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些法條修改 |婚姻平權吵什麼 |影響了誰 |【婚姻 平權 意思】

哪些法條修改 |婚姻平權吵什麼 |影響了誰 |【婚姻 平權 意思】
1 min read

同性婚姻(英語:Same-sex marriage),或稱為同志婚姻(Gay marriage),是指性人締結婚姻關係,當中可能會舉辦民事或宗教儀式。

婚姻平權(Marriage equality)是符合現今政治面向上用詞,係指所有人不分性傾向或性別享有彼此締結法定婚姻權利。

目前全世界有35個國家法律上全國或部分區域允許同性婚姻:荷蘭[註 1]、比利時、西班牙、加拿大、南非、挪威、瑞典、葡萄牙、冰島、阿根廷、丹麥、巴西、法國、烏拉圭、紐西蘭[註 2]、英國、盧森堡、墨西哥、美國[註 3]、愛爾蘭、哥倫比亞、芬蘭、馬爾他、德國、澳洲、奧地利、台灣、厄瓜多、哥斯大黎加、智利、瑞士、斯洛維尼亞、古巴、安道爾及尼泊爾,另愛沙尼亞於2024年1月1日正式生效。

以色列承認其他地區合法結婚同性伴侶法律效力。

而2016年哥斯大黎加提出動議後,美洲人權法院(Inter-American Court of Human Rights)於2018年1月9日公佈一項保障同性伴侶婚姻權諮詢意見,預計這有助於美洲若干國家承認同性婚姻[註 4][1]。

字面意義而言,同性婚姻指同性伴侶建立民事上婚姻關係,並享有相應民事和刑事權利,承擔相應民事及刑事義務。

但目前,於跨性別和變性者結合或因其他性別相關原因受到社會邊緣化人羣,納入同性婚姻討論語境。

可以註冊同性婚姻地方,同性婚姻伴侶可以舉行婚禮。

但承認同性婚姻地方,可能會有類似婚禮儀式,該儀式稱為「承諾儀式」;雙方藉此確立兩人關係,承諾履行等同或接近婚姻義務,但這種關係任何法律承認或保護,沒有家庭(如子女監護權,部分同性伴侶會領養子女)、財產(如財產、税務、繼承、遺產税)、社會(如醫療保險、探視、代做醫療決定、代行權利、移民)多方面權利。

《漢書》記載:司隸解光上奏:「官婢曹曉、道房、張棄,故趙昭儀御者於客子、王、臧兼,皆曰宮(曹宮)即曉子女,前屬中宮,學事史,通《詩》,授皇后。

房(道房)宮(曹宮)食。

」,應邵注曰:「宮人夫婦名食。

」表示漢朝官方女同性戀夫婦行為,予以默認。

再者,於無性宦官宮女結合,稱菜户。

清代紀昀《明懿安後外傳》:「明之宮人無子者,各擇內監為侶,謂食,亦謂菜户。

其財物相通如一家,相愛若夫婦然。

既而妃嬪以下有,雖天子,其宦者不之嫌。

」表示官方對宦官宮女這種結合關係財物相通,予以默認。

《太平廣記》《潘章》篇文中記載故事發生於三國時期吳國。

潘章王仲先「一見相愛,情若夫婦」,並餘生。

兩人去世後,「家人哀,合葬於羅浮山」[2][3]。

西元977年編太平廣記是古代説、筆記彙編,屬稗官野史類軼聞傳奇性質,其中保存大量古籍文獻。

軼聞傳奇雖非正史而可能有虛構內容,但能側面反映社會現象[4]。

清末民初時期,中國各地出現了許多女同性戀組織,「金蘭契」。

金蘭契習俗規定和同性戀婚姻可謂如出一轍,締結金蘭契女子,一切婚屬,男家不得娶,她們誓不肯和男子婚嫁,且結盟二女同居,成雙結,情如夫妻,負,會選擇嗣女繼承財產,死後會埋一起,這種形式和同性戀婚姻絲。

[5]
歷史上第一個提及同性婚姻儀式發生羅馬帝國早期[6],並用以批評或諷刺方式引用[7]。

於權利論述主義路徑,提倡社羣主義學者麥可·桑德爾認為於婚姻制度,乃至於其它公共事務討論,無法權利中藴含道德或內價值而達成。

他名左迪卡斯運動員羅馬一場公開儀式中成婚[9][10]。

342年,基督教君士坦提烏斯二世和君士坦斯一世《狄奧多西法典》中添加法令(C. Th. 9.7.3),禁止羅馬帝國進行同性婚姻,舉行同性婚姻人處刑[11]。

儘管在此之前有零星行動,現代具有社會運動性質「婚姻平權」運動獲得顯著進展是1990年代左右。

[13][14]
2001年,歐洲國家荷蘭通過同性婚姻,成為第一個承認同性伴侶登記婚姻有效性國家。

此後,部份歐美、拉丁美洲國家、南非,以及這些國家屬地後司法判決承認同性婚姻法律效力。

另外有些國家承認同性民事結合,權利義務上婚姻有同等或法律地位,但具有「婚姻」儀式性質(例如,締約時毋需宣誓、分手時程序)[15]。

2015年6月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奧貝格費爾訴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基於憲法保障每個人自主決定權權,承認同性伴侶登記婚姻權利。

「同性婚姻法制化」法律管轄權而有各種作法,其方法包括機關通過修改婚姻法表決、憲法法院基於原則確立通過同性婚姻法律裁決,以及民眾直接投票中(倡議性投票或公民投票)大多數支持同性婚姻結果通過。

同性婚姻是一項涵蓋公民權利、人權、政治、社會以及宗教範疇議題[16][17][18][19]。

雖世界各地有各式宗教信仰社羣支持同性婚姻,不過宗教團體信仰理由而反。

民意調查顯示,同性婚姻所有發展民主國家和一些發展中民主國家中支持度上升[20][21][22]。

關於同性婚姻議題有很多民調,自2010年後,全球民調呈現一個持續支持同性婚姻趨勢。

2010年後,很多開發國家進行民調顯示有過半數調查者同性婚姻支持。

開發國家於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態度組別,年齡、政治形態、宗教、性別方面各有不同,各組別方面有增長趨勢[23][24][25][26][27]。

