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蘭的算計 |明蘭避之不及的婚姻 |墨蘭和明蘭的未來 |【墨蘭 婚姻】

墨蘭的算計 |明蘭避之不及的婚姻 |墨蘭和明蘭的未來 |【墨蘭 婚姻】
0 min read

但是明蘭來有自知之明,自己只是一個小小四品官員女兒,而梁府是伯爵府。

低門庶女配高門嫡子,怎麼看怎麼勁,階層跨越有點。

話説,事出有妖,明蘭讓弟弟棟去打聽了下。

梁夫人庶長子媳婦孃家來了個女孩叫春舸,和梁夫人嫡子梁晗一起了,國喪期間懷孕了。

梁夫人和庶長子夫婦關係並,庶長子媳婦藉此機會哭着要説法;春舸性格,説是梁府交代撞死門口;關鍵是梁晗喜歡,想要納進門。

這種情況下,梁夫人只能兒子娶妻,然後納春舸妾。

盛府,盛弘會她想辦法。

而明蘭這個人選。

明蘭才貌出眾,行為舉止。

梁晗本性不壞,如果能得明蘭這樣賢妻調教,定會走正道。

盛家父兄俱朝廷官,是加分項。

盛老太太説得,明蘭墨蘭處是明蘭樂天知命,曉得有所為,有所不為。

明蘭理想生活是和賀弘文找個山清水秀縣城,開個醫館藥鋪,優哉遊哉地過日子,有錢有閒,哉?看多了盛弘寵妾滅妻,林小娘和大娘子明爭暗鬥,明蘭確實對鬥春舸、鬥妾。

找個清清白白、簡簡人,過舉案齊眉小日子嗎?她得進梁府那種是非之地呢。

明蘭不想去梁家,墨蘭眼裏,是個去處,高枝啊。

墨蘭於頂,她覺得她什麼配得上,不想自己拿什麼去配。

她覺得既然梁夫人能看得上明蘭,那肯定能看得上她。

她娘衞小娘得寵,她得爹爹愛。

進梁家,她豁出去了,勾搭上樑晗,哪怕損害了自己在所不惜。

她拿捏盛弘是盛府名聲,她明白盛弘愛盛府名聲勝過一切。

春舸這戲,是林小娘當年玩剩下,墨蘭熟悉不過,應對起來,輕車熟路。

她拿捏大娘子和盛老太太是如蘭和明蘭婚事。

那個時代,只要家族中一個女孩子丟了人,其他姐妹們要跟着一起。

,明蘭如蘭沒嫁人。

你看,平寧郡主原本有意娶如蘭,後説變卦變卦,還直接問:貴府四姑娘婚事如何了?這打臉嗎?即使出嫁了姑娘,比如華蘭,她婆婆本來她,要知道這事兒,肯定她。

孔嬤嬤説得錯,一家子骨肉,一損俱損,一榮俱榮。

墨蘭母女拿捏挺準,盛老太太盛家臉面有幾個蘭前程,舍下臉去梁家提親。

,盛老太太是有備而來。

盛老太太聽完梁晗和墨蘭相遇那段,明白了梁晗於男女之事上有問題,馬上安排人去打聽,聽到和明蘭讓棟打聽到。

梁家是權爵之家,國喪期間懷孕,若有心人參一把,梁家得脱層皮。

梁夫人既想收拾春舸,願意兒子受罪,盛老太太提親得以。

想當初,梁晗和墨蘭醜聞傳出去後,梁家無音信,盛弘試探着放過去些風聲,對方沒有半點迴應。

但是,盛老太太只需指出春舸國喪期間懷孕可以了。

大娘子急生病,盛弘會一次次求老太太指點,但是他們沒有一個想到去梁家探一下。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啊。

