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開留言可討論 |大法官3 |同婚釋憲案言詞辯論庭紀實 |【同性 婚姻 言詞 辯論】

有開留言可討論 |大法官3 |同婚釋憲案言詞辯論庭紀實 |【同性 婚姻 言詞 辯論】
1 min read

「我這天等了41年6個月24天⋯⋯」2017年3月24日,59歲男同性戀者祁家威完成了他17歲開始一個夢──站上憲法法庭為全台灣同性戀者爭取婚姻權。

「目前醫學上同性戀是人,是人,婚姻是事是事,人做事,什麼可以?」祁家威言詞辯論庭上堅定地説著。

身台灣第一位公開出櫃同性戀者,祁家威兩度申請同性婚姻遭拒,隨後依法聲請釋憲,第一次司法院受理無疾而終,事隔15年第二次申請於取得受理資格,而祁家威擔任聲請方是作為户政主管機關台北市政府,北市府於2015年提出釋憲聲請,希望大法官能同性伴侶無法依法登記結婚是否違憲作出解釋。

2016年底,婚姻平權草案送進立法院,引起正反雙方強力動員,雙方數十萬人動員讓立法院妄動,目前法案通過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審查後靜待政黨協商,許多同婚支持者期待司法院大法官能作成婚釋憲,藉由司法途徑達成婚姻平權。

彷彿回應社會期待,司法院大法官於今年2月發布新聞稿表示,審理台北市政府、祁家威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使同性別二人間不能成立法律上婚姻關係」請解釋案,並於3月24日上午9時憲法法庭開庭進行言詞辯論,過程全程直播。

言詞辯論訴訟程序中指是原告、被告雙方法庭上攻防戰,憲法法庭上聲請方及關係機關交互詢答主,鑑定人陳述鑑見。

此次聲請方祁家威及台北市政府,關係機關則包括法務部、內政部及萬華户政事務所,鑑定人有陳愛娥、張文貞、陳惠馨、劉宏恩、李惠宗及鄧學仁6位法學學者,而15位大法官民進黨立委美女夫婿黃瑞明迴避外,其餘14位出席言詞辯論。

此次言詞辯論庭開庭前,司法院公佈主要爭點,庭上各方以下四點爭點進行辯論。

1. 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是否容許同性別二人結婚?
2. 答案如為否定,是否違反憲法第22條所保障婚姻自由規定?
3. 是否違反憲法第7條保障權之意旨?
4. 如創設婚姻其他制度(例如同性伴侶),是否符合憲法第7條保障權以及第22條保障婚姻自由意旨?同志要爭取婚姻平權因為《民法》禁止同性伴侶結婚嗎?這是許多人看到第一個爭點時疑惑,實際上,於《民法》並於條文中婚姻屬於「一男一女」,因此這點法理上有爭議,庭上各方此有解釋。

如果《民法》沒有明確規定,什麼大多數人認為同婚不合法呢?原因出在1994年一紙函釋,於當時祁家威向內政部請命准予婚合法,內政部邀集法務部討論後,法務部作出「我國現行民法所謂『結婚』,一男一女結合關係,同性結合屬」函釋,成為同婚合法否箍咒。

)★延伸閲讀:婚釋憲結果出爐,大法官會議怎麼説婚釋憲案,大法官今天開憲法法庭言詞辯論;聲請人祁家威指出,設專法處理相關問題,像是給同志伴侶一台協力車,騎短程、遠程會累,這是公平對待。

如果大法官《民法》無明文禁止同婚而做出合憲解釋,那應該宣佈1994年法務部函釋;若大法官文義及歷史解釋方法認定《民法》禁止同性婚姻,違反爭點二、爭點三中提及《憲法》權及婚姻自由權,應判定違憲。

台北市政府代理人廖元豪認為,現行《民法》解釋底下並包含同性婚姻,第二個及第三個爭點來説,牴觸《憲法》第22條及第7條所保障婚姻自由及權,應宣告違憲。

儘管2位聲請人爭點三看法,身為《民法》主管機關法務部有截然不同看法。

爭點一來説,法務部長邱太三認為現行《民法》導出容許同性兩人結婚結論,但邱太三認為婚姻自由並不是《憲法》第721條所明文列舉基本權利,因此現行《民法》並違背《憲法》第22條;邱太三認為現行《民法》限於一男一女婚姻規定是機關斟酌事實做出「合理待遇」,為「形成」,並違背《憲法》第7條所保障權。