幾個國家進行一些詳細民調和研究表明受教育水平,以及年人傾向於支持婚姻平權[28][29][30][31][32]。

儘管少有傳統社會同性結合視為一種婚姻形式,但歷史文本和人類學民族誌,時期以及地域社會,對同性關係結合有範圍接受程度。

而同性之間作為情人眷屬同居生活,乃至締結婚約,古代部落民族以及文明社會當中,並全然無蹤影[33][34]。

中國明清時期,兩個男子拜堂成親「契兄弟」,到願出嫁男子,二女同居共營生活「自梳女」,以及美洲原住民具巫醫身份雙靈,可視古代同性或非異性戀伴侶生活歷史見證[35][36][37]。

歷史上,家族、宗教和政府左右婚姻締結模式[38]。

當代同性婚姻,於關係到政府規管婚約締結身分法,而涉入了公共領域討論[39][40]。

同性婚姻反對者,訴諸傳統社會婚姻習俗男女結合形式,並以生育後代作婚姻目的,同性雙親不符孩童最佳利益,來同性婚姻[41]。

支持者則指出,國家設立婚姻制度乃是隨時而異演變過程[42][43][44]。

開放同性婚姻使得同志得以和其伴侶進入婚姻制度,並不會影響到異性戀男女結婚組家庭[45][46]。

當今婚姻制度,揚棄過往嫡長子繼承製觀念,而強調婚約締結事人人格自主決定,讓不願和無法生養小孩人,以及老年人能有結婚和再婚權利[47]。

承認同性雙親子女法律關係,有利於孩童權益,此進行限制反而損害其子女最佳利益。

同性雙親子女所作研究,顯示雙親性傾向,並非兒童發展影響因素之一,法律上此做出待遇和限制,乃是基於沒有可靠理由偏見[48][49]。

國家承認同性婚姻,是實現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憲政主義原則,禁止同志和其同性伴侶進入婚姻關係,反而是基於性傾向或性別做出待遇歧視性制度,剝奪同志組成家庭基本權[50][51][52]。

同性婚姻,涉及少數人權利憲法基本權、宗教非異性戀態度、婚姻與家庭社會功能等論辯。

其它延伸出來爭論,討論生活制度是否能有婚姻以外想像,而得擺脱其以來父權意涵[53]。

有人質疑政府是否應介入私人關係,對婚姻制度是否有國家加以控制管理,抱持懷疑態度[54][55]。

國際人權宣言文件將婚姻與家庭視為「個人或羣體作人類,而應享有政府保障權利」。

1948年,聯合國大會巴黎通過世界人權宣言,其中第16條規定[56]:
以此宣言基礎,1954年起草《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於1966年12月16日開放各國簽署締約,鼓勵政府承擔責任,個人公民、政治權利。

當中,世界人權宣言保障婚姻家庭權利第十六條規定,出現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三條。

雖然國際人權公約明示婚姻家庭作為政府應當保障權利,但於同性婚姻,是否締約方所義務,以及此處婚姻是否涵蓋同性婚姻,有各種觀點。

2002年「Ms. Juliet Joslin et al. v. New Zealand」一案,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作出解釋,人權事務委員會認為公約第23條第2項有關結婚權規定,課予締約方有設立同性婚姻義務。

但此案協見書中,Rajsoomer LallahMartin Scheinin兩名委員表示,這並代表這項法律上待遇,會構成第26條規定「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違反。

並指出公約雖明訂相關義務,但限制國家任何形式法律制度(包括婚姻內)承認同性伴侶關係[57]。

另外有些人主張人權事務委員會此案論理有問題,並指出2017年後,人權事務委員會兩項申訴(communications)作成決定,以及國家報告結論性意見建議裡,敦促國家承認同性婚姻以解決性傾向歧視,反映了人權事務委員會於此案觀點變化[58][59][60][61][62]。

參與台灣2013年和2017年「兩公約國家報告國際審查會議」國際人權專家表示:「台灣法律承認異性婚姻,而承認同性婚姻及同居關係、否認同性伴侶及同居伴侶許多利益是歧視性」,並建議台灣政府應當修正民法,給予多元家庭予以法律承認。

這些國際人權專家「見台灣政府採取行動,計劃同性婚姻納入法律」,並認為此「顯現台灣抗性傾向和性別認同歧視上是亞太地區先鋒」[63][64][65]。

雖無明文條約義務,但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事務委員會,數次國家報告結論性意見建議裡,敦促國家提供同性伴侶法律承認保障,確保各種形式家庭經濟、社會權上[57][66]。

2018年1月9日,位於哥斯大黎加聖荷西美洲人權法院(英語:Inter-American Court of Human Rights)(Inter-American Court of Human Rights)公佈於2017年11月24日作成諮詢意見(英語:Advisory opinion),認定美洲人權公約第11條第2項及第17條規定 ,同性伴侶享有異性伴侶結婚權利。

會員國公約規定意旨,並保障同性伴侶其家庭關係延伸所有一切權利[76][77][78]。

保障性傾向和性別認同人權《日惹原則》,其第24條「建立家庭權利」規定應採取必要措施確保個人建立家庭,受到基於性傾向和性別認同歧視。

政府應「承認家庭形式多樣性,包括血統或婚姻來定義家庭」。

通過同婚或伴侶制度情況時,應做到採取必要措施「確保同性未婚伴侶,能夠獲得異性未婚伴侶能夠獲得任何義務、權利、特權或福利。

」[57]
澳洲人權委員會(英語: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委員Edward Santow,引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6條,指出此一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和歧視原則,要求民事婚姻應限於異性伴侶,更該保障同性伴侶。

他稱此國際人權法趨向共識[79]。

2015年6月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奧貝格費爾訴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基於憲法保障每個人自主決定權權,判定同性異性伴侶應有結婚權利。

