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對社會的影響 |同婚過後 |同性婚姻合法化趨勢對社會的衝擊 |【同性 婚姻 對 社會 的 影響】

同性婚姻對社會的影響 |同婚過後 |同性婚姻合法化趨勢對社會的衝擊 |【同性 婚姻 對 社會 的 影響】
1 min read

記得2018「同志婚姻」成為公投議題時,引起了許多社會大眾討論,激起了於立場支持者對立,是於婚姻價值態度,而是我們期待台灣社會變得。

2019年5月24日《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以下稱同婚專法)通過後台灣成為了亞洲第一個同志合法結婚國家,這看似法律於台灣社會衝擊是否如三年前反對者想像破壞傳統婚姻價值呢?同婚專法通過一年後,彩虹平權大平台公佈了《同婚社會態度研究調查》,其中提到92.8%民眾認為同婚專法通過於自己個人生活並沒有影響。

換言之,同婚專法正式認可了同性戀者有了結婚選擇,並透過法律給予多保障,其背後影響了同志自我價值以及心理健康強化,同時於台灣傳統社會衝擊沒有當初想像中來得,,同婚傳統彼此融洽去接納了方。

「如果當時有人願意告訴我同志是,我會這麼。

」是我們許多服務對象提及一句話。

多年同志服務歷程中,看見是同志/正常人一線隔,但跨過了那個一線之個成為同志後,彷彿這個世界脱節,而未來路,帶著這份於同性吸引,自己是這個世界異類罪人;成長路上,周遭友人、師長、長輩乃至父母眼光與期待,變成了自己「身而為同志我抱歉」理由,所以只能地隱藏自己,同時獨自摸索自身問,見不得人黑暗中漫遊。

同婚專法通過後,多數民眾發現生活並沒有造成負向改變,台灣社會普遍價值開始有些鬆動,間接影響了同志生活品質,行政院性別處於110年性別觀念電話民意調查,有60.4%民眾認為同志伴侶應享有合法結婚權利。

同時,透過同志婚姻法制化,台灣社會這些角落同志述説著「你們沒有,值得擁有民眾擁有一切權利」,同婚專法通過那一刻,國家角度去認同了這羣同志存在與需求,並且讓社會大眾知道同志無異於常人。

後讓那些正在自我探索中,是不能接受自己同志明白自己是社會允許存在,他們值得去付出自己愛。

同志結婚,渴望獲得家人祝福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個里程碑,是同志身分肯定與婚姻權利保障,但國家準許權利,每位同志原生家庭中家規能這麼「允許」,然而,作為家庭中一員,不管是否是同志,想透過婚姻建立,來讓自己關係得到家人祝福,然而,台灣基地協會於109年底進行《同婚專法同志族羣影響調查》目前有對象同志中有26.7%結婚理由是「父母或家人透露性傾向」,其中有部分同志認為「可能像父母或家人透露性傾向」,而預計此生可能結婚。

家庭是我們避風港,但同志認同自己以及結婚歷程中,家庭扮演著挑戰角色,阻礙著同志子女與自己人廝守終生。

家庭議題:帶著同志身分「回家」,依舊是同婚過後,同志孩子其父母之間糾結事情。

這兩年多來,我們提供許多想結婚同志伴侶諮詢、會談…服務,「家庭議題」避不掉,即便台灣走入戀愛,同志伴侶們無不期待自己婚姻受到親友祝福,但會聽到自己父母告訴他們「我祝福你們,但無法出席你們婚禮。

」或者「你們婚禮可以低調辦理嗎?我怕親戚朋友會知道。

」之類話語,使得協助同志與家人溝通並獲得家人支持,成為我們工作上目標,讓同志新人能夠帶著家人祝福步入禮堂,進入人生下一階段。

十五十九歲人口中,11%女性及1%男性已婚,到了二十四歲,50%女性25%男性已婚。

」有個媽媽這樣告訴過我。

孩子出櫃當下,會感到五雷轟頂,孩子突然變得陌生,而且孩子前程,開始變得,開始孩子而擔心,是否會染上愛滋、是否會情所困、是否人排擠,人生開始跌落谷底。

然而這些擔心背後多是自責,是不是沒有孩子帶好,使孩子人生出了錯;但孩子出櫃中,是孩子願意讓你知道他喜歡同性事情,向人提起自己性傾向並不是一件事,每次開口於承受失去風險,同時承受失去過程,信任著父母會依舊愛著自己。

