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配偶平權 |遺囑條例被裁違憲政府上訴失敗兼須付堂費 |平權再下一城 |【同性 婚姻 遺產】

同性配偶平權 |遺囑條例被裁違憲政府上訴失敗兼須付堂費 |平權再下一城 |【同性 婚姻 遺產】
1 min read

伴侶英國結婚男同志,同性伴侶如有立遺囑,其配偶港無法繼承遺產,提出司法覆核。

高等法院於2020年裁定男同志勝訴,指《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同性及異性伴侶作出待遇,該些待遇屬不合法,因此屬違憲。

律政司提出上訴,重申傳統異性婚姻權益維持,比喻有如私人會所成員,若異性夫妻失去這些權利,會削弱傳統婚姻和家庭地位。

上訴庭今(24日)下判辭,認為政府提出論點無一成立,駁回其上訴並需支付堂費。

上訴人律政司。

這宗司法覆核案申請人吳翰林,吳等候聆訊期間去世,其丈夫李亦豪接手繼續案件。

原審法官周家指,遺產條例關乎死者有關或其受養人利益,條例其中一個目的,是要保障死者有道德責任供養人,不只是異性伴侶才有這個義務。

周官認為條例同性及異性伴侶作出待遇,認為屬違憲,故裁定李勝訴。

律政司上訴時強調,《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及《財產繼承(供養遺屬及受養人)條例》,需要維持保障傳統婚姻及傳統家庭組成,相關制度要維持一致性。

原審法官認為傳統婚姻夫婦享有一系列權利,包括繼承權。

維持該些權益,將有助鼓勵多異性伴侶組織家庭,情況如有人為某些權益而成為私人會所成員,若失去這些權利,會削弱傳統婚姻和家庭地位。

」李亦豪説:「當初翰林提出司法覆核是保護我,免得我失去親,流離失所。

區官指終院早前處理相類案件時,拒絕這理據,認為原審裁定條例屬待遇,與合法目的沒有合理關連。

此外,相關制度要維持一致性,政府調應《基本法》第37條保障傳統異性婚姻,因此本港法律下所指婚姻,應是指傳統異性婚姻。

區官質疑《婚姻制度改革條例》所指認可婚姻,是一夫一妻制異性婚姻,但《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對「婚姻」定義,則包括一夫一妻制和一夫多妻制下婚姻。

律政司指,同性伴侶可立遺囑,即使條例有待遇,對同性伴侶權利影響。

區官認説法屬轉移視線,覆核處理沒有遺囑下異性和同性伴侶之間待遇。

而法官張澤佑指,吳翰林有立遺囑,指即使他有立遺囑,可能或某些原因而,此情況下便要《無遺囑者遺產條例》處理其遺產。

而李因獲承認為配偶,繼承吳遺產,和居於吳名下婚姻居所。

張官認為,性取向而引致待遇。

G點電視成立於2008年,媒體介入性/眾運動,鼓勵及引導義工成為行動者、尋找自己感議題,學習營運媒體,社羣充權。

每月一杯咖啡金額,支持優質觀點誕生,享有閲讀體驗。

「丈夫離世讓我,政府法院一而再、 再而三否定我們婚姻關係、視我倆關係陌路人。

於哀悼家屬來説,這傷口上灑鹽。

」李亦豪説:「當初翰林提出司法覆核是保護我,免得我失去親,流離失所。

如今我來説,是丈夫拾回一份人人之間應有基本。


同性伴侶如沒有另訂遺囑,其配偶繼承其遺產,吳翰林(Edgar)於2019年入稟挑戰《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和《財產繼承(供養遺產及受養人)條例》,指兩條例承認同性婚姻屬歧視和違憲。

高院翌年裁定政府待屬違憲,律政司上訴。

上訴庭於2022年12月審理案件,10個多月後,24日頒下判詞,維持原審裁定申請人勝訴裁決,保障了同性配偶享有異性戀夫婦同等遺產繼承權。

吳翰林政府上訴期間因長年受抑鬱症困擾,自殺身故,此案件吳英國註冊丈夫李亦豪(Henry)接任申請人。

吳翰林生前並沒有遺囑,其遺產包括他生前李亦豪同住、付清房貸居屋,以及現金、強積金。

「丈夫離世讓我,政府法院一而再、 再而三否定我們婚姻關係、視我倆關係陌路人。

於哀悼家屬來説,這傷口上灑鹽。

(延伸閲讀:這些大事,同性配偶終於可發聲)例如:若遺產有2,000萬,則配偶與父母各分得1,000萬。

如今我來説,是丈夫拾回一份人人之間應有基本。

」上訴庭今次裁決重申QT案和梁鎮罡案同性配偶關係解讀,即吳翰林及其丈夫李亦豪英國註冊婚姻,異性戀婚姻一樣有其「公共性」和「排他性」(publicity and exclusivity),這個基礎上法庭衡量政府他們對待是否合理。