主張承認同性婚姻才能保護家庭與孩童利益,否認同性婚姻會強化同性伴侶污名[80][81]。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多次援引判定禁止膚色通婚違憲夫婦訴維吉尼亞州(英語:Loving v. Virginia)案(Loving v. Virginia),作為此案中運用保護條款和法律程序條款前例[82][83]。

南非(2005)[84]、尼泊爾(2007, 2023)[85]、巴西(2011)[86]、墨西哥(2015)[87]、哥倫比亞(2016)[88]、台灣(2017)[89]、奧地利(2017)[90]、哥斯大黎加(2018)[91]、厄瓜多(2019)[92]、斯洛維尼亞(2022)[93]國,以及美國(2003-2015)[94][95]、加拿大(2002-2005)[96]某些州憲法審理機構,判定政府保障或禁止同性婚姻,違反憲法權規定。

南非大法官奧比·薩克斯指利用民事結合制度成立專法取代同性婚姻,給予「隔離但」(Seperate but equal)保障,是區隔勢羣體人性貶損[84]。

有人質疑政府是否應介入私人關係,對婚姻制度是否有國家加以控制管理,抱持懷疑態度[54][55]。

他主張,任何看似中立性立場,是議題作出潛在道德價值推論,判斷了何謂生活。

他引用支持同性婚姻麻州法官Margaret Marshall之言:婚姻「是我們社羣中、值得行為」,婚姻關鍵並非生育,婚姻基本關鍵和目的是「伴侶彼此許諾」,主張麻州法官仰賴權利取徑,並且是同性婚姻符合此一價值原則判斷中,獲得了國家應當開放同性婚姻倫理學推論[97]。

世界各地同性婚姻阻力,來於福音派基督教教會、羅馬天主教教會、東正教教會、大多數穆斯林組織,以及各種帶有文化保守主義或宗教保守主義色彩宗教團體[98][99][100]。

這些,站視「婚姻」為自身所信奉宗教教義或文化規範所有物立場,認為同性婚姻無法其所屬教義或文化相容,而其採取反姿態。

然而有來自佛教[101]、道教或民間信仰[102]、一貫道[103]以及基督教[104]宗教團體成員[105][106],主張才能鼓勵個人及社會負責態度看待婚姻及家庭,進而保障和促成諸多「社會共善」;另外,這些團體或成員呼籲正視傳統及經典於性傾向性認同存在著多元詮釋可能性,建議透過話形成切合當下處境、時並進信仰教導[107]。

其它信仰宗教組織,例如印度教美國基金會(Hindu American Foundation(英語:Hindu American Foundation))[108]、澳洲印度教祭司委員會(Australian Council of Hindu clergy)[109]、穆斯林價值協會(Muslims for Progressive Values(英語:Muslims for Progressive Values))[110],美國猶太拉比中央會議(Central Conference of American Rabbis(英語:Central Conference of American Rabbis))[111],以及一神普救協會(Unitarian Universalist Association(英語:Unitarian Universalist Association))[112],發表過支持婚姻平權聲明。

同性婚姻宗教團體,聲稱同性婚姻會影響到宗教自由。

這些宗教人士擔憂若所屬宗教教義同性婚姻有所衝突,那麼拒絕同性伴侶主持宗教儀式行為,可能會引致反歧視法律訴訟,致使宗教組織違背教義接受同性婚姻。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安東尼·甘迺迪指出,美國憲法宗教自由保障,保宗教組織享有對婚姻自主信念[113]。

法律會要求宗教組織同性伴侶主持婚禮義務,要求宗教組織接受同志成為教內聖職者。

這些屬於宗教組織內部事務,宗教組織自主決定。

反歧視法規範領域限制職場聘僱、學校教育、公共服務、公眾商品買賣,成為宗教內部事務進行訴訟法源[114][115]。

公共宗教研究所2016年American Values Atlas計畫訪問四萬多名美國民眾民調顯示,對同性婚姻法制化整體態度58%支持32%,2014年54%支持,38%。

當中有85%佛教信眾支持同性婚姻法制化,其次支持比例無宗教78%,猶太教73%,印度教67%,主流基督新教63%,天主教63%,東正教59%,這些宗教多數信眾支持婚姻平權;美國穆斯林和少數族裔基督新教信眾支持反對者旗鼓,44%伊斯蘭教信眾支持,而有41%;三股宗教信仰羣體(佔總人口19%)多於贊成,摩爾門教37%支持55%,福音派基督新教31%贊成61%,耶和華見證人25%支持53%[116][117]。

據中研院2015年「台灣社會變遷基本調查計畫」第七期第一次,訪問兩千多名台灣民眾調查資料顯示,對同性婚姻法制化整體態度54%支持37%。

這當中,無宗教信仰者(佔樣本比例20%)有72%支持同性婚姻法制化;佛道教系統(佔樣本比例73%)支持多於,佛教49%支持43%,道教59%支持33%,民間信仰49%支持40%,一貫道48%支持和;基督宗教系統(佔樣本比例6%)信仰者多於贊成,基督新教32%支持64%,天主教29%支持68%[118]。

American Values Atlas (2016年)調查,61%美國人商家可用信仰因素,拒絕LGBT羣體提供服務或商品買賣[116]。

同性婚姻人,大多將一夫一妻男女婚姻視作所有婚姻型態中理想樣態。

10月底,同志大遊行吸引了超過8萬人上街,彩虹旗飄揚台北天空,許多人認為這是台灣最接近婚姻平權一刻;不過隔了2個星期,司法法制委員會審查婚姻平權草案,婚者動員2萬人包圍立法院,阻撓議事進行,婚姻平權路顯得。

「保護弱勢!黑箱!」11月17日一大早,立法院前聚集了上萬名白衣民眾,他們舉著「婚姻家庭,全民決定」牌子,面色凝重地喊著口號,堅持下一代而戰,要求政府不應破壞家庭制度,部分民眾一度衝入立法院內,試圖阻撓司法及法制委員會議事進行。

