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醫療文件 |同性配偶 |不再是法律上的陌生人 |【同性 婚姻 醫療】

這些醫療文件 |同性配偶 |不再是法律上的陌生人 |【同性 婚姻 醫療】
1 min read

Q1:我和我同性伴侶完成結婚登記,萬一我們其中一方發生或醫療情形時,可以代理簽署相關醫療書嗎?醫療法第63條第1項規定:「醫療機構實施手術,應向病人或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説手術原因、手術成功率或可能發生併發症及危,其,簽具手術書及麻醉書,始得。

但情況者,不在此限。

」病人本人簽具書者,得其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與病人有密切關係人,如同居人、摯友)簽具。

所以同性伴侶可簽。

Q2:進入婚姻關係前,我想要瞭解自己身體狀態,有什麼資源可以使用呢?您好,結婚之前,您可能會想要瞭解您和伴侶身體狀態,擔心自己是否有家族遺傳疾病問題,或是否有任何狀況可能會影響日後生活?若您需要諮詢及相關檢查,建議您可至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各個院區,您需求,自費進行婚前檢查。

即日起,若您於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各院區完成婚前檢查,可憑批價單據證明,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防治中心(台北市萬華區昆明街100號5樓),領取我們致贈您「彩虹成家新婚賀禮」一份。

5月24號起,同志可以結婚了,許多醫療相關書,同性伴侶可以「配偶」身分簽署,終於是「法律上陌生人」,一起來看看有哪些改變。

法國籍教授畢安生(Jacques Picoux)生前和同性伴侶曾敬超一起生活了35年。

曾敬超癌症病重時,呼吸困難,家人讓他戴上壓呼吸器,因為適,曾敬超掙扎,後來手綁住。

畢安生心痛,但他曾敬超法律上沒有任何關係,不是親屬,不是配偶,只能看著伴侶這樣過完生命後一程,不能他做任何醫療決定。

2019年5月24日起,同性伴侶可以合法結婚,是「法律上陌生人」,時刻可用「配偶」身分簽署醫療相關書,類悲劇有機會避免。

婚合法後,哪些醫療文件可用配偶身分簽?1、侵入式檢查、麻醉或手術書:《醫療法》規定,做侵入式檢查、麻醉或手術前,應法定代理人、配偶、親屬或關係人簽具書。

事隔多年,後來聽學説,文文大學畢業後出國唸了MBA,回國後一間外商公司工作,但是她單身結婚,大家提過自己感情狀況,外表如昔。

「同性伴侶即使沒有辦理註記或結婚,可用『關係人』身分簽。

」而同性婚姻合法後,可用「配偶」身分簽。

2、施行心肺復甦術或維生醫療書(DNR):因為涉及拒絕醫療(如急救、使用呼吸器),攸關生死,所以《安寧緩和醫療條例》於簽署相關書規定。

律師鈺媖説,過去如果在意識時委託伴侶擔任「醫療委任代理人」,他意識、表達時,伴侶可用「醫療委任代理人」身分代替病人簽DNR;但如果有委託伴侶醫療委任代理人,他不能配偶身分簽。

「因為《安寧緩和醫療條例》明訂,簽書最近親屬第1順位是『配偶』。

即使過去部分縣市開放同性伴侶辦理註記,這個註記可以作為《醫療法》上『關係人』證明,但不是合法配偶,」她解釋。

同性婚姻合法後,可用合法配偶身分簽DNR了。

3、器官捐贈書:涉及器官摘除,攸關生死,《人體器官移植條例》規定簽署書最近親屬第1順位是「配偶」,而且沒有醫療委任代理人設計,過去同性伴侶完全簽,婚合法後才可簽。

同性配偶可繼承遺產,能醫療委任代理人今年1月6日起實施《病人自主權利法》規定,如果某人想去世後,遺產贈另一人,那麼此人不能醫療委任代理人(除非是合法繼承人)。

「這是避免道德風險、利害衝突,以免醫療委任代理人得到遺產,做出對病人決定,過早停止治療,」鈺媖解釋。

同性婚姻合法後,配偶是合法繼承人,可以同時擔任醫療委任代理人了。

而《病主法》中「預立醫療決定(Advance Decision,AD)」要求,是意願人(病人)完成預立醫療照護諮商(Advance Care Planning,ACP),並經公證人公證,或有具完全行為能力者2人以上場見證。

