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柝聲夫婦的經歷 |基督徒的信仰與愛情 |夫婦箴言 |【婚姻 十字架 倪柝聲】

倪柝聲夫婦的經歷 |基督徒的信仰與愛情 |夫婦箴言 |【婚姻 十字架 倪柝聲】
0 min read

倪柝聲17歲時,看見主釘於十架上異象,拒絕神以至於人代死愛,而信主並且同時奉獻自己神。

這樣而得救後,他開始了他一生基督徒路程。

直至1972 年,持守這一信仰,經歷二十年獄後,他饑病相交,卒於獄中,時年69歲。

這裏收錄有兩件事情,此紀念過基督徒信仰愛情。

1922年1月,有一日19歲倪柝聲打開聖經,翻到詩篇七十三篇二十五節,那裏説到:「你以外,天上我有誰呢? 你以外,地上我有所愛慕。

」 讀了後,他自己説:「詩篇作者能夠説這話,但是我不能。

」 那時他發覺,他神中間有一層隔膜,張品蕙,一個他喜歡女孩子,他放不下她。

但是,張品蕙沒有信主。

是張品蕙地位呢,是主地位呢?人戀愛中,是愛人擺。

倪弟兄神面前雖然表示願意放下張品蕙,但是內心深處,叫他割捨。

他神説:「我不能説,地上我有所愛慕,因為地上我有了所愛人。

」 他心過,他禱告,以為藉著苦苦哀求,能轉變主心。

但是主放過他,要倪弟兄學習拒絕己,放下天然情愛,專心愛祂。

有一早晨他房中禱告,要求聖靈,要求基督愛。

,主愛傾倒下來,充滿了他,終於他肯放下戀戀忘張品蕙了,他宣告説:這樣宣告後,倪弟兄能大聲宣告詩篇七十三篇了。

他見證,那一天,雖説有到三層天,但可以説到了二層天了。

 世界變得小了,好像他一個人天上主相處。

他得救那一夜,他罪擔完全脱落;但是要直到兩年後,他放下心中所愛人,全心愛主。

然而,神藉著各樣人事物成全我們,並非叫我們受苦,乃是為著我們多倒空,而多得著祂。

十年後,張品蕙燕京大學生物系畢業,歸主,一九三四年開始參加上海召會聚會。

,神認為時間,她帶回倪弟兄,和他結婚。

倪柝聲於1952年因信仰入獄。

獄外,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所有見過張品蕙人喊她「頭髮」;人人知道,那位頭銀髮老太太,是為了她和她丈夫信仰,受到監督勞動和非人待遇,主耶穌名,成了一個眾目所睹見證。

1971 年11月張品蕙中風,三天後死於醫院走廊。

「婆婆(張品蕙)去世後,我們馬上報告公公,因為知道他心臟,一下承受如此打擊。

過了一個多月,續續寫信告訴他。

但是 婆婆病危直至此期間,他有預感,來信訊問婆婆身體情況。

他信中十分地想出來婆婆團聚,病中服侍她。

姨婆(張品蕙姊)孫女一起於1972 年初去安徽看公公時,知道他心臟,婆婆去世是一樁使他萬分痛心事,婆婆是他唯一保持聯繫親人。

」「事後聽同房間友説,公公有一個心願,想結束他刑期出來婆婆團聚。

況且,倪柝聲寫《屬靈人》24歲。

』」-方小玲見證第二年,1972年6月,倪柝聲遷去另一監獄途中,心臟病死於拖車上。

他枕頭下,人發現一張紙條,上面寫著:  半年前一天,聚會結束時,爺爺説:“我們想寫個中國教會百年蒙恩記,記念一輩人主道受苦,激勵你們這些弟兄姊妹,”  那時候,《十字架:耶穌中國》沒有出來。