這天,司法法制委員會正在審查「婚姻平權」修正草案。

儘管許多國際媒體測,台灣極可能近日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國家,但場外達萬人抗議聲浪顯示著,婚姻平權路並沒有想像中走。

「婚姻平權」是指讓同性伴侶異性伴侶享有進入婚姻權利,俗稱「同性婚姻合法化」,於婚姻相關規定訂於《民法》中,因此「婚姻平權草案」指便是《民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提案版本有程度修正,修正條文主要散佈於「親屬編」及「繼承編」兩個章節中。

目前共有民進黨立委美女、國民黨立委許毓仁及時代力量黨團3個主要提案版本,而三個版本共通點是《民法》第972條婚約事人「男女」改為「雙方」,並訂婚年齡及結婚年齡修至男女17歲及18歲。

三個版本存在著許多差異,好比美女版本直接《民法》第971條姻親通則條文增設「適用」原則,指是同性或異性婚姻事人能適用夫妻權利義務規定,同性或異性配偶其子女關係適父母子女權利義務規定,不過第1063條「婚生推定」條文限於異性配偶;許毓仁及時代力量版本沒有增修此原則,而是性別稱謂修改為中性詞,讓同性配偶能適用現有法條,好比「夫妻」改為「配偶」、「父母」改為「雙親」。

此外,美女及許毓仁版本《民法》第1079-1條收養相關條文中,增列法院不得收養者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等理由而有歧視對待,時代力量沒有此項條文。

於為何增設「適用」原則而非一一修改稱謂,美女説只要確定「適用」原則,不論社會權、繼承權、婚姻權或是各種法中關於夫妻權利部分能適用,才能避免「掛一漏萬」,只因一條未修改到解釋成「適用」;另一個理由是,過去改稱謂造成反同婚團體反彈,這次更改稱謂是希望能降低反方疑慮,而美女認為稱謂這種東西是,看個人想要怎麼稱呼,並不會影響實際生活。

然而,儘管美女此次改變了部分作法,卻未能化解反對者疑慮,從立法院外白衣抗議羣眾見一斑。

若是上述三版修正草案表格,其實能看到此次修法涉及《民法》條文修正,並包含多元成家法案及教學課綱,通姦罪、性侵相關《刑法》完全無關,於婚姻平權相關謠言多,一羣法律人創設臉書粉絲團「婚姻平權闢謠事務」解答相關問題。

關心性別議題檢察官鄭子薇投書媒體,説謂「講一夫一妻會受罰」説法源自於台大機械繫入學試題遭性平會裁罰3萬元事件。

鄭子薇指出,因為台大機械繫學入學考試題目時「家庭是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組成,這是社會家庭律」題幹,要求學生闡述工程師責任,若《性別教育法》規定,學生入學時因性傾向而有待遇則可以裁罰,因此台大遭裁罰主因並非「提到一夫一妻」,而是因為這個題目可能影響性傾向學生入學權益,如果其他場閤中提一夫一妻是個人言論,是會遭到裁罰。

婚者主張,同志婚姻通過後會進一步造成《刑法》239條通姦除罪化、廢除《刑法》第227條「兩無猜」條款結果,鄭子薇認為這些雖然是性別議題,值得進一步研究思考,但是並婚姻平權修法範圍內,因為婚姻平權修民法,更改刑法條文,代表婚合法後進一步推動,可能這些標語出現同志遊行中,婚者拿來大做文章。

同志遊行訴求多元,限制參與者言論,議題應回到議題本身去思考,應混為一談。

而主要召集婚羣眾上街「下一代聯盟」陳情書上,主要訴求是「應以態度讓全台灣人瞭解婚姻制度」、「透過單點修法保障同性戀者權益」及「同性婚姻修法應透過全民公投使得」,反同婚團體論述指向異性戀婚姻神聖性,能接受各法條修法或另立「同性伴侶法」保障同性伴侶權益。

於2015年同志遊行時,當選總統民進黨主席蔡英文臉書上發文表示「支持婚姻平權」,而隨著民進黨執政,婚姻平權是新政府既定政策之一,不過先前法務部傾向另,進式地訂立《同性伴侶法》,讓同性伴侶享有部分婚姻權利,再視情況決定是否應讓同性伴侶享有異性戀婚姻完全相同權利。

《同性伴侶法》指是訂立一個只有同性伴侶適用法律,主要目的是讓同性伴侶享有部分婚姻但非全部婚姻權利。

但立委美女認為,《同性伴侶法》形同於過去黑人平權運動中「種族隔離」,雖然黑人能白人坐車,但只能坐在區塊,隔離依舊意味著歧視,因此順序上應直接修改《民法》、推動同性婚姻,才能追求一步到位婚姻平權。

17日司法法制委員會上,國民黨立委許淑華認為婚姻平權欠缺社會共識,應召開公聽會瞭解民意,主張應以《同性伴侶法》保障同志伴侶權益,但涉及小孩收養、人工生殖權利應進一步討論,並要求法務部提出法對案;而法務部長邱太三接受質詢時則説,法務部預計明年9月提出《同性伴侶法》草案,不過現在打算提早到明年2月提草案,委託學界進行關研究。

儘管許多人《同性伴侶法》視為解方,但是於全台灣100多個擁有小孩同志家庭來説,《同性伴侶法》是疊牀架屋,解決日常生活中可能碰到法律問題。

即同志家庭打官司律師林育丞舉德國經驗例,説明德國《同性伴侶法》訂立以來於,許多同志伴侶打官司爭取多權益,反而耗費多司法資源,不過於德國一夫一妻制是訂相當於《憲法》基本法中,通過門檻修憲才能完成,之下,台灣有機會一步到位達成婚姻平權。

當天司法法制委員會國民黨委員強力杯葛議事情況下,實質審查法條,提案人兼召委美女與反方立委達成「召開2場公聽會」、「本會期內不得杯葛審查」2條件後散會,力拼本會期送出委員會。