所以一個父母愛自己同志孩子吧,放下擔心自責,接下他信任,並回過頭去信任他,可以創造自己喜歡人生。

有一天,路上可見同志們台灣這個國家歷經了大大小小風波,不管是幾百年或是幾千年歷史,唯一不變,作為一個開放海島,各種可能性這座小島上發生。

2019,正式肯定了同性戀戀愛,而未來光景,可能是出櫃是一件是,只是一個日常生活中自我介紹,同性戀生活、同性伴侶成家,成了台灣風景,時地就出現在每個人生活中。

「會會有天路上可以見到同志呢?」當有人對同性婚姻提出這般質疑時,我答案是肯定,這一天到來意味著台灣社會多元開放,能夠接納各種自己人,需要性別、性傾向進行待遇,「愛」、「」與「」會是我們傳遞下一代價值。

上(本刊35期)中,筆者討論同性婚姻合法化趨勢經濟影響,本文進一步討論這項趨勢社會衝擊。

美國主流民意與主流思潮改變,探討同性婚姻合法化歷史原因整體家庭解構之間關係,後提到基督徒反省行動。

主流民意改變。

美國同性婚姻民意支持度上升。

蓋洛普歷年來贊成或同性婚姻民意調查,可以反映出美國民意改變,1996年3月只有27%贊成和68%(是捍衞婚姻法案通過年代),到2013年7月有52%贊成43%(是最高法院判決捍衞婚姻法案違憲年代)。

2010年8月CNN調查顯示,贊成者比率第一次上升超過50%,支持同性婚姻程度與缺少宗教基本教義主義、年族羣、受過教育,以及住東北和西岸有關,而女人男人可能支持。

主流思潮改變。

主流民意與主流思想兩者改變可能是同時產生。

是美國心理學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siation, 簡稱APA)對同性戀立場趨向支持同性婚姻。

雖然該會於同性戀傾向是否先天或後天採取確定立場,認為異性戀者及同性戀者行為是人類性部分。

因此,這些主流機構放棄同性戀列精神徵狀,鼓勵同性戀者進行心理治療。

此外,APA宣稱,研究,同性戀家庭小孩發展出來性傾向沒有,同性戀子女同儕和成人之間有社會關係。

APA宣稱反對者同性戀小孩會有多問題,其偏見及成見,因此倡導異性戀者同性戀者要學習摒除歧視,多去瞭解及接觸同性戀者,讓同性戀走出來。

羣眾中如果有朋友或家人是同性戀者,會有反同性戀態度。

於APA説法,美國家庭研究院斯普利格(Peter Sprigg)認為:「同性戀是天生」説法有根,證據顯示青年人性傾向改變,而非,以及許多研究報告得到性傾向治療是結論,因此認為APA結論以及政治人物宣稱同性戀者是天生是誤導。

只不過,該項研究解釋什麼有這麼多同性戀者及治療。

有史以來,古今中外有人是同性戀,有公開,有隱藏(例如古羅馬時代同性戀風行)。

人口比率來説,同性戀人口佔總人口3%左右,而大多數人是異性戀者。

什麼最近三十年屬於少數同性戀者能各國發起運動,不但能讓社會承認同性戀者身分,同性婚姻推上合法化,摧毀了傳統一夫一妻婚姻制度?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學者認為主要原因是傳統家庭制度解體或解構(deinstitutionalized)。