  我第一個報名:“爺爺,我想寫倪柝聲,可以嗎?”  是,我喜歡倪柝聲,然而喜歡他理由——他讚美詩寫得。

  他那首《神,你正在重排我前途》。

  神,你正在重排我前途,你正在拆毀我建築,忠心事奉人一日,誤會增加,消失。

(和)我眼有淚珠,看凊你臉面,好像你話語不如前;你使我減少,叫你添,叫你旨意前甘甜。

  我來求你停止你手,我覺得我受;但你是神,你怎可以讓步?求你不要讓步,我順服。

  如果你旨意和你喜樂乃是在乎我負痛苦軛,願我喜樂乃是在乎順服你旨意來受痛苦。

  好像你需代價,乃是需我受你阻扼倒下;所以我歡迎你阻扼,叫我能使你心喜樂。

  你車輛賜別人乘坐,你使他們我頭上軋過;我所有你正在下手剝奪,求你留下剝奪手我。

  很奇怪,我沒有信主前,一聽這首歌想哭,信主後,我感動無法言説。

每次,自己遇到信仰成長中掙扎或時,一遍一遍流淚唱這首歌:“我眼有淚水,看不清你臉面,好像你話語不如前……你使我減少,叫你添,叫你旨意前甘甜。

”安慰。

  那時,我知道他是中國教會風雲人物。

只是想,這個人情感,神關係。

  後來,看讚美詩選上,有一些語言到敍事古典歌詞,比如那首《伯大尼你我們分手後》——是我見到歌詞。

它開頭中國古相思曲一貫惜懷風格——  伯大尼你我們分手後,我心有個真空無可補滿,我坐河濱、將琴掛柳忮頭,你此,我怎鼓彈?我深夜時候,此時我無忍受,我無享受,嘆息,我想看你是多,我想你應許已久的迴。

  如此纏綿悱惻情調,讓我想起柳永《雨霖鈴》—  寒蟬悽切,長亭晚,驟雨初息。

門帳飲無緒。

方留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更無語凝咽。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楚天闊。

多情傷離別,哪堪、冷落清秋節!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明月。

此去年,應是良辰好景設。

縱有千種風情,誰人説?  我朋友説,這肯定是一個叫倪柝聲弟兄寫。

她問,你怎麼知道?我笑,直覺啊。

相信他是個有抒情詩人氣質人。

  後來,無意中讀到本書:《屬靈人》,一看,是他,倪柝聲!是。

那時,受基督教主義影響,加之我自己性格中激進和走端的成分,讀了幾句,馬上接受了他靈、魂、體三元人論,每天思考如何讓自己意識、喜好、思想完全死掉;如何倒空自己聖靈;如何我釘十字架,徹底破碎人,換上基督——現在想來,這種思維類文革時洗腦。

毛主席説了,如何一片白紙上畫上圖畫?那張紙徹底徹底徹底撕毀!!!  爺爺家聚會一個老姊妹送我一大堆類屬靈書籍,多是倪柝聲、賓路易師母、慕安德烈人屬靈心得,是一個叫莫林諾人寫一本小冊子,紙張發了黃,封面沒有,書名——後來知道叫《靈程引領》,如飢渴讀了不知多少遍,然後坐在宿舍牀頭,到晚包括作夢冥思苦想書裏説“神合一”奧秘。

讀那些書到一種地步,以至於其他什麼看進去了——包括以前愛唐詩、宋詞、紅樓夢,沒有了。

唯一興趣如何才能達到屬靈人境界。

  有一天早晨,覺終於蒙了聖靈光照,心靈提升到一個靈性高度,看什麼心平氣和,很超脱忘我,禱告是淚如泉湧,以為終於達到了這些書中“是我,乃是基督”境界,興奮,結果晚上,日常生活中一點小事開始有些私心雜念,一下發現我是我啊!  於是,開始有些明白,只有某一瞬間屬狀態——這種狀態中國古人體驗天人合一,福至心靈,保羅靈性體會活着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着,沒有屬靈人。

