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同性婚姻 |台灣同性婚姻 |專法爭議 |【同性 婚姻 修 民法】

台灣同性婚姻 |台灣同性婚姻 |專法爭議 |【同性 婚姻 修 民法】
1 min read

台灣同性婚姻相關議題社會運動,起始於1980年代末期祁家威提出同性婚姻請願抗爭[1]。

台灣婚姻規範法源中華民國《民法》親屬編,當中沒有保障同性婚姻或民事結合法律地位。

使同性婚姻中華民國法制化,同志團體自2012年起積極推動《多元成家草案》,並現行《民法》條文承認同性婚姻提請司法院大法官釋憲。

LGBT權益人士稱同性婚姻法制化會變動現行婚姻概念,修改《民法》方式保障相關權益,部分稱可另立專法來處理。

支持婚民法派認為另立專法有隔離政策嫌,權益保障掛一漏,徒增困擾[2]。

2015年,高雄市首開先例下,各縣市政府開放同性伴侶註記。

7月2日,台北市政府民政局有關當時民法親屬編相關法令限制婚姻採一男一女結合,是否違反憲法保障人民權、權,草擬釋憲文聲請大法官解釋。

[3]

2017年5月24日,司法院公佈釋字第748號解釋文,宣佈現行《民法》保障同性二人婚姻自由及權屬違憲,要求機關兩年內完成相關法律修正或制定,保障同性婚姻權利,成為亞洲首個通過同性婚姻國家[4]。

2018年11月24日,中華民國全國性公民投票,其第10[5]、12[6]案通過,同性婚姻會修改民法以外其他形式讓釋字第748號釋憲案得以實現。

司法院聲明此原則審議完成法律,屬法律位階,不得牴觸憲法,亦不得牴觸具有相當憲法位階效力司法院解釋[7]。

2019年2月20日,中華民國行政院釋憲案及公投結果,提出確保同性婚姻法律草案,並以中性方式命名為《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

次日(21日)行政院會議通過審議,規定年18歲同性伴侶可成立同性婚姻關係,準用民法規定可繼承財產收養有血緣子女,[8]同年5月17日《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於立法院三讀通過,同年5月22日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公佈,法案於後天5月24日正式生效[9],中華民國成為亞洲第一個、世界第27個實行同性婚姻國家。

[10]
明清時期閩男風盛行,兩個男子拜堂成親風俗時有所聞,那時人們稱這種關係「契兄弟」[11]。

據《台灣日日新報》,日治時期明治45年(1912年)時台南廳安平街有位28歲生理女性蕭氏錦,外觀像男子,於事勞力工作行。

兄長徵詢後,找到一位住安平歐氏葉(21歲女性),明媒正娶地娶入門。

婚後蕭氏錦改穿男裝,兩人形影不離[12][13]。

這可能是台灣第一見報同性婚姻。

據口述歷史,大谷部落排灣族男生男生同住一起,稱為 qaliqali;女生女生,稱為 drangidrangi。

他們彼此住同一個屋簷下,一起生活,而為部落中人所接受[14][15]。

2015年5月20日,高雄市政府受理户政系統「同性伴侶」身分註記,過此註記不具《民法》婚姻法律效力,註記會出現户籍謄本、身份證書面文件上[16]。

台北市6月17日,台中市政府於10月1日[17],開放受理。

此議題,馬英九責成秘書長曾永權組成專案小組,邀集組發會、文傳會及婦女部,及關注此議題中常委參與,研擬政策方向。

縣市註記行政措施並無法令,所以實務上許多醫院拒絕承認同性伴侶户政註記效力[20]。

2017年司法院釋字第748號解釋公佈後,行政院宣佈於同年7月以行政命令開放全國性同性伴侶户政註記,亦可跨縣市辦理登記(尚有雲林縣、澎湖縣、花蓮縣台東縣表態願意實施[19])。

涉及修法第三人權益事項,如勞動法令家庭照顧、醫療法令手術書監探視,可適用[21][22]。

另外,台北地方法院判決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施行前過渡期間,「同性伴侶註記」性質相當於「結婚登記」,得適用勞保條例部分法令[23]。

自2019年5月24日起,司法院釋字第七四八號解釋施行法辦理同性結婚登記者,若之前辦同性伴侶註記,該同性伴侶註記户政系統刪除;但開放同性結婚國家或地區人士可辦理同性伴侶註記。

