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結合關係歷史年表 |全球195國 |同性婚姻 |【同性 婚姻 歷史】

同性結合關係歷史年表 |全球195國 |同性婚姻 |【同性 婚姻 歷史】
2 min read

台灣2019年三讀通過同性婚姻專法,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法制化國家。

而世界第一個同婚法制化國家是荷蘭,2000年時修改婚姻法。

而2000年以來,全球已有許多國家同性婚姻權利法制化,各國法制化作法。

同性婚姻(英語:Same-sex marriage),或稱為同志婚姻(Gay marriage),是指性人締結婚姻關係,當中可能會舉辦民事或宗教儀式。

婚姻平權(Marriage equality)是符合現今政治面向上用詞,係指所有人不分性傾向或性別享有彼此締結法定婚姻權利。

目前全世界有35個國家法律上全國或部分區域允許同性婚姻:荷蘭[註 1]、比利時、西班牙、加拿大、南非、挪威、瑞典、葡萄牙、冰島、阿根廷、丹麥、巴西、法國、烏拉圭、紐西蘭[註 2]、英國、盧森堡、墨西哥、美國[註 3]、愛爾蘭、哥倫比亞、芬蘭、馬耳他、德國、澳大利亞、奧地利、台灣、厄瓜多爾、哥斯大黎加、智利、瑞士、斯洛文尼亞、古巴、安道爾及尼泊爾,另愛沙尼亞於2024年1月1日正式生效。

以色列承認其他地區合法結婚同性伴侶法律效力。

而2016年經哥斯達黎加提出動議後,美洲人權法院(Inter-American Court of Human Rights)於2018年1月9日公佈一項保障同性伴侶婚姻權諮詢意見,預計這有助於美洲若干國家承認同性婚姻[註 4][1]。

字面意義而言,同性婚姻指同性伴侶建立民事上婚姻關係,並享有相應民事和刑事權利,承擔相應民事及刑事義務。

但目前,於跨性別和變性者結合或因其他性別相關原因受到社會邊緣化人羣,納入同性婚姻討論語境。

可以註冊同性婚姻地方,同性婚姻伴侶可以舉行婚禮。

但承認同性婚姻地方,可能會有類似婚禮儀式,該儀式稱為「承諾儀式」;雙方藉此確立兩人關係,承諾履行等同或接近婚姻義務,但這種關係任何法律承認或保護,沒有家庭(如子女監護權,部分同性伴侶會領養子女)、財產(如財產、税務、繼承、遺產税)、社會(如醫療保險、探視、代做醫療決定、代行權利、移民)多方面權利。

《漢書》記載:司隸解光上奏:「官婢曹曉、道房、張棄,故趙昭儀御者於客子、王、臧兼,皆曰宮(曹宮)即曉子女,前屬中宮,學事史,通《詩》,授皇后。

房(道房)宮(曹宮)食。

」,應邵注曰:「宮人夫婦名食。

」表示漢朝官方女同性戀夫婦行為,予以默認。

再者,於無性宦官宮女結合,稱菜户。

清代紀昀《明懿安後外傳》:「明之宮人無子者,各擇內監為侶,謂食,亦謂菜户。

其財物相通如一家,相愛若夫婦然。

既而妃嬪以下有,雖天子,其宦者不之嫌。

」表示官方對宦官宮女這種結合關係財物相通,予以默認。

《太平廣記》《潘章》篇文中記載故事發生於三國時期吳國。

潘章王仲先「一見相愛,情若夫婦」,並餘生。

兩人去世後,「家人哀,合葬於羅浮山」[2][3]。

西元977年編太平廣記是古代説、筆記彙編,屬稗官野史類軼聞傳奇性質,其中保存大量古籍文獻。

軼聞傳奇雖非正史而可能有虛構內容,但能側面反映社會現象[4]。

清末民初時期,中國各地出現了許多女同性戀組織,「金蘭契」。

金蘭契習俗規定和同性戀婚姻可謂如出一轍,締結金蘭契女子,一切婚屬,男家不得娶,她們誓不肯和男子婚嫁,且結盟二女同居,成雙結,情如夫妻,負,會選擇嗣女繼承財產,死後會埋一起,這種形式和同性戀婚姻絲。

[5]
歷史上第一個提及同性婚姻儀式發生羅馬帝國早期[6],並用以批評或諷刺方式引用[7]。

當時皇帝埃拉伽巴路斯他一名來自卡利亞金髮碧眼奴隸希洛克勒斯稱為其丈夫[8]。

他名左迪卡斯運動員羅馬一場公開儀式中成婚[9][10]。

342年,基督教君士坦提烏斯二世和君士坦斯一世《狄奧多西法典》中添加法令(C. Th. 9.7.3),禁止羅馬帝國進行同性婚姻,舉行同性婚姻人處刑[11]。

儘管在此之前有零星行動,現代具有社會運動性質「婚姻平權」運動獲得顯著進展是1990年代左右。

[13][14]
2001年,歐洲國家荷蘭通過同性婚姻,成為第一個承認同性伴侶登記婚姻有效性國家。

此後,部份歐美、拉丁美洲國家、南非,以及這些國家屬地後司法判決承認同性婚姻法律效力。

另外有些國家承認同性民事結合,權利義務上婚姻有同等或法律地位,但具有「婚姻」儀式性質(例如,締約時毋需宣誓、分手時程序)[15]。

2015年6月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奧貝格費爾訴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基於憲法保障每個人自主決定權權,承認同性伴侶登記婚姻權利。

「同性婚姻法制化」法律管轄權而有各種作法,其方法包括機關通過修改婚姻法表決、憲法法院基於原則確立通過同性婚姻法律裁決,以及民眾直接投票中(倡議性投票或公民投票)大多數支持同性婚姻結果通過。

」台灣同運驅,60歲祁家威,今天站青島東路現場,揮舞著彩虹旗。

雖世界各地有各式宗教信仰社羣支持同性婚姻,不過宗教團體信仰理由而反。

民意調查顯示,同性婚姻所有發展民主國家和一些發展中民主國家中支持度上升[20][21][22]。

關於同性婚姻議題有很多民調,自2010年後,全球民調呈現一個持續支持同性婚姻趨勢。

2010年後,很多開發國家進行民調顯示有過半數調查者同性婚姻支持。

開發國家於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態度組別,年齡、政治形態、宗教、性別方面各有不同,各組別方面有增長趨勢[23][24][25][26][27]。

幾個國家進行一些詳細民調和研究表明受教育水平,以及年人傾向於支持婚姻平權[28][29][30][31][32]。

儘管少有傳統社會同性結合視為一種婚姻形式,但歷史文本和人類學民族誌,時期以及地域社會,對同性關係結合有範圍接受程度。

而同性之間作為情人眷屬同居生活,乃至締結婚約,古代部落民族以及文明社會當中,並全然無蹤影[33][34]。

中國明清時期,兩個男子拜堂成親「契兄弟」,到願出嫁男子,二女同居共營生活「自梳女」,以及美洲原住民具巫醫身份雙靈,可視古代同性或非異性戀伴侶生活歷史見證[35][36][37]。