因為人罪性決定了他可能停留那種狀態中,只有在來生見神時候。

完全天新地我。

  而今生,我我,基督基督。

這樣也好,讓我看清自己上帝面前位置經定了———一顆塵土。

  況且,我們自己固然需要聖靈光照,可是,照亮不是一勞永逸,而是一生。

生命成長和治國沒有捷徑,是個過程,需要進“改良”,而不是激進“革命”——我只是需要踏踏日常生活中一點一滴去改變自己可以了。

基督生命是一點一滴進到我生命裏去——歲月流程中,我會碰到一些人,我會經歷一些事,然後其中感悟,反思,成長,如此而已.  如此而已,而非突然間什麼聖靈劈開靈魂——有人是這樣,比如保羅。

個人領受恩。

但我們不能個人領受上升為普遍真理原則來追求。

倪柝聲是這樣,,過於誇大這領受恩經歷。

以為每個信徒得如此,這許一種論——我説這句話許是另一種斷論。

呵呵。

  不過我贊同韋伯説“價值中立”和伽答默爾“文本”。

如果神我一點啓示改成我神一點想法,心態會低調很多,每個人神想法,交流而已。

  現在,我會自己説,,來,神時間,自己時間。

  可是當時不肯這麼看自己,是靈脩狀態時自我感覺,接下來很多生活場景中,看到自己各種各樣毛病沒改掉,馬上破壞了我自我感覺,於是,批判自己,自己打入地獄。

  其實,當時不肯給自己時間,渴望早日修煉成屬靈人,沒有屬靈和精神優越感裏面。

記得《屬靈人》那本書上,倪柝聲説“誰是屬人,誰是屬魂人,我知。

”當時羨慕他屬功力,心想,我要是能達到這樣“火眼金睛”好了。

  因為那時候我是自我感覺人。

總拿屬有色眼鏡評判自己和別人。

靈性高潮時,有屬精神優越感,靈性低潮時,有屬精神自卑感。

卻不是,屬靈無關自己。

包括評判倪柝聲是,我讀這書他寫這書年紀,24歲,嘆,瞧瞧人家多屬!崇拜他同時,自己心裏自卑起來。

  現在過了半年,看他心情開始。

倪柝聲於我,是屬前輩,不過是我早生幾十年一個人,,有靈氣,有魄力一個人.然而,性格肯定有一面,我。

他過,多多禱告,以為苦求能轉變神心。

很多人生東西經歷。

有這樣偏激人性觀是。

年時候誰偏激呢?  張愛玲。

這女子寫《傾城戀》是24歲。

是天分人,不過倪柝聲人性複雜面瞭解不如年張愛玲。

比如,她筆下那些小人物是屬魂,還是屬,屬肉體?沒有非黑即事情。

或者,是一些有血有肉有情女子,男子。

崇高,但。

象《封鎖》裏説“我們拼命要去做好人,於是,這世界上只有好人,沒有真人。

”  ,拼命追求屬,有一天,,主內世界裏,只有屬靈人,沒有一個個活生生信仰着個體了。

  可是耶酥沒有教導讓我們作屬靈人,他讓我們作有情人。

  道理,一點。

  每天實踐中作一個時刻愛出發點人比作一個屬人多了。

正如行道悟道許多。

而且,即使是悟道,需要時間。

  話説回來,爺爺當時了我一本書賴恩融《中國教會三巨人——楊紹唐、王明道、倪柝聲》作為寫傳記資料。

我歷史上那些“屬人”興趣於該人講“屬道”興趣,比如,他有什麼?他是什麼性格?他時候家庭?他他妻子相愛嗎?我眼裏,這些家常裏飲水起居瑣碎敍事才是實在信仰——所謂“道灑掃間”。

  看他信主經歷,年倪柝聲母親打,有一天,母親信主悔改了,主動兒子説“不起”,他感動得不行,悔改信主。

  1920年2月下旬,有最初華人傳福音者中一位餘慈度小姐來到福州,美美會天安堂領復興聚會。

柝聲母親,餘慈度認識,她去參加聚會並且得救了。

中學裏男生本可以參加這些聚會,有一些男生去參加了。

可是柝聲去,他母親請過他去參加,他謝絕母親邀請。

那個時候,他確實恨他母親,因為一月份初,寒假末了一天,家裏的一隻值錢瓷花盆打碎了,他母親認定是她兒子柝聲乾,使他受了一頓叫他感到屈辱責打;後來雖然她發現她打柝聲是打錯了,但她認錯。