2006年台灣民主黨立委蕭美琴首次提出同性婚姻法後,婚姻平權議題正式浮上枱面,雖然台灣自2003年開始有每年舉辦同志遊行,平權相關議題社會討論,但婚姻議題並未在媒體上多見琢磨,同志遊行2006年選擇了「去家遊Go Together」主軸議題,讓這個議題開始大量於主流媒體上曝光討論,遊行訴求是「爭取同志伴侶權益合法化,例如結婚權或同居伴侶法,同志生育領養子女權利,以及老年同志關懷照顧,希望讓每個同志能擁有組織家庭選擇權利;除此之外希望透過同志父母親人議題討論,讓同志父母及親人能同志有瞭解,並進而支持同志!」,參與人數破萬人。

2013年11月30日,同性婚姻「下一代聯盟」集結凱達格蘭大道,訴求「婚姻一男一女」[70]。

同時,支持同性婚姻500名人士立法院外排出「婚姻平權」,表達支持多元成家意願。

當持訴求民眾舉牌,試圖話溝,遭「下一代聯盟」戴口罩糾察人員手拉手方式包圍,限制其人身自由,他們宣稱申請集會遊行,應讓不同意見進場[114][115]。

2013年11月30日,支持同性婚姻團體發起婚姻平權閃活動,邀集500人,排出「婚姻平權」四個大字,希望反同勢力不要妖魔化婚姻平權法案。

伴侶盟秘書長簡志潔指出,「婚姻平權」法案逼出了台灣社會隱藏「同心態」,所謂跨性、支持同性戀只是假,伴侶盟所有支持「婚姻平權」民眾,台灣性別人權寫下歷史一頁。

伴侶盟常務監事徐蓓婕説,排字活動是呼籲立法院正視人民需求,繼續推動人權婚姻草案,多元社會性別存在於生活週遭,同志性傾向人,希望能享有生活[116]。

2016年2月23日,信心希望聯盟所提「保護家庭」公投提案,經行政院公投審議會上午審查後,10票1票認定不符合《公民投票法》相關規定,遭駁回。

法務部表示該公投標的有違憲和侵害權之虞。

其它意見指該公投非單一事項,邏輯上複合問句謬誤,不符合「公民投票法」規定可公投要件。

[117][118]
2016年11月16日,下一代聯盟於蘋果日報、聯合報、時報、中國時報四份台灣主要報紙買下半版廣告,宣傳「全台家長站出來捍衞下一代,要求民眾於隔日到立法院表達心聲,廣告內容指稱(民法修改為)「黑箱作業」、(法律修改導致)「家庭結構完全崩壞:父母詞改雙親一雙親二」、「影響下一代教育國小性教育加入性慾探索教材」議題[119],但隨後反方指證子虛烏有[120],教育部後發表正式聲明表示其所指稱部分並非事實[121]。

2016年11月17日,下一代聯盟早上七點左右聚集立法院外,人數十萬人,對立法院內司法委員會正在審議民法修改案表達,下午兩點左右人數開始激增,羣情激憤並警方發生衝突,部分羣眾2:30分左右闖入立法院內,同時委員會內國民黨全面杯葛此案要求召開公聽會,主席美女委員後敲定加開兩場公聽會後審[122]。

2016年11月25日起,各大報出現篇幅一報導或廣告指稱「愛滋病患年輕化增加健保負擔」以及「愛滋年輕化小心男男性行為」,意圖同性戀愛滋病劃上號並以不實資料散播謠言[123][124],部分直接冠以政府機關名義,衞生福利部於11月28日發布聲明表示刊登此類廣告,並指出其中錯誤[125]。

2016年11月30日,「下一代聯盟」於台灣電視媒體買下多個時段廣告,包含教育篇、稱謂篇兩支廣告,各30秒,民視、TVBS、東森、中天、三立等頻道四天播放,廣告主題「百萬家庭站出來」[120],訴求之前登報廣告,並呼籲12/3,百萬家庭站出來,支持「不可修民法,另外想辦法」。

於其廣告內容爭議且有所,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於撥出當日收到上千封抗議信函,N.C.C.當晚七點表示開諮詢會審查[127]。

2016年12月3日,「下一代聯盟」於台北凱達格蘭大道、台中水利會廣場、高雄夢時代廣場地舉辦「百萬家庭站出來」活動,訴求包括:「婚姻家庭,全民決定」、「子女教育、父母決定」、「民意代表、人民決定」[128],主辦單位宣稱台北場有十萬人到場,全台共計十七萬人次[129] ,活動進行中間有部分贊成婚方人士表達意見,並爆發了零星肢體暴力衝突,多名婚人士打傷並驗傷報警[130][131]。

