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暴力 |認識婚姻暴力 |婚姻暴力施暴者與受暴者互動歷程之研究 |【婚姻 暴力】

婚姻暴力 |認識婚姻暴力 |婚姻暴力施暴者與受暴者互動歷程之研究 |【婚姻 暴力】
1 min read

人前温文有禮,人後變成歇斯底里猛獸,關係蒙上暴力陰影,該怎麼辦?有哪些蛛絲馬跡交往時可注意?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暢銷説《1Q84》中,女主角青豆好友塚環遭丈夫暴力相向、求助,「每天生活地獄。

但我無論如何無法逃出這個地獄,」她青豆吐露心聲。

青豆幫好友出氣,手法懲罰了施暴丈夫,後來這變成她「副業」──專門那些妻子男人「移到另一個世界去」。

「鼠輩混蛋」,青豆這樣形容那些男人。

他們有的是石油業投資專家,有企業家第二代,受過高等教育、收入,但回到家完全變了樣,生起氣來可以毫不留情地用高爾夫球桿打斷太太肋骨。

説多少反映了現實人生。

許多協助處理婚姻暴力專家發現,大家以為那些教育程度、失業、酗酒吸毒人暴力對待家人,但其實暴力無所不在,受過教育、職場表現,家人拳打腳踢大有人在。

」別人聽來覺得不可思議,她習慣淡化暴力,「受害者求生存,對暴力忍受及程度人了。

精神科醫師王浩威遇過一個個案,她先生是醫生,每次沒有升上主任,回家拿妻兒當出氣筒。

此外,演藝圈名人王靜瑩陳威陶、洪曉蕾王世均,前立委王雪峯丈夫王作良傳出例子。

「包袱是面子,」賴芳玉説,發生白領婚暴夫妻別人面前是鶼鰈情深模範夫妻,恭維得愈,包袱,受害者採取隱忍、否認態度,沒有勇氣戳破假象,向外求助。

她有個事人前晚才打,但隔天帶微笑地陪先生出席他公司活動,繼續扮演恩愛夫妻。

就算受害者願意吐露受暴隱情,親友相信,他們會説:「你先生看起來那麼,怎麼可能打人?」「他不酒、不嫖不賭,只是脾氣,你有什麼滿足?」讓受害人深受挫折,阻礙求助意願,頭陀心理諮商所所長、台北市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督導施如珍指出。

白領婚暴另一「特色」是,加害者「」,比如打在看不見地方,別人發現;或力道下得到處,驗傷驗不出來。

而且他們善於利用資源,阻礙受害者求助。

施如珍舉例,有些太太因為受暴而導致精神耗弱,她們向外求助,但丈夫打電話到相關單位「告狀」:「我太太精神有問題,你們不要相信罵人是警訊,打求助賴芳玉説,並不是肢體暴力才算暴力,情緒虐待(言語辱罵、貶抑、威脅)、控制行為(不準親友見面、要求交代行蹤、控訴不忠)、發生親密接觸或性關係,這些是暴力,不能輕忽。

稱為「受虐婦女症候羣研究母」學者沃克(LenoreE.Walker)提出暴力循環理論:一開始是期(如語言暴力、摔東西),接著進入暴力期(出現肢體暴力,推、打、甩耳光、拳打腳踢、抓頭去撞牆,勒頸、拿兇器),然後施暴者會表示懺悔,受害者選擇原諒,兩人進入蜜月期,但過一陣子進入期,周而復始循環。

「語言暴力是警訊,發生肢體暴力不能拖,要求助,」諮商心理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常務理事王瑞琪説,當暴力第一次發生,受害人如果它解讀成「每個人偶爾會發脾氣」,那麼第二次、第三次呢?每次方找理由,心存僥倖,會讓暴力循環,無法中止。

而且暴力待了,受害者對暴力包容力、度會提高,對暴力沒覺。

「太太變得有點像共犯,覺得自己是受害者,知道求助,」精神科醫師王浩威分析。

善牧基金會台北中心主任陳俐蓉接觸過一位受暴婦女,這位婦女説:「我先生以前拿刀砍我,現在他好多了,『只是』打我而已。

」她強調,受害者是否要聲請保護令應評估暴力程度、人身安全後,受害者意願決定,但法律途徑,需要提供她們處理關係方法,關係面中斷暴力。

」陳俐蓉建議家庭暴力檢核表(見右頁表)來提醒自己是否處暴力危機中,提升對暴力敏感度。

賴芳玉建議處理暴力。

「期可以處理你們關係,進入暴力期,泥菩薩過江,只能先求自保了,」她解釋,處理暴力並代表馬上要走法律途徑。

比如期、辱罵你時,可以試著他時候,他聊聊最近是不是工作壓力,還是有其他原因造成他説話口擇言。

如果努力不見效,可找熟識親友幫忙聊聊,或者接受婚姻諮商,看看婚姻面臨什麼樣問題、如何改善。

不過賴芳玉提醒,不管選擇哪種方式,要思考「結果是不是我能承擔?」比如受害人選擇暴力、處理,但如果伴侶暴力愈演愈烈,威脅生命,這時怎麼辦?孩子要這樣環境嗎?或者,你盡一切努力改善關係,但萬一對方暴力沒有終止,你下一步是什麼?做好安全計劃,脱離魔掌施如珍提醒注意暴力「前奏」。