  現在倪家媽媽得救了,她開始舉行家庭聚會,她坐在鋼琴前要彈第一首讚美詩時,她深深地受到神責備,叫她正式聚會之前兒子公開認罪。

令全家人感到是她站了起來,走到她兒子旁邊,手臂摟着柝聲,並且哭着説:“因主耶穌緣故,求你饒恕我冤枉打你並且你發怒罪。

”這件事深深地摸到了柝聲心,他有聽説過中國人父母能這樣子蝕面子,如果生他母親能有這樣變化,那這位外地來傳福音者講道中有點什麼有能力東西。

他想基督教是一些信條,這位傳道小姐是值得去聽一聽。

於是次日早晨,他告訴他媽媽説他備去聽餘慈度小姐講道。

摘自江守道《倪柝聲生平簡史》  這個故事讓我想起慕迪一次佈道會,吸引了很多人信主,他問其中一人,你是聽了我那一句而感動?他説,沒有,不是因為你講道,而是昨天,我家隔壁一個無惡不作教改鄰居聽了你道後,跑過來我哭着説“不起”!我想,能使這樣一個人能改變道,我要信。

  我想,這愛本身力量。

潑道。

  我關注他親情,接着就是他愛情。

讀過王明道先生《五十年》和他妻子劉景文女士《六十三年》,戀愛到訂婚到結婚,遵循是儒家婚姻倫理。

、莊重、中規中,一絲不苟,是典型王明道風格。

婚後即使是雞毛蒜皮鍋碗瓢盆日常生活,他們是儒家式舉案齊眉。

  那麼倪柝聲愛情呢?我覺倪柝聲那樣感情世界一個男子,肯定愛情經歷,所以,讀時注意他婚戀情況。

可惜,本書春秋筆法一筆帶過,寫道,他有個青梅竹馬女友品蕙,可惜,該女子不信主,愛打扮,追求時髦。

倪柝聲主説,其他可以放下,這份愛情。

如果神允許他們一起,他願意到西藏去傳道。

然而神答應,於是他忍痛割愛,並為此寫下很多讚美詩,“我有耶穌,不要世間情愛……”,但戲劇化是,10年後,他們上海相遇了,記得書上好像説:“那時,倪柝聲哈同路開闢了第一個羣教會,而品蕙經信了主,而且是姊妹。

兒時感情拾起,,他們結了婚,雖然沒有兒女,但品蕙受過中英文教育,對丈夫後來文字出版幫助。

”  看來看去這些。

我有些失望。

,本書主旨神僕人們如何英雄氣長,那能介紹他們兒女情長。

論介紹他們心路歷程—這類早期傳記是敍事。

提到偉人背後女子,千篇一律説一句:其夫人是耶和華賜賢德女子。

  這可以看出,男性寫傳記和女性寫傳記思維方式,可惜我是女子,且是想象力女子,想知道他們故事,讀到他們10年後相遇,讓我這個現代姊妹,想象出這樣生動場景——一堂講道下來,她穿着樸素藍白裙子,辮子長長,微笑着,他走來,他抬頭,愣在那裏,恍入隔世感覺……  十年生死兩茫茫,思量,忘。

千里墳,無處話。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鄉,小軒窗,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斷腸處,明月夜,松岡。

  如果讀到,他會哭嗎?  1922年1月,亭子裏有主子民一個聚會,我記得有一天,是我要那一天講道,我打開我聖經要找一個合式題目,我讀到詩篇73:25,上面説:“你以外,天上我有誰呢?你以外,地上我有所愛慕。