法庭認為《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和《財產繼承(供養遺產及受養人)條例》本身限於異性戀一夫一妻,適用於多夫多妻制事實婚姻(de facto spouses),兩條例寫法原本刻意涵蓋海外承認、香港法律定義婚姻關係(第11段、第106段)。

至於政府一方指同性配偶可以生前訂立遺囑,分配其遺產,法庭反駁「即使同性配偶享有自訂遺囑,不能當化政府對待」,因為同性配偶目前不能享受兩條例法律保障,是基於他們性傾向和同婚關係。

本案中吳翰林沒有訂立遺囑,但即使他訂遺囑,如果遺囑因某些原因,其丈夫李亦豪會因此對待而失去愛巢及其他遺產供養(第14段),所以同性配偶生前可自訂遺囑解決爭端的理據不能成立。

香港現行《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和《財產繼承(供養遺產及受養人)條例》,死者親人法定後次序承受遺產份額,配偶,然後子女、父母、兄弟姊妹、叔伯舅父、姑媽姨媽、及至姪甥。

同性婚姻香港並非合法,若李亦豪被判沒有資格辦理遺產,那麼下一個有資格辦理遺產吳翰林母親,李吳母吳身故後關係轉,李有可能會分配到任何財產,即使吳婚後買入居屋,李有份付按揭。

高院法官2020年頒下判詞中指,兩條例是要保障婚姻中其中一方配偶死後繼續獲得供養,不僅異性戀夫婦有義務供養配偶,同性配偶有此需要,因此政府排除同性配偶並不合理。

再者,剝奪同性配偶享有遺產繼承權,會變保護傳統婚姻,或令多人締結異性戀婚姻,因此政府一方説法不合邏輯,裁定政府待屬違憲,要求政府修訂兩條例中「丈夫」、「妻子」及「婚姻」定義,讓同性配偶享有異性戀夫婦同等遺產繼承權。

「我希望政府能法庭判決,翰林應得,」李亦豪説。

香港婚姻平權協會發聲明,呼籲政府不要判決上訴,「同性伴侶異性伴侶,因為堅定不移愛承諾,希望方組家庭,家人身分保護方。

將同性伴侶排除婚姻制度外,不僅是歧視,損害了同性伴侶和福祉。

」本案是吳翰林生前同性伴侶權利提出第二宗司法覆核,為香港同志平權下一城。

另一宗案件中,他挑戰現行政策下同性配偶未能成為居屋合資格住户房屋政策,李亦豪接任亡夫成為該案申請人。

高院原訟庭於2020年裁定房委會政策涉及性取向歧視,房委會提出上訴,上星期(17日)遭駁回。

鼓勵多元評論觀點碰撞激盪,並符合上述兩個守前提下,我們要求所有沙龍參與者遵守以下規範,您下開始使用本沙龍服務時,視為此規範:
2023同志遊行今登場,巴黎副市長抵台參與盛會:台灣是典範
1月前

每月一杯咖啡金額,支持優質觀點誕生,享有閲讀體驗。

中國信託11月25日(六)松山文創園區1號倉庫舉辦「離家 抵家-勇闖世界」主題活動,現場東南亞韻味市集,邀請謝哲青、吳鳳,以及身經百戰外派工作者們蒞臨,帶大家踏出探索世界腳步,認識東南亞!

鼓勵台灣人看見,踏出探索世界腳步,中國信託11月25日(六)松山文創園區1號倉庫舉辦「離家 抵家-勇闖世界」主題活動。

現場只有泰式奶茶、編織手作東南亞韻味南洋市集;邀請知名作家謝哲青、台灣女婿吳鳳,以及身經百戰外派工作者蒞臨現場,透過「課本外東南亞」、「異國婚姻大解密」、「嚮海外工作者建議」三大主題,帶大家認識你可能知道東南亞。