此主辦方之一趙曉音牧師表示婚人士是演,現場並歡迎不同意見[132],主辦方則是發表聲明表示[133]。

2016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當天,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婦女新知基金會、同志人權法案遊説聯盟、Queermosa Awards 酷摩沙獎、同光同志教會、真光福音教會、基本製作主辦「讓生命逝去,為婚姻平權站出來」音樂會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登場。

這場音樂會自下午兩點正式開始,進行到晚間八點半結束,共號召二十三組藝人登台獻藝,表達他們於同志婚姻平權支持。

同時有超過七十位藝人透過影像,於現場播出,社會大眾傳達他們婚姻平權立場。

這次音樂會已成台灣史上多人民參與性別平權活動,《蘋果日報》報導,當天活動人潮蔓延四公里,吸引超過二十五萬人現身參與。

警方估計申請區內人數,7萬人。

出席民眾半數以上為青年面孔,中可看婚姻平權議題選民支持,即使晚間受天候影響,風雨之中人潮散去。

音樂會後,主辦單位雷射投影,總統府上投出歷年因同志身分自殺或受暴致死同性戀者姓名、與「修民法,爭平權」字樣,以及象徵同性戀結合性符號六色彩虹,傳達「婚姻平權,基本人權」、「民法不修,歧視不休」訴求[134][135][136][137]。

2016月12月26日,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進行婚姻平權民法修改審議,正方反方各自於濟南路與中山南路聚集舉辦「爭取婚姻平權,用愛守護立院」與「停止審查,交付公投」表達支持和[138],正方人數有三萬人次,反方約八千人左右,早上九時起反對方發生暴力行為,丟執煙霧彈物品外,出動梯子、牀墊物品多次衝撞試圖進入立法院,有50人闖入立法院前廣場並警方逮捕,下午一點左右委員會完成審議並法案送出進入政黨協商階段,反方人士轉向凱達格蘭大道繼續抗議。

[139]
2017月5月24日,婚團體號召上萬名羣眾集結於立法院旁青島東路,解讀解釋文。

大法官婚釋憲,宣告現行民法允許同性結婚違憲、須於2年內修法結果出來後,現場羣眾聲雷動,人擁抱,即使下午降下大雨,減羣眾情。

男同志Luke直呼「終於等到了!」,婚姻平權有期待修法。

現場並投射「六色彩虹」,象徵點亮立法院,宣告戰場回歸立法院,期待立法院儘速通過婚姻平權[140]。

支持同性婚姻人士主張婚姻權,認為夫妻關係中贈、繼承、認養子女權益義務,同性結合時能適用。

並沒有要求兩性婚姻任一方權利。

黨籍總統蔡英文支持同性婚姻。

蔡英文表示婚姻、夫妻關係家庭組成外,現代社會中有很多家庭組成方式。

若任何人想組成家庭,有照顧、生活意願,應法律上給予權益保障,不過蔡英文競選期間並無強調此議題,政綱主要提及會推動同性婚姻。

成為總統後,蔡英文此議題交由民進黨立法院黨團推動。

節目主持人蔡康永直言「只要是個人,值得有個家」,支持「多元成家」支持「言論」[141]
前總統馬英九認為,同性婚姻影響層面服貿協議,應多舉辦幾次公聽會討論。

馬英九表示,同志議題是人權問題,是文化問題,當前社會是世代問題,「因為年人容易接受同志人權,多元包容想法」;他希望國民黨此議題要包容、。

馬英九説,過去他台北市長任內同志人權,公務預算支持同志活動;但此議題牽涉到社會基礎婚姻、家庭制度,需要話溝。

「法律是得選擇保障婚姻關係嗎?」她認為,民法修正草案規範並做出選擇,若過於草率,同志權益是受到保障。

[142]。

LGBT權益政黨聲音,主要來自信心希望聯盟、宗教聯盟。

國民黨和民進黨內部意見一,但存在反對立場。

其中組織多有宗教背景,其中以有基督教右派和福音派背景教會主。

原本較知名且具有跨宗教色彩組織台灣宗教團體愛護家庭大聯盟(簡稱護家盟),但秘書長張守發通姦私生風波後,號召力大不如前[143]。

其餘團體如愛聯盟、下一代聯盟(簡稱盟)、安定力量聯盟、台灣全國媽媽護家護兒聯盟(簡稱媽媽盟)、捍衞家庭學生聯盟(簡稱捍家盟),屬基督教右派組成倡導團體,基督教糧堂、基督教新店行道會、部分教會天主教會人士等為主要核心[144][145]。