”讀到這節聖經時候,我承認我不能像詩人説那來説這些話。

那個時候,我知道有東西妨礙着我和神之間關係,因為我十年多深深地愛上了品蕙。

那時她得救,我努力她傳福音,她笑我。

我們是地相愛着,我讓她笑話我傳講主耶穌。

她我心裏佔有地位。

我問我自己,我是否繼續讓她在我心中佔這麼地位呢?大家曉得一個青年人戀愛時候,叫他愛放下是困難。

雖然我嘴上對神説我願意放棄她,可是我心裏不甘願這樣做。

現在我讀詩篇中那一節,我老實承認我不能她放下。

延伸閱讀…

基督徒的信仰與愛情—倪柝聲夫婦的經歷

夫婦箴言

那整整一個星期裏面,我不能説:“你以外,天上我有誰呢?你以外,地上我有所愛慕。

”神靈指出,這一個爭執成了我聖靈攔阻。

這一天,我是講了道,可是我並曉得我講是什麼。

  後來,我神講理,我求他我能力,然後我願放下她。

但是神不跟人講理由,我情況下,我向神許了許多願:我願意去西藏傳福音;我許願説我要做這個做那個,可是神不要聽。

他手指出這個女子是我阻礙,不管我怎樣禱告總是。

我心實,我要求神改變他心意,但是神不能這樣,他堅持要我對付這一件事,這像一把利劍刺透了我心。

我學功課,否則,我他手中沒有用處。

  次天早上我去講道,下午我房間裏,心裏,我告訴神,因為下星期一我要回學校去,我要他用基督愛充滿我,現在我願意我愛人放下,基督愛那樣地激勵了我,使我決心她放下。

做了這個決定後,我能我心裏説出詩篇七十三篇二十五節話來了,我裏面充了説不出來喜樂,雖然我沒有上到第三層天,我能説我到了第二層天。

我是多麼,我充滿了。

現在世界我變得沒有價值了,我覺得我好像是飄浮雲彩上面。

我得救那一夜,我罪擔滾落了,而這一個白天(1922年2月13日),我心裏所有障礙挪開了。

摘自江守道《倪柝聲生平簡史》  那個時代弟兄,那個時代姊妹,那個時代聚散離合,那個時代主內愛情……  我想,倪柝聲結婚時候感恩,象亞伯拉罕感恩撒的失而復得一。

,10年啊,雅各拉結等候蒼蒼歲月。

  然而,神終於是眷顧他。

  作為一個現代姊妹,我幾十年前有這樣信仰和愛情傳奇而感謝神。

  於是我開始寫傳記——那種規規矩矩傳記:出生年月、家庭信仰背景、信主,生平活動、在那裏傳過道、建立多少教會、信徒多少。

像宗教局檔案打入我電腦。

寫作目的明確:寫一個作為基督徒倪柝聲。

哪些該寫,那些不該寫,爺爺有交代。

帶感情。

有感情只是信仰感情——有點象階級感情。

一個信徒另一個信徒,而不是,一個個體另一個個體。

  婚姻交代了一句,二人主內風雨同行38年。

想想,這一句話完了?!有些心不甘,加了一句“其夫人是賢德女子,是耶和華賜。

”雖然有些,算藉機表達我這位品蕙小姐喜歡。

雖然隔着幾十年時空,我向她招手。

  兩千字文字一氣呵成,格調是積極,,正面引導,分析他教會觀、他人觀、他一些錯誤方針。

然而,我自己,字裏行間,沒有作為個體倪柝聲,只有一個叫倪柝聲基督教歷史人物。

其實,敍事如此。

然而,還是有些。

,一個人一生這樣簡化。

歷史,不是如此?  交給田爺爺過目,爺爺説:“你,他夫人名字知道。

我知道呢!” 我暗笑。

因為我是女孩子啊。

  這時,好像旁邊有人嘀咕了一句“聽説倪柝聲作風有問題,教會信徒有男女關係……”我怔了,可能吧,倪柝聲? !  爺爺説話了,“政府倪柝聲定了一大堆罪名,包括貪污,有淫罪,可是情況怎樣,誰説,唉,只有主知道。