美國而例,一百年前,美國法律明訂異性婚姻,一夫一妻且以丈夫户長,為惟一合法婚姻制度。

最高法院認定婚姻是文明基礎(1908)。

1910年資料説時女人結婚且大多數男女會結婚。

我個人以為,同志婚姻結構只有單一性別,子女學習男女兩性角色機會,所以孩子人際關係,有可能拘泥於同性之間。

十五歲以上男女,55.8%男性及58.9%女性人口普查時已婚。

每一個年齡層,離婚率於1%。

19101920年,美國社會發生變化。

性秩序出現,女性定義,年身女性進入工作場所,移民進入美國,帶來性文化,舞廳設立,妓女增多,離婚率開始增加。

今日,許多人晚婚,發生同居後。

2010年調查,美國十五歲以上人口,51.3%已婚,11.1%離婚或分居。

二十五四十四歲之間女性,超過40%已婚,13%離婚, 11%同居或18%單身。

20002010年間,未婚伴侶增加41%,家庭人口增加率10%多三倍。

婚姻中心地位儼然消失,變成再婚。

同居離婚是家庭組織一部分而非偏差。

法律隨著調整,憲法保護性解放及允許離婚機制來反應及促進社會現實。

有些州,對一些異性伴侶,設立家庭夥伴(domestic partner)法律,提供非婚姻正式合法地位。

1.性革命(或性及性解放)。

歐美國家開始對性觀念產生革命性變化,加上政客爭取選票其發展而間接促成。

性革命主要發生於19601980年代,指人際關係及性行於傳統價值衝擊。

1960年代避孕藥開發上市,引起性倫理及墮胎諸多爭論。

1970年代發生性解放及女權運動,接著是同性戀者爭取人權。

性革命宗教信仰起衝突;例如基督教聖經觀點切入,強調婚姻是一男一女異性戀,但同性戀以政治角度切入,要求權利。

2.婦女角色改變。

女權運動及經濟環境改變,婦女教育程度增加,使婦女侷限於家中當家庭主婦,有謀生能力,可以不靠丈夫,產生雙薪家庭。

而於工作,使結婚人口減少,單身者數目增加,其次因為經濟壓力,使生育減少。

人工受精技術,使婦女需性行而可以生小孩。

墮胎合法化,使許多年婦女性行輕忽。

3.晚婚增多。

於學及業,造成晚婚現象。

從前婦女二十二十五歲或結婚,現在超過三十歲結婚普遍。

台灣及中國有類似現象。

中國社會科學院調查,結婚人口大城市持續下降,結婚年紀。

幾年第一次結婚年齡:美國二十七歲,加拿大三十歲,香港三十歲,南韓三十一歲,英國三十歲,德國32歲。

於晚婚,使生育率降低。

4.結婚離婚總人口減少,離婚率提高,生育減少。

延伸閱讀…

同婚過後:同志婚姻,為我們生活帶來的改變

同性婚姻對社會的影響

美國人口普查局統計登記結婚者1990年244萬降低到208萬,佔每千人口9.8人到6.8人(0.98%-0.68%)。

離婚者1990年有118萬,每千人4.7人,到2009年下降到3.4人(0.47%-0.34%)。

歷年來結婚離婚人數下降,但離婚結婚50%。

台灣中國有類似現象。

台灣2010年婦女生育率0.91人,全球。

中國離婚率1980年0.07%上升到2003年0.21%(每千人2.1人),23年間增加三倍。

車林(Cherlin)認為我們邁入婚姻制度化解構中,同居(主要異性伴侶主)以及同性結婚參與過程。

而後面兩種家庭形式正在加速制度解體。

過去幾十年,婚姻造成串解構程序,定義一夫一妻夥伴(partner)行為社會規範衰落中。

例如同居及同性婚姻興起數字及複雜度增加。

有些支持同性戀者認為,同性婚姻會任何人產生。

斯普利格提出十種可能,期間。

這裡提出幾點有可能者,有些與上述家庭制度解構息息相關:本文西方社會科學領域學術研究,「家庭結構」、「子女福祉」、「社會秩序」,説同性婚姻對家庭、子女及社會可能產生負面效應。

1. 母性相妒相爭,養育孩童雙方關係。

有些研究發現,單一性別兩個人家庭結構上發揮角色,互補功能。

例如女同志婚姻讓兩個母親養育孩子,卻造成兩個母親彼此嫉妒競爭(Chrisp, 2001;Gartrell at al., 2000),基於母性特質照顧孩子卻衍生出競爭關係,是同志家庭原因之一。

研究顯示異性戀父母家庭孩童,表現性別差異同志家庭孩童來得。

而且研究顯示女同志家庭男孩,缺乏男性角色模範,而其他種類家庭(男同志家庭、單親家庭……)男孩表現男子氣概,反而耳濡目染而出現女性特質(Goldberg, Kashy,& Smith, 2012),這是同志家庭兼顧男女結構結果。