歷史上,家族、宗教和政府左右婚姻締結模式[38]。

當代同性婚姻,於關係到政府規管婚約締結身分法,而涉入了公共領域討論[39][40]。

同性婚姻反對者,訴諸傳統社會婚姻習俗男女結合形式,並以生育後代作婚姻目的,同性雙親不符孩童最佳利益,來同性婚姻[41]。

支持者則指出,國家設立婚姻制度乃是隨時而異演變過程[42][43][44]。

開放同性婚姻使得同志得以和其伴侶進入婚姻制度,並不會影響到異性戀男女結婚組家庭[45][46]。

當今婚姻制度,揚棄過往嫡長子繼承製觀念,而強調婚約締結事人人格自主決定,讓不願和無法生養小孩人,以及老年人能有結婚和再婚權利[47]。

承認同性雙親子女法律關係,有利於孩童權益,此進行限制反而損害其子女最佳利益。

同性雙親子女所作研究,顯示雙親性傾向,並非兒童發展影響因素之一,法律上此做出待遇和限制,乃是基於沒有可靠理由偏見[48][49]。

國家承認同性婚姻,是實現法律之前人人平等憲政主義原則,禁止同志和其同性伴侶進入婚姻關係,反而是基於性傾向或性別做出待遇歧視性制度,剝奪同志組成家庭基本權[50][51][52]。

同性婚姻,涉及少數人權利憲法基本權、宗教非異性戀態度、婚姻與家庭社會功能等論辯。

其它延伸出來爭論,討論生活制度是否能有婚姻以外想像,而得擺脱其以來父權意涵[53]。

有人質疑政府是否應介入私人關係,對婚姻制度是否有國家加以控制管理,抱持懷疑態度[54][55]。

國際人權宣言文件將婚姻與家庭視為「個人或羣體作人類,而應享有政府保障權利」。

1948年,聯合國大會巴黎通過世界人權宣言,其中第16條規定[56]:
以此宣言基礎,1954年起草《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和《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於1966年12月16日開放各國簽署締約,鼓勵政府承擔責任,個人公民、政治權利。

當中,世界人權宣言保障婚姻家庭權利第十六條規定,出現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二十三條。

雖然國際人權公約明示婚姻家庭作為政府應當保障權利,但於同性婚姻,是否締約方所義務,以及此處婚姻是否涵蓋同性婚姻,有各種觀點。

2002年「Ms. Juliet Joslin et al. v. New Zealand」一案,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作出解釋,人權事務委員會認為公約第23條第2項有關結婚權規定,課予締約方有設立同性婚姻義務。

但此案協見書中,Rajsoomer LallahMartin Scheinin兩名委員表示,這並代表這項法律上待遇,會構成第26條規定「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違反。

並指出公約雖明訂相關義務,但限制國家任何形式法律制度(包括婚姻內)承認同性伴侶關係[57]。

另外有些人主張人權事務委員會此案論理有問題,並指出2017年後,人權事務委員會兩項申訴(communications)作成決定,以及國家報告結論性意見建議裡,敦促國家承認同性婚姻以解決性傾向歧視,反映了人權事務委員會於此案觀點變化[58][59][60][61][62]。

參與台灣2013年和2017年「兩公約國家報告國際審查會議」國際人權專家表示:「台灣法律承認異性婚姻,而承認同性婚姻及同居關係、否認同性伴侶及同居伴侶許多利益是歧視性」,並建議台灣政府應當修正民法,給予多元家庭予以法律承認。

這些國際人權專家「見台灣政府採取行動,計劃同性婚姻納入法律」,並認為此「顯現台灣抗性傾向和性別認同歧視上是亞太地區先鋒」[63][64][65]。

雖無明文條約義務,但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事務委員會,數次國家報告結論性意見建議裡,敦促國家提供同性伴侶法律承認保障,確保各種形式家庭經濟、社會權上[57][66]。

2018年1月9日,位於哥斯大黎加聖荷西美洲人權法院(英語:Inter-American Court of Human Rights)(Inter-American Court of Human Rights)公佈於2017年11月24日作成諮詢意見(英語:Advisory opinion),認定美洲人權公約第11條第2項及第17條規定 ,同性伴侶享有異性伴侶結婚權利。

會員國公約規定意旨,並保障同性伴侶其家庭關係延伸所有一切權利[76][77][78]。

保障性傾向和性別認同人權《日惹原則》,其第24條「建立家庭權利」規定應採取必要措施確保個人建立家庭,受到基於性傾向和性別認同歧視。

政府應「承認家庭形式多樣性,包括血統或婚姻來定義家庭」。

通過同婚或伴侶制度情況時,應做到採取必要措施「確保同性未婚伴侶,能夠獲得異性未婚伴侶能夠獲得任何義務、權利、特權或福利。

」[57]
澳洲人權委員會(英語: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委員Edward Santow,引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6條,指出此一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和歧視原則,要求民事婚姻應限於異性伴侶,更該保障同性伴侶。

他稱此國際人權法趨向共識[79]。

2015年6月26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奧貝格費爾訴霍奇斯案(Obergefell v. Hodges),基於憲法保障每個人自主決定權權,判定同性異性伴侶應有結婚權利。

主張承認同性婚姻才能保護家庭與孩童利益,否認同性婚姻會強化同性伴侶污名[80][81]。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多次援引判定禁止膚色通婚違憲夫婦訴維吉尼亞州(英語:Loving v. Virginia)案(Loving v. Virginia),作為此案中運用保護條款和法律程序條款前例[82][83]。

南非(2005)[84]、尼泊爾(2007, 2023)[85]、巴西(2011)[86]、墨西哥(2015)[87]、哥倫比亞(2016)[88]、台灣(2017)[89]、奧地利(2017)[90]、哥斯大黎加(2018)[91]、厄瓜多(2019)[92]、斯洛維尼亞(2022)[93]國,以及美國(2003-2015)[94][95]、加拿大(2002-2005)[96]某些州憲法審理機構,判定政府保障或禁止同性婚姻,違反憲法權規定。

南非大法官奧比·薩克斯指利用民事結合制度成立專法取代同性婚姻,給予「隔離但」(Seperate but equal)保障,是區隔勢羣體人性貶損[84]。

於權利論述主義路徑,提倡社羣主義學者邁克爾·桑德爾認為於婚姻制度,乃至於其它公共事務討論,無法權利中藴含道德或內價值而達成。

他主張,任何看似中立性立場,是議題作出潛在道德價值推論,判斷了何謂生活。

他引用支持同性婚姻麻州法官Margaret Marshall之言:婚姻「是我們社羣中、值得行為」,婚姻關鍵並非生育,婚姻基本關鍵和目的是「伴侶彼此許諾」,主張麻州法官仰賴權利取徑,並且是同性婚姻符合此一價值原則判斷中,獲得了國家應當開放同性婚姻倫理學推論[97]。

世界各地同性婚姻阻力,來於福音派基督教教會、羅馬天主教教會、東正教教會、大多數穆斯林組織,以及各種帶有文化保守主義或宗教保守主義色彩宗教團體[98][99][100]。