「這個會期沒有通過話,接下來到選舉了,每次選舉這個議題會操作成政治議題,那可能通過⋯⋯。

」身國民黨唯一提出草案立委許毓仁,談起推動時機時説得坦白,於2018年馬上要迎來縣市長選舉,這個會期相當於推法最佳時機點。

美女認為,婚姻平權草案這次應該有機會出得了委員會,但出了委員會後,朝野黨團協商時便是各黨面臨壓力,如果國、民兩黨團支持話,要通過,不過她擔心國民黨杯葛,可能刻意提出上千個案子,讓婚姻平權草案排進去院會議程,無法這個會期完成三讀,而下個會期進行政黨總質詢,通過時機繼續延後。

「黃金期這個會期跟下個會期了。

」許毓仁言,美女認為考量選舉因素,如果這兩個會期推過,婚姻平權得無限延宕下去。

「我是覺得是社會氛圍啦!所以我調説,你今天法要過,社會氛圍沒有出來,法是過不了。

」美女感嘆地説,這是反方想法,台灣能不能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國家,立法院外聲音和立法院內。

獨立精神,是自由思想條件。

獨立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討論和浮現。

同性婚姻(英語:Same-sex marriage),或稱為同志婚姻(Gay marriage),是指性人締結婚姻關係,當中可能會舉辦民事或宗教儀式。

婚姻平權(Marriage equality)是符合現今政治面向上用詞,係指所有人不分性傾向或性別享有彼此締結法定婚姻權利。

目前全世界有35個國家法律上全國或部分區域允許同性婚姻:荷蘭[注 1]、比利時、西班牙、加拿大、南非、挪威、瑞典、葡萄牙、冰島、阿根廷、丹麥、巴西、法國、烏拉圭、新西蘭[注 2]、英國、盧森堡、墨西哥、美國[注 3]、愛爾蘭、哥倫比亞、芬蘭、馬耳他、德國、澳大利亞、奧地利、台灣、厄瓜多爾、哥斯達黎加、智利、瑞士、斯洛文尼亞、古巴、安道爾及尼泊爾,另愛沙尼亞於2024年1月1日正式生效。

以色列承認其他地區合法結婚同性伴侶法律效力。

延伸閱讀…

同性婚姻-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婚姻平權吵什麼?──哪些法條修改?影響了誰?

而2016年經哥斯達黎加提出動議後,美洲人權法院(Inter-American Court of Human Rights)於2018年1月9日公佈一項保障同性伴侶婚姻權諮詢意見,預計這有助於美洲若干國家承認同性婚姻[注 4][1]。

字面意義而言,同性婚姻指同性伴侶建立民事上婚姻關係,並享有相應民事和刑事權利,承擔相應民事及刑事義務。

但目前,於跨性別和變性者結合或因其他性別相關原因受到社會邊緣化人羣,納入同性婚姻討論語境。

可以註冊同性婚姻地方,同性婚姻伴侶可以舉行婚禮。

但承認同性婚姻地方,可能會有類似婚禮儀式,該儀式稱為“承諾儀式”;雙方藉此確立兩人關係,承諾履行等同或接近婚姻義務,但這種關係任何法律承認或保護,沒有家庭(如子女監護權,部分同性伴侶會領養子女)、財產(如財產、税務、繼承、遺產税)、社會(如醫療保險、探視、代做醫療決定、代行權利、移民)多方面權利。

《漢書》記載:司隸解光上奏:“官婢曹曉、道房、張棄,故趙昭儀御者於客子、王、臧兼,皆曰宮(曹宮)即曉子女,前屬中宮,學事史,通《詩》,授皇后。

房(道房)宮(曹宮)食。

”,應邵注曰:“宮人夫婦名食。

”表示漢朝官方女同性戀夫婦行為,予以默認。

再者,於無性宦官宮女結合,稱菜户。

清代紀昀《明懿安後外傳》:“明之宮人無子者,各擇內監為侶,謂食,亦謂菜户。

其財物相通如一家,相愛若夫婦然。

既而妃嬪以下有,雖天子,其宦者不之嫌。

”表示官方對宦官宮女這種結合關係財物相通,予以默認。

《太平廣記》《潘章》篇文中記載故事發生於三國時期吳國。

潘章王仲先“一見相愛,情若夫婦”,並餘生。

兩人去世後,“家人哀,合葬於羅浮山”[2][3]。

公元977年編太平廣記是古代説、筆記彙編,屬稗官野史類軼聞傳奇性質,其中保存大量古籍文獻。

軼聞傳奇雖非正史而可能有虛構內容,但能側面反映社會現象[4]。

清末民初時期,中國各地出現了許多女同性戀組織,“金蘭契”。

金蘭契習俗規定和同性戀婚姻可謂如出一轍,締結金蘭契女子,一切婚屬,男家不得娶,她們誓不肯和男子婚嫁,且結盟二女同居,成雙結,情如夫妻,負,會選擇嗣女繼承財產,死後會埋一起,這種形式和同性戀婚姻絲。

[5]
歷史上第一個提及同性婚姻儀式發生羅馬帝國早期[6],並用以批評或諷刺方式引用[7]。

當時皇帝埃拉伽巴路斯他一名來自卡利亞金髮碧眼奴隸希洛克勒斯稱為其丈夫[8]。

他名左迪卡斯運動員羅馬一場公開儀式中成婚[9][10]。

342年,基督教君士坦提烏斯二世和君士坦斯一世《狄奧多西法典》中添加法令(C. Th. 9.7.3),禁止羅馬帝國進行同性婚姻,舉行同性婚姻人處刑[11]。

儘管在此之前有零星行動,現代具有社會運動性質“婚姻平權”運動獲得顯著進展是1990年代左右。

[13][14]
2001年,歐洲國家荷蘭通過同性婚姻,成為第一個承認同性伴侶登記婚姻有效性國家。

此後,部分歐美、拉丁美洲國家、南非,以及這些國家屬地後司法判決承認同性婚姻法律效力。

另外有些國家承認同性民事結合,權利義務上婚姻有同等或法律地位,但具有“婚姻”儀式性質(例如,締約時毋需宣誓、分手時程序)[15]。

2015年6月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奧貝格費爾訴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基於憲法保障每個人自主決定權權,承認同性伴侶登記婚姻權利。