放寬現行民法婚姻性別要件,讓婚姻可以開放不分性、性傾向、性別認同兩個人。

婚姻平權運動不只是回應同性伴侶於權利「需要」,爭取多元性擁有結婚「資格」,終極目標是要求國家多元性別者視為公民,而他者。

因此,婚姻平權運動強調是「平權」而不是「婚姻」,考量性傾向、性別認同等因素,概念上不該二分異性同性結合。

婚姻平權一詞,一方面可以含括跨性,且他方面如日後我國開放男性、女性之外其他(第三)性別選項(如澳洲、尼泊爾),會有認定劃分上爭議。

同性伴侶區隔出來,不能直接適用既有民法結婚規定,但另外立一套法律(或專章、或專門條款)給同性伴侶使用。

「專法」這一波討論中,可以變形「同性伴侶法」、「同性婚姻法」、「同性伴侶民法專章」、「同性伴侶權益保障法」、「同性婚約」…,無論是哪一種名目,其目的只有一個:異性戀和同性戀做出區隔,而這個區隔目的,是為了讓異性戀繼續享有正統地位,而同性戀只能是一種特殊化存在。

是!2016出審查會版本有二,兩者保留民法972條原始文字「婚約,應男女事人自行訂定」,是,審查會版民法972條一項:「同性婚約,應雙方事人自行訂定」,蔡易餘版是此條文加在1137-1條。

但無論這一條放在哪裡,其邏輯是:將民法婚約保留異性戀,同性伴侶另訂條文處理,其目的區隔異性戀與同性戀,符合我們定義「專法」!核心,處理差異,,意味看見並承認人人間差異同時,不論性別、階級、族羣、年齡、宗教、黨派、性傾向、身心障礙差異,給予公平對待。

過去種族主義盛行、施行種族隔離政策社會中,白人與有色人種有水喝、可以上學、可以坐公車、可以結婚,但兩者使用飲水機、上學校、坐在公車座位區域、只能和同樣膚色人結婚。

現代人們指認這種隔離是歧視。

同理,當有人提出「因為同性戀和異性戀是,所以應該另外設計一套制度給同性戀用,婚姻保留異性戀。

」這建議背後意圖昭然若揭。

種族歧視歷史,給予我們充分教訓,國家(或有心人)企圖制度兩羣人隔離開來,表面上看起來是同等保障,但隔離背後是歧視作祟。

英國2004年通過了給同性戀專屬伴侶制度,但民間社會滿意,繼續努力到2013年終於通過婚姻平權。

如果隔離是,英國同運分子何以需要再奮鬥九年力拼婚姻平權?道理顯而易見,法只是耽擱平權到來。

 比方説一結婚一男一女,如果其中一方變性,現行實務其婚姻關係依;若另立同性伴侶法,婚姻中一方變性後,兩人關係是否適用民法改為適用專法?而如果兩套制度權利義務呢?該如何處理?反之亦然,一對原本性別人,只能適用專法,當其中一個人變性,兩個人變成適用民法?兩個人,承諾,生活,什麼其中一方變更了法律性別,兩個人關係得適「民法」變成適用「專法」,或適用「專法」變成適用「民法」?跨性伴侶處境顯示,「性別」做為區隔人民應該使用哪一種成家制度標準,是。

這幾個月來伴侶盟積極環島,透過工作坊、座談、平權筷炒店和地夥伴討論如何應法務部有可能提出同性伴侶法,8成以上羣眾判斷,我們接受了專法,實現婚姻平權日子有可能延緩十年。

德國2001年通過同性伴侶法,有超過20個國家通過婚姻平權了,德國,同性伴侶要不到地位。

我想,這個結局只能是現在,縱然我頭尾支持同志婚姻入民法,但是既然行政院做此決定,只能仿效李前總統訪問新加坡時,回應這句話:「滿意但可以接受。

」而且,支持同志陣營確實要感謝大法官蔡英文總統努力,否則同志婚姻肯定遙遙無期。

先來回答一個問題。

什麼去年公投結果陣營來説是,結果同志還可以結婚?那是因為大法官會議748號解釋本來要求讓同志享有異性婚姻一樣權利,去年反同陣營贏是「這樣權利要規範專法而非民法」。