3. 同志彼此忠誠度不夠,難委身於關係,家庭結構。

1. 同志婚姻關係穩,導致收養子女學業表現。

研究發現數學方面,同志婚姻收養孩子比起異性父母家庭孩子,成績。

很多研究確實顯示同志、單親或隔代教養孩子,表現不如父母關係穩定孩子。

但是這並不是因為家庭結構關係,而是因為家庭分裂、改變,影響孩子學業表現(Potter, 2012)。

此外,Regnerus(2012)訪談2988名18-39歲年人,受訪者分成八種家庭類型,40項社會、情感及人際關係關項目進行研究。

研究結果顯示,異性戀雙親家庭養育子女方面呈現結果,女同志家庭子女許多項目上是八種家庭類型中結果。

研究指出,6位女同志養育成人子女(5女1男)表示自己同性有過性關係,而異性戀母親所養育成人子女沒有。

而且女同志養育女兒,對同性戀行開放(引自Gartrell, Bos, & Goldberg, 2011)。

研究顯示,女同志父母於子女性別角色,異性戀父母開放(Fulcher et al, 2008;引自Goldberg, Kashy, & Smith, 2012),因為同志會社會刻板印象規範孩子。

如Fulcher、SutfginPatterson (2008)研究得到結論,父母態度行為父母本身性傾向,孩子性別發展上具有影響力(引自Tasker, 2010)。

我個人以為,同志婚姻結構只有單一性別,子女學習男女兩性角色機會,所以孩子人際關係,有可能拘泥於同性之間。

延伸閱讀…

同性婚姻合法化趨勢對社會的衝擊

國際統計數據告訴你:同性婚姻合法化後,台灣將變成什麼 …

Regnerus(2012)訪談2988名成人子女,發現女同志家庭子女(介於18-39歲)認為自己是異性戀(69%,所有類型中),男同志家庭子女為第二(71%),原生雙親家庭成人子女有九成(90%)認定自己是異性戀者。

同志家庭養育女兒性伴侶(分男女)數量,異性戀雙親家庭女兒多。

由此可知無論是成人子女、或青少年子女,同性父母於子女認定其性別傾向,具影響力!5年多前,我台大醫院開始了同志諮詢門診,這5年多經歷了台灣社會婚姻平權進程轉折,從同性伴侶註記、立法院婚姻平權民法修正草案、同性婚姻法制化公聽會、同性婚姻釋憲案、公投(第10、12案)通過,到《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施行法》生效,社會沸沸揚揚,戲劇式民主洗禮,同志社羣歷打擊後,著這一年來社會。

台灣進步了,有些層面地,令人。

同志委員增加;大法官通過了支持婚姻平權釋憲案;我自己身處台灣精神醫學會兒童青少年精神醫學會,會員署下,雙雙通過了支持婚姻平權官方聲明;到了後婚時代,我們看到教育部長、衞福部政府官員,許多場於身作則,支持多元性別及性別價值。

這些成果絕不是憑空而降,而是許多前輩性教育努力堅持。

但人生複雜解,不是一部法案通過後能花月圓。

後婚時代,我們只要觀察制度改變帶來影響,要深入理解性別文化變遷,才有機會讓性別人得到與解放。

我聽過論點是:「我兒子愛去健身房,是健身房冷氣裡頭放進了什麼東西,會讓我兒子吸到毒氣變成同性戀。

」這些令人啼笑皆非、繃話,複父母團體中出現。

十多年過去,同志父母樣貌發生了改變,這一年來,到我門診同志父母,有人説出「同志這麼變態、」之類話,即使心中並認同,這些父母們多半會説「我知道同性戀不是病,大家都跟我説同性戀關係、孩子開心,但我是覺得⋯⋯她是不是沒有交過男朋友,以為自己喜歡是女生?」迴質疑,雖然挑戰是親子之間一觸即發衝突,卻可以看到社會軌跡,同志議題沒有可談空間。

,城鄉差異以及每個家庭個別化矛盾依舊存在,但婚姻平權帶來了同志能見度,讓同志家庭有了溝通切入點。

彩虹平權大平台(前身為婚姻平權大平台)進行民調,同性婚姻合法化滿一年,有92.8%民眾認為個人沒有影響。

台灣並毀滅、倫常存在,婚姻權拿來告訴我們社會、是兒童青少年,「同性戀、雙性戀、多元性別」這麼存在,如果你是這些性少數,不用害怕、不用覺得自己孤獨,你有資格過著人生活,你可以有自信、可以有勇氣、可以擁有上一代同志剝奪那些生而為人。

即使篳路藍縷,略有所成,但同志、性別,內化進台灣社會了嗎?婚合法化後一年內,台灣經歷了戲劇化總統選舉,選舉期間有人笑稱,許多反韓年人回家面韓粉父母家族輩時,彷彿歷了同志原生家庭窘境,一方面忍受與自己格格不入價值觀,另一方面承受出櫃暢談壓力。