“同性婚姻法制化”法律管轄權而有各種作法,其方法包括機關通過修改婚姻法表決、憲法法院基於原則確立通過同性婚姻法律裁決,以及民眾直接投票中(倡議性投票或公民投票)大多數支持同性婚姻結果通過。

同性婚姻是一項涵蓋公民權利、人權、政治、社會以及宗教範疇議題[16][17][18][19]。

雖世界各地有各式宗教信仰社羣支持同性婚姻,不過宗教團體信仰理由而反。

民意調查顯示,同性婚姻所有發展民主國家和一些發展中民主國家中支持度上升[20][21][22]。

關於同性婚姻議題有很多民調,自2010年後,全球民調呈現一個持續支持同性婚姻趨勢。

2010年後,很多發達國家進行民調顯示有過半數調查者同性婚姻支持。

發達國家於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態度組別,年齡、政治形態、宗教、性別方面各有不同,各組別方面有增長趨勢[23][24][25][26][27]。

幾個國家進行一些詳細民調和研究表明受教育水平,以及年人傾向於支持婚姻平權[28][29][30][31][32]。

儘管少有傳統社會同性結合視為一種婚姻形式,但歷史文本和人類學民族誌,時期以及地域社會,對同性關係結合有範圍接受程度。

而同性之間作為情人眷屬同居生活,乃至締結婚約,古代部落民族以及文明社會當中,並全然無蹤影[33][34]。

中國明清時期,兩個男子拜堂成親“契兄弟”,到願出嫁男子,二女同居共營生活“自梳女”,以及美洲原住民具巫醫身份雙靈,可視古代同性或非異性戀伴侶生活歷史見證[35][36][37]。

歷史上,家族、宗教和政府左右婚姻締結模式[38]。

當代同性婚姻,於關係到政府規管婚約締結身份法,而涉入了公共領域討論[39][40]。

同性婚姻反對者,訴諸傳統社會婚姻習俗男女結合形式,並以生育後代作婚姻目的,同性雙親不符孩童最佳利益,來同性婚姻[41]。

支持者則指出,國家設立婚姻制度乃是隨時而異演變過程[42][43][44]。

開放同性婚姻使得同志得以和其伴侶進入婚姻制度,並不會影響到異性戀男女結婚組家庭[45][46]。

當今婚姻制度,揚棄過往嫡長子繼承製觀念,而強調婚約締結事人人格自主決定,讓不願和無法生養小孩人,以及老年人能有結婚和再婚權利[47]。

承認同性雙親子女法律關係,有利於孩童權益,此進行限制反而損害其子女最佳利益。

同性雙親子女所作研究,顯示雙親性傾向,並非兒童發展影響因素之一,法律上此做出待遇和限制,乃是基於沒有可靠理由偏見[48][49]。

國家承認同性婚姻,是實現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憲政主義原則,禁止同志和其同性伴侶進入婚姻關係,反而是基於性傾向或性別做出待遇歧視性制度,剝奪同志組成家庭基本權[50][51][52]。

同性婚姻,涉及少數人權利憲法基本權、宗教非異性戀態度、婚姻與家庭社會功能等論辯。

其它延伸出來爭論,討論生活制度是否能有婚姻以外想像,而得擺脱其以來父權意涵[53]。

有人質疑政府是否應介入私人關係,對婚姻制度是否有國家加以控制管理,抱持懷疑態度[54][55]。

延伸閱讀…

同性婚姻-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同性婚姻其實不是婚姻平權

國際人權宣言文件將婚姻與家庭視為“個人或羣體作人類,而應享有政府保障權利”。

1948年,聯合國大會巴黎通過世界人權宣言,其中第16條規定[56]:
以此宣言基礎,1954年起草《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於1966年12月16日開放各國簽署締約,鼓勵政府承擔責任,個人公民、政治權利。

當中,世界人權宣言保障婚姻家庭權利第十六條規定,出現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三條。

雖然國際人權公約明示婚姻家庭作為政府應當保障權利,但於同性婚姻,是否締約方所義務,以及此處婚姻是否涵蓋同性婚姻,有各種觀點。

2002年“Ms. Juliet Joslin et al. v. New Zealand”一案,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作出解釋,人權事務委員會認為公約第23條第2項有關結婚權規定,課予締約方有設立同性婚姻義務。

但此案協見書中,Rajsoomer LallahMartin Scheinin兩名委員表示,這並代表這項法律上待遇,會構成第26條規定“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違反。

並指出公約雖明訂相關義務,但限制國家任何形式法律制度(包括婚姻內)承認同性伴侶關係[57]。

另外有些人主張人權事務委員會此案論理有問題,並指出2017年後,人權事務委員會兩項申訴(communications)作成決定,以及國家報告結論性意見建議裏,敦促國家承認同性婚姻以解決性傾向歧視,反映了人權事務委員會於此案觀點變化[58][59][60][61][62]。

參與台灣2013年和2017年“兩公約國家報告國際審查會議”國際人權專家表示:“台灣法律承認異性婚姻,而承認同性婚姻及同居關係、否認同性伴侶及同居伴侶許多利益是歧視性”,並建議台灣政府應當修正民法,給予多元家庭予以法律承認。

這些國際人權專家“見台灣政府採取行動,計劃同性婚姻納入法律”,並認為此“顯現台灣抗性傾向和性別認同歧視上是亞太地區先鋒”[63][64][65]。

雖無明文條約義務,但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事務委員會,數次國家報告結論性意見建議裏,敦促國家提供同性伴侶法律承認保障,確保各種形式家庭經濟、社會權上[57][66]。