這些,站視「婚姻」為自身所信奉宗教教義或文化規範所有物立場,認為同性婚姻無法其所屬教義或文化相容,而其採取反姿態。

然而有來自佛教[101]、道教或民間信仰[102]、一貫道[103]以及基督教[104]宗教團體成員[105][106],主張才能鼓勵個人及社會負責態度看待婚姻及家庭,進而保障和促成諸多「社會共善」;另外,這些團體或成員呼籲正視傳統及經典於性傾向性認同存在著多元詮釋可能性,建議透過話形成切合當下處境、時並進信仰教導[107]。

其它信仰宗教組織,例如印度教美國基金會(Hindu American Foundation(英語:Hindu American Foundation))[108]、澳洲印度教祭司委員會(Australian Council of Hindu clergy)[109]、穆斯林價值協會(Muslims for Progressive Values(英語:Muslims for Progressive Values))[110],美國猶太拉比中央會議(Central Conference of American Rabbis(英語:Central Conference of American Rabbis))[111],以及一神普救協會(Unitarian Universalist Association(英語:Unitarian Universalist Association))[112],發表過支持婚姻平權聲明。

同性婚姻宗教團體,聲稱同性婚姻會影響到宗教自由。

這些宗教人士擔憂若所屬宗教教義同性婚姻有所衝突,那麼拒絕同性伴侶主持宗教儀式行為,可能會引致反歧視法律訴訟,致使宗教組織違背教義接受同性婚姻。

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安東尼·甘迺迪指出,美國憲法宗教自由保障,保宗教組織享有對婚姻自主信念[113]。

法律會要求宗教組織同性伴侶主持婚禮義務,要求宗教組織接受同志成為教內聖職者。

這些屬於宗教組織內部事務,宗教組織自主決定。

反歧視法規範領域限制職場聘僱、學校教育、公共服務、公眾商品買賣,成為宗教內部事務進行訴訟法源[114][115]。

公共宗教研究所2016年American Values Atlas計畫訪問四萬多名美國民眾民調顯示,對同性婚姻法制化整體態度58%支持32%,2014年54%支持,38%。

當中有85%佛教信眾支持同性婚姻法制化,其次支持比例無宗教78%,猶太教73%,印度教67%,主流基督新教63%,天主教63%,東正教59%,這些宗教多數信眾支持婚姻平權;美國穆斯林和少數族裔基督新教信眾支持反對者旗鼓,44%伊斯蘭教信眾支持,而有41%;三股宗教信仰羣體(佔總人口19%)多於贊成,摩爾門教37%支持55%,福音派基督新教31%贊成61%,耶和華見證人25%支持53%[116][117]。

據中研院2015年「台灣社會變遷基本調查計畫」第七期第一次,訪問兩千多名台灣民眾調查資料顯示,對同性婚姻法制化整體態度54%支持37%。

這當中,無宗教信仰者(佔樣本比例20%)有72%支持同性婚姻法制化;佛道教系統(佔樣本比例73%)支持多於,佛教49%支持43%,道教59%支持33%,民間信仰49%支持40%,一貫道48%支持和;基督宗教系統(佔樣本比例6%)信仰者多於贊成,基督新教32%支持64%,天主教29%支持68%[118]。

American Values Atlas (2016年)調查,61%美國人商家可用信仰因素,拒絕LGBT羣體提供服務或商品買賣[116]。

同性婚姻人,大多將一夫一妻男女婚姻視作所有婚姻型態中理想樣態。

支持同性婚姻者,多認為婚姻並無樣式,隨著各地環境社會制度,婚姻形式適應發展。

歷史上,有一夫多妻、一妻多夫或偶婚婚姻形式。

母系社會有走婚、訪妻婚強調母系家族樣態。

理想婚姻制度應當是朝向和關係內協商邁進,生養子女當作一種生命選擇,而非壓迫他人承擔義務[119]。

2017年5月24日司法院公佈「大法官第748號解釋」後,台灣民間、行政單位,花了兩年時間努力整合各方意見,讓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化國家,同性婚姻法律2019年5月24日生效。

國內爭議歧見無法時間內弭平,但這個學習聆聽不同意見、妥協並往前邁進過程,是有目共睹成就。

2019年5月17日,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化國家。

大法官端出釋字第748號解釋即屆兩年前夕,立法院院會今天下午三讀通過《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賦予同志伴侶得以結婚法律。

其中關鍵第4條條文,「同志伴侶可向户政機關辦理結婚登記」多數通過時,青島東路現場同婚支持羣眾爆出如雷掌聲,現場3萬多人,伴侶相擁而泣。

此法一週後5月24日施行。

經歷4個多時表決後,立法院蘇嘉全下午3點27分敲下議事槌,正式宣告關乎同志婚姻權益《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三讀通過,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國家。

「我了這一天準備33年了。

缺乏文化社會,變為。

他受訪時表示,這件事並不是,他1986年投入同志運動開始,堅信這一天會到來,但是當看到這一天來臨,內心。

他提到,這不是十分理想法案,但以十分而言有八分,同時因為這兩分,他會繼續同運路上戰鬥。

「像是跨國婚姻收養規定,有問題需要解決。

我現在是馬來西亞僑生,我們沒有辦法受到這套法律保障,所以我接下來會繼續打官司、釋憲,讓同志婚姻能拿到十分。

」祁家威之外,青島東路許多同志伴侶,聽到三讀結果後,擁抱、擁吻、喜極而泣,交往6年多阿彬小威其中之一。

他們受訪時表示,這幾天睡,直到來到現場之前,擔心今天結果會不盡人意,不過隨著表決結果一個一個出來,心。

「雖然是專法而不是《民法》,是會覺得有點怪怪的,但是一想到我們關係能夠受到法律保障,還是興奮,」威説,他們有結婚念頭,如今法律通過了,要努力存結婚基金了。

受訪時候,兩人堅定著牽著彼此手,即便故作,掩臉上。

但這個引起國際重視法案,過程中,遭受壓力,一路走來並。

於婚議題,民進黨區域委員表示有選區壓力,民進黨立委林岱樺提出了一個版本政院版苗頭,因此行政院版「翻船」疑慮過去兩週存在。

此行政院院長蘇貞昌上火線「拆彈」,16日下午舉行政院立法院民進黨團行政協調會報中,黨籍立委溝通。

蘇貞昌16日多位有疑慮壓力區域立委談和説,得到多數立委理解,並達成「團進團出」結論。

一名會委員表示,同性婚姻只是總統蔡英文政見,彰顯人權價值,是民進黨法案,他坦言,和一些委員同事私下評估,「如果翻船話,於民進黨。

」「團進團出」這道鎖之外,民進黨團昨天起議場外輪班卡位,搶遞案,確保院會時能優先表決民進黨團修正動議版本。

而實際上這個策略奏效,優先表決此案,加上民進黨人數優勢,使每一條草案多數通過。

其他版本與修正動議表決機會沒有,讓原本預期要不斷電表決大戰,4個多時內塵埃落定。

視為關鍵第4條表決過程中,黃國書、許智傑、江永昌、楊曜、洪宗熠、何欣純、蔡適應、劉櫂豪、陳亭妃、葉宜津、陳瑩趙天麟12名民進黨立委表決時技術性缺席,主張應用「同性結合」而非「結婚登記」林岱樺投下反對票,其餘綠委全數投下同意票。