「形成」是指三權分立之下,司法應立法者意見,將部分事情交由立法者形成。

延續著「形成」説,邱太三進一步闡述爭點四「其他非婚姻制度是否符合《憲法》所保障權及婚姻自由?」邱太三表示,無損婚姻及其他公共利益前提下,給予其他制度法律(性伴侶法)保障屬「形成」,並無違反原則,符合憲法第22條所保障基本權利,意即同性伴侶制度合憲。

廖元豪認為爭點四是一個現在存在法律,北市府無法回答這樣設性問題;許秀雯認為邏輯上並存在著一種「允許同志結婚違憲方式」,因此要解決同志結婚遭到剝奪問題,恢復同志結婚外,無他法。

於法務部立場,內政部及萬華户政事務所立場,內政部代表強調內政部户籍法主管機關,儘管理結婚户籍登記程序,婚姻實質內容法務部意見;萬華户政事所則表示,同性婚姻現行《民法》規定不符,故户政機關無法同性伴侶辦理婚姻登記,其餘事項交由大法官解釋。

聲請方顯然於邱太三的説法,於交叉詰問時追問邱太三立場。

廖元豪詢問,邱太三提及伴侶制度要危及婚姻及公共利益狀況下來做,修改《民法》將同性婚姻法制化會影響什麼公共利益?造成那些影響? 邱太三先説修改《民法》影響不僅是《民法》,好比對重婚罪、《刑法》第239條通姦罪有影響,家庭婚姻機製造成衝擊,第二個影響他語氣鬆地個人生活事實為例,提到過年祭祖時有輩問他,若同性婚姻合法,來祖先牌位該怎麼寫?「兩個寫考考?是妣妣?整個家族就為了這個產生了爭辯。

」此外他提到近日收到訃聞,讓他思考到若同性婚姻合法,未來訃聞上要寫媳婦是女婿,他認為這些稱謂改變於生活及社會造成衝擊。

許秀雯邱太三訂立歸於「形成」説法,於交叉詰問時追問邱形成是否有界限?如果無生育能力者另立結婚專法是否符合「形成」?不過邱太三回答生育並非《民法》婚姻要件,正面回答形成是否有界限。

而於現行《民法》規定是否違憲,以及《同性伴侶法》是否合憲,鑑定人有看法。

陳惠馨、張文貞及劉宏恩認為現行《民法》相關規定違憲,陳惠馨主張制定《同性伴侶法》反而是婚姻制度破壞,若同性婚姻納入《民法》,才是對婚姻保障,主張應直接修改《民法》;張文貞指出各國做解釋明確指出婚姻權和婚姻自由是憲法上基本權益,因此排斥同性婚姻違憲,而「形成」界線便是人民基本權利,若採同性伴侶法無法保障基本權利,主張應直接修改《民法》。

陳愛娥及李惠宗主張現行《民法》相關規定並違憲,並可透過婚姻外法律保障來增強同志保障。

陳愛娥美國德國於婚議題差異,指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認定婚姻自由,將婚姻是個人權益保障,德國是婚姻視為一種制度,要婚姻制度核心是否異性婚姻來審查是否違憲,她認為德國同性伴侶可以提供保障,不失一種選項;李惠宗主張法律現象,於現象是異性婚,因此現行法規並違憲,但目前欠缺同性戀者制度保障是,有違憲虞,可考慮透過給予法律上保障來補足。

至於大法官四個爭點結論為何?審判宗力宣告,言詞辯論,會於庭末諭知言詞辯論終結,會一個月內(即4月24日)指定公佈日期,做出本案解釋文,即會5月24日前作出解釋文。