所以説。

”  然而,心裏是受,我受信仰無關,好像愛情有關。

我心裏,喜歡倪柝聲原因喜歡蘇東坡類——我想,情感世界如此,婚戀經歷如此傳奇一個男子,應該是愛愛他妻子。

象寫《江城子》蘇東坡愛着妻子王弗。

  其實,讓我,倒不是他什麼作風問題——這些複雜了,是非功過,只有神知道。

況且流氓,殉道者,這些是標籤——半年前我倪柝聲屬人看是標籤,不是一個立體他。

  我有點是王明道先生描述兩人相見時倪柝聲那種客氣而冷漠態度。

我相信就算一個人神關係屬,應該待人一些,聖經上説了“縱使懂得天使奧秘,沒有愛,。

”  愛這個詞抽象,説吧,起碼。

可是感覺他了,説話,我這時候,他王明道先生爭,那怕爭得臉脖子可以,然而,他只是笑眯眯。

有風度。

等到後,張品蕙到燕京大學讀書,活躍,成為燕校花,只是得救;而倪柝聲早在高中得救了,並且傳福音有能力,拯救了許多人。

但是,他他愛人禱告,結果使他失望;他努力張品蕙傳福音,反而遭受她譏誚。

他們是地相愛着,張品蕙倪柝聲心裏佔有地位。

所以,許久以來,倪柝聲感到和掙扎:“一個人,怎能娶藐視主人妻呢?”同時,他想:“是主在我心中有地位呢,還是她在我心中有地位呢?”主他裏面有個責備:“你是愛我多呢,還是愛她多呢?”一九二二年,倪柝聲愛張品蕙十多年了,但裏面總是有那一種攔阻。

少年人一落到愛情中,所愛人放下。

從前某個時候,倪柝聲神面前表示肯放下,但心中卻不肯;等到有一天,他讀詩篇七十三篇時,神説:“我不能説,地上我有所愛慕,地上我是有所愛。

”當時聖靈指示他説:“這你攔阻。

”再以後有段時間,他神講理,請一點來對付這件事。

他情形下,打算荒西藏去佈道,並神提出好些事,能使神不向他提要放下所愛人事。

但神手一指到這件事,祂是不肯收回;祂手指出這個女子是他阻礙,這像一把利劍刺透了他心。

這期間,無論倪柝聲怎樣禱告通不過,學校無心讀書,追求聖靈能力得着。

他過,多多禱告,以為苦求能轉變神心。

延伸閱讀…

夫婦箴言

轉貼:一個現代姊妹眼中的倪柝聲

然而,倪柝聲學習拒絕自己,放下天然愛情,在世學所學過功課,專心來愛祂,成祂手中有用器皿。

,這年二月十三日晚上,倪柝聲尋求聖靈時,主愛充滿他,他宣告説:“放下她吧!永非我人!”這樣宣告後,心中一點霸佔東西沒有了,聖靈如雨他,他起來後,所有來信件理出來焚燒,並且日記上寫道:“基督是我愛人”。