因此,行政院確實公投結果回應,制訂專法方式來處理同志婚姻結果。

但是,大法官會議748號解釋通過後,即便沒有專法,同志本來可以今年5月24日後民法結婚,而這樣草案人權、憲法公投結果折衷之下提出來結果,讓所有爭議回歸釋憲。

關於同志婚姻,行政院提出來草案名稱,叫做「司法院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

大部分人應該看不懂這種法案名稱,但是來説,同志結婚者,要求專法名稱是「伴侶法」,結婚。

但支持同志婚姻者,要求專法名稱是「婚姻法」,要結婚。

所以行政院只能折衷,釋字748號作為法案名稱,完全憲法解釋「客觀」結果準。

那麼,釋字748號是什麼呢?「民法第4編親屬第2章婚姻規定,使性二人,得為經營生活目的,成立具有親密性及排他性結合關係,於此範圍內,憲法第22條保障人民婚姻自由及第7條保障人民權之意旨有違。

」所以,這項草案是異性婚姻法草案。

是婚姻,不是伴侶。

只是因為反同陣營認同同志可以結婚,所以草案上行政院表明態度,而是「如果你要知道是婚姻還是伴侶,自己去看釋字748號」意思。

如果反同陣營要説草案所指意思是伴侶,除非異性婚姻伴侶,否則沒道理認為同志婚姻是伴侶。

這項草案,大致上異性婚姻擁有權益完全給予同志。

原則上只有一點,同志婚姻不得收養自己無血緣關係子女。

這一點雖然是有違憲疑慮,異性婚姻可以收養無血緣子女,但後肯定會有補充見解或是修法出現,實務上有許多達到目的方法。

重點是,異性同性婚姻實際上百分之九十九點九權益是,這一點讓等待同志可以活下來了。

所以,5月24日後:1.同志可以結婚,不是伴侶,是配偶、是配偶、是配偶。

延伸閱讀…

台灣同性婚姻-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婚姻平權/ [立法] 民法/專法爭議

(法條上是使用雙方事人字眼)2.外國人可以台灣同志結婚,而且享有異國異性通婚同樣權利。

3.不用拿伴侶證,身份證上有方名字了。

4.部分收養規定外,完全準用民法,離婚時可以分對方財產、可以請求收養方孩子親權。

6.後撫卹、保險上,現行異性婚姻完全相同。

8.結婚後不要外遇,否則可以提告侵害配偶權或通姦罪。

9.後兩個人要扶養,這是法律上權利義務。

10.後,請羨慕,台灣是亞洲第一個同志可以合法結婚國家。

不顧北京,同志婚姻終於塵埃落定,歡迎進入墳墓裡,各位同志,2019年5月24日後,你們婚禮上見。

為何台灣房價降不了?他們30年看遍弱勢租客血淚,道出政府失能夏珍專欄:政黨輪替想像─XXX,你怎麼投得下去?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12月26日審查民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團體預告上街集結,在立專法修民法光譜間,存在什麼樣差異,衝突背後,贊成理由是什麼?登入/註冊會員,贈送文章給朋友。

您本月可贈送 5 篇文章給朋友,時效內,任何人可免費閲讀您贈送禮物文章。

閲讀訂户每月可贈送5篇文章給朋友,任何人可免費閲讀文章。

登入/註冊會員,贈送文章給朋友。

您本月可贈送 5 篇文章給朋友,時效內,任何人可免費閲讀您贈送禮物文章。

閲讀訂户每月可贈送5篇文章給朋友,任何人可免費閲讀文章。

兩場修法公聽會,立法院司法法制委員會12月26日審查「婚姻平權」相關民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國民黨立委預告要集體罷工,出席委員會進行表決。

此同時,同婚婚團體各自申請路權,準備當天場外大規模集結。

早在首場修法公聽會後,護家盟團體即要求應另立專法,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提出「專法是選項之一」,引起團體反彈,成為12月10日25萬人上凱道導火線之一。

