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甚麼事 |LGBTQ試管嬰兒解説懶人包 |女女家庭如何生小孩 |【同性 婚姻 生育 懶人包】

發生甚麼事 |LGBTQ試管嬰兒解説懶人包 |女女家庭如何生小孩 |【同性 婚姻 生育 懶人包】
1 min read

2019年5月17日,台灣打破歷史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國家。

去年5月止,完成結婚登記同性伴侶有4021,許多LGBTQ多元家庭提出希望政府重視同志生育權問題。

然而婚合法後,法律上單身同志可提出收養申請,但已婚同志伴侶受限於婚法案,排除無血緣收養,因此收養孩子無法兩位家長同時建立親子關係。

而人工生殖法排除同性伴侶在台灣施行試管嬰兒,透過借精、借卵獲得寶寶可能,因此許多同志伴侶飄洋過海到美國尋求一個希望。

目前RSMC生殖中心所在地—美國加州,無論是男性同性伴侶做借卵代孕試管、為女性同性伴侶做借精試管、是單身男女性做單親試管,只要在醫生評估可行下,是合法且受到美國法律保障親子關係。

下面我們一對夫夫伴侶驗來分享。

若活動力小於40%,表示精蟲游到輸卵管和卵子結合。

這部影片可以瞭解男同志國內生子困境,以及海外尋求希望心情。

希望台灣能重視LGBT生育權,讓我們成為多元共融社會。

(公視影片)若您自己伴侶有家庭增加成員打算,可以我們聯繫後 (Line/wechat: rsmctw),您推薦同志生殖醫學中心或診所,進行以下檢查。

以便讓醫生您諮詢並進行生育規劃。

建議於月第1~3天做,如果沒有辦法可以任何一天做並附註是月第幾天、月經流血幾天。

1. 超音波: 可以觀察子宮內是否有肌瘤,以及瞭解子宮形狀、大小、位置,內膜厚度。

2. 抽血(禁食): 需檢查以下數值,包含FSH、LH、E2、Testosterone、請禁慾2-5天,會院所請您手淫方式取精,若在家取精須於診所規定時限送回。

一次射精量1.55.5c.c.之間。

要注意是,精液量過和精子過並,前者指是精子與生殖腺體分泌液總和過少;後者是指精子過,1c.c.精液要含1,500萬隻以上精蟲才算。

精子型態頭部是卵圓形,且沒有頸部、中段或尾部。

擁有40%以上型態精子才算,超過50%以上精子是型態屬於了。

活動力是指精蟲活動能力,分為以下四級。

精子活動力要有50%ab級,或25%a級。

法庭這次裁決,為香港同志家長爭取法律承認帶來甚麼啓示?未來香港爭取同志親權,可以甚麼方向努力?令讀者理解法律內容,G點訪問了代表同志媽媽曹喬茵律師,Q&A方式拆解這宗案件和分析它影響。

愛滋(HIV 1+2型)、B肝(HBsAg、HBeAb)、C肝、梅毒、淋病、衣原體、巨細胞病毒、人體T細胞白血病病毒(HTLV1+2型,若在台無法完成可於美國補做)。

與可以自懷妻妻伴侶,夫夫伴侶於要藉助代理孕母,費用高昂,因此會鋌而走險代孕非法國家執行造成問題。

建議無論是借精借卵試管,或是代理孕母,應該前往完全合法美國加州RSMC生殖中心,不但擁有自己卵子庫和愛心助孕嗎嗎銀行,通過嚴格身心檢查及背景調查,婦產科、生育治療科、不孕症科生殖醫學專家嚴格管控,加上專業律師處理親權,以及全程中文醫療口譯,讓您享有一條龍服務安心求子。

遵守台灣法律下,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在台灣凍卵,透過卵子運輸方式送到美國,然後精子銀行借後,結合成胚胎後植入,這美國是合法。

整個過程包含台灣凍卵➜ 卵子國際運輸➜ 借精➜ 結胚➜ 植入總共會花費5-6個月,但美國需待3週左右回國。

而凍卵過程十分,若想評估自己狀況,可月第1~3天前往不孕症診所或醫院生殖中心進行檢查,若適合直接進療程,會月第3天開始打,中間會需要回診2~3次讓醫師看您藥物反應來調整用藥。

基本上整個療程只需要短短2週,打完後破卵針會36個時內安排取卵了。

取出卵子會凍-196度C液態氮中,復甦率達95%以上,且凍期限不會影響品質。

(延伸閲讀:凍卵是什麼?凍卵流程、價格及醫院推薦)男同志伴侶選擇直接赴美進行療程,因為費用方面省了精子國際運輸費,整體來説費,若不運精子直接赴美,需美國停留5天,若運輸精子則全程需赴美,需寶寶出生後去帶寶寶回家。