見證人要具「完全行為能力」,是指年20歲,或20歲但合法結婚者,並沒有限定要有親屬或配偶關係,所以同性伴侶不論有沒有結婚可以方見證。

決定自己做,難題留給家人
TNL精選書籍,讓你站上文字巨人肩膀,遠眺世界。

每月一杯咖啡金額,支持優質觀點誕生,享有閲讀體驗。

「我們同居這麼,婚合法了,如果房子她名字買,未來如果有狀況,我可以享有財產分配權利嗎?因為她家人贊成我們一起,她年紀我一些,我擔心有一天她,我她家人會爭……」
文文是我念書時同學,記得那時我們念女校,她受歡迎,下課時常有一羣學圍著她聊天,而我……不是這羣,哈!學生時代我,個性比封閉,話多,什麼自信,不太主動和別人。

所以當文文來找我她組作業夥伴時,我覺得受寵若驚。

那之前,我文文有過任何交談,而且文文是班上成績名列前茅優等生,人得,説話聲音柔,而我成績普通、口條普通、普通……感覺個會看見邊緣人。

所以當文文一臉笑容邀請我她組夥伴時,我知道該説什麼,因為班上有多喜歡她、仰慕她同學搶著要她一組。

「欸!我你説,我跟班登記我們同一組囉!」班上那個是愛主持正義大姐頭(這位同學外型中性,説話聲氣,我自己心裡幫她取了這個綽號)突然搭上我肩,我機會回話,我文文身邊拉走。

文文我笑笑,臉上掛著表情。

後來,一堆人圍著她吵著要她組。

這是我學生時代段插曲,會記這麼,是因為後來文文寫了一張字條我,説她喜我沉穩,覺得我平時班上發言舉動讓她印象。

我超訝異,當時我到不行,會得到這樣一個風雲人物注意,雖然那後我們只有零星交流,但是我升學生活中一個亮點了。

雖然香港預設醫療指示是普通法生效,可以讓醫生參考知道病人意願:「這是一種溝,病人不能表達時,可以讓家人知道意願,有安慰和指引作用。

我雖沒有和她聯繫,但可以從其他同學那邊得到一些片段訊息。

「嗨!靜如你好,我同學要了你LINE,有些問題想請問你。

」透過那一次聯絡,我知道文文後來發展。

文文一家做媒體外商公司工作,有一次公司公司北中南核心同仁舉辦兩天一夜外訓課程,文文那次認識了一位和她部門同事。

訓練課程間她們有很多,聊得來,後來外訓結束,兩人下班一起去逛街、吃飯,主動發起彼此所在部門聯合聚餐及出遊活動。

文文學生時代喜歡邀朋友到家裡作客,所以開始她以往這位同事帶回家,家裡覺得。

只是次數多了,文文媽媽留心觀察下,她開始覺得文文和這位女同事情誼有點,主動找文文談。

「其實,我發現……我喜歡,是女生。

」可惜文文媽支持,於是向來懂事文文開始晚回家表態,深夜歸。

文文媽於小順惹人疼愛女兒變化,歸咎到她「女」朋友身上,一開始言勸到後惡言相向,氣得文文選擇離家「她」同居。

前幾年同婚雖然合法了,但文文心裡是嚮能父親牽著手走地毯上完成人生大事。

是,過幾次説服、爭吵,她父母堅決反對文文是女生。

後來文文選擇結婚,和彼此當「」伴,一起生活,養了一隻可愛小狗,組成一個小家庭。

「我知道你後來念法律系,先生是律師,所以我想問一下,最近我們要買房子了,她名字貸款,條件優惠。

我們同居這麼,婚合法了,如果房子她名字買,未來如果有狀況,我可以享有財產分配權利嗎?因為她家人贊成我們一起,她年紀我一些,我擔心有一天她,我她家人會爭。

有,最近她檢查時發現有家族遺傳高血壓,她父親前年中風離開時受了很多折磨,她交代我,如果有一天她發生什麼事,要幫她做她醫療決定。

但是,我可以同居伴侶資格來簽名嗎?」聽起來,文文和她同性伴侶之間信任度,是彼此生活依靠,我她開心,人生可以找到這麼值得信賴對象。

比起現在身旁很多姐妹淘,中年過後婚姻開始進入瓶頸或陷入危機,文文是算。

不過我告訴她,同居伴侶和實際做結婚登記配偶,身分上是有,不論是財產分配或醫療決定上,是配偶身分能夠她們彼此完善保障。

其實現採登記婚制度,她們可以登記彼此為配偶,有機會再説服彼此家人補上儀式。

不論如何,這多變世道看到有感情存在,還是讓人心裡暖暖的。

彩虹旗各地揚起、時代洪流推進之下,我國於一○八年正式通過施行《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為同性婚姻制度鋪上紅毯,婚元年自此展開。

此後,同性伴侶可以基於經營生活、建立親密排他關係目的,户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彼此成為攜手配偶。

假設文文和女友辦理同性結婚登記話,她們享有權利義務,與民法關於夫妻規範,負有同居、扶養、負擔家庭生活費義務,彼此家務事宜可以代理,適用夫妻財產制以及民法繼承篇相關規定。

有所差異,主要於婚配偶只能收養他方子女,收養第三人子女,説,文文只能收養女友小孩,沒有辦法一起收養其他人子女。

延伸閱讀…

醫療

【會員限定】台灣同婚合法後同性配偶可以做哪些醫療決策?

