否列入分配範圍?有認為退休金或勞保老年給付是一期待權,來會會退休並確定,而能不能確實拿到退休金未可知,故非現存財產,不應列入分配範圍。

有認為退休金或勞保給付乃為勞工個人所得,且為其老年生活保障,故不應列入分配範圍。

但退休金實質上為勞工作報酬一部分,屬勞力所得,本應列入分配範圍,可婚前、婚後工作時間比例計算,婚後應得部分列入分配。

台灣自民國94年7月1日起改採勞工退休新制,僱主每月應勞工薪資提撥6%退休金,該款項變得確實,應列入分配範圍。

技術上可以考慮來條件成就時配偶直接保管單位(勞動部勞工保險局)領取。

勞保給付亦然。

雖然目前開辦國民年金,但國民年金部分乃基本工資計算老年給付,勞保年金計算上有差距。

如果整個國家制度設計是在外工作者為中心而做設計[24],那目前現實環境女性事家務工作多於男性情境下,對家庭主婦保障而應思考加以補足。

家庭中男女分工不平現狀應透過教育加以改變。

此所得能力是意味著將來能夠獲得財產能力或地位,例如專門職業資格。

剩餘財產分配目的之一於填補因夫妻角色分擔利益,而所謂清算係指夫妻協力而蓄積資力公正分配,所得能力財產同,是透過夫妻協力而取得,是構成夫妻生活基礎財富,形成夫妻資力一部。

所得能力包含進清算分配對象,才能實現公正清算。

蓋勞動者家庭,所得財產大部分消費掉,並無殘留多少財產,寧可説財是指向帶來所得職業上地位。

職是故,地清算財產,不是資力清算。

英美法,顯示所得能力財產作為清算分配對象方向是有力。

雖然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本身承認了家務勞動社會勞動具有同等價值,否則,事家務勞動一方無權請求分配。

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瞭,夫妻雙方外出工作情況下,事家務勞動多一方如何予以補償,法律並沒有作出規定。

目前雙薪家庭是主流,但婦女外出工作並沒有完全改變傳統夫妻分工模式,許多家庭中,妻子既要主外,要主內,而離婚時,對妻子事家務勞動並承認其價值。

同時,男女雙方結婚或者組成家庭,需要雙方地投入感情、時間、精力、經濟各方面來經營。

但實際生活中,夫妻雙方婚姻家庭貢獻和中獲得利益往往是。

承擔家務多一方,或作出犧牲一方,往往其職業發展和其他方面受到了牽制,社會地位謀生能力。

而配偶他方,基於方奉獻和犧牲中獲得利益,如學業、事業發展,以及經濟地位提高。

若婚姻關係繼續存續,付出多一方能夠未來生活當中得到自己奉獻和犧牲帶來回報;離婚,付出多義務一方其心血或精力大多數傾注於經營家庭,本身謀生能力低落,而其職場上發展前景開濶,此時若僅是現有財產做平均分配是公平。

舉例而言,夫妻二人大學畢業結婚,夫專心考試考取律師高考,後執業賺錢,妻事家務工作夫後盾,離婚時如僅計算分配夫妻現存有形財產,離婚後夫可繼續執業賺錢,而妻只能守著那一筆錢過日子,縱使妻出外找工作,其工作收入,妻而言,並公平。

甚者,一例,夫妻二人大學畢業考上律師,二人並同時執業,但夫全力衝刺事業,而妻一半心力花在育兒、顧家,十年後離婚時若計算分配二人名下現存有形財產,公平。

蓋十年來夫工作上所投入心力,不僅現存財產增加有助力,來賺錢能力有助力,而且可能是滾,離婚之際,若因妻幫助使夫賺錢能力增加部分予以計價,有違公平正義,故應仿美國紐約州制度,將學位、證照所得能力列入分配範圍。

不只以上提到來退休金或勞保老年給付、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取得學位、證照,其他無形智慧財產,如工作累積經驗、聲譽、客户資源或人脈應夫妻餘餘財產分配時予事家務勞動者合理對待,進一步尚需考慮事家務勞動者因此失去機會成本。

前例,夫妻二人考上律師,一方生育子女放棄律師生涯,20年後二人分手,此時未工作一方如要投入律師工作,可能我予、無可能,此時其失去可能是這一輩子工作機會,一人一半財產分配方式予以處理,因此制度設計上、更具性平意識。

或有以為,夫妻財產清算不應如此斤斤計,類此錙銖必較心態有違婚姻本質,且社會風俗不合。

但每個人應該個人付出,得到應得報酬,乃建立公平正義社會基礎。

法律制度上應儘量促成此一價值判斷實踐。

夫妻雙方面臨離婚時刻,感情業破裂,只剩下錢財問題處理,此時婚姻本質何干?離婚時財產清算,不容許任何投機取巧行為,反而能鼓勵夫妻雙方婚姻關係存續中無後顧憂、奉獻心力,而不是時時注意積累自己個人財產。

夫妻財產分配製度設計決定著人們婚姻關係走向,對婚姻生活維繫能發揮作用,社會風俗相符。

所以,有夫妻協力部分,應使其列入分配標,擴張傳統「財產」定義,能符合現代社會需求。

本著夫妻合夥精神,任何一方對婚姻生活貢獻並限於直接剩餘財產付出協力,即便是在家操持家務、教養子女、維持剩餘財產、防止財產減少間接貢獻包括內,應一方為婚姻所付出代價予以合理對待。

行政院民國100年公佈性政策綱領,其中第三篇「人口、婚姻與家庭」,提到破除性別歧視,促進婚姻制度中性別平權。

其行動措施包括:(六)加強司法、檢調調解人員性教育,於庭訊審查、調解及判決過程中,避免性別歧視。

另於財產繼承權、子女監護權審判及子女姓氏選擇,應加強性別平權觀念宣導,消除傳統文化性歧視,俾利經濟弱勢婦女得到合理公平對待。

換言之,性別政策綱領中識到徒法不足以自行。

修正後法律規範才是面課題。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