形成團體高喊「民法不修,歧視不休」,堅決修民法;另堅決表達同性異性婚姻間差異,要求另立專法,追求社會共識。

事實上,現在並沒有實際專法細節可供討論,「我想討論阿,但人要提案,」國民黨立委許毓仁無奈地説。

修民法立專法間,贊同理由是什麼?目前進入委員會四種版本中,美女、許毓仁、時代力量黨團和日前連署草案民進黨立委蔡易餘,修改民法保障同性婚姻權利著手。

美女坦言,26日若有通過初審並送出委員會草案,她希望是自己提版本以及蔡易餘折衷「專章」版。

「其實修民法跟立專法像光譜兩邊,中間有很多選項,」婦女新知董事、律師林實芳坦言,團體支持美女版本,「因為是位光譜中間版本。

」她口中「光譜中間」,是指能夠同時保障同志權益,法律影響幅度。

美女、時代力量、許毓仁版本是民法972條「婚約,應男女事人自行訂定」,改為「雙方事人」,以及「同性配偶、雙親適用民法中有關配偶、父母權利義務」。

收領養子女部分則加上不得性傾向因素拒絕。

林實芳指出,美女版本彈性,透過民法通則增訂第971-1條「同性或異性婚姻事人,適用夫妻權利義務規定」,並排除民法第1063條關於婚生推定婚生否認相關條文,避免處理婚生推定爭議,避免改動整部民法親屬稱謂。

許毓仁和時代力量黨團所提出版本,和美女版關鍵差異,是大量將民法中總計81條性用詞改動中性詞,例如將夫妻改為配偶、父母改為雙親、夫妻財產改為婚姻財產、祖父母改為二等親直系血親尊親屬。

許毓仁坦言,他26日提出臨時動議,民法稱謂改為「夫妻或配偶」、「夫妻或雙方」,平息反同方怒火。

和原本三個版本,屬蔡易餘版本。

這版本民法親屬篇新增第七章「同性婚姻」,將引起爭議972條修正條文以及美女版本中新增971-1搬到「同性婚姻章」。

願具名律師指出,蔡易餘版本是企圖兩面討好,折衷協版本。

他第七章新增民法第1137-2條關於同性婚姻父母子女監護撫養權利上,寫著同性婚姻準用本法有關婚姻、父母子女、監護、扶養、家及親屬會議規定。

讓團體發出聲明,指出通過「準用」、而非「適用」,同性婚姻可能大眾或司法體系視為「準婚姻/類婚姻」,獲得異性婚姻同樣權益。

有人質疑,將同性婚姻放在民法專章,刻意區隔出「婚姻」意指異性戀婚姻、「同性婚姻」屬同性戀者,確定法律效力等同民法通則(表請見表一)。

但這些法律不只是字面上,牽涉台灣社會價值觀差異。

修民法、支持立專法聲音不能忽視。

住台中家庭主婦張小姐認為,同性婚姻自己到認知,本來應該是一男一女組成家庭,天地萬物是一公一母一樣,若自己小孩是同志,會接受。

事實上,若排除討論「違反家庭價值」或宗教、道德理由,討論修民法,要立專法原因,同性婚姻收領養孩子可能產生影響。

另外,支持立專法一方認為現在提出民法修正草案不夠,實行會有負面影響,應該採取進式地修法,直到取得社會共識,轉移到民法。

「目前版本,以為修改民法二條宣示完成同性婚姻法制建構,沒有同性婚姻特殊性增訂實質內容,沒有相關,」鍾宛蓉事務所律師鍾宛蓉認為,現在修法草案密度不夠,修改民法之外,連帶需要修正家事事件法、人工生殖法、婚生保健法、刑法、國籍法、兒童及少年福利權益保障法法律,得討論是否代理孕母合法化,而整部民法奠基異性婚姻基礎上,同性婚姻適用,執行上困難。

父、子女關係界定上,鍾宛蓉認為同性婚姻異性婚姻複雜。

她舉例,因為異性婚姻中「父母婚姻關係」、「父母子女血緣關係」和「母親懷胎關係」大多,所以民法選擇保障「婚姻關係」,「婚姻關係」定義子女法律上父母關係,所謂婚生推定。

但同性婚姻中,同性伴侶「父母婚姻關係」與「父母子女血緣關係」、「血緣關係」與「懷胎關係」可能不一致。

「法律是得選擇保障婚姻關係嗎?」她認為,民法修正草案規範並做出選擇,若過於草率,同志權益是受到保障。

延伸閱讀…

台灣同性婚姻-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同性婚姻公投合法!3分鐘搞懂歷程、婚姻形式與法規!