國民黨團雖然事前宣稱要行政院版本,但今天投票時,並沒有黨紀約束而採開放投票,國民黨籍立委如許毓仁、蔣萬安、林奕華、柯志恩、李彥秀、許淑華、陳宜民,民進黨修正版本第4案中,投下贊成票。

5月24日開始,台灣同志伴侶可以讀通過《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結婚,並享有法律保障;而且雖是專法,但是條文是準用民法,因此多數法律權益異性伴侶。

例如婚後雙方財產,準用民法夫妻財產制,監護、扶養義務、繼承權利,準用民法相關規定。

同時保障雙方,同性伴侶婚後得以準用其他法律中,關於夫妻或婚姻規範。

不過外界關注收養規範,《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只能繼親收養,允許同婚一方事人收養另一方親生子女,並準用民法關於收養規定,但不能收養兩人均無血緣關係子女。

於今天結果,下一代聯盟理事曾獻瑩形容,這是台灣民主黑暗一天,現在該做是「為民主」。

他強調,婚讓人看見民進黨不顧民意、一意孤行態度,而且同婚戰場行為,是蔡英文自己2020競選任手段。

曾獻瑩強調,會號召人民2020年選舉時,這些不顧民意民代、總統投下信任票,讓他們下台。

未來排除發起複決公投,這個違背人民意見法案「下架」。

於林岱樺不顧民進黨「團進團出」約束,關鍵法案上投下反對票,曾獻瑩認為這才是民意代表風骨。

他提到,如果不是因為黨團壓力,他相信有多民進黨委員會投下反對票。

婚姻平權大平台副總召集人鄧築媛指出,2017年大法官釋憲後,大家一起走過這兩年,終於得到了這樣結果,內心興奮。

不過她,這只是階段性勝利,因為接下來要面臨挑戰有很多,例如同志家庭權益、兒童收養限制需突破。

除此之外,未來要如何看待同志平權運動政治關係,是重點之一。

她去年公投例,反對者透過動員、或是政治遊説而達成目的,那麼同運是不是可以找到一個政治模式,透過政治讓多人能夠理解平權意義。

不過在此之前,婚姻平權大平台會5月24日,號召20新人登記結婚,不但搶頭香,要和大家分享他們一路走來辛酸與故事。

無論各方意見如何,2017年5月24日司法院公佈「大法官第748號解釋」後,從同志婚姻是否民法規範、到決定立專法,台灣民間、行政單位,花了兩年時間努力整合各方意見,讓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化國家,同性婚姻法律2019年5月24日生效。

台灣內部爭議歧見無法時間內弭平,但這個學習聆聽不同意見、妥協並往前邁進過程,是有目共睹成就。

獨立精神,是自由思想條件。

獨立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討論和浮現。

媒體環境,《報導者》堅持以非營利組織模式投入公共領域調查深度報導。

我們透過讀者贊助支持來營運,仰賴商業廣告置入,獨立自主前提下,穿梭各項公共議題中。

5 月 24 號是個令人歡欣鼓舞日子,這天台灣來説意義:過去「允許結婚」同志伴侶,這天可以辦理結婚登記。

台灣從此成為亞洲第一個允許同志結婚國家,是中文世界第一個。

這天後,中文「婚姻」定義因此改變:「婚姻」可以不是一夫一妻、不是一男一女,「婚姻」可以是夫夫或妻妻,可以是兩男或兩女。

以來,法律允許「一男一女結婚」時代過去了。

於漢人傳統下「婚姻」概念來説,這改變可謂「數千年來未有變局」。

這是一個時代,我們擁有了過去人們享有。

這一歷史時刻,我們不妨回頭看看歷史:那個沒有「同性婚姻」年代裡,同性伴侶們沒有法律可以。

那麼同性伴侶是什麼方式,來定義他們之間關係呢?儘管有些人 萌萌們 質疑,認為同性戀「違反傳統道德及家庭觀念」,但中國歷史上,確實存在於「同性婚姻」文化喔!中國以來有「男風」,班固《漢書》有「佞幸傳」,講那些受到皇帝寵愛男人們。

不過多數案例中,「男風」只是一種個人,雙方並締結任何正式關係。

但明清時福建「契兄弟」了,「契兄弟」是一種十分風俗,契兄契弟間關係夫妻像,一樣需要下聘、娶親。

福建契兄弟風俗當時,因此文人有記載。

説家們注意到「契兄弟」作為故事題材潛力,因此寫進了説之中──情愛關係總是引人注目。

契是契約意,「契兄弟」原本指是「結義兄弟」,只是後來用以稱呼同性伴侶。

這某種程度上十分符合「婚姻」精神:婚姻和對方締結終身契約。

明代沈德符《敝帚齋餘談》中,契兄和契弟關係是這:「且閩人男色,無論,各其類相結,長者契兄,少者契弟。

其兄入弟家,弟父母撫愛如婿,弟日後生計及娶妻諸費,俱取辦於契兄,其相愛者,年過而立者,尚寢處如伉儷。

」這是説福建人男色,情投意合雙方雖然會「結婚」,但可以「結合」。

來説,這段「結合」關係總是一一組成,年紀叫「契兄」,年紀叫「契弟」,契兄來到契弟家,契弟父母契兄作女婿關愛。

然而「契兄弟」雖然有「親密性」,完全具備「排他性」,契弟未來是可以結婚,而諸種費用契兄出錢。

雖然「出錢老公娶老婆」這件事想想滿,但是中國有「不孝有三,無後」觀念,男性仍需要取個妻子來延續祖宗香火。

若是契兄契弟,關係可能不會因為契弟娶妻而改變,就算契弟三十歲,兩人是會像夫妻牀。

而這段記載地方是,行文使用異性戀婚姻概念下詞彙,例如「婿」、「伉儷」來形容契兄契弟,這表示契兄弟應該是夫妻像了。

清初作家李漁説〈男孟母教合三遷〉裡,説契兄需要契弟家下聘,抱得美人歸。

而什麼樣男孩會下聘呢?浪仙《石點頭》〈潘文子契合鴛鴦塚〉中提到,「福建有幾處民家孩子,若生得,十二三歲,有人下聘。

」而福建男風,到了漳州訴訟,「十件事倒有九件是雞奸一事」程度。

〈男孟母教合三遷〉以外,浪仙《石點頭》〈潘文子契合鴛鴦塚〉講契兄弟。

除此之外,明清有大量男性性情愛主題説,有讀者可以自行檢索《宜春香質》、《弁而釵》和《龍陽逸史》。

雖然概念盡但BL愛是不分時代啊(完全XD 不過《石點頭》記載了其他地區男風,各地方言表現方式各有不同:「北方人叫炒茹茹,南方人叫打篷篷,徽州人叫塌豆腐,江西人叫鑄火盆,寧波人叫善善,龍遊人叫弄苦葱,慈溪人叫戲嚇蟆,蘇州人叫先生」可見得不是只有福建,只是福建罷了。

明代文人謝肇淛也説:「現説到男色,大家動不動講到福建、廣東」(《五雜俎‧卷八‧人部四》:「今天下言男色者,動閩、口實」)什麼福建男色會如此呢?沈德符記載,這可能和福建多海盜有關。