整個療程耗時1年~1年半。

因費用高昂(主要是愛心助孕媽媽及捐卵者費用),因此可考慮先凍精或凍胚,未來進可攻退可守。

借卵代孕費用19~20萬美金。

(延伸閲讀:借卵生子為何?借卵費用、療程及問題一次解析)美國生育政策上開放,以及親權登記,讓這些成為可能。

妻妻伴侶來説,見是A卵B懷,有AB都出卵然後B懷例子。

延伸閱讀…

女女家庭如何生小孩?LGBTQ試管嬰兒解説懶人包

專欄

若沒有要誰取卵誰懷,追求成功率話,可以兩方一起做生育檢查,選擇適合人來取卵或懷孕。

夫夫伴侶來説,多半使用代理孕母,因此除非有指定是哪位出精子,很多情況下是選擇精子那一方來取精,有兩方都出精子然後做成一對雙胞胎例子。

美國代孕避免雙胞胎早產而帶來高額醫療費,了孕母及胎兒,多半傾向單胞植入,雖然有孕母願意懷兩個寶寶,但多半客户會直接選定兩位孕母各懷一個寶寶,這種情況下可以兩人精子做成兩批胚胎,各放一個胚胎到孕母子宮中孕育了。

台灣人工生殖法規定,不得受贈者透露捐精者身高、體重、血型客觀條件,無法看到方照片。

但美國,受贈者可以看到捐精者童年時照片及基本資料,可以詳細描述中得知方學業、工作成就及擅長項目,瞭解捐精者是否符合自己理想。

但是,會保障捐贈者及受贈者彼此隱私,相識且無法聯繫,美國律師會簽屬正式文件讓捐贈者放棄親權,確認寶寶未來是完全屬於受贈者。

台灣少子女化問題持續擴大,政府於近年提高人工生殖補助,3月鬆綁境開放國際醫療需求,讓海外不孕夫妻可來台使用人工生殖。

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召開記者會,邀請同志家長、同志團體、婦產科醫師以及立委,呼籲國家生育政策應該納入同志,讓同志國家生育率貢獻己力點進來看看,同家會2021年做了哪些服務吧!出生證明上寫著兩個家長名字,實際上一起照顧、一起生活,有沒有辦理收養流程,有嗎?一起來瞭解!
收養流程,縱使沒有血緣,家長和小孩能建立起法律關係。

成家方式,會遇到哪些收養類型?台灣同性婚姻雖然合法,直至今日迎來第一個同志家庭無血緣收養,今日彩虹平權大平台、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三個民間團體陪同本案事人──圍爸喵爸,帶著他們孩子肉肉,來到户政事務所進行户政登記。

香港司法平權戰線今年高歌進,有岑子傑案終院部份勝訴,有同性配偶公屋居屋案、遺產繼承權上訴庭傳來喜訊,社會「多元成家」想像爭取同性配偶法律承認和權益,擴闊同志家長生養小孩議題。

繼AABB案後,一對海外結婚香港女同志「互惠人工受孕」方式誔下嬰兒,雖然兩位媽媽照顧並養育該嬰兒,但香港法律只有懷胎產子媽媽能視「媽媽」,另一位提供卵子作人工受孕媽媽獲任何法律承認。

她爭取成為嬰兒其中一名父母,於2022年高院提出申請,挑戰《父母與子女條例》中「父母」一字定義。

雖然高院法官今年8月駁回這位媽媽申請,但同情本案母嬰遭遇,宣告她是「普通法下父母」。

法庭這次裁決,為香港同志家長爭取法律承認帶來甚麼啓示?未來香港爭取同志親權,可以甚麼方向努力?令讀者理解法律內容,G點訪問了代表同志媽媽曹喬茵律師,Q&A方式拆解這宗案件和分析它影響。

延伸閱讀…

【懶人包】一文瞭解「女同志人工受孕親權案」發生甚麼事? …

生育自主|同志|生養孩子的法律,同志被排除也被困住

Q1:今次NF v R案之前爭取同志親權案件有甚麼? 過去同志家長爭取法律承認案件(如2021年AABB案),僅要求法庭承認無血緣關係同志媽媽作為孩子「監護人」,並爭取撫養權(joint custody)。