下一代聯盟家長代表曾獻瑩認為,同志權益需要保障,但因為許多制度建立異性戀婚姻體制上,應該直接動到牽涉範圍民法。

公開支持另立專法碩恩法律事務律師裘佩恩公聽會時提到,全世界通過同性婚姻或伴侶制度國家,過渡時期,沒有修改民法然後一步到位。

支持立專法者中,有人認為這四種版本適合台灣實務狀況。

台大研究生李怡芳有社工實務經驗,她指出美女和許毓仁版本,新增法院和媒合機構收出養程序中不能有歧視,於限制法官為未成年兒童最佳利益作判斷。

「收出養本來考量小孩最佳利益,」她坦言,法院裁定收養申請案時,確傾向同志伴侶申請案件排在後面。

鍾宛蓉強調,法院過去親權裁定時認同「幼兒隨母」,這不算是性歧視,而且「待收養兒童人權」「成年同志人權」需要受法律保障。

這説法,「收領養子女是我們擔心部分,」美女堅定地説。

她分析現在收領養制度完善且,收養前試養六個月,社工訪視瞭解關係,法院指定程序監理人,綜合後報告法院裁定,「如果社工監理人都説適合,但法官願意讓同性婚姻收養,歧視。

」主張立專法派強調進式修法補現行民法疏漏時,反對專法派所持關鍵理由是「保障同志權益」。

「婚姻平權重點讓同志覺得自己是;權利義務保障要異性戀,」林實芳説,訂定專法,預設同性婚姻異性婚姻有所不同。

她分析,如原住民或身心障礙者相關權益保障法律,是基本權利之外法去額外保障其權益,而同性婚姻基本權益上缺少可以結婚這個選項,與原住民或是身心障礙者同一個基礎上疊加邏輯。

許毓仁也説,需要,因為同性婚姻是人權,保障人權是普世價值。

他以德國同性伴侶法為例,説設等同差異性,產生很多社會性問題,即使是德國同性伴侶法允許同志伴侶登記,但於婚姻權利義務加限制,光是在德國最高法院有300多件案件訴訟中。

事實上,德國聯邦憲法法官蘇珊貝爾到台灣時,建議台灣不要迴繞道《同性伴侶法》,應直接承認婚姻平權。

此外,很多人説該了數修法,「少數基本法保障阿,所以幹嘛另外?」他反問。

美女強調,專法掛一漏萬,限制同性婚姻權利義務,且伴侶於配偶,權利義務會有所限制,同志應該接受打折專法。

文字,帶你看女性主義幹嘛。

每月一杯咖啡金額,支持優質觀點誕生,享有閲讀體驗。

專法出來啦!748施行法民法規定有哪些呢?有事嗎幫你整理表,以及一些問題。

專法出來啦!748施行法民法規定有哪些呢?有事嗎幫你整理表,以及一些問題:是。

就算專法沒有過,你是可以依釋憲結果,5月24日後到户政機關登記結婚。

專法後會這樣走:行政院草案提交給立法院後,會逕付二讀,交由黨團協商。

沒過話呢?釋字748説法是:「兩年內完成法律修正,至於何種形式保障婚姻自由,屬於。

若逾期修正,即得直接民法婚姻章之規定辦理結婚登記。

」意思,如果有人認為專法「不夠保障婚姻自由」話,可以去打釋憲;但如果通過話,同性伴侶適用《748施行法》結婚。

收養及無血緣關係收養,是民法地方。

這點可能會衍生出許多問題,例如:假設AB同性伴侶,兩人結婚後A繼親收養了B小孩,但B後來死亡,AC再婚。

此時,C收養A小孩,因為《748施行法》只能接受同性伴侶繼親收養。

(有沒有聽得,但我們了)雖説法中避開了「配偶」、「家庭」有關詞彙,但內容上民法差異,同志配偶擁有合法財產繼承權、醫療權、可撫養有血緣子女。

換個角度想,748施行法有多優點:例如,沒有姻親關係,你不用撫養方爸媽了(誤)!民法其實有傳統上認為符合「人倫綱紀」婚姻觀,748施行法中見,例如不能「不能人道」做為結婚撤銷理由。

很可惜不行。

雖説748施行法相起民法婚姻章,規範上開放,但異性戀並不能適用於此法。

其中有許多實務上考量:例如從原本六等親規定,放寬到四等親,即是因為同性伴侶會有親生子女,因此不受優生學限制。

所謂「不能人道而不能治」,乃指於客觀上夫妻一方性能力欠缺不能回復或存有障礙而達於不能排除程度者,始足當之,而其不能人道是否達不能治程度,身體上疾病,應專科醫師鑑定。