如果結婚登記成為同性配偶,醫療決定方面,法律賦予決定權限,假設文文遭逢意外事故,或需要簽署醫療重要文件時,配偶可以代為決定,包含代為簽署手術書及麻醉書、器官移植書、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醫療文件,需要授權或簽署委託書。

除此之外,配偶可擔任文文醫療代理人或監護受任人,代理文文表達醫療意願,以及處理其日常生活法律行為財產管理。

然而,若文文與女友因為家人阻撓或基於自由意志與考量,而沒有辦理結婚登記,彼此之間享有權利義務關係,會配偶有,法律上頂多成立類似「同居人、住家屬」地位,而成為「同性伴侶」。

鼓勵多元評論觀點碰撞激盪,並符合上述兩個守前提下,我們要求所有沙龍參與者遵守以下規範,您下開始使用本沙龍服務時,視為此規範:每月一杯咖啡金額,支持優質觀點誕生,享有閲讀體驗。

「老老照顧」家庭隨著高齡化多,但年長者照顧問題,不該成為另一位長者負擔。

「老老照顧」反映了這個社會,長者支持和資源分配。

我們期待是,經歷了大半輩子努力後,年長者應該能夠享有、和支持晚年生活,而不是面臨照顧其他老年人壓力。

近十年來,隨著高齡化、少子化和各種社會發展趨勢疊加,年長者照顧問題浮上枱面,「老老照顧」狀態,進入公共話語中。

所謂「老老照顧」,是指65歲以上年長者,不僅要應自己隨著年齡增長而來問題,還要承擔24時照顧另一位長者/失能長者重負。

77歲洪爺爺和72歲洪奶奶,住一個安安社區裡。

他們夫妻倆有三個孩子,長女和次子組成了自己家庭,只有中風長子他們同住,一家三口靠著洪爺爺豬血糕攤子,勉強維持著生活。

醫院能否為同性伴侶作醫療決定?萬一失去精神行為能力,如何預先授權伴侶使用財產照顧?遺產寫法和異性伴侶有嗎?同志伴侶到白頭前,需要預備。

雖然香港婚姻條例承認同性婚姻關係,執業律師陳玉峯指同志能伴侶安排財產和醫療事務:「沒有同志婚姻,但有法律上可行工具可達到效果。

有些事可以做,繞過同志婚姻法。

」香港註冊醫生業守則,醫生要以病人最佳利益施行醫療程序,要考慮病人醫療意願,除非病人失去精神行為能力,會問家屬是否知道病人想法,家屬是轉告病人意願,而不是代為作決定。

同志伴侶熟知方意願,可以讓醫生參考,然而醫生會聽,遑論讓同志伴侶代為作決定。

陳玉峯説病人失去精神行為能力,醫生會問家人,諮詢監護人:「同志而言,除非伴侶申請成為監護人,否則醫生會理會。

」香港,同性伴侶有權申請監護令,代病人處理醫療開支。

「精神條例裡,親屬定義,配偶和家人,任何或該人同住人計。

所以同志伴侶同住,是親屬,地位不是,是監護委員會批核。

」陳玉峯調問題是多於一名親屬想成監護人,有可能出現爭議。

監護委員會成員如何看待同性關係,可能有影響。

陳玉峯鼓勵同志朋友簽訂預設醫療指示,發生時可供參考。

雖然香港預設醫療指示是普通法生效,可以讓醫生參考知道病人意願:「這是一種溝,病人不能表達時,可以讓家人知道意願,有安慰和指引作用。

延伸閱讀…

不再是法律上的陌生人!這些醫療文件「同性配偶」終於可發聲

同性伴侶」能保有財產分配權利,或為對方做醫療決定嗎?