「專法是次公民對待,好像異性戀騎了一個摩托車,兩個人坐可以騎,但專法好像是協力車或腳踏車,短程,騎長程會累。

」後陳述時,祁家威了個生動描述,婚姻平權這條路上跑了30年,他想要次待遇了,他期待能異性戀者,走得。

(閲讀英文版,請點:Same-Sex Marriage Gets Its Day In Taiwan’s Highest Court。

但無論法律多周密,無法保障婚姻會,所以婚姻不是保障,只是制度性建構。

後5分鐘陳述意見階段,祁家威論述鎖定是否要用專法處理同婚問題。

祁家威指出,關於設專法議題,對同志夥伴來説,好像是當成次公民來對待,好像異性戀者騎著摩托車,兩個人坐一台車,可以騎;反觀同志伴侶,專法像是他們一輛協力車(腳踏車),騎短程、騎遠程會累,這是一種公平次對待。

祁家威也説,假借伴侶法處理同志婚姻問題,是利用所謂形成空間,創制一套法律,這同志來説是一種侮辱,汙辱國家民主法治狀況。

台北市政府代表,法務局長袁秀慧表示,考量現況,短短2年300多同性申請註記,於600多人主張婚姻權利應保障,這議題討論,現在行政上不論怎麼努力放寬,法律上無法主張權利。

北市府代表廖元豪説,民主權利衝突,其實有很多是誤解,使很多人價值,婚會異性婚姻,會宗教自由,每個宗教有規定,宗教可主張自己規定。

廖元豪表示,有人擔心同志破壞性道德觀會進入社會,其實同志想結婚,認同婚姻價值,怎麼會去破壞?雖然台灣是民主社會,但不是每個地方適合講理,只能靠大法官。

法務部長邱太三問祁家威,同性婚姻社會需求何時出現?祁代理人反問,為何要維持社會秩序,得排斥同性婚姻?關係機關法務部長邱太三説,法律設定是反映社會需求,給予制度性確認保障,民法婚姻規定制定,是依當時我國人民、數千年來生活,形成社會規範機制。

邱太三問祁家威及其代理人,同性婚姻社會需求何時出現?民法同性婚姻加以規定,何時違反憲法?祁家威代理人許秀雯説,聲請人祁家威並否定一夫一妻婚姻制度或,應該得到憲法保障,聲請人是,為何保障一夫一妻婚姻制度,排斥同性結合?許秀雯説,「是一種我站起來,沒有人需要因此倒下價值」,邱部長提問,同性結婚需求何時出現,每個人答案不一致,而異性戀作優勢羣體,結婚權利上承認、看見,數千年來我國婚姻制度,本質長怎樣,想問看看法務部看法。

政法律學系教授陳惠馨表示,傳統中國社會,人們是可以有一夫一妻多妾制度,但經修法後大大改變,傳統社會強調一夫一妻制;台灣過去20多年來,透過修法、大法官解釋,改變很多傳統婚姻想像,確定一夫一妻制。

陳惠馨指出,如果法律沒有明文規定一夫一妻制,立法者沒有明白強調同性婚姻是違法,那麼台北市政府讓同性婚姻者做婚姻登記,這才是違憲。

陳惠馨也説,她鑑定書中提到,如果可以民法來處理同性婚姻,民法來處理,但什麼時候可以專法處理?例如同性婚姻者在台灣社會或很多社會否定、漠然,縱使、憲法解釋,可以成為同性婚姻,同志們可能生活層面中,需要協助支持。

陳惠馨解釋,縱使修法,台灣社會是有一些人,因為長期習慣異性戀婚姻做想像,不免覺婚者攻擊,或有不能接受行為,透過專法是可以處理這個狀況。

陳惠馨強調,如果雙方事人處理婚姻問題,要民法處理,若要額外處理部分,可用專法。

北市府代表人廖元豪詢問法務部修改民法婚,對公共利益有何影響?法務部長邱太三説,如果修改,衝擊社會秩序。

言詞辯論交叉詰問階段,廖元豪詢問法務部表示,假如修改民法婚,有何會影響公共利益?邱太三説,民法機制民法,是數千年婚姻結合,保障家庭婚姻機制,像中華民國刑法重婚等行,是相關機制,單純修民法,馬上會造成衝擊,衝擊整個婚姻家庭結構、婚姻事實。

