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五味雜陳 |毀掉婚姻的是什麼 |對婚姻中問題的不同處理方式 |【四重奏 婚姻】

人生的五味雜陳 |毀掉婚姻的是什麼 |對婚姻中問題的不同處理方式 |【四重奏 婚姻】
0 min read

這部劇算我最近看到日劇了,後一集四個人於登上了大舞台表演,中途那些着看笑話觀眾,起身,沒有禮貌地演奏中退場。

四個人像看見繼續賣力演奏,稱上大師級,但他們眼中熱情可以打動願意留下來觀眾,我跟着熱淚盈眶了。

沒有天分之輩,有追求夢想資格呀!世界上哪有那麼多天才。

很多現在敬為“天王”、“天后”明星們,年時不是諷刺成“木頭人”、“花瓶”嘛。

但後來他們得到演出機會,導演調教,加持,是自己努力,時間了,雖然不是“泰斗”,成了“敬業天王”和“地才”。

今天要説不是四個人追夢故事,而是劇中兩個已婚團員什麼會走向婚姻破裂。

松隆子演真紀,他老公突然有一天説要去便利店買東西,離家出走回來,像他自己母親身邊逃離。

劇情層層推進後,我們知道了緣——忍着説,總有一天會到忍不了。

於是有人猜測:《四重奏》其倒敍,後會來個驚天動地反轉。

,檸檬汁只是導火索。

老公説,對妻子感情只有愛,但喜歡她。

這是什麼呢?婚前妻子是小提琴手,老公心目中女神。

可婚後呢,女神變成了洗手作羹湯家庭主婦,兩人聊話題只剩下電視節目和家裏。

兩人在家看藝術電影,老婆問,“這個是人人?”能一下子説出是好人是人,不是藝術片了啊!老公滿心以為老婆自己一樣是文藝青年,可他送出的詩集,老婆直到離婚燒掉,書籤停開始看到那一頁。

兩人婚姻有着認知差異,而於婚姻未來規劃沒有婚前達成。

我們後面知道了真紀身世,她結婚是想要擁有家人和家庭,老公卻希望娶回來女神當女神。

而且,喜歡文藝電影和詩這種,是私人,世界上哪有一模兩個人結婚?像真紀家裏這有了忍着説,點點滴滴攢着會爆發,況且男女思維是有差異,説出來是理解不了方。

有日本媒體評價,《四重奏》是一部“可以賞玩到處”,推關於《四重奏》討論火朝天。

談感受、找鳴之外,劇迷孜孜不倦地尋找劇集中埋下線索和彩蛋,絲亞於看一部推理劇。

有劇迷半開玩笑地説:“不如成立一門‘四重奏學’。


這部劇處處是伏筆,觀眾逼成了福爾摩斯。

劇中,卷真紀(鬆隆子飾)和丈夫(宮藤官九郎飾)吃後一頓飯時候,餐桌上擺了一束粉紅色豌豆花,花語是“離別”和“回憶”,切中這夫婦關系﹔暗戀別府司(鬆田龍平飾)世吹雀(滿島光飾),總是一盆仙人球澆水,仙人球花語是“熱情”和“會枯萎愛”。

《四重奏》製作人佐野接受日媒採訪時坦言:“觀眾們這部劇解讀深度超出了我們想象。

”觀眾《四重奏》熱情高漲,免不了有過度解讀情況。

有評論認為,世吹雀喜歡三角包咖啡牛奶暗指四重奏(注:三角錐形是四面體),不過製作組澄清“只是因為形狀可愛選來當道具”﹔有一個巧合:回播出時間是3月21日,20年前這一天,鬆隆子發表了出道單曲《明天春天來了》,作詞坂元裕二。