意思,夫妻之間若有一方無法對方發生性關係,則可以做為結婚撤銷事由。

因此換個角度想,748施行法刪掉這條規定,誰説結婚後,伴侶之間有性行應該是一種「義務」呢?關於婚姻、關於家庭,我們推薦這些書你:本文經女性主義有事嗎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鼓勵多元評論觀點碰撞激盪,並符合上述兩個守前提下,我們要求所有沙龍參與者遵守以下規範,您下開始使用本沙龍服務時,視為此規範:每月一杯咖啡金額,支持優質觀點誕生,享有閲讀體驗。

「老老照顧」家庭隨著高齡化多,但年長者照顧問題,不該成為另一位長者負擔。

「老老照顧」反映了這個社會,長者支持和資源分配。

我們期待是,經歷了大半輩子努力後,年長者應該能夠享有、和支持晚年生活,而不是面臨照顧其他老年人壓力。

近十年來,隨著高齡化、少子化和各種社會發展趨勢疊加,年長者照顧問題浮上枱面,「老老照顧」狀態,進入公共話語中。

所謂「老老照顧」,是指65歲以上年長者,不僅要應自己隨著年齡增長而來問題,還要承擔24時照顧另一位長者/失能長者重負。

77歲洪爺爺和72歲洪奶奶,住一個安安社區裡。

他們夫妻倆有三個孩子,長女和次子組成了自己家庭,只有中風長子他們同住,一家三口靠著洪爺爺豬血糕攤子,勉強維持著生活。

五、六年前,洪爺爺發現自己身體,下腹部疼痛。

是願意麪自己生病事實,因此讓醫生開止痛消炎藥應付病狀,拒絕進一步檢查和治療。

但今年初,他突然四肢無力,倒了下去。

這次,醫生檢查出了洪爺爺疝氣問題,動了手術。

但手術後,身體復原狀況並理想,脊椎發現了退化和磨損問題,加上原本有血壓和青光眼,洪爺爺不僅無法做生意,連生活起居得依賴洪奶奶照顧。

起牀到進食、洗漱、上下牀,生活每一步需要依靠妻子攙扶協助。

但是,洪奶奶自己是一個70多歲長者了,骨質疏鬆症和膝關節病痛糾纏她多年,加上顧著失能丈夫壓力,不管是體力或心理上,對奶奶來説是負荷。

「我照顧他(洪爺爺),要背、要推、要抱⋯⋯照顧得我自己生病了,全身。

我們住四樓,沒有電梯,帶他去看醫生,要找爬梯機人來幫忙,上、下樓一趟花費900元,了,負擔不起。

」洪奶奶説。

提供爬梯機服務工作人員,看到洪家爺爺奶奶處這樣困境中,建議奶奶尋求外部援助,她於今年八月,撥打了1966申請照護服務。

「『老老照顧』狀況,是高齡社會、即邁向超高齡社會台灣,確有多趨勢。

」伊甸基金會居服員督導陳紹慈解釋道,傳統台灣家庭中,照顧長者會視為是家庭成員責任,然而,隨著現代生活節奏加快、勞動力市場變化、現代家庭組成改變,多年輕人無法提供家庭照顧。

這使得許多中老年人,自己可能需要照顧情況下,得承擔起照顧年或狀況老年人責任。

「許多家庭會陷入『老老照顧』狀況,有幾個主要原因,一是資訊缺乏,比方偏鄉、經濟條件、資訊取得,讓這些家庭可能知道,其實有其他管道可以提供協助;另一是傳統觀唸束縛,很多人會認為父母親送到老人院,代表。

」以來,伊甸基金會嘗試用許多方式,提升民眾於長照議題認識和敏感度。

因此,從都市到鄉,伊甸基金會全台各地設立長照服務站、關懷點、長照機構、日照中心、社區輔具站實體單位,定期安排社區服務,包括訪視、弱勢長者餐飲服務。

透過社羣媒體,例如YouTube、Facebook、Instagram和Podcast平台,族羣和年齡層傳播關於照觀念。

「我們會這麼做,是因為我們知道,傳播觀念不,改變觀念困難。

像顧洪爺爺洪奶奶,如果不是提供爬梯機服務工作人員建議,她可能要,知道自己是可以獲得幫助。

」陳紹慈説道。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