另外寫封信到北平,告訴張品蕙説,他們二人關係到此止。

他自己和自己前途完全奉獻主,以至於地經歷了詩篇七十三篇二十五節實際:主以外,天上地上沒有所愛慕。

那時,他此寫了一首詩歌,前六節歌詞是這樣:“主愛高深,實在不能推測;不然,像我這樣罪人,怎能恩澤。

我主出了重價,買我回來歸祂;我今願意背十字架,忠心一路跟祂。

我今撇下一切,要得着基督;生、死,想不屑,有何使我回顧?親友、、利名,於我夫復?恩主我變作,我今主。

我愛我救主,我求祂稱是;祂故,安逸變苦,利益變為損失!禰是我安慰,我恩主耶穌!禰之外,天何歸?地何愛慕?”時間到了一九三四年。

十月十日,倪柝聲杭州召集了第四次得勝聚會。

這次聚會十天,不僅北方有人來,東北來了很多人。

這次得勝聚會中,倪柝聲母親眾同工都在那裏,來請同工中年李淵如幫助,催促倪柝聲儘完婚。

李淵如找李常受和負責杭州教會欒腓力(原名欒永生)交通,趁這機會和同工們説一説,盼望大家贊成,勸勸倪柝聲結婚。

神安排下,一件可喜大事出現,進到了倪柝聲生活中,他主而放下了張品蕙,現得救,並成為一位熱心基督徒。

十年後,他們相聚,復燃起了彼此之間埋藏多時感情。

許多禱告後,倪柝聲得出一個結論,知道是神旨意要他們有婚姻上結合。

這件事由他母親和張家合法家長品蕙伯父張瑞冠商談,並作出後決定。

於是,他母親盼望他們能自己結婚紀念日完婚。

倪柝聲不同意這個日期,因為十月十九日第四次得勝聚會後一天。

他接受了弟兄們勸,説:“吧,同工們要我結婚可以,只要欒腓力弟兄答應作婚禮司儀,李常受弟兄作儐相,我結婚了。

”那兩位弟兄是答應,他邀請而感到榮幸。

可誰作證婚人呢?同工中間年長多,是二、三十歲人。

李常受去東北長春講道、人施浸,當中有位原是那裏會,他有六十歲,是個有分量、很商人,東北長春到杭州來赴聚會,他們請他出來作證婚人。

隨後,那天下午,整個聚會完畢後,倪柝聲張品蕙舉行了婚禮。

婚禮中張宜綸師母是女儐相,所有同工和當地聖徒參加了婚禮。

那是眾人喜樂時刻。

到了十一月,哪知因着倪柝聲婚事,上海起了風波。

張品蕙幼年失去父母,兄弟姊妹有些是姑姑張美珍照顧下長大。

這位姑姑有點錢、有點地位,想侄女嫁一個有地位、有錢人。

豈知燕京大學畢業、成績,英文侄女,願意嫁一個傳道人?!因此緣故,她。

當時張美珍住上海,沒有去杭州參加婚禮,卻放了一句話,意思是要倪柝聲結婚後,去看她,否則她讓他過去。

倪柝聲幼年得救,守真理,一切事照真理而行。

他説:“我結婚了,我太太親姑姑住上海,我太太去看她,這是天經地義。

但現在她放出風聲,如果我去,我難堪;這樣我不能去了。

我一去,變成政治作用,顯明我是避免處而去。

”因此他去,事情在那裏。

出於這事怨恨,張美珍全國一張報紙上,一個星期登出了措詞廣告,作為攻擊倪柝聲品德手段;她印了許多基督徒圈子內分發,這許多基督徒中間製造了動;因為張美珍接觸,是公會人,他們喜歡倪柝聲,所以火上澆油,鬧得滿城風雨。

有一位傳教士説:“我讀到這份傳單,其程度叫我它燒掉。

不僅如此,我得要沐浴一番,才能使身心潔淨。

”這事使倪柝聲變得消沉,所幸妻子張品蕙他身邊地安慰和鼓勵他,並他工作上做得力助手。

可這件事迫使倪柝聲停止了公開服事。

後,李常受到上海料理那個風波下局面。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盧溝橋事變發生,抗日戰爭爆發。

