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來的新娘 |綁架新娘 |與吉爾吉斯的搶婚犯罪 |【吉爾吉斯 婚姻】

搶來的新娘 |綁架新娘 |與吉爾吉斯的搶婚犯罪 |【吉爾吉斯 婚姻】
1 min read

阿勒·卡楚意思是「帶一個女人逃跑」。

典型做法是年人朋友和男性親戚武力或手段綁架婦女。

他們她帶到他家中,那裡她關一個房間裡,直到男方女性親戚説服她穿上已婚婦女圍巾表示接受。

有時,如果該名女子抗拒説服並繼續回家願望,她自己親戚會説服她結婚。

儘管吉爾吉斯斯坦綁架新娘是違法,但政府指控採取措施保護婦女免受這種習俗侵害。

吉爾吉斯斯坦綁架新娘習俗歷史存在爭議。

俄羅斯帝國和後來蘇聯此遊牧民族古老習俗定為非法,因此,隨著蘇聯解體以及中亞各國隨後獨立,許多人恢復了習作維護文化身份一種方式。

但婦女拒絕接受綁架文化上是不可接受,並視吉爾吉斯斯坦文化認同拒絕。

這種做法主張男子氣概有關。

最近研究對新娘綁架盛行説法提出了質疑。

吉爾吉斯斯坦歷史學家和富布賴特學者拉塞爾·克萊因巴赫説法,綁架直到蘇聯時代,但新娘綁架傳統20世紀增加。

新娘綁架事件增加可能與男方支付所需彩禮困難有關。

吉爾吉斯斯坦2015年受害者調查包括綁架年婦女結婚罪行。

14%已婚婦女回答説時綁架,其中三分之二是自願,該婦女認識了該男子並。

這意味著吉爾吉斯斯坦目前有5%婚姻屬於「阿勒·卡楚」案件。

使用方法,2018年哈薩克斯坦進行一項研究得出結果是,哈薩克斯坦目前有1-1.5%婚姻是「 阿勒·卡楚」結果。

吉爾吉斯人口有650萬,聯合國婦女署駐比什凱克辦公室表示,這之中,有五分之一人,婚姻是搶婚而締結,顯見數量多。

東幹人找到了吉爾吉斯族新娘,或者塔塔爾族或撒爾塔人婦女結婚。

有東幹人綁架了吉爾吉斯女孩作為新娘。

今年4月8號,吉爾吉斯一名27歲女性艾扎達(Aizada Kanatbekova)發現陳屍一輛紅色本田汽車裡,旁邊躺著一名37歲男性。

面死者家屬先前失蹤報案,警方不只一派鬆地認「只是傳統搶婚發生」,開玩笑地對家屬表示,會有媒人上門提親、大家、進而錯失搜救良機,間接導致艾札達死亡。

這起事件引發上百名示威者,走上比什凱克(Bishkek)抗議。

吉爾吉斯「搶婚傳統」,以來是許多女子夢魘,放在其他國家是「綁架」,但吉爾吉斯卻成了某種「婚姻」。

雖然這項「傳統」早在2013年遭政府明訂禁止,但發生。

近年來女性遭綁後殺害事件層出不窮,使民眾忍無可忍,但要如何能傳統中解放出來,是吉爾吉斯女性一條長路。

搶婚(ala kachuu)是什麼?吉爾吉斯扮演怎樣角色?而當女性自主與人身安全問題,對碰上各國「傳統習俗」,該怎麼找到出路?
雖然搶婚「傳統」早在2013年遭政府明訂禁止,但發生。