」走後一程,有所謂「三寶」:預設醫護計劃、遺囑、授權書。

陳玉峯調同性伴侶應訂立授權書,其中一位失去精神行為能力時,另一位能授權動用財產照顧:「當婚姻法承認同性伴侶關係,要授權,否則即使你想身邊人幫忙不行。

」她説:「不是沒錢,只是錢不能拿出來,麻煩。

」授權書可以授權任何可信人,指定授權範圍,包括賣樓、租樓、賣股票套現、處理開支。

陳玉峯説:「權力,所以授權書唯一有嚴格要求是自己簽名以外,授權人要簽,要他,要有律師和醫生看著你簽署,證明當時,不是逼。

」她説會議員有很多是律師,可以預約免費義務諮詢。

近年香港多宗爭取性小眾平權司法覆核接連勝訴,令同性配偶房屋分配、報税、遺產繼承、公務員福利範疇,終於得到對待。

除此之外,公營機構和法院醫療、後事安排、防止家暴方面程度保障了同性配偶權益。

有些保障結婚同性伴侶能受惠。

因此,G點整理了港同性伴侶/配偶10項權利一覽,為大家介紹。

2010年起,《家庭及同居關係暴力條例》適用範圍配偶擴展同居關係。

意味着無論是異性或同性,只要是「作為(前)情侶關係下生活」,受到《條例》保障。

同性配偶或同居情侶若遭受另一方騷擾或施暴,可向律師、法律援助署或家事法庭登記處索取制令申請表格,《條例》法庭申請禁止施暴者進入同居住所;若對方違反強制令,可當場逮捕。

香港,醫生會病人最佳利益和意願,決定醫療程序。

除非病人失去行為能力,會徵詢家屬意願。

於香港全方位承認同婚關係,讓同性伴侶可以參與醫療決定,並避免與其他家屬產生意見分歧,病人可治療安排預設指示:例如醫管局「預設照顧計劃」讓重病病人、家屬和醫生預先溝通治療計劃、誰人照護和如何照護安排,讓同性伴侶可以參與醫療決策;病人能作出拒絕插喉、心肺復甦「預設醫療指示」,病危時讓醫生和所有親屬能願。

除此之外,《精神條例》精神上無行能力病人(如精神病、腦退化、中風或腦部受損),親屬和同居者(包括同性伴侶)可向法院申請監護令,為病人作醫療決定和相關財務安排。

而《電子紀錄互通系統條例》條例「代決人」擴展病人家庭成員和同居者,意味着同性伴侶病人不省人事時,能「代決人」身份決定其醫療記錄登記和互通事宜。

高等法院去年審理一對女同志媽媽申請監護權案件時,首次引用「兒童福祉原則」(welfare principle),判多年來撫養孩子、但孩子無血緣同性伴侶享有監護權。

這次案例意味着同性伴侶若能法庭證明盡了家長職責,如餵養、照顧、關愛、教育和保護孩子,即使其中一方與孩子沒有血緣關係,伴侶之間沒有結婚或民事結合,能申請成為子女法定監護人,令「彩虹家庭」親子關係得到法律認可。

政府去年一宗同性配偶處理後事司法覆核「急轉彎」認錯,承諾所有政府部門認領遺體、安排公墓、火葬和撒灰服務、辦理死亡證殮葬事宜上,對待異性和同性伴侶。

例如警方安排殮房認屍時,會區分異性和同性伴侶;同性伴侶可為安排公墓、火葬和撒灰服務。

同性伴侶只要帶同自己和死者身份證明文件,以及相關醫學和死因證明,可認領遺體、辦理手續並進行殯葬儀式。

另外,修訂後《私營骨灰安置條例》,親屬和遺產代理人,只要是死者去世前他同居生活兩年人,即使無血緣或婚姻關係,有權作為「相關人士」骨灰龕場結業時領取死者骨灰。

換言之,同性配偶和伴侶有權領取骨灰,但優先順序不及死者直系親屬。

入境事務處在2018年QT案「終極敗訴」法院裁定違憲後,修訂同性配偶受養人簽證(dependant visa)來港入境政策,入境處不能香港承認同性婚姻,「一刀切」拒絕同性配偶申請簽證。

現在只要是海外註冊、有法律效力同婚或民事結合配偶,將符合資格受養人身份申請簽證來港。

本港首宗爭取公務員同性配偶福利案件(梁鎮罡案)於2019年「終極勝訴」。

法院裁定只要是公務員海外註冊同性配偶,異性配偶一樣有權領取公務員配偶福利。

公務員事務局去年確認修改政策並設立機制,讓公務員申報他們海外締結同性婚姻,其配偶能享有包括醫療、牙科服務、房屋津貼和福利。

梁鎮罡案同性配偶爭取合併報税權利。

審法院裁決,税務局於2019年修改《税務條例》中婚姻相關用字,「丈夫與妻子」改為「已婚人士其配偶」,並「税務易」系統,讓海外同婚納税人可同性配偶合併報税,並有權《條例》其配偶申請免税額和扣税。

* 政府表明會上訴,需待上訴結果作實高等法院於2020年裁定同性配偶有權「二人家庭」單位申請公屋。

房委會不能否定海外註冊同性配偶輪候公屋權利。

房委會過去堅持同性配偶不符合「夫妻」定義,但法官反駁低收入同性配偶與低收入異性戀夫婦價房屋需要。

房委會既然承認海外結婚異性戀夫婦,理應能承認海外註冊同性配偶,判房委會歧視和違憲。

* 政府表明會上訴,需待上訴結果作實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