後,倪柝聲應邀訪問南洋。

當日本人攻佔上海時,倪柝聲住處有財物遺失或盜,其中包括他送張品惠結婚禮物(一本中文聖經),後來這本聖經失而復得。

故事是這樣:有一位中國傳道人,正在愛爾蘭一個聚會中講道時,有人大聲説:“我有一本中文聖經,能這一段講解得!”説着,他們就拿出一本中文聖經。

那傳道人問他們,這本聖經是哪來?他們答道:“有一位朋友兒子租界區英軍中服務,有一次某種想獲得戰利品直覺驅使,走進一間空房子裏撿到這本書。

書空白頁上,他讀到一句英文,意思是‘讀此書能保守你離罪,罪阻撓你讀此書’。

他想這本書是聖經,它留下作紀念品。

”那傳道人看一看署名,認得這些中文名字“品惠存,柝聲敬贈”。

他要求能否送原主,他們答應了。

過了一些日子,倪柝聲夫婦邀請到一位女士家中品茶,並地獲得了這本聖經。

一九三八年二月,倪柝聲離開上海,香港、新加坡、檳城地,並這些地方舉行查經聚會。

四月,旅經印度。

五月,到達倫敦。

七月二十二日,倪柝聲史百克同赴開西大會。

他英國作客時,當時英國處於歐洲慕尼黑危機中,許多人挖防空洞及戴着防毒面具。

,聽到和平協定好消息。

這使倪柝聲體驗到基督徒世上該有像客旅及寄居者感覺。

不過,他有自己私人,因為這個時候,從香港傳來一個消息,想要有一個孩子張品蕙流產了。

她信上語調雖表現得,但倪柝聲知道,他們這個打擊而有着心境。

倪柝聲寫信安慰她。

後來等到張品蕙能外出旅行時,她婆婆帶她遠行,取道河內到昆明看望那些撤退到後方信徒。

後年間張品蕙沒有懷孕,倪柝聲夫婦從此沒有孩子。

一九四二年,圍繞着倪柝聲辦生化藥廠這件事,傳言、惡意中傷,及攻擊,地湧來,風波鬧。

到年底,老們有一個交通決議,引起一些信徒揣測,事招來嚴重的説法。

有人地批評倪柝聲,説他做生意乃是與世人同桌吃飯,而這些人是他過去見證所結果子。

那些從前接受他經濟幫助一些弟兄,公開反對他。

當時,教會內部議論,屬氣氛受到影響,李淵如牽入其中,退出事奉隱居了。

有人説,那時全國只有兩個半人,反倪柝聲:一個是汪佩真,她上海,是他作見證;另一個是北方李常受,是完全他作見證。

至於另外半個,俞成華。

因為他既反倪,倪作見證。

雖然倪柝聲整個見證人懷疑,他面攻擊時,那些負責弟兄們保持沉默,但是他覺得許多同工需要依靠他,放棄他承受負擔。

並且,他回想起和受恩教士,以及要主裏學習十字架功課,他不想為自己辯解,不為自己伸冤。

張品蕙問他,解釋?他説:“如果有人倪柝聲抬到天上,他是倪柝聲;如果有人倪柝聲踐踏到地獄裏,他是倪柝聲。

”神是公義,這他足夠了。

一九四九年九月,鼓嶺訓練結束後,倪柝聲福州去到香港,然後回到上海,照料那裏教會。

十二月底,他再回到香港九龍半島鑽石山,張品惠相聚。

但是第二年三月下旬,倪柝聲回到了上海,叫張品蕙離開香港定居上海。

當時,從出生地汕頭傳來母親倪林和平蒙召進入榮耀消息,未能影響他決定,只是請他大姐安葬。

這是倪柝聲要照顧全國眾地方教會做,並要主見證他們站一起。

一九五二年四月十日,倪柝聲“請”去瀋陽交代商業上經濟問題,途中火車上正式逮捕,此後開始接受長達四年秘密審訊。

一九五六年一月底,上海教會開展肅反運動,控訴集會上,串罪名加在倪柝聲和他同工們身上。

二月一日,上海市《解放日報》上,第一次刊登了倪柝聲被捕官方報導,實質上是並公開他和他三弟倪洪祖名字一起,作為間諜證據而專門設計。

倪洪祖雖公開自己基督徒身份,但做過國民政府高級官員。

因為大陸方面保證歸還他上海私人財產,所以他香港返回,可叛國罪處死。

與此同時,張品蕙列入“對象”之一,血壓及糖尿病影響視力,身體醫院受到隔離治療,未能參與控訴大會,後關進監,直至一九五七年釋放回家。

一九六五年,倪柝聲獄友吳友琦説,他是基督徒;他妻子愛他,血壓,有死亡可能。

他希望他刑期能夠一點了,能夠一點出去,能夠和妻子見面。

如果他刑期一點,他妻子走得快一點,今世不能見到他妻子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