當天活動,中國信託深入泰國,影像記錄下異鄉海外工作者們,是如何跨越文化藩籬,找到「離家抵家」真諦;讓現場每一位民眾,能藉由動人鏡頭,國度裡,看見温情感動。

首場文化講堂是知名作家謝哲青帶來「課本外東南亞:泰式文化生活」。

他是種族、語言及宗教源頭開始梳理,透過北中南部特色景點,深入淺出的介紹泰國文化面貌。

其中一段,是他旅途中瞭解泰國人生命觀經歷,「北地府桑卡布里(Sangkhla Buri),有個國際知名景點『孟橋』(Saphan Mon)。

延伸閱讀…

同性配偶平權|遺囑條例被裁違憲政府上訴失敗兼須付堂費

平權再下一城!上訴庭肯定同性配偶享遺產繼承權

孟橋像圖片上那樣搖搖晃晃、沒有安全感。

所以我去問地人,什麼橋要這樣蓋?結果他們回答,『會死、會東西是妖怪。

有生命東西要面宇宙循環,它有它生老病死,所以時間一到橋會。

』」謝哲青分享,這次經驗只能看見人、生命去強求態度,讓他進一步理解泰國人處世觀點生活文化。

緊接著,是台灣女婿吳鳳帶來「異國婚姻大解密」,與台籍妻子Rynne結婚9年他來到現場分享異國婚姻個人經驗,以及步入禮堂後,他和Rynne兩人是如何彼此、維持關係。

吳鳳分享,「婚姻裡「國籍」其實並那麼,是雙方願願意融入彼此家庭、敞開心胸接納文化。

」因為結婚是彼此之間關係,兩人態度價值觀是否契合,能否彼此包容、打拚,其實才是異國婚姻中關鍵。

後,是主持人何戎、薛長興工業防寒衣運籌部林怡芳部長、中國信託人力資源總管理處魏爾彰資深副總陳思孜(Nicola),以及談,分享他們多年外派經驗以及實用建議,提供擁有海外工作夢想聽眾一份獨一無二「圓夢指南」。

於沒有全然沒有外派經驗工作者而言,語言能力、專業能力、離鄉背井……心中每次是挑戰,外派工作者需要具備怎麼樣條件或特質?林怡芳部長認為,困難,是跨出第一步。

「聽到外派,很多人會認為『我語言能力不夠』、『我專業能力不夠』,心理退縮了;但事實上很多事情是地學習,然後日常生活中學習、。

」因此,外派工作是適應力,以及願意接受挑戰、勇於探索你未知事物心態,她説,「遇到困難時候,這些信念才能夠幫助你度過困境、從外派中學到多。

」5月24日,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同婚專法)生效。

當天全台有上百對同性伴侶正式步入婚姻。

隨著他們結婚,未來他們財產、繼承處理會過去沒有「正式」地位時大不相同。

過去,不管同性伴侶相伴多久,想要自己身後,方一個妥善財務安排困難。

隨著同婚專法三讀通過,同性伴侶法律上權利,得到進一步保障。

婚姻、財產、監護、繼承,同婚專法原則上準用大部分民法規定。

但收養子女及子女繼承財產上,因為專法第20條有關收養規定,會情況而異,需要留意。

對同性婚姻伴侶來説,如果目前沒有子女,那麼有關繼承規定。

,繼承順序如下表1所示(民法1138條~1144條之規定)。

沒有子女情況下(無第1順序繼承人),會由次一順位(第2順序)繼承人配偶繼承。

(延伸閲讀:這些大事,同性配偶終於可發聲)例如:若遺產有2,000萬,則配偶與父母各分得1,000萬。

延伸閱讀…

同性伴侶可以結婚了,那財產怎麼辦?

平權再下一城!上訴庭肯定同性配偶享遺產繼承權政府 …

若無1~4順序繼承人,配偶繼承全部遺產。

而有關於遺產免税額扣除額準相關規定(表2)。

但若同性婚姻伴侶有子女,情況了。

瞭解同性婚姻中子女關係何而來?可能情況包括以下兩種:同性伴侶如沒有另訂遺囑,其配偶繼承其遺產,吳翰林(Edgar)於2019年入稟挑戰《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和《財產繼承(供養遺產及受養人)條例》,指兩條例承認同性婚姻屬歧視和違憲。