同志運動和政治風向是高度相關,我們這幾年當中看到青年世代積極參與政治,並願意在議題表態。

同志議題例,這種表態意義於,政黨如果想要爭取年族羣認,不能於同志平權抗拒漠視,否則會失分,保守政黨為何批評退步冥頑毫無自覺,即使想要故做,會落得邯鄲學步,惹人訕笑。

什麼同婚過後,這些潛藏性別態度政治敏感度重視?因為同志所面障礙,是社會所有人面未來。

我門診中女同志伴侶告訴我,她們家族男輕女文化當中,女兒如果沒有出嫁,死後不能寫入族譜。

現在可以結婚了,她們,因為於家族中長輩而言,她們是「沒有嫁出去、沒有嫁男人女兒」,説是寫進族譜!她們苦笑著,陽間同性婚姻得到承認了,那麼陰間呢?只要男輕女觀念沒有改變,不管是異性戀或同性戀女人,是擺脱父權掌控。

而逃父權掌控何止同性戀。

我門診中有許多跨性女性,她們出生時生理性是男性,但內心世界覺得自己是個女孩,雖然舉手投足是女人味,要面先天生理限制,例如過骨架、聲音、不夠五官。

,她們生活當中排擠、侵害,是因為,她們想要成為一個女人,要面臨社會於一個女人樣貌嚴厲檢視,而無法順利渡過女人關。

其中有一位跨性女性,她年過40,多年練習,妝容讓自己「毫無破綻」。

她有一個交往男友,男友完全理解接受她跨性身分。

考量身體狀況經濟壓力,她並想要動性重置手術(俗稱變性手術),台灣制度,沒有手術她身分證上是男性,因此過去無法男友結婚。

同性婚姻通過後,她婚事有了一線曙光,男友決定帶她回家見父母。

男友父母絲毫沒有懷疑她女人身分,但初見面氣氛而凝滯,臨走之前,男友母親終於支支吾吾地開口:「我們想抱孫,妳到了這個年紀,有沒有考慮過生小孩問題⋯⋯。

」她發現,自己原本擔心性問題,其實完全沒有漏餡,但這氣氛於,身為一個「」女人,開始要面未來公婆對生育年齡質疑!她有口言。

對,她無法生育,但原因是她沒有子宮、而非年紀。

她體驗到了所有中年女性面關心壓力,生育能力成為一個女人批評指教、審度結婚資格門票。

我想到那位丈夫是同志女性,丈夫「家庭」威脅、母親「女人」勸誡。

一套社會風俗文化,框住了寫不進族譜女同志、年齡歧視跨性,以及受困婚姻中異性戀女人。

這幾年,大力砲轟同性婚姻是「瓦解傳統社會」,事實上,傳統社會需要瓦解何止是婚姻制度,應該是於男人們女人們僵化期待。

我精神科門診中看到無數異性夫妻,關係冷若冰霜,婚姻制度綁縛下失去了溝通能力,只能用盡氣力營造家庭假象。

而長年來同志於體制衝撞、於情感關係或性關係探索,讓異性戀看見伴侶文化各種可能性。

誰説女性進入婚姻要生育能力來證明自己價值?誰説女性離婚人生失敗?而誰説男性要營造一個有妻有子家庭樣貌,才是?過去多年,我以為我做是同志運動,但後來我發現,同志運動所面深層議題,是婦女運動過去篳路藍縷迴音。

一個人思考行為,受到社會文化裡「性別養成」形塑,過性傾向影響力,因此不分性傾向所面課題,其實有高度相似性。

我看到異性戀朋友們帶著孩子參加同志遊行,並藉由同性婚姻教育孩子心胸開闊,親子一起,認識同志開始,他們知道兒子挑了粉紅色球鞋奇,女兒喜歡剪短髮涼需驚怪。

我深深期待,同志非同志這兩個羣體,未來是兩種「我們」,而是體,一種「我們」經歷社會挑戰。

同性婚姻絕不是性別運動,而是開拓社會思考起點,讓大眾知道,受到壓迫人,見得是少數標籤化的羣體,而是體制下所有人。

人工生殖草案、通姦除罪化、跨國婚姻、收領養制度調整⋯⋯功,不只是同志權益,不只是性別,攸關所有人議題。

獨立精神,是自由思想條件。

獨立媒體,才能守護公共領域,讓討論和浮現。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