他説,有輩問他,過年時家族祭祖,婚時來祖先牌位要寫「考考是妣妣」?因而產生爭辯。

民眾生活該如何定位,是媳婦女婿?婚禮要不要稱新郎新娘?這中、南部衝擊,社會上同婚、婚達共識,修改,衝擊社會秩序。

今(24日)上午9時,台灣召開歷史性婚釋憲「言詞辯論庭」。

席間,5位釋憲聲請人、14位大法官6位鑑定人交叉詢答,同性婚姻在台灣可行性、婚姻核心價值以及現行民法有無「違憲」進行辯論。

《基督教今日報》帶您回顧憲法法庭內,認為現階段於台灣實行同性婚姻窒礙難行幾個重點。

此次釋憲重點,要討論「現行民法同性二人結婚」,是否構成違憲?

關係機關法務部代表邱太三部解釋,法律制定反映著公共需求,因而給予制度性保障確認。

民法婚姻規章,是1930年人民千年來歷史發展、社會需求而制定。

延伸閱讀…

大法官3.24就民法是否容許同性婚姻釋憲案行言詞辯論

同婚釋憲案言詞辯論庭紀實──對的人為什麼不能做對的事?

他強調,民法婚姻制度大法官多次解釋,認為這個概念肯定「一夫一妻」婚姻制度。

訂定法案時,社會並沒有這樣(要求同性婚姻)聲浪,因此民法並沒有同性婚姻加以規定。

同性婚姻需求何時出現?民法同性婚姻加以規定事實,是何時違憲?