延伸閱讀…

《知否》原著:明蘭避之不及的婚姻,為何墨蘭寧損清白也要去 …

同樣是高嫁,墨蘭和明蘭的未來,早就藏在大婚的細節裏了

一味求和沒有用,只有告訴方利弊,拿方根本利益話時,對方才會重視。

如果墨蘭知道了梁家這些複雜內幕,會嫁嗎?會嫁。

墨蘭認為這些是事兒,她是看着林小娘和大娘子一路鬥過來,見怪不怪。

人性格還,明蘭看着盛家妻妾爭鬥,想到是後自己要找一户人家,過日子。

墨蘭認為明蘭心裏是,梁夫人看上兒媳是明蘭,她墨蘭捷足先登了。

她哪知,梁家那個虎狼窩,明蘭避不及。

明蘭感謝墨蘭幫她搶走了這個燙手山芋。

明蘭格局,墨蘭是看不懂。

新婚當夜,春舸裝病喊肚子疼,叫丫鬟上新房找梁晗。

換了別人,打起來了。

墨蘭梁晗留在新房,自己一夜閤眼,親顧春舸,請大夫、熬湯藥,沒落下。

第二晚,春舸故技重演,肚子疼找梁晗。

墨蘭勸慰梁晗女人懷孩子,去照顧一夜,體貼周到。

春舸這戲,是林小娘當年玩剩下,墨蘭熟悉不過,應對起來,輕車熟路。

延伸閱讀…

《知否》:對比如蘭的婚姻,墨蘭的算計,為她贏得了最好的結局

知否原著:都説墨蘭婚姻不幸,其實她婚後過得非常幸福

墨蘭這一套戲演下來,梁家公婆直接數落大兒媳,春舸是她孃家人,沒教養了。

盛家實有四個女兒,華蘭年齡大些,嫁給了伯府袁文紹 ,另三個女兒如蘭、墨蘭、明蘭年紀相仿,卻性格各異。

如蘭因是嫡母所生,,性格像母親王氏,遇事不過腦,只圖;墨蘭是林姨娘女兒,因是庶出,性格母親性子,事事要強,輸了哭哭啼啼裝弱小;明蘭母亡,跟着盛老太太,雖容貌、才情如蘭、墨蘭之上,承蒙老太太調教,處事是磊落大方,卻行事低調,處處小心度日。

盛家三女到了結婚年紀,古代女子婚姻大事,雖父母作主,但婚姻大事,是謀事人,成事在天,還要講究個緣份。

明蘭是庶出,母親衞小娘沒有得到照顧,遭到墨蘭母親林姨娘算計,產過世。

盛老太太養身旁,教其女紅及做人,人前處處透着小心,明蘭皮膚白皙,美貌緻,而她知道自己得好看,怕遭記恨,梳着兩個揪揪頭,裝小孩。

盛府三個女兒墨蘭、明蘭、如蘭跟着長柏、及郡王府大帥哥元若一起求學,元若生得俊秀飄逸,如蘭墨蘭都心生仰慕,每日上學打扮花枝招展,獨明蘭不在意。

説不在意,不過是明蘭看得通透,像她這樣庶出,是可能這樣人家結親,不如早早避嫌,省了人笑話,竹籃打水一場空。

明蘭知道元若喜歡她,可是能怎樣?正如明蘭地衡説:算我求求你,人前人後要提起我半句,但有半絲閒話,説郡主,便是六王爺,我家哪個是惹得起?人們説心比天高,命紙,可能事情,我去惦記。

明蘭眼裏,賀弘文這樣經濟適用男,才是她夫婿最佳人選,婆婆年生病,沒有什麼婆媳關係煩惱,賀弘文生性,有一技傍身,早早分了家,經濟條件,嫁過去當家主母。

明蘭選擇,是因為她活得通透,不想攀高枝,只想一個環境,找一個人品上佳夫婿舉案齊眉,想嫁了朝廷顧廷燁。

墨蘭是庶出,其母是林小娘,而我們説原生家庭於孩子影響是,墨蘭雖是庶出,但因母寵,她是父親十分女兒,明蘭。

小墨蘭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可婚姻大事上,卻受到林小娘影響,爭取人家,過最舒服日子,這是母親她“洗腦”:一番話嚇得墨蘭,要找個人家。

因為林姨娘墨蘭教導及影響,墨蘭心中,要尋個好人家,凡事需要為自己爭取。

這墨蘭婚姻觀,她知道禮數,嫡女該庶女嫁得,可她咽不下這口氣。

要做主母,要做有家世人家。

因為墨蘭甘心,差點累了盛家,但於墨蘭來説,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生活。

如今姐姐事,前前後後多少人遭了殃,但願姐姐覺得值。

她相反是明蘭,她永昌候府梁家看上,一點不動心,明蘭認為高攀不上,一入候門海,這種並不是她想要生活。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