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居和試婚是一回事嗎 |同居vs |年輕人如何理解中國式婚戀 |【同居 婚姻 一樣】

同居和試婚是一回事嗎 |同居vs |年輕人如何理解中國式婚戀 |【同居 婚姻 一樣】
1 min read

本文來信公眾號:繆斯夫人(ID:Ms-Muses),作者:宋婧(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科學院性別研究課程副教授、香港中文大學深圳研究院研究員)、賴韋文(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社會學系博士研究生),責編:錢嶽,頭圖來自:視覺中國同居成為關係中一種見生活方式,一些西方國家婚姻並行不悖、與生育行為衝突。

第二次人口轉型理論下,許多學者西方社會同居婚戀變遷中看到了去傳統化個體化價轉變;同居式關係增意味着制度和文化層面,婚姻意義有所改變式微。

基於中國社會制度和文化語境,“中國式同居”和“中國式婚姻”一樣有其獨特性。

近年來,多研究關注中國家庭生活變遷(參見《當代中國家庭生活變遷|China Review 特刊》)和同居式關係(參見《青年同居情侶如何分配家務?他們會追求性別嗎?》)。

我們最近Journal of Contemporary China上發表文章“Rising Cohabitation and Chinese Modernity: Flexible Intimacy and Persistent Marriage”一個角度探討同居和婚姻觀唸變遷:同居和婚姻是聯繫還是彼此分離?它們之間聯接於男性和女性有意義嗎?這個討論兩個社會經濟背景下具有意義。

第一,市場經濟改革下國家角色個體家庭生活中抽離,使得個體私生活領域擁有了選擇。

但是,改革開放和市場化轉型加劇了市場競爭和收入差距,強化了婚姻與家庭社會流動和經濟地位積累中工具性價值,使得人們私人生活領域進行現實考慮和衡量,以此來應經濟社會地位和家庭內部博弈權力定性,這響應了學術界於現代化能否帶來反物質主義“”情感關係意見分歧。

他們於同居關係理解可以分為三類,一種是“是住在一起” ,一種是“試婚”,後一種是同居作“婚前階段”,這三類觀念中,同居和婚姻關係十分疏離到。

這種個人生活私有化有着兩種作用。

個體可以有多去實踐多元化關係,過去於“非法”同居行為污名化道德標籤弱化和去除,人們個體關係和新型生活方式接納程度。

國家和單位退出並意味着個人“原子化”,反而讓家庭個人生活中變得,成為了個體獲取經濟資源照料支持主要渠道之一。

中國,婚姻作為法律認可配偶關係發揮着調節和規訓家庭權力和責任(包括生育、撫養、財產關係)作用,同居關係文化與法律意義上婚姻無法相比,可能像許多西方社會那樣婚姻並行不悖,而多進入婚姻前過渡階段。

過去研究詳細探討男性、女性如何理解和詮釋婚姻與同居不同意義。

我們通過結合定量與定性混合研究方法,探討青年男性和女性是如何理解同居與婚姻關係。

20172018年,我們廣州和深圳20~35歲年人開展了線上調查(N=4127),於本研究兩個態度問題:兩個問題使用了五分量表,受訪者可以選擇“不同意”、“不同意”、“” 、“”、和“”。