他另提到,若民法肯定同性二人婚姻制度,稱作「違憲」,但其他採用同性伴侶法國家,這樣法案,被判作違憲。

「不是講形式上或機械式,而是各種法律上可能機制中,實質足夠。

若民法違憲,同性戀者婚姻權不是基本人權嗎?若是,不應異性戀者婚姻劃分開來。

歐洲世界人權公約判定,邱太三表示,「同性婚姻不是一個普世基本人權,而是各國法律形成。

」全球195國家21個國家採用同性婚姻,「如何透過保障多元機制,並非要修民法或制定專法,完全是上裁量。

「是否違憲」爭論開始,源於祁家威前往户政事務所登記結婚多次拒。

邱太三表示,當民法沒有規定同性婚姻機制,户政官採納(登記),這才是違憲!「認為民法『沒有規定同性婚姻、沒有禁止同性婚姻』有違憲問題。

「嚴格審查不會違憲。

」鑑定人中興大學李惠宗教授説道。

現行異性婚姻沒有違憲,他認為,「法律是事務做規範,『』性向異性婚。

要不要給同性戀者法律保障,這是另一個問題。

」但他坦承,目前法律同性戀者法律保護,是問題。

李惠宗想要問,「我們要處理是『同性戀者法律上保障』是違憲,還是『同性戀者婚姻上保障』是違憲?」

但,婚姻是「保障」嗎?同性伴侶想要得到結婚權利、獲得制度性保障。

現行婚姻制度是人類歷史無數年累積、認同制度確來,李惠宗表示,婚姻不是權利,而是「一種制度」。

「如果婚姻是一種權利,沒有人會受到侵害,會是一個完全利益。

」然而,受到婚姻害人很多。

「婚姻是一個制度,是一個體制性問題。

我們透過保障兩人之間結合。

但無論法律多周密,無法保障婚姻會,所以婚姻不是保障,只是制度性建構。

延伸閱讀…

2017 03 24 同性婚姻釋憲案(有開留言可討論) 完整言詞辯論 …

同婚釋憲案言詞辯論重點看這裡【更新】

因此,婚姻不是一種權利。

每個同性戀者有權利,選擇任何人廝守一生,但婚姻如此。

「婚姻牽涉到制度,上千條文會和這個概念有關。

」李惠宗強調,同性戀需要得到,應是法律上認可保障,並非婚姻。

現場其中一位鑑定人,台大法律系教授張文貞,多次提到「婚姻」與「家庭」可分割性。

認為現代社會中,「生養後代」是婚姻核心要素。

而這,是多數人認為同性婚姻價值無法等同異性婚姻關鍵。

若「婚姻」與「家庭」可以分割,那麼異性婚姻潛在「生養後代」功能,可以分開,異性婚姻與同性婚姻無。

張文貞邏輯闡述中,認為家庭並非婚姻基礎或婚姻衍生而來。

然大法官黃虹霞質疑:「我們每一個人是父母生養嗎?我們源自有家庭,怎麼可能『婚姻』與『家庭』可以劃分?」

若要作婚姻解釋或,可能考慮到婚姻權之後法律效果。

黃虹霞表示,「法律效果會牽涉到家庭,我們做決策時候,可能考慮到家庭。

她並引用張文貞舉例,若婚姻本質是生養後代,那70歲男女是否該禁止結婚?邱太三解釋,現行民法生育能力做為婚姻條件。

但黃虹霞強調,張文貞提並非強力論證,因為「異性婚姻男女帶有誕生後代潛可能,同性之間沒有這種潛可能,這。

李惠宗認為,婚姻下一代為目的,但天生潛在繁衍後代功能,「這個()議題上可以做成對待理由。

」他表示,婚姻往往家庭結合在一起,希望有下一代,傳承國家文化、教育子女,「(同性婚姻)功能之下,所有有區所在。

」講到婚姻與家庭觀點時,大法官林俊益頻點頭。

台北大學陳愛娥副教授認為,關鍵問題:什麼是婚姻核心意涵?若婚姻定義包含「異性結合」要求,現在會有權利侵害問題。

她提到,德國學者認為「異性結合」是核心要素。

「(婚姻)原本異性婚姻設置制度性保障。

」陳愛娥説,法律與時演變固然,但應基於「發生、取得普遍共識、獲得認同考量」。

「社會上於同婚達成方向和共識,如果修改,會觸及公共利益。

」邱太三憂心。

同性婚姻不只是法律上修改,「釋憲應該如何考量,(同性婚姻)對宗教、社會、政治、經濟、習俗和秩序影響?」

他強調,法務部每個人追求幸福權利,然考慮同婚修法可能帶來社會動盪。

現行異性婚姻制度沒有造成社會秩序妨礙,並且許多法律鞏固一起,修改民法,有許多連帶公共性制度需要思考。

「若同性婚姻合法,如何保障配偶權?」刑法通姦罪限定配偶異性發生性行為屬犯法,那麼同性配偶情況呢?「婚姻機制不只民法探討,整個社會秩序環環相扣。

邱太三提出關鍵、大法官思考問題--當婚姻自由與宗教信仰產生衝突,這個社會機制該如何解決?婚姻自由個人思想、契約衝突呢?他舉國外發生過例子,「神職人員能不能拒絕證婚?有沒有義務要借用場地舉辦婚禮?有遊覽車司機拒絕載『』人到台北動員,能不能予以?」

23個採用同性婚姻國家,有21個是伴侶法開始。

「這樣議題需要考慮國情、文化接受度和宗教信仰…」若要「一步到位」,看社會有沒有辦法承載如此變化。

陳愛娥懷疑,「婚姻傳統要素『異性婚姻』排除,形成社會上普遍共識了嗎?」

李惠宗嚴肅表示,切割「婚姻」與「家庭」有程度風險。

「婚姻要考慮時代變遷、社會和家庭可能功能,」他認為,若立法者現存社會現象,會像一台爆衝汽車,危險。

瞬息萬變社會中,我們希望將訊息傳達您,因此我們伺服器有效率,懇請您今日報奉獻一份心力。

(點此奉獻) ▌HOT!!! 本週超熱門 ▌

過去有看過這樣聚集 319為國禱告 12行政區眾教會沒缺席!

關鍵做關鍵事情 冷漠、血氣面媒體、政府、國家 仰望神台灣命定

神有成事 婚釋憲、二讀讓神掌權 宣告眾人神推開黑暗

男人找到才德婦人前,所要「必修」幾種能力!

「性別教材」出問題,您孩子搞得自己是男生?還是女生嗎?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