圖一名女性正在穿戴傳統服飾,示意圖。

圖/法新社facebook
家屬聯絡警方希望尋找失蹤女兒,隨後透過監視器發現,艾扎達4名男性綁走。

艾扎達阿姨説法,當時警察開了玩笑表示:「你們應該會媒人那拿到禮物了!」因為吉爾吉斯搶婚傳統,新娘綁後,接下來媒人會來送禮。

另一名調查員還説,自己妻子是年偷來,但兩人現在過得,説道:「艾扎達有可能某個地方吃飯喝酒,晚點會打你們了。

」警方態度散漫,並沒有將家屬強調「艾扎達告訴家人害怕這名男性」事放在心上,以致搜尋。

報案當晚6點,艾扎達打電話母親,告訴母親自己目前南邊方向前進。

母親描述,她聲音聽起來十分絕望,家人自救展開搜尋,並社交媒體上發布女兒綁消息:
結果兩天後,4月7日,艾扎達發現陳屍車內。

結果兩天後,4月7日,艾扎達發現陳屍車內。

艾札達死後,大批羣眾上街聲援。

圖/路透社facebook
這起事件發現艾扎達遺體後開始受到警方重視。

調查,這名綁架艾扎達男性過去有性暴力紀錄,勒死艾扎達後,隨後鄰座自殺。

社會輿論排山倒海湧入,促發比什凱克示威遊行。

警方表示,他們有出動200位警察進行搜救,但家屬及其律師並相信。

律師反駁,「警察要抓一位酒駕者只需要出動5位警察耗時20分鐘,艾扎達例子看來,警察沒有想要行動。


艾扎達死讓比什凱克警局局長11位警察遭免職,讓吉爾吉斯總統扎帕羅夫(Sadyr Japarov)出面慰問家屬,稱「這是一場悲劇」,但是遭示威者嗆聲。

艾扎達事件為何能一瞬間點燃民怨,於這起悲劇不是個案。

人熟知有2018年,一位20歲醫學系女學生凱扎(Burulai Turdaaly Kyzy)二度綁架,她警察局要指控身旁綁架者時,殺死。

即便「搶婚」吉爾吉斯是法律犯罪,但因為民間多認為這是「涉及婚姻傳統家務事」,因而包含警方認為,政府和外人不該干涉,所以將女學生和嫌單獨留於一室,造成悲劇。

嫌被判20年徒刑,挽回不了女學生寶貴性命。

2018年,另一位20歲女醫學生凱扎遭到自稱愛慕者男性綁架,凱扎報警後,警方兩人關押同一個房間。

該名男子直接警局刺死凱扎。

該起事件當時引發爭議。

圖凱扎家屬。

圖/法新社facebook
「搶婚」(Ala Kachuu)現今吉爾吉斯還是非見,聯合國2018年統計,24歲以下女性,有14%是透過某種脅迫方式結婚。

而吉爾吉斯斯坦結婚需彩禮,婚禮舉辦盛大,通過“綁架新娘”會省去一些步驟儀式,婚禮會。

這項「綁架新娘」傳統,據目前所知哈薩克中亞國家,有類文化。

字面意思上是「搶和逃跑」(to take and run away),但英文譯為「綁架新娘」(Bride Kidnapping)。

典型作法是男性及其親友會合力「綁架」一名女性,並關房間,男性女性親友説服直至答應,她戴上頭巾即象徵成親。

但若綁女性不同意,回家後,女性親友大多會基於她「綁架」而有「貞操疑慮」、受外界議論理由,説服答應親事。

這個過程不若理論上實行起來,男性詐術或是暴力手段擄女性回家監禁,若女性不同意婚事見下場,是遭性侵後社會觀感結婚。

吉爾吉斯雖然禁止搶婚,但基於民間認為這是文化傳統,因而相關事件層出不窮。

(VICE紀錄片雖然影片裡過程,但其他眾多案例上是否雙方合意,仍未可知。


吉爾吉斯人口有650萬,聯合國婦女署駐比什凱克辦公室表示,有五分之一女性人口,婚姻是搶婚而締結,顯見數量多。

示意圖,2017年身穿傳統服飾吉爾吉斯女性。

圖/美聯社facebook
VICE,過去有紀錄片、劇情片描述「搶婚」習俗其爭議。

Ala Kachuu指「抓了跑」,左為2017年西班牙導演柯內拉(Roser Corella)拍攝紀錄片Grab and Run;圖右瑞士導演布蘭杜(Maria Brendle)劇情片《搶婚》,描繪一名綁架女性如何傳統自我中找到解套方式。

圖/電影海報facebook
「搶婚」是不是傳統,目前文化學者説法分歧。

有一説是中亞一帶遊牧民族,過去發生男性偷走另一個部落女兒作為妻子現象,但這不是見婚姻方式,當時基本上還是部落或者父母來安排。

然而吉爾吉斯1924年成為蘇聯一自治州,1920年代帶進男女平等、「世俗」概念。

此種/觀唸衝撞下,有些男女父母不同意、階級情況,會選擇模仿很古老搶婚傳統,這種方式搶婚/私奔來結婚。

説有可能原始狀況並婚姻,而是「私奔」一種形式。

女性基於操守和顏面或許不會對外説是願,而説是「搶」,內涵強調了男性傳統「男子氣慨」。

但隨著吉爾吉斯1991年脱離蘇聯,搶婚情事變多,有學者認為這20世紀後變成多數現象,不能稱「傳統」,且發生情況大部分是非合意狀況下進行,是鄉下地方,當男方付不出彩禮,會搶婚這種不合法且脅迫方式來找妻子。

「搶婚」是不是傳統,目前文化學者説法分歧。

有一説是中亞一帶遊牧民族,過去發生男性偷走另一個部落女兒作為妻子現象,但這不是見婚姻方式。

圖1871-1872年左右,納入蘇聯範疇時吉爾吉斯照片。

圖中前方遭到綁架女子正在揮舞鞭子,威脅要驅趕身後四名男性。

圖/維基共享facebook
另一種關於20世紀變多的説法是,吉爾吉斯獨立後,蘇聯保持距離,宣傳和強調種族、傳統文化,和國家獨立身份,於是,綁架新娘有可能要表達當地民族主義其中一種做法。