海盜禁止婦女上船,因為他們認為婦女上船會翻船,因此海盜們改用男性來滿足生理需求。

(「海禁婦人師中,遭覆溺,故以男寵代之」)《明季北》文獻記載鄭父親鄭芝龍可能男寵,證明瞭存在這樣風氣。

男色福建,誕生了主司男色神明「兔兒神」,是件合情合理事。

清代袁枚筆記説《子不語》記載了「兔兒神」由來:福建人胡天保暗戀福建巡按,因為巡按了,胡天保每回巡按昇堂時會旁偷看,當巡按去別的地方巡邏,胡天保跟著他,埋伏廁所偷看巡按屁股。

巡按問了胡天保,胡天保支支吾吾實以告──很可惜,這並不是個有情人終成眷屬故事,巡按聽完告白後暴怒,處死了胡天保。

胡天保死後,託夢地方鄉親,説他封兔兒神,「專司人間男悦男之事」。

胡天保地方鄉親會聘男子契弟福建人,因此馬上捐錢立廟。

雖然説胡天保本人戀情失敗,但兔兒神相靈驗,地方鄉親們遇上戀情不順,通通去拜兔兒神。

(如果你想體驗這種靈驗,可以試試造訪新北市中和區兔兒神廟)前面所提到,李漁説〈男孟母教合三遷〉,一篇「契兄弟」題材説。

延伸閱讀…

【圖表】全球195國「同性婚姻法制化」走到哪一步

同性婚姻-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今天話來説,〈男孟母教合三遷〉個寫契兄弟「守護家庭價值」故事。

連作者李漁本人主張,這是個「義夫節婦」故事,説符合故事主角是儒家道德「三綱」和「五倫」變體。

這要是放在現代,保守派歡講「守護傳統家庭價值」啊!那麼〈男孟母教合三遷〉裡是怎麼「守護家庭價值」呢?説中契弟瑞郎,個兒子,成了妻子、母親。

尤瑞郎是個絕世美少年,福建媽祖廟會時評為第一名。

尤瑞郎家,但因為福建「契兄弟」風俗,契弟家可以收取契兄家聘金。

聘金規則女人一樣,「若是處子原身,有人肯出重聘,三茶缺,六禮兼行,一樣明婚正娶。

」尤瑞郎家到爸爸積欠一屁股債、死了兩個老婆沒下葬。

爸爸發現兒子身價,抓準這時獅子開口,開出五百金高額聘金,要是出不起,想他兒子娶回家。

這傳統嫁娶,出現「女方要求男方支付高額聘金」狀況是。

但是〈男孟母教合三遷〉契兄許季芳個「愛到卡慘死」狀況,就算他身家只比五百金多一點,他是覺得有美人伴左右實在。

因此變賣田產,娶了尤瑞郎。

爸爸因此得以還債、下葬,順便賺足了自己棺材本。

證明俗話説:「有子萬事」。

許季芳和尤瑞郎雖然十分恩愛,但隨著尤瑞郎生理特徵,許季芳擔心尤瑞郎會拋棄他去找女生。

有情有義尤瑞郎聽到許季芳這番話後,決定使用一個方式來證明自己,那消去令許季芳擔憂「禍」。

「方式證明清」,這基本上可以算得烈婦了。

不過這完,許季芳因為尤瑞郎自宮而被告上法庭,嫉妒鄉親們陷害之下打到,隨後病死,亡妻生兒子承先託付瑞郎。

許季芳臨死前有言,要尤瑞郎守節撫孤,再嫁、並兒子拉拔長大。

尤瑞郎照辦,讓承先考中科舉。

這叫「守節撫孤,教子成名」,是明清節婦標準模式,是有機會牌坊。

是這整個「明清節婦」故事是一個男人實踐出來,守護了家庭價值,是尤瑞郎這個契弟。

尤瑞郎故事證明瞭,男人可以孟母、當節婦,可見不是只有一夫一妻符合傳統家庭價值。

〈男孟母教合三遷〉裡有個情節,是廟會時,所有男風者上廟會去看美少年。

這個廟會是哪個神呢?故事場景發生福建莆田,大家陌生,那裡媽祖故鄉,廟會媽祖廟會。

有沒有覺得熟悉呢?像媽祖信仰傳到台灣來,福建「契兄弟」清代台灣有落地生根記載。

清代台灣之所以會有「契友」,一部分是因為清政府攜家眷渡台,台灣因此男女比例,到「數百人而無一眷口」程度。

這使得在台灣羅漢腳們心理和生理上滿足,轉向青年或少年尋求慰藉。

因此儘管清代「雞姦」屬於犯罪,當時許多台灣單身男子們願意冒此風險。

只是像任何情感關係出現爭執,台灣契友因為情愛而反目成仇。

因此清代法律檔案裡,有幾則發生在台灣性情殺案例。

而其中一則,供詞中出現了「契友」一詞,契友意義和「契兄弟」接近,這説瞭清代台灣同性情愛關係,確實可能源自福建契兄弟風俗。

只是在台灣案例中,往往沒有看到下聘嫁娶儀式,這可能與移民社會動盪有關。

但是契友案例中倒是可以見到,主動方(契兄)往往提供動方(契弟)金錢,前者擁有控制後者權力,而且親戚鄰裏知道這契友關係。

這些細節和夫妻關係有呼應處。

若是生三四百年前,作為一個男性,想要和另外一位男性維持伴侶關係,只能採用「契兄契弟」這樣風俗。

儘管所有人知道「契兄契弟」其所在語境中,意味著同性伴侶關係──但那不是「夫婦」,「成為契兄弟」不是「結婚」,無論過程怎麼像(例如需要下聘)、兩人情感怎麼、説怎麼證「男人可以當節婦」──那不是「婚姻」。

現在我們有了「同性婚姻」,需要「兄弟」或是「朋友」、「姐妹」這類詞彙來包裝伴侶關係,需要「結合」這類詞彙來迴避,結婚結婚。

回顧歷史,這是十分超前進展,值得我們。

人類歷史何其漫長,但直到我們時代,同性婚姻視作普世人權。

生活這個時代我們,能見到這「千古未有變局」,見到台灣寫下歷史一頁,應該是一件事吧。

window.googletag = window.googletag || {cmd: []};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efineSlot(‘/21697024903,166958332/2021_Pansci_All_inread_bottom’, [[336, 280], [510, 352], [300, 250], [1, 1]], ‘div-gpt-ad-1640585639386-0’).setTargeting(‘zi-path’, location.pathname).addService(googletag.pubads());
googletag.pubads().enableSingleRequest();
googletag.enableServices();
});

—–廣告,請繼續往下閲讀—–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640585639386-0’); });