比如有些男性平時人,但一喝酒變了樣。

她有個個案注意到這一點,因為公婆住得,每她發現先生今天喝了酒,叫他去公婆家睡,避免發生衝突。

1.打110報警:若以後要打離婚官司,報警通聯紀錄可作證據;同時,警察來到現場會看到屋內、加害人態度及受害人傷勢,來警察可以證人。

陳俐蓉提醒,113反家暴諮詢專線適合平日諮詢,如果暴力正在或發生,還是應該打110報警。

2.去醫院驗傷,拿驗3.去警察局報案,警察會製作家暴事件調查報告表,並協助聲請保護令。

如果該縣市社工人力,他們會協助找庇護、申請生活補助款及法律扶助。

如果肢體暴力威脅到生命安全(比如方拿刀出來),先求自保,離開現場。

很多人堅持「離開表示輸了」、「要留下講」,卻不知這會讓自己置身於危險中。

「每個人要自己人身安全負責。

延伸閱讀…

婚姻暴力

婦女論壇【人身安全】︰認識婚姻暴力

先求安全,想怎麼解決問題,」施如珍提醒。

賴芳玉提醒,聲請家暴保護令只是安全計劃一部份,整體預防措施做得愈完善,後面衍生問題可能減少。

比如有些加害人收到保護令後生氣,威脅受害者如果撤銷保護令,後想看孩子,揚言要帶著孩子自殺,所以被害人想怎麼孩子帶出來,時轉學。

陳俐蓉説,有些受害者選擇返家或請保護令,但社工還是會他們討論安全計劃,比如收行李、帶提款卡、找可以協助親友,規劃避難路線,以便暴力發生時離開,而且加害人抓回去。

保護令可以保護人身安全,但並不能解決關係層面問題。

施如珍説,保護令是「法律」,聲請,雙方權力發生變化,有時關係會變得張或決。

但她跟受暴女性接觸發現,多數受害者希望先生停止暴力,但表示她們不想挽回婚姻,她們心裡有許多考量、掙扎,所以後來撤銷保護令人。

她分析,婚姻暴力於陌生人暴力,如果我們陌生人莫名其妙打了一頓,我們會地告他;但婚姻暴力施暴者是丈夫、孩子爸爸,加上如果來走上離婚,要考量經濟能力,要顧及雙方親戚反應,所以受害者尋求法律途徑時會是可以理解。

她覺得顧及事人需求做法,是讓她們有機會沉澱下來,釐暴力如何發生、自己現在狀態、自己要什麼。

「只要中斷暴力,需要改變處理衝突方式,去思考婚姻、生命何去何。

」施如珍協助過一位女士,因為先生外遇,兩人發生暴力衝突,後來分居。

藉由諮商,這位女士釐婚姻出了什麼事。

幾個月後她決定搬回去。

「他們夫妻關係可能稱恢復圓,但她知道問題哪兒,找到先生方式。

」她強調,受害者是否要聲請保護令應評估暴力程度、人身安全後,受害者意願決定,但法律途徑,需要提供她們處理關係方法,關係面中斷暴力。

延伸閱讀…

婚姻暴力施暴者與受暴者互動歷程之研究

家庭暴力形式

去年前立委王雪峯揭露自己受婚暴之苦,丈夫王作良道歉後,她決定隨他回家,兩人一起上教堂,媒體形容「兩人關係讓人霧裡看花」。

但其這是典型暴力行為模式,進入了無事「蜜月期」。

管事人選擇返家或離開,施如珍建議旁人不妨,因為這其中有許多複雜考量,她們心裡會掙扎、會反覆是可以理解。

王浩威認為,可以觀察加害者反省是是短期,是不是意改變行,而且是,雙方要藉這個機會去看婚姻面臨問題、如何改善。

受害者可以施加一些良性壓力督促加害者改變,比如要他每個月一位長輩談一談,讓輩見證他有沒有,或者雙方一起接受諮商。

但他提醒要做「打算,準備」:萬一加害者完全不想改變,受害者下一步呢?如果要離婚,做好各方面準備了嗎?愛自己,才是投資結婚近20年芯媛(化名)先生打到脾臟破裂、內出血、休克,動手術摘除脾臟保住命,住院20幾天才出院,「但是心靈傷口需要才能復原,」她説。

WHO(世界衞生組織)及聯合國秘書處做過伴侶暴力研究,發現受害者(可説是倖存者)常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羣」,包括沒有自信、缺乏自主能力、恐懼、痛苦、,工作及生活能力下降。

婚暴倖存者身心復原是漫過程。

善牧基金會台北中心主任陳俐蓉建議參加支持團體,走出孤立狀態並有經驗人打氣。

不過,外力量是其次,是倖存者內心力量,才能面未來人生。

律師丈夫打吳小姐,離婚後參與多個民間團體,中學習、成長許多。

她建議遭受婚暴女性不要覺得丟臉,「這不是你錯」,不要關在家裡鑽牛角尖。

「很多經驗見得是負面。

現在想想,我有點感謝前夫,如果不是他,我會成長這麼多,」她淡淡地説。

諮商心理師王瑞琪建議多「投資」自己,比如去唸書、學一技、多交朋友,中恢復自信,愛自己。

愛自己,是、賺不賠投資。

◎反家暴專線:平時諮詢撥113,狀況撥110報警。

《宿命.改變.女人》施如珍著,張老師文化《終於學會愛自己》王瑞琪著,心靈工坊《錯是我們,不是我》琳達.米爾斯著,黃煜文譯,商周出版台灣每年通報家庭暴力案件有7萬多件,每天200件左右,其中發生夫妻間婚姻暴力佔六成,受害者九成以上是女性,意謂著九成以上加害者是男性。

2005年,WHO發表了婦女家庭暴力多國研究,正式伴侶間暴力(是男性伴侶女性暴力)列為公共議題。

換句話説,家庭或伴侶暴力不是私人領域事,而是需要社會關注介入公共議題。

如果你和伴侶相處時,發生這些事,提高警覺:●突然現身你和朋友聚會,讓你覺得監視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