定量研究發現受訪者第一個問題(同居可接受性)程度,而第二個問題(同居與婚姻聯結)程度分化。

總來説,女性受訪者於同居有着接納程度,而男性受訪者傾於持保守態度,他們傾向於否認同居可以與婚姻分離。

多元迴歸發現教育程度和城市背景人羣可能這兩個態度問題持態度,他們傾向於於同居呈接納和開放態度,而年齡受訪者傾向於這兩個問題持負面態度。

這些發現和過去研究相符合,表明經濟發展、教育程度提高、現代生活方式傳播,往往會促使個體接納新型和多元婚戀態度行為。

但是控制了一系列社會經濟及人口學變量後,相比於男性受訪者,女性受訪者傾向於認為同居與婚姻緊密相關。

這個現象傳統認識中期待女性保守預期有偏差。

定性研究發現,大城市青年男女職場和家庭中面性別角色期待和社會壓力,綜合考慮自己面臨機會和風險,商討和權衡人生規劃。

定性研究受訪者(N=22)大部分居住廣州或者深圳,有着同居經歷,於同居和婚姻關係有着自己理解和詮釋。

你户口本上是單身。

,女性受訪者中有比例同居關係解釋“是住在一起” 。

女性受訪者同居關係開放和包容態度不僅和她們身處城市、教育水平、生活圈子相關,而且她們婚姻與同居區分聯繫一起:同居作為一種居住安排有着空間,而進入婚姻則代表着成妻子這一角色轉變,程度上能夠改變她們人生。

訪談中發現,許多女性關係中有意保留一種疏離感有兩大原因。

一方面是追求個人和生活掌控感,她們不想地承諾家庭責任從而失去一些自主選擇人生機會。

另一方面,她們婚姻後果患得患失,希望自己進入婚姻之前能夠做出選擇,來會後悔。

女性覺得自己“輸不起”,是因為失敗婚姻給女性帶來代價和成本過於高昂。

受訪者麗麗認為,“同居住在一起,然後婚姻話,可能裏面多了很多東西了”,同時她意識到了婚姻破裂對男女不同意義,訪談中她提到“社會上於二婚男性和二婚女性,好像説法是一,二婚男性迴歸了身王老五,(女性)二婚了……如果要走到結了婚後才能發現它是不行一段關係話,我本能覺得兩個人有想”。

私生活領域男性和女性面臨雙重道德標準情況下,無論是結束同居還是退出婚姻,往往對女性會造成男性來説多壓力,但是和離婚相比,退出一段自己看好同居關係,對女性來説代價是。

因此,這些女性看重婚姻否認同居會走向婚姻,這種矛盾心理反映了她們婚姻態度。

其次,有意將同居與婚姻劃清界限女性之外,有一些女性同居關係理解為“試婚”與“婚前階段”。

前一類受訪者相比,她們於同居中關係有着期待,承擔了多責任,並作出了多承諾。

這些女性強調自己有着關係負責態度,同居視為一個瞭解未來配偶途徑,並以“自己是認”化解自己同居過程中可能面社會壓力。

但是,關係進展,這些處於“試婚”或“婚前”階段女性地感到自己面他人眼光下壓力,失去了選擇,感受到了私人生活領域中掩飾性別。

有受訪者抱怨自己為女性弱勢,既要保持矜持不能主動地推動同居婚姻關係轉變,因為顧忌自己名聲不能退出同居關係來作談判籌碼。

如小君,她人生規劃了同居關係中。

一方面,同居後,她這段關係有了期望,而男友開始拖延結婚計劃,自己無能力;另一方面,她考慮過男朋友住在一起,但這樣做會讓他們“離結婚”,是她不想看到。

延伸閱讀…

同居vs 婚姻:年輕人如何理解中國式婚戀?

同居和試婚是一回事嗎?婚姻到底要不要試?

因此,過多承諾和期望反而會讓某些不夠“”女性陷入進退兩境地。

因為看清了自己面臨犧牲和困境,即使是同居看作“婚前階段“女性強調,不能水到渠成地讓對方以無所謂態度進入婚姻,保持結婚這一生命事件儀式感。

她們強調,“我要有一場屬於我婚禮……如果説他這種事情重視,我可能會覺得他可能重視我”。

因此,某些女性傾向於看重自己名聲和來婚姻質量定性,會導致她們強調同居和婚姻不是一回事;於許多年輕女性地預見到婚姻生活會同居生活帶來多性別,而自己面臨着結婚壓力,她們希望看到男方説服自己做出了婚姻選擇。