2015 年 6 月,稱為「文化熔爐」美國,宣佈同性婚姻合法化。

然而,這一路走來顛簸,因為每個人於婚姻有見解,當想法與他人發生摩擦時,能夠、擁抱價值觀。

現在,讓我們來讀讀《造局者》,美國同婚合法化例,瞭解為何多元化思考框架是文明象徵吧!社會如果能培養出思考框架多元性,能讓各式各樣觀點。

可行策略有四種,前兩種個人層面,是:擁抱變化、運用教育;後兩種社會層面,是:鼓勵遷徙、容許摩擦。

讓我們討論這四種策略。

是擁抱變化。

這指是要主動追求觀點,而不只是動希望它們自己出現。

同時,要「觀點眾多」看成是值得高興事,而不是生活中應該避免狀態。

一句「這件事,我有另一個角度看法」,一方面能點出雙方差異,另一方面,是彼此觀點。

這能證實,即使有思考框架,能享受帶來成果。

這代表著接受每個人認知並質,而且社會上能有各式各樣心智模型,文明象徵。

美國,同性婚姻推動者,且方式做到了這一點。

1995 年,支持同婚美國人只有四分之一,但 2020 年,數字來到 70%。

發生了什麼事?一部分原因於社會人口統計上變化:夫妻生小孩以前,於是讓婚姻重點,生育下一代,轉向兩人之間關係。

除此之外,有一些層原因。

從 1980 年代起,同志權利運動婚姻當成核心議題,爭取這種法律權利作為重點。

然而,同志權利運動沒有獲得顯著進展。

保守人士聲怒喊:「上帝是創造亞夏娃,不是亞當和史蒂夫!」尼克斯(Kevin Nix)是「婚姻自由」(Freedom to Marry)這個組織溝通策略主任,他解釋道:「當時那種法律思考框架,講是權利,但沒。

那種框架缺乏想像、唯物、有説服力。

」到了 2000 年代初期,尼克斯人仔細研讀各種輿論數據、民意調查焦點團體意見,想弄清楚大眾為何有疑慮。

尼克斯説:「於那些民眾、有前反對者,我們得瞭解怎樣他們思考模式來談,設法讓他們成為我們一份子。

我們後選定了一個價值觀框架,鎖定大部分人結婚原因:愛、奉獻、家庭。

」換言之,「婚姻自由」組織改變了他們同性婚姻強調特性,不是視為一種或權利,而是愛表達承諾。

這是一項決定性轉變。

他們請來各行各業同志證明這一點。

他們請了第三方來「認可」,像是請異性戀父母捍衞他們孩子結婚權,或是投放廣告、論述放進政治媒體、名人新聞,插進電視新聞字幕跑馬燈。

他們並不是要推翻或破壞他人對世界觀點,證明只有自己框架「正確」;他們只是要讓大家知道,世界上有許許多多框架,而且。

於是,他們同性婚姻放進許多異性婚姻使用「愛承諾」框架。

後來,他們了。

2011 年,出現了黃金交叉,美國支持婚人數,正式超過反對人數。

講到同婚,只有 14% 人會説到這是一種,而已有 32% 人會説這是一種愛、一種人類情感。

2015 年 6 月26 日,聯邦最高法院裁定憲法保障同性伴侶結婚權利。

這是一項社會勝利,而且並不是靠著民眾接受某種思考框架,而是於一項見解:一個多元社會基礎,讓各種心智模型能夠共存。

——本文摘自《造局者:思考框架威力》,2021 年 7 月,天下文化。

缺乏文化社會,變為。

所以要先識大體,以免騙。

缺乏文化社會,變為。

延伸閱讀…

同性結合關係歷史年表

2019年5月17日──台灣寫下歷史,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 …

所以要先識大體,以免騙。

window.googletag = window.googletag || {cmd: []};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efineSlot(‘/21697024903,166958332/2021_Pansci_All_inread_bottom’, [[336, 280], [510, 352], [300, 250], [1, 1]], ‘div-gpt-ad-1640585639386-0’).setTargeting(‘zi-path’, location.pathname).addService(googletag.pubads());
googletag.pubads().enableSingleRequest();
googletag.enableServices();
});

—–廣告,請繼續往下閲讀—–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640585639386-0’); });

普天同慶日子,這一天台灣成為全世界第 25 個通過同性婚姻法案國家,5 月 24 日後同性別的兩人可以結婚了,筆者法案通過幾個時內問了多次「那你們要結婚、何時要炸(紅色炸彈)?」而家裡那位伴侶到目前沒問我想法,興奮之餘開始覺了。

身為一名讀心術系以及心理醫生研究所畢業準神棍(誤),我們擅長自己各種文字散播給大家!所以今天從心理學研究角度來聊聊,揪~~《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通過後,同志朋友要面議題有哪些、大家於婚姻想像是如何?美國 Pew Research Center 2013 年做一項問卷調查,調查中總共有1197名同志(包含男同性戀、女同性戀、雙性戀)填答,問卷裡個人認同、社會壓力、家庭婚姻問到政策期待,調查結果例如 52% 同志認為:「如果有機會,我會想要結婚」,打死結婚佔 15%,確定比例佔 33%,可以説一半以上同志是婚姻有憧憬。

那人什麼要結婚?從婚姻價值、意願以及立場切入,可能會有答案,例如人士總是一廂情願地認定結婚只是「繁殖」!調查團隊加入了異性戀樣本,問了填答者「你認為哪些原因對婚姻很?」並以、有點、作為填答選項。

其中「因為愛」是認為原因,「作伴」、「一輩子承諾」有七成以上人認為。

實際原因中,同志異性戀認度上述感情面略有下降,同志異性戀覺得「法定權益」是婚姻理由,這個結果我國爭取婚姻平權法案過程中訴求醫療探視權、繼承權權益情況類似。

而同志認為「生養小孩」度略低於異性戀,緻區分話,男同性戀/女同性戀/雙性戀認比例 23%、29%、33%,異性戀是 49%,萌萌們每天老想著生孩子生孩子(彈手指)。

後一項是「宗教性結婚典禮」,請想像一下一羣人教堂草皮舉辦婚禮儀式,同志心中這一項度略低於異性戀組,可能因為許多教會會提供同志辦婚禮吧。

這個理由應到台灣應該婚禮+宴客,筆者身邊有很多朋友其實期待一個典禮或喜宴,可以過去包給異性戀紅包收回來(並沒有),倒是「去參加同志配偶婚禮要包多少」這個問題值得來研究一下(遠望)。

其實婚姻理由因人而異,反映著每個人環境、面議題在意事,這個列表可以作為婚姻茫茫然同志朋友一些參考,知道大家心中認為答案會是什麼呢?面婚姻,同志心中擔心或困境是什麼?其中受訪者結婚這個選項之前提到「出櫃」困境,例如受訪者中男同志伴侶戴夫德克只有其中一人家裡出櫃,女同志伴侶安阿吉處在出櫃後家人接納拉扯之間。

跳過家人認同前提下,出櫃出櫃程度成了締結婚姻之前一件考驗功課。

除此之外,如果考量公開婚禮或婚宴,以往只在自己人際關係中出櫃同志伴侶,可能斟酌是否會加深自己出櫃程度。

出櫃?紅包?請選擇!現實出櫃狀態,伴侶之間兩人婚姻想像,會帶來多原本伴侶關係有涉地帶,例如結婚後是否進一步生小孩?結婚後是否開始承擔媳婦/照顧方家人責任?有受訪者考量櫃父母面壓力而婚姻有所。