2018年1月9日,位於哥斯達黎加聖何塞美洲人權法院(英語:Inter-American Court of Human Rights)(Inter-American Court of Human Rights)公佈於2017年11月24日作成諮詢意見(英語:Advisory opinion),認定美洲人權公約第11條第2項及第17條規定 ,同性伴侶享有異性伴侶結婚權利。

會員國公約規定意旨,並保障同性伴侶其家庭關係延伸所有一切權利[76][77][78]。

保障性傾向和性別認同人權《日惹原則》,其第24條“建立家庭權利”規定應採取必要措施確保個人建立家庭,受到基於性傾向和性別認同歧視。

政府應“承認家庭形式多樣性,包括血統或婚姻來定義家庭”。

通過同婚或伴侶制度情況時,應做到採取必要措施“確保同性未婚伴侶,能夠獲得異性未婚伴侶能夠獲得任何義務、權利、特權或福利。

”[57]
澳大利亞人權委員會(英語: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委員Edward Santow,引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6條,指出此一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和歧視原則,要求民事婚姻應限於異性伴侶,更該保障同性伴侶。

他稱此國際人權法趨向共識[79]。

2015年6月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奧貝格費爾訴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基於憲法保障每個人自主決定權權,判定同性異性伴侶應有結婚權利。

主張承認同性婚姻才能保護家庭與孩童利益,否認同性婚姻會強化同性伴侶污名[80][81]。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多次援引判定禁止膚色通婚違憲夫婦訴弗吉尼亞州(英語:Loving v. Virginia)案(Loving v. Virginia),作為此案中運用保護條款和法律程序條款前例[82][83]。

南非(2005)[84]、尼泊爾(2007, 2023)[85]、巴西(2011)[86]、墨西哥(2015)[87]、哥倫比亞(2016)[88]、台灣(2017)[89]、奧地利(2017)[90]、哥斯達黎加(2018)[91]、厄瓜多爾(2019)[92]、斯洛文尼亞(2022)[93]國,以及美國(2003-2015)[94][95]、加拿大(2002-2005)[96]某些州憲法審理機構,判定政府保障或禁止同性婚姻,違反憲法權規定。

南非大法官奧比·薩克斯指利用民事結合制度成立專法取代同性婚姻,給予“隔離但”(Seperate but equal)保障,是區隔勢羣體人性貶損[84]。

於權利論述主義路徑,提倡社羣主義學者邁克爾·桑德爾認為於婚姻制度,乃至於其它公共事務討論,無法權利中藴含道德或內價值而達成。

他主張,任何看似中立性立場,是議題作出潛在道德價值推論,判斷了何謂生活。

他引用支持同性婚姻馬薩諸塞州法官Margaret Marshall之言:婚姻“是我們社羣中、值得行為”,婚姻關鍵並非生育,婚姻基本關鍵和目的是“伴侶彼此許諾”,主張馬薩諸塞州法官仰賴權利取徑,並且是同性婚姻符合此一價值原則判斷中,獲得了國家應當開放同性婚姻倫理學推論[97]。

世界各地同性婚姻阻力,來於福音派基督教教會、羅馬天主教教會、東正教教會、大多數穆斯林組織,以及各種帶有文化保守主義或宗教保守主義色彩宗教團體[98][99][100]。

這些,站視“婚姻”為自身所信奉宗教教義或文化規範所有物立場,認為同性婚姻無法其所屬教義或文化相容,而其採取反姿態。

然而有來自佛教[101]、道教或民間信仰[102]、一貫道[103]以及基督教[104]宗教團體成員[105][106],主張才能鼓勵個人及社會負責態度看待婚姻及家庭,進而保障和促成諸多“社會共善”;另外,這些團體或成員呼籲正視傳統及經典於性傾向性認同存在着多元詮釋可能性,建議透過話形成切合當下處境、時並進信仰教導[107]。

同性婚姻宗教團體,聲稱同性婚姻會影響到宗教自由。

這些宗教人士擔憂若所屬宗教教義同性婚姻有所衝突,那麼拒絕同性伴侶主持宗教儀式行為,可能會引致反歧視法律訴訟,致使宗教組織違背教義接受同性婚姻。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安東尼·肯尼迪指出,美國憲法宗教自由保障,保宗教組織享有對婚姻自主信念[113]。

法律會要求宗教組織同性伴侶主持婚禮義務,要求宗教組織接受同志成為教內聖職者。

這些屬於宗教組織內部事務,宗教組織自主決定。

反歧視法規範領域限制職場聘僱、學校教育、公共服務、公眾商品買賣,成為宗教內部事務進行訴訟法源[114][115]。

公共宗教研究所2016年American Values Atlas計劃訪問四萬多名美國民眾民調顯示,對同性婚姻法制化整體態度58%支持32%,2014年54%支持,38%。

當中有85%佛教信眾支持同性婚姻法制化,其次支持比例無宗教78%,猶太教73%,印度教67%,主流基督新教63%,天主教63%,東正教59%,這些宗教多數信眾支持婚姻平權;美國穆斯林和少數族裔基督新教信眾支持反對者旗鼓,44%伊斯蘭教信眾支持,而有41%;三股宗教信仰羣體(佔總人口19%)多於贊成,摩爾門教37%支持55%,福音派基督新教31%贊成61%,耶和華見證人25%支持53%[116][117]。

據中研院2015年“台灣社會變遷基本調查計劃”第七期第一次,訪問兩千多名台灣民眾調查資料顯示,對同性婚姻法制化整體態度54%支持37%。

這當中,無宗教信仰者(佔樣本比例20%)有72%支持同性婚姻法制化;佛道教系統(佔樣本比例73%)支持多於,佛教49%支持43%,道教59%支持33%,民間信仰49%支持40%,一貫道48%支持和;基督宗教系統(佔樣本比例6%)信仰者多於贊成,基督新教32%支持64%,天主教29%支持68%[118]。