有觀眾發現了《四重奏》時間線問題:第五集演奏會,海報上寫是2月11日﹔第六集別府司倉庫,手機顯示是2月6日。

接下來我要劇透第6集了,看過讀者看到這裏可以關掉本頁了。

組忙不迭連發五條推特澄清:不起,這是道具失誤導致穿幫……製作人佐野説:“這部劇讓我感受到,電視劇一種眾人參與創作而成綜合藝術品。


日劇迷《四重奏》靈魂人物——編劇坂元裕二會陌生:他23歲寫出了《東京愛情故事》這樣現象級作品﹔40歲後,他創作了一系列聚焦社會問題電視劇,編劇事業創峯。

《四重奏》裡,可以看到坂元裕二以往多部作品影子。

今年,坂元裕二50歲。

《四重奏》是他過往作品集大成作,從人生、愛情、婚姻到犯罪問題,無所不包。

有觀眾直接《四重奏》稱為“《離婚》2.0”。

《四重奏》裡關於婚姻討論基本是《離婚》延伸。

《四重奏》裡,家森諭是這樣形容婚姻:“結婚地獄,老婆食人魚,寫了名字結婚証死亡筆記。

”這段話《離婚》如出一轍:“結婚是一場沒有拷問,季節來形容梅雨,婚葬嫁娶打比方葬禮。

總之,很痛苦。


《四重奏》卷夫婦,則像是《離婚》中光生和結夏夫婦另一面。

卷夫婦表面和睦,爭吵,貌合神離,價值觀完全﹔光生和結夏夫婦每天吵吵鬧鬧,總是看方,實際愛著方。

她列出了一組數據,上世紀80年代,美國和法國有30%人結婚了。

到2015年8月,16歲以上美國人中,有50.2%人是單身。

而中國,2016年單身男女人數已有近2億了。

現實,人們願意結婚了。

近年關注婚姻影視作品增加,而這類題材,多數人認同日本影視作品。

之前日本有一部婚姻題材電視劇遍亞洲,即《晝顏》。

延伸閱讀…

《四重奏》:毀掉婚姻的是什麼?忍着不説以及跟假設過日子

人生的五味雜陳|日劇《四重奏》

《四重奏》是戲稱全員撒謊,全員戀電視劇。

這個看起來是因為緣分組成四重奏組合,其實女主人公卷之外,每個人是帶着自己目的來。

但所有人目的藏起來,表面十分。

《四重奏》雖然是音樂主題,四重奏樂隊經歷是一條線。

但情感戲劇情裏佔了比例。

四重奏樂隊中提琴手家森諭貌似暗戀大提琴手世吹雀,雀戀第二提琴手別府司。

而別府司是為了接近暗戀對象手卷真紀組成樂隊,卷真紀是樂隊第一小提琴手。

你以為這完了嗎,。

我知道你肯定要反駁,既然是夫妻,怎麼能説是戀呢?“我愛她,我只是喜歡她。

”真紀丈夫槙村卷這同事坦白他婚姻。

雖然這個人物關係乍看起來十分狗血,但這是錯覺。

《四重奏》日本編劇坂元裕二執筆。

如果你熟悉這個名字話,那你是不是熟悉下面幾個,他編劇作品呢?即使熟悉,那看到豆瓣評分是不是明白這個編劇才華了呢?如開頭説,感情戲劇情中佔比例,而感情戲主線是真紀和她丈夫槙村婚姻,到現在,劇中其他感情線是這一段婚姻戲做鋪墊。

真紀丈夫槙村一年前失蹤了,這一年來她獨立生活,並拿起小提琴,全職家庭主婦變回演奏家。

之前説過樂隊每個人是抱着目的來找真紀,那雀目的是什麼呢?是槙村母親,即真紀婆婆僱雀接近真紀。

老太太斷定真紀殺了她兒子。

而中提琴手家森接近真紀是敲詐她,他認為真紀殺了她丈夫,因為他之前聽到槙村訴説紀歹毒。

接下來我要劇透第6集了,看過讀者看到這裏可以關掉本頁了。

延伸閱讀…

對婚姻中問題的不同處理方式(卷真紀)

《四重奏》:小提琴手真紀的婚姻因為檸檬汁而破裂,你相信嗎?

然而觀眾膽戰心驚地四重奏隊員們懷疑真紀,“她是不是殺了她丈夫”時候,她丈夫槙村出現了。

但這並影響主線——槙村是自己離家出走,因為他覺得自己受不了真紀了。

槙村婚姻期待是:“即使結了婚,希望她變成自己家人,仍希望她像戀人。

”第一小提琴手卷真紀,松隆子飾演兩人結婚之前,真紀是職業小提琴演奏家。

但結婚後,真紀辭去了工作,從此放棄小提琴,專心擔任家庭主婦。

“你繼續演奏小提琴啊,你做你喜歡事好了。

”譬如槙村送紀自己喜歡詩集,但真紀沒看。

槙村喜看電影,但真紀電影絲毫沒有興趣類。

,槙村覺得紀有些了。

槙村愛吃炸雞,所以真紀做炸雞這道菜。

但真紀和大多數人,認為吃炸雞要加檸檬汁好吃,所以她每次炸雞端上飯桌後,馬上檸檬汁擠到雞塊上了。

説到室內樂,我想到不是“高級”否,而是它複雜性。

音樂裏,往往“間接”東西它“高級”。

這個間接,指是形式上,將感受抽離出來,產生一種距離感,有提煉後昇華感。

比如歌劇,很少會有間接狀態,因為歌詞、劇情導致了它直白。

而無詞音樂,每個人可以從自己角度去解讀它。

於我們來説,絃樂四重奏是我們去通過樂曲,瞭解作曲家看待世界方式。

心理上壓力主要是來源於於“”理解。

那些細小瑕疵,只有我們自己知道,觀眾是聽不出來。

我們間既是合作者,是審判者。

觀眾們並認為我們三十年後演奏,因為我們了,但是我們自己知道這些,是整個生命和閲歷變化影響。

但是你們了,這種屬於藝術回饋,是和壓力成正比例。

每一天面我伴侶時,是一個嶄新她。

我們多壓力是來於隊員。

拉琴時候,唯一你可能欺騙,你身邊同伴。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