跳脱這一篇研究,大家有想到身為同志結婚困境是什麼嗎?前一篇美國調查裡受訪 1197 位同志有一半是單身,之下異性戀只有 22%。

想結婚?醒醒吧!你沒有男朋友/女朋友啊!無論結婚否,兩人關係要回到彼此身上一紙「結婚登記」可無法保證王子與王子/公主與公主從此過著日子。

無怪乎許多進入愛情墳墓異性戀,諄諄呼籲同志朋友面臨抉擇之前要三思三思。

不論同性戀或異性戀,有可能兩人關係存續寄託婚姻上。

美國學者Rothblum發現三年追蹤之下,有民事結合(法律認可類似婚姻保障)同志伴侶,其分手比例是 3.8%,沒有任何法律承諾伴侶 9.3% (Parker-Pope, 2013),這表示法律提供婚姻保障會降低同性伴侶之間拆夥可能性,但 Rothblum 提醒不論性傾向為何,已婚配偶之間名存實亡、戲碼,可無法這些統計數字中呈現出來。

關係意度上,Kurdek (2004)研究發現,同志伴侶關係品質(如心理適應、、、衝突解決),相似優於異性戀伴侶,唯有「社會支持」這一項連車尾燈看不到。

大家應該可以想像:異性戀鬧離婚時候親戚、朋友「勸和勸離」;而同志遇到相似狀況,不只三姑姑或舅舅會跳出來否定這段婚姻吧?筆者此呼籲:既然法律過了,台灣婆婆媽媽阿叔阿伯們,請學著多多支持你們身邊同志伴侶/配偶吧!而屬於同志伴侶優勢,應該是關係異性戀,例如家務分工往往可以跳脱男女性別刻板印象,協商出屬於兩人分工方式。

研究結果指出女同志分工模式是「你一半我一半」,男同志喜歡擅長那方去負責某項家事(Peplau, & Fingerhut, 2007;謝文宜,2008)。

提醒各位同志朋友如果想結婚,可別養成異性戀婚姻(分工)毛病喔!説穿了無論性取向為何,伴侶意度來於相似價值觀、表達、信任愛(謝文宜、曾秀雲,2007),如果大家經營關係,説今年 5 月 24 日後,提供同志離婚諮詢心理師律師發大財囉(大誤)!5 月 24 號是個令人歡欣鼓舞日子,這天台灣來説意義:過去「允許結婚」同志伴侶,這天可以辦理結婚登記。

台灣從此成為亞洲第一個允許同志結婚國家,是中文世界第一個。

這天後,中文「婚姻」定義因此改變:「婚姻」可以不是一夫一妻、不是一男一女,「婚姻」可以是夫夫或妻妻,可以是兩男或兩女。

以來,法律允許「一男一女結婚」時代過去了。

於漢人傳統下「婚姻」概念來説,這改變可謂「數千年來未有變局」。

這是一個時代,我們擁有了過去人們享有。

這一歷史時刻,我們不妨回頭看看歷史:那個沒有「同性婚姻」年代裡,同性伴侶們沒有法律可以。

那麼同性伴侶是什麼方式,來定義他們之間關係呢?儘管有些人 萌萌們 質疑,認為同性戀「違反傳統道德及家庭觀念」,但中國歷史上,確實存在於「同性婚姻」文化喔!中國以來有「男風」,班固《漢書》有「佞幸傳」,講那些受到皇帝寵愛男人們。

不過多數案例中,「男風」只是一種個人,雙方並締結任何正式關係。

但明清時福建「契兄弟」了,「契兄弟」是一種十分風俗,契兄契弟間關係夫妻像,一樣需要下聘、娶親。

福建契兄弟風俗當時,因此文人有記載。

説家們注意到「契兄弟」作為故事題材潛力,因此寫進了説之中──情愛關係總是引人注目。

契是契約意,「契兄弟」原本指是「結義兄弟」,只是後來用以稱呼同性伴侶。

這某種程度上十分符合「婚姻」精神:婚姻和對方締結終身契約。

明代沈德符《敝帚齋餘談》中,契兄和契弟關係是這:「且閩人男色,無論,各其類相結,長者契兄,少者契弟。

其兄入弟家,弟父母撫愛如婿,弟日後生計及娶妻諸費,俱取辦於契兄,其相愛者,年過而立者,尚寢處如伉儷。

」這是説福建人男色,情投意合雙方雖然會「結婚」,但可以「結合」。

來説,這段「結合」關係總是一一組成,年紀叫「契兄」,年紀叫「契弟」,契兄來到契弟家,契弟父母契兄作女婿關愛。

然而「契兄弟」雖然有「親密性」,完全具備「排他性」,契弟未來是可以結婚,而諸種費用契兄出錢。

雖然「出錢老公娶老婆」這件事想想滿,但是中國有「不孝有三,無後」觀念,男性仍需要取個妻子來延續祖宗香火。

若是契兄契弟,關係可能不會因為契弟娶妻而改變,就算契弟三十歲,兩人是會像夫妻牀。

而這段記載地方是,行文使用異性戀婚姻概念下詞彙,例如「婿」、「伉儷」來形容契兄契弟,這表示契兄弟應該是夫妻像了。

清初作家李漁説〈男孟母教合三遷〉裡,説契兄需要契弟家下聘,抱得美人歸。

而什麼樣男孩會下聘呢?浪仙《石點頭》〈潘文子契合鴛鴦塚〉中提到,「福建有幾處民家孩子,若生得,十二三歲,有人下聘。

」而福建男風,到了漳州訴訟,「十件事倒有九件是雞奸一事」程度。

〈男孟母教合三遷〉以外,浪仙《石點頭》〈潘文子契合鴛鴦塚〉講契兄弟。

除此之外,明清有大量男性性情愛主題説,有讀者可以自行檢索《宜春香質》、《弁而釵》和《龍陽逸史》。

雖然概念盡但BL愛是不分時代啊(完全XD 不過《石點頭》記載了其他地區男風,各地方言表現方式各有不同:「北方人叫炒茹茹,南方人叫打篷篷,徽州人叫塌豆腐,江西人叫鑄火盆,寧波人叫善善,龍遊人叫弄苦葱,慈溪人叫戲嚇蟆,蘇州人叫先生」可見得不是只有福建,只是福建罷了。

明代文人謝肇淛也説:「現説到男色,大家動不動講到福建、廣東」(《五雜俎‧卷八‧人部四》:「今天下言男色者,動閩、口實」)什麼福建男色會如此呢?沈德符記載,這可能和福建多海盜有關。

海盜禁止婦女上船,因為他們認為婦女上船會翻船,因此海盜們改用男性來滿足生理需求。

(「海禁婦人師中,遭覆溺,故以男寵代之」)《明季北》文獻記載鄭父親鄭芝龍可能男寵,證明瞭存在這樣風氣。

男色福建,誕生了主司男色神明「兔兒神」,是件合情合理事。

清代袁枚筆記説《子不語》記載了「兔兒神」由來:福建人胡天保暗戀福建巡按,因為巡按了,胡天保每回巡按昇堂時會旁偷看,當巡按去別的地方巡邏,胡天保跟著他,埋伏廁所偷看巡按屁股。