但本案直接挑戰《父母與子女條例》中「父母」(parents)一詞定義,若,提供卵子作人工授孕、但沒有懷孕產子同志媽媽亦可獲法庭承認「父母」,不但擁有監護人進一步法律承認和權責(監護人可以是任何非父母法定代理人,而且維持到孩童18歲成年為止;父母身份是終生,反映孩子歸屬哪個家庭),是香港首宗同志家長爭取同時認可法定「父母」案例,因此本案影響力比先前案件遠。

Q2:同志家長可以法律承認「父母」嗎? ,同志媽媽中只有懷孕產子那一方會香港法律承認「母親」。

於1993年生效《父母與子女條例》地定義於「藉醫療懷孕或出生」嬰孩,只可以有一位母親,那植入胚胎或精子和卵子、懷孕生下他母親,「她以外,無其他女子視為母親」,因此即使本案同志媽媽R提供了卵子,案中嬰兒有血緣關係,負起了照顧和撫養他家長責任,但因為她不是生下嬰兒人,香港法例承認嬰兒生母NF是「母親」,R則不是。

法官只能宣告她「普通法下父母」。

Q3: 甚麼是「普通法下父母」?有甚麼法律權利? 這是法官首次使用這個字眼,因此有甚麼權利和法律地位,需法庭進一步釐。

曹喬茵律師解釋,《父母與子女條例》年代會考慮到現今諸多關乎親子關係議題,性戀家、互惠人工受孕,因此對「父母」詞「寫得死」。

雖然法官判詞中也説,「父母」定義應隨社會和醫療科技時並進,認同《條例》對案中嬰兒構成歧視,但受《條例》所限,她無法宣告媽媽R是法律承認「父母」,才用了創新方式宣告她「普通法下父母」,意即「普通法原則下她應承認父母」,即使香港做不到。

Q5: 那同志家長可以法庭申請做孩子監護人嗎? 可以。

雖然香港通過同性婚姻,海外婚港獲承認,但之前AABB案中法官判與孩子沒有血緣、但多年來撫養孩子女同志伴侶監護人,意味着不管是異性戀或同性伴侶,只要能證明盡了家長職,如餵養、關愛、教導和保護心理和社交層面責任,即使小孩非親生,伴侶結婚,能成小孩法定監護人,並擁有撫養權(即有責任照顧和管教小孩,並安排其事務,如教育、課外學習)。

值得留意是,監護人雖然往往小孩父母擔當,法庭亦可決定小孩付託任何願意照顧他人或機構,不論該監護人是否其親屬,因此監護權主要還是考慮小孩最佳福祉。

Q6: 這宗案件終院早前裁定「政府制訂替代框架承認同性關係」,香港推動同志親權有甚麼啓示? 岑子傑案今年9月終審法院部份勝訴,政府須在兩年內同性伴侶關係訂立「替代法律框架」,界定和保障同性伴侶基本社會需求核心權利,是香港爭取同性關係法律承認突破。

曹喬茵律師認為,於本案法官明確指出《父母與子女條例》對案中嬰兒及其他處境相似、同志媽媽人工受孕或其他醫學手段誔生嬰兒構成歧視(第142、147段),因此未來若有人申請司法覆核挑戰《條例》,有機率勝訴。

政府若想「一勞永逸」解決同志親權相關爭議,應藉着今次制訂「替代法律框架」機會,一併思考彩虹家庭法律底下如何處理,否則未來有多官司會着家長和子女權益發展。

Q7: 香港同志家長若想要法律承認,未來可以爭取方向是? 其中一個大議題是領養相關事宜,目前香港法規禁止同性伴侶領養小孩,但不能配偶身份提出領養申請,只能「單人身份」申請,同志家庭單人申請者往往獲得配對。

如果未來有人司法覆核《父母與子女條例》對「父母」定義,那社署政府部門會接受同志家長。

另一個可以嘗試改變是規管人工受孕、代母《人類生殖科技條例》,目前條例「已婚夫婦」香港提供人工受孕治療,不止排除了同性伴侶,結婚異性戀伴侶或渴望有小孩單身人士拒諸門外,未能跟上時代。

Q8: 這次裁決是否反映透過司法推動平權的侷限性? 過去10年,香港很多性/眾權利是透過司法覆核或其他法律手段爭取,但正如本案法官判詞承認「法例空隙需機關填補,法官縱使同情申請人,不能改寫法例」(第145段)。

曹喬茵律師指於一部寫20、30年前法例,大家唯一能做要求法官作出一個開明(liberal)詮釋,但法官受到限制,要回到方面尋求突破,作出改革。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