和女性相比,男性受訪者於同居和婚姻關係表現出理解方式。

大部分男性傾向於認為同居是“婚前階段“或者“試婚”,於親密關係進一步發展有着期待並希望給出多承諾。

這些男性受訪者而言,從同居過渡到婚姻,有助於是證明他們是“可靠”男人。

這種“可靠”有經濟層面上,有道德層面上含義。

其一,男性受訪者可能同居看作女方及其家人他們進行婚前測試階段,他們證明自己是一個可靠、能夠擔起家庭經濟責任男人。

其二,許多男性受訪者認為住在一起而打算結婚是男性道德上不負責任表現(而這種指責於女性成立)。

這些青年男性地表達了他們於親密關係認態度,堅稱自己不是那種人。

表現自己道義上責任感,男性受訪者傾向於主動同居關係中做出承諾,表明他們有結婚計劃並在意如何保護女方名聲體面。

如其中一個男性受訪者小夏認為,同居是婚姻聯繫一起討論,他表示“我覺得於我個人來説,如果沒有結婚打算話,只是想地談戀愛話,沒有一起同居”。

對大部分男性受訪者而言,與同居相比,婚姻能夠象徵着他們進入一個人生階段,有助於他們感受到自己經濟地位和社會責任感受到周圍人認可。

同居分手,你結束了一段感情,告別了一段生活經歷,雖然會傷心難過,但是你可以心無旁貸去尋找生活和遇見愛情。

你户口本上是單身。

延伸閱讀…

美研究:同居跟結婚一樣好

同居和結婚有區別嗎,或者説同居後分手與離異有區別嗎?

愛情是,即便是同居關係,會像婚姻一樣現實。

你們是沒有多經濟糾纏和家族牽絆。

而婚姻,不是兩個人事,而是兩個家族締結盟約,要成一個家族,並繁衍後代問題。

是兩個家族經濟,地位,人脈資源結合共享。

古代,婚姻家族之間合作紐帶,而現代雖然是戀愛,大部分家族是子女愛情而相識結盟過程往往不是太順利,很多資源家族往往會接受自己家族,這什麼很多人父母不同意自己婚姻。

因為一但結盟,意味着資源共享,出現問題時,會有損失。

因為法律規定了婚後財產,一人一半。

因為有法律保護,婚姻同居有意義和安全感。

多年前我回顧同居研究,有些研究發現,同居人居人離婚,有些研究沒有獲得這樣結果,有一些研究批評,這只是相關但並保證因果。

 

不過前幾天,基友子鈞傳了一篇文章我,我有機會去看這些研究,突然有一種想法——並不是同居否,是你選擇了同居(或選擇居)後,兩個人關係開始有「什麼樣」改變。

像天下媽媽(這個比喻扯),沒有任何一對情侶同居是。

Catherine A. Surra人(2012)指出,承諾(commitment)程度,有三種程度同居形式:

 
1.類婚姻:需要叫公婆和親家之外(這很多了),兩個人像婚姻一樣,會Cover 彼此生活和照顧,有程度約束和規範。

 

2.試婚姻:於第一種承諾程度,不過,是兩個人,評估彼此是否適合結婚(Bumpass, Martin, & Sweet, 1991)。

這個過程當中,兩個人目標,試圖去磨合彼此上一些問題。

 
3.炮友:承諾一種組合,住在一起只是分攤房租、經濟上面、或者有需求時候可以啪啪啪,沒有任何義務和責任,沒有「未來想而前進打算」。

 

「你們心理學家喜歡人分類,沒有想過這個分類背後,意義是什麼。

」多年前我一個心理師朋友阿夜跟我説,我這句話放在心裡,於是我想,是什麼讓有些人攜手朝向未來,有些人是過著「沒有,沒有日子」?

 

我腦袋,所以覺得,直到看到了婚姻心理學家 Scott M. Stanley 文章。

我知道這是一個跳tone 問題,是回答前一個問題關鍵。

你有沒有發現,每次要換手機之前會有一個掙扎,或者,你開始習慣Windows後,要切換Mac會有一個陣痛期(反之使用MAC習慣人往往回不去了)。

習慣iphone人,轉去Android。

 
Stanley提供一個和上面「手機困境」(cell
phone dilemma)相仿觀點叫做「同居慣性」(Inertia),很多時候我們離開一段關係,並不是因為我們多愛或多在乎彼此,而是因為「離開麻煩了」,凡人話來説:沒有那麼愛了,只是習慣了。

同居讓兩個人產生某種程度依賴,這樣依賴使得發展「其他關係」變得困難。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