巡按問了胡天保,胡天保支支吾吾實以告──很可惜,這並不是個有情人終成眷屬故事,巡按聽完告白後暴怒,處死了胡天保。

胡天保死後,託夢地方鄉親,説他封兔兒神,「專司人間男悦男之事」。

胡天保地方鄉親會聘男子契弟福建人,因此馬上捐錢立廟。

雖然説胡天保本人戀情失敗,但兔兒神相靈驗,地方鄉親們遇上戀情不順,通通去拜兔兒神。

(如果你想體驗這種靈驗,可以試試造訪新北市中和區兔兒神廟)前面所提到,李漁説〈男孟母教合三遷〉,一篇「契兄弟」題材説。

今天話來説,〈男孟母教合三遷〉個寫契兄弟「守護家庭價值」故事。

連作者李漁本人主張,這是個「義夫節婦」故事,説符合故事主角是儒家道德「三綱」和「五倫」變體。

這要是放在現代,保守派歡講「守護傳統家庭價值」啊!那麼〈男孟母教合三遷〉裡是怎麼「守護家庭價值」呢?説中契弟瑞郎,個兒子,成了妻子、母親。

尤瑞郎是個絕世美少年,福建媽祖廟會時評為第一名。

尤瑞郎家,但因為福建「契兄弟」風俗,契弟家可以收取契兄家聘金。

聘金規則女人一樣,「若是處子原身,有人肯出重聘,三茶缺,六禮兼行,一樣明婚正娶。

」尤瑞郎家到爸爸積欠一屁股債、死了兩個老婆沒下葬。

爸爸發現兒子身價,抓準這時獅子開口,開出五百金高額聘金,要是出不起,想他兒子娶回家。

這傳統嫁娶,出現「女方要求男方支付高額聘金」狀況是。

但是〈男孟母教合三遷〉契兄許季芳個「愛到卡慘死」狀況,就算他身家只比五百金多一點,他是覺得有美人伴左右實在。

因此變賣田產,娶了尤瑞郎。

爸爸因此得以還債、下葬,順便賺足了自己棺材本。

證明俗話説:「有子萬事」。

許季芳和尤瑞郎雖然十分恩愛,但隨著尤瑞郎生理特徵,許季芳擔心尤瑞郎會拋棄他去找女生。

有情有義尤瑞郎聽到許季芳這番話後,決定使用一個方式來證明自己,那消去令許季芳擔憂「禍」。

「方式證明清」,這基本上可以算得烈婦了。

不過這完,許季芳因為尤瑞郎自宮而被告上法庭,嫉妒鄉親們陷害之下打到,隨後病死,亡妻生兒子承先託付瑞郎。

許季芳臨死前有言,要尤瑞郎守節撫孤,再嫁、並兒子拉拔長大。

尤瑞郎照辦,讓承先考中科舉。

這叫「守節撫孤,教子成名」,是明清節婦標準模式,是有機會牌坊。

是這整個「明清節婦」故事是一個男人實踐出來,守護了家庭價值,是尤瑞郎這個契弟。

尤瑞郎故事證明瞭,男人可以孟母、當節婦,可見不是只有一夫一妻符合傳統家庭價值。

〈男孟母教合三遷〉裡有個情節,是廟會時,所有男風者上廟會去看美少年。

這個廟會是哪個神呢?故事場景發生福建莆田,大家陌生,那裡媽祖故鄉,廟會媽祖廟會。

有沒有覺得熟悉呢?像媽祖信仰傳到台灣來,福建「契兄弟」清代台灣有落地生根記載。

清代台灣之所以會有「契友」,一部分是因為清政府攜家眷渡台,台灣因此男女比例,到「數百人而無一眷口」程度。

這使得在台灣羅漢腳們心理和生理上滿足,轉向青年或少年尋求慰藉。

因此儘管清代「雞姦」屬於犯罪,當時許多台灣單身男子們願意冒此風險。

只是像任何情感關係出現爭執,台灣契友因為情愛而反目成仇。

因此清代法律檔案裡,有幾則發生在台灣性情殺案例。

而其中一則,供詞中出現了「契友」一詞,契友意義和「契兄弟」接近,這説瞭清代台灣同性情愛關係,確實可能源自福建契兄弟風俗。

只是在台灣案例中,往往沒有看到下聘嫁娶儀式,這可能與移民社會動盪有關。

但是契友案例中倒是可以見到,主動方(契兄)往往提供動方(契弟)金錢,前者擁有控制後者權力,而且親戚鄰裏知道這契友關係。

這些細節和夫妻關係有呼應處。

若是生三四百年前,作為一個男性,想要和另外一位男性維持伴侶關係,只能採用「契兄契弟」這樣風俗。

儘管所有人知道「契兄契弟」其所在語境中,意味著同性伴侶關係──但那不是「夫婦」,「成為契兄弟」不是「結婚」,無論過程怎麼像(例如需要下聘)、兩人情感怎麼、説怎麼證「男人可以當節婦」──那不是「婚姻」。

現在我們有了「同性婚姻」,需要「兄弟」或是「朋友」、「姐妹」這類詞彙來包裝伴侶關係,需要「結合」這類詞彙來迴避,結婚結婚。

回顧歷史,這是十分超前進展,值得我們。

人類歷史何其漫長,但直到我們時代,同性婚姻視作普世人權。

生活這個時代我們,能見到這「千古未有變局」,見到台灣寫下歷史一頁,應該是一件事吧。

最近討論「多元成家草案」連署行動,引發宗教界反彈,聯合了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一貫道……十多個宗教團體領袖組成「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

召開記者會陣仗可比「六大派圍攻光明頂」,同時弭平了各宗教之間歧見,呈現一種世界和平氛圍;即使這項草案後沒通過,值得入圍搞笑諾貝爾和平獎提名。

不只是宗教界,許多沒有宗教背景民眾多元成家草案。

宗教信仰價值觀不是多元成家草案唯一理由,有像是倫理價值、社會結構、家庭關係……。

不過這些冠冕堂皇理由之外,有一個因素提到-「同性婚姻」威脅到異性戀者心理上獨特性。

這許能解釋什麼同性婚姻異性戀為多數社會中,會受到如此反彈。

異性戀者心理上獨特性要社會性認定理論(Social Identity Theory)談起。

社會性認定理論是指個人意識到自己屬於團體成員,而能辨識出和自己和其他團體成員,比方像是種族、性別、國家……,團體輪廓呈現,進而使團體成員有向心力,為「自己」(團體)付出其它團體多。

社會性認定受到威脅時,社會性認定勾勒出「團體」可能會消失,因此我們會盡可能捍衞社會性認定。

異性戀者來説,婚姻是其中一項和同性戀者特徵。

當同性戀者和異性戀者有婚姻權,那麼異性戀者和同性戀者之間減少了一項差異,威脅到「異性戀者」這個輪廓。

美國面臨同性婚姻合法化爭議,但是民眾於「婚姻」(marriages)反彈,「民事結合」(civil union)。

2007年,現在任教於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雷米勒(Justin Lehmiller),和另外兩位專家發表了一項實驗結果,顯示了「同性婚姻」概念會使異性戀感覺受到威脅 [1]。

研究團隊設計了兩段承認同性婚姻合法設性法案,兩段法案差異只在於用字是「婚姻」或是「民事結合」,然後找來一百多名19歲異性戀大學生,他們讀了其中一句後填寫問卷,七個等級評估自己是否支持這項法條,以及是否覺得這項法條會威脅到異性戀、社會、家庭價值、婚姻、個人關係。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