American Values Atlas (2016年)調查,61%美國人商家可用信仰因素,拒絕LGBT羣體提供服務或商品買賣[116]。

同性婚姻人,大多將一夫一妻男女婚姻視作所有婚姻型態中理想樣態。

本日,東京地方法院「東京 1 次訴訟」婚姻平權訴訟宣判。

法院雖然駁回 8 名原告訴求,但同時,法院認定日本法律制度現狀,婚姻只限異性戀伴侶,允許同志結婚是「違憲狀態」,機關應該要推出可以讓同志伴侶成家婚姻制度。

「違憲」和「違憲狀態」差異是,如果法院作出「違憲狀態」判決後,國會並沒有「合理時間內」透過或修法程序解決這個「違憲狀態」,會變成「違憲」。

但這個「合理時間內」是多久?並沒有明確規範,但總督促或行政機關儘速修法意思。

簡稱「マリフォー(MFAJ)」日本版婚姻平權訴訟「Marriage For All Japan — 結婚のをすべての人に」,是 2019 年西洋情人節(2/14),日本北海道札幌、東京、名古屋與大阪共有 13 對同志伴侶,國家拒絕同性婚姻違反《憲法》保障婚姻自由、法律之下人人平等,正式日本政府提起損害賠償訴訟。

同年 9 月,九州同志伴侶加入訴訟行列,福岡地方法院提訴。

2020 年,跨性男性一橋穂(化名)伴侶武田八重(化名),因為一橋先生沒有變更户籍上性,雖然是跨性男性順性女性異性戀伴侶,法律上沒有辦法結婚,準備東京地方法院提出訴訟。

一橋穂首訴訟案稱「東京 2 次訴訟」,原告團 8 人當中跨性性戀多元組成同志朋友, 2021年3月正式進入訴訟程序。

截至昨日為止,這一系列訴訟只有:去年(2021)札幌地方法院和今年 6 月大阪地方法院一審判決出爐。

而且兩案判決結果有。

去年 3 月,札幌地方法院認為,日本政府禁止同性伴侶結婚違反日本《憲法》第 14 條「法律下」原則。

但政府拒絕受理同性婚姻並違憲,政府需要此賠償原告,因此駁回 3 組同志伴侶原告請求。

今年 6 月,大阪地方法院認為,日本《憲法》並沒有想定,沒有保障同性婚姻,所以《民法》或是《户籍法》規定並沒有違憲。

換言之,政府承認同婚合憲。

總來説,前兩起判決法官刻意繞過日本《憲法》第 24 條,避免處理日本《憲法》是否限定婚姻只能是「一男一女組合」問題。

不過本次「東京 1 次訴訟」訴訟結果,法官《憲法》第 14 條、《憲法》第 24 條第 1 款及第 2 款做了説。

複習一下,日本版婚姻平權訴訟爭點有:基於這些訴訟爭點,會有 3 種判決結果:而這次「東京 1 次訴訟」訴訟結果,雖然法官有説禁止同婚違憲,但判決內容接近「實質勝訴」狀態——政府需要賠償原告,但應該要儘速完成相關修法或程序。

負責「東京 1 次訴訟」池原桃子法官認為,《憲法》第 24 條第 1 款是婚姻關係法律上基礎,但而言「要如何結婚」、「誰和誰才能結婚」問題,是交由機關決定。

法官接著寫到,目前《憲法》第 24 條預設婚姻,確實是指異性間婚姻關係,但社會上婚姻關係或是對家族想像,會隨著時間出現價值觀上變化。

近年確實有國家改變同志族羣看法,現在社會於婚抱持比例減少中,但現時點有比例民眾同婚,認為這會影響到「傳統婚姻關係,認定男、女結婚生育後代、生活價值觀」。

考量當時制憲時代背景,《憲法》第 24 條預設婚姻關係並包含同性間婚姻關係,所以現行婚姻體制只限異性戀伴侶,並沒有違反《憲法》第 24 條第 1 款。

法官接著寫到,《憲法》第 14 條保障是「法律下」,本案來説,要討論《憲法》第 24 條第 2 款是否有違反「法律下」問題。

法官認為,關於(民法)婚姻關係節,是交由機關《憲法》第 24 條第 2 款制定法律。

機關握有婚姻制度裁量權狀況下,「有合理情況下」,婚姻制度會因為性傾向而,並沒有違憲。

而這裡所謂「合理」,指是前述《憲法》第 24 條第 1 款,當時法律上婚姻制度,是「男、女結婚生育後代、生活傳統價值觀」為前提進行。

現行法律體制承認異性間婚姻,承認同婚,這超過裁量權範圍,屬於基於性傾向歧視(,而《憲法》第 14 條只保障法律之下,不能因為性別而有待遇,但同志不能結婚,不是因為同志性別認同是什麼而有區別),所以並沒有違反《憲法》第 14 條。

這裡有點文字遊戲。

日本《憲法》第 14 條確實是只有寫到「性別」,而沒有列出「性傾向」,所以括號中筆者補充潛台詞是成立。

「東京 1 次訴訟」原告團,確實是男同志或女同志「同性戀」,但等到「東京 2 次訴訟」原告有跨性別和泛性戀當事者,不能説「事人性別」並影響事人是否能結婚了。

2019年,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完成「同性婚姻」法制化國家,法案上路首日,即有526同志新人完成登記,受到全球矚目!台灣婚姻平權運動走了10年之久,遊説、司法訴訟、組織動員及公投戰,終於贏來階段性成果。

然而法案中於跨國同性婚姻、同志家庭親權保障臻完善,需要大家持續關注努力。

《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婚法案),是2018年公投結果制定,內容釋字748精神相符,於2019年5月24日正式上路。

法務部草擬《人權基本法》,一度納入同志組織家庭權利,後無疾而終。

     時任立委蕭美琴,於立院提出第一部《同性婚姻法》。

 伴侶盟推出首部民間草擬「多元成家」三法案,包含:婚姻平權、伴侶制度家屬制度。

獲得15萬人連署、40個民間團體支持,凝聚聲量。

「婚姻平權草案」順利立院通過一讀,引來團體大規模集結,開啟陣營後抗角力。

高雄市開放同性伴侶註記,提供同性伴侶身份證明,隨後各縣市接連響應。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