高院翌年裁定政府待屬違憲,律政司上訴。

上訴庭於2022年12月審理案件,10個多月後,今(24日)頒下判詞,維持原審裁定申請人勝訴裁決,保障了同性配偶享有異性戀夫婦同等遺產繼承權。

吳翰林政府上訴期間因長年受抑鬱症困擾,自殺身故,此案件吳英國註冊丈夫李亦豪(Henry)接任申請人。

吳翰林生前並沒有遺囑,其遺產包括他生前李亦豪同住、付清房貸居屋,以及現金、強積金。

「丈夫離世讓我,政府法院一而再、 再而三否定我們婚姻關係、視我倆關係陌路人。

於哀悼家屬來説,這傷口上灑鹽。

」李亦豪説,「當初翰林提出司法覆核是保護我,免得我失去親,流離失所。

如今我來説,是丈夫拾回一份人人之間應有基本。

」上訴庭今次裁決重申QT案和梁鎮罡案同性配偶關係解讀,即吳翰林及其丈夫李亦豪英國註冊婚姻,異性戀婚姻一樣有其「公共性」和「排他性」(publicity and exclusivity),這個基礎上法庭衡量政府他們對待是否合理。

法庭認為《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和《財產繼承(供養遺產及受養人)條例》本身限於異性戀一夫一妻,適用於多夫多妻制事實婚姻(de facto spouses),兩條例寫法原本刻意涵蓋海外承認、香港法律定義婚姻關係(第11段、第106段)。

至於政府一方指同性配偶可以生前訂立遺囑,分配其遺產,法庭反駁「即使同性配偶享有自訂遺囑,不能當化政府對待」,因為同性配偶目前不能享受兩條例法律保障,是基於他們性傾向和同婚關係。

本案中吳翰林沒有訂立遺囑,但即使他訂遺囑,如果遺囑因某些原因,其丈夫李亦豪會因此對待而失去愛巢及其他遺產供養(第14段),所以同性配偶生前可自訂遺囑解決爭端的理據不能成立。

法庭後總結,徹底否定同性配偶兩條例下遺產繼承權,是同性「令人接受負擔」。

香港現行《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和《財產繼承(供養遺產及受養人)條例》,死者親人法定後次序承受遺產份額,配偶,然後子女、父母、兄弟姊妹、叔伯舅父、姑媽姨媽、及至姪甥。

同性婚姻香港並非合法,若李亦豪被判沒有資格辦理遺產,那麼下一個有資格辦理遺產吳翰林母親,李吳母吳身故後關係轉,李有可能會分配到任何財產,即使吳婚後買入居屋,李有份付按揭。

高院法官2020年頒下判詞中指,兩條例是要保障婚姻中其中一方配偶死後繼續獲得供養,不僅異性戀夫婦有義務供養配偶,同性配偶有此需要,因此政府排除同性配偶並不合理。

再者,剝奪同性配偶享有遺產繼承權,會變保護傳統婚姻,或令多人締結異性戀婚姻,因此政府一方説法不合邏輯,裁定政府待屬違憲,要求政府修訂兩條例中「丈夫」、「妻子」及「婚姻」定義,讓同性配偶享有異性戀夫婦同等遺產繼承權。

「我希望政府能法庭判決,翰林應得,」李亦豪説。

香港婚姻平權協會發聲明,呼籲政府不要判決上訴,「同性伴侶異性伴侶,因為堅定不移愛承諾,希望方組家庭,家人身分保護方。

將同性伴侶排除婚姻制度外,不僅是歧視,損害了同性伴侶和福祉。

」達最佳瀏覽效果,建議使用 Chrome、Firefox 或 Microsoft Edge 瀏覽器。

賴母出面控訴兒子疑被謀財害命,騙同性結婚後樓墜下亡。

(記者蔡淑媛攝)〔記者張瑞楨/台中報導〕憲法原則及民法精神,同性、異性婚姻法律權益,配偶死亡,另一方是「恆繼承人」。

本案遺產繼承分配方面,賴生無子女,父親男性血親尊親屬過世,身為配偶夏男,有權第二順位賴生母,兩人均分五億元遺產。

律師徐承蔭指出,賴生夏男結婚兩時,不太可能新增收入(婚後財產),因此沒有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問題,有「繼承分割」問題;賴生如無遺囑,遺產第一繼承順位是直系血親卑親屬(子女),第二順位是父母親,賴生原本父親、阿公(認領前)過世,因此遺產賴生母親夏男均分。

如果同性雙方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相關規定結婚[1],婚姻期間一方死亡,另一方可以準用民法規定繼承遺產[2];如果雙方財產制是法定財產制,生存方可以主張準用民法規定請求剩餘財產分配[3],其他繼承人一起分配遺產。

生存配偶同時具有「配偶」及「繼承人」兩種身分。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