無論是合意私奔、或是合意性侵脅迫,否認是,即使到了21世紀,有些到了適婚年齡未婚女性,社會和家庭壓力,認為自己如果綁走,心理負擔因而接納這個文化習俗。

有一些狀況是,即使知情狀況下綁走,但是基於不能表現出自己浮,因此女生會繼續反抗和拒絕。

這當中,所謂傳統文化和社會刻板印象糾纏,去界定合意否。

2022年3月,一部榮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真人短片提名影片《阿拉卡楚:奔逃(Ala Kachuu – Take and Run)》引起國際社會關注。

影片中,19歲吉爾吉斯斯坦女性賽孜木(Sezim)綁架後,陌生人成親,她放棄大學夢拒絕婚事之間做出抉擇,而拒絕婚事意味着等待她是社會侮辱與排斥。

影片之外,現實中綁架去結婚吉爾吉斯斯坦女性可能面臨着危險境地。

2021年4月,26歲吉爾吉斯斯坦女性阿依扎達(Айзадa Канатбековa)吉爾吉斯斯坦比什凱克街頭綁架。

家人報案後,當地警察非但沒有引起重視,反而開玩笑説到:“會有人上門提親,等待你們是一場婚禮,我們遇到過很多這樣情況。

”然而,女孩兩日後找到時被害身亡。

2018年,20歲布茹萊(Бурулай Турдали кызы)兩度逃脱年其16歲男性綁架結婚,但當她警局控訴該綁架者時,警方“這是一種涉及婚姻傳統習俗,政府應該干涉”拒絕受理此案,並她留在綁架者所在房間,結果女孩警局內刺身亡……上述悲劇背景便是吉爾吉斯斯坦“綁架新娘”現象,吉爾吉斯語稱“Кыз ала качуу”,意為“抓了姑娘跑”。

談及“綁架新娘”,人們其歸該民族傳統習俗,而實施綁架一方披着民族傳統外衣來合理化自身犯罪行為。

延伸閱讀…

阿拉·卡楚-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綁架新娘_百度百科

但是,“綁架新娘”是吉爾吉斯民族歷來傳統習俗嗎?如非傳統,為何蘇聯中後期吉爾吉斯斯坦獨立以來,呈現出當下這氾濫模?“綁架新娘”(或稱“搶婚”)本是人類社會妻居轉為夫出現普遍現象,如中文“娶”字,俄文“Брак(婚姻)”一詞源自“取、拿”意。

彼時男子要求男子家族為中心居住,而女子堅持母系時期地位和妻方居住,發生了強制妻子夫居掠奪婚。

禮法文化發展,搶婚大都實際操作轉化假意搶奪、考驗、攔門婚俗。

然而,具有表演性質假意搶奪外,搶奪或綁架時有發生,一是見於女方家族不同意,而女方本人時,兩人謀劃私奔行為,是包辦婚姻、高額彩禮及高額婚禮開銷反抗;二是女方和家族不同意或不知情,男方及親朋謀劃結婚目的綁架行,伴隨精神虐待或身體虐待。

但值得注意的是,不論是表演性質民俗,還是搶奪,“綁架新娘”現象分佈是世界範圍,並侷限於某一地域或族羣,我國南方苗、瑤、侗山地民族中有“綁架新娘”現象,近年來黔東南地區搶婚新聞見諸報端。

吉爾吉斯斯坦,雖然存在雙方展示“民族傳統”而事前商量假意綁架,以及女方實為私奔情形,但本文關注“綁架新娘”是指,性質且帶來社會傷痕女方綁架。

它表現男子和他親朋通過暴力或欺騙手段,挾持一名女子到自己家中。

男方家嚴密把守防止女子逃離,同時家中年女性勸其服,並女孩戴上代表結婚白頭巾。

女孩及其家庭往往出於社會輿論懼怕而親事。

一方面,傳統觀念認為搶去女子會失去貞潔,拒絕會認定且暴力女性,這會家人帶來恥辱;另一方面,事人認為“綁架新娘”是吉爾吉斯人傳統習俗,而挑戰這種做法人會視為民族背叛。

然而,事實如此嗎?傳統上,中亞遊牧社會婚姻是父母及家族包辦,包括指腹婚、搖籃婚、交換婚,從腹中嬰兒成人可安排。

此外還存在收繼婚(丈夫終,兄弟或男方家族娶妻;妻子終,妻妹繼)形式。

吉爾吉斯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科學院歷史學博士、俄羅斯教育社會科學院院士塔特別科娃(Татыбекова Ж.С. 1928-2003)《Раскрепощение женщины киргизки Великой Октябрьской 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ой революцией (1917-1936 гг.)》(《十月社會主義革命吉爾吉斯婦女解放(1917-1936)》)中指出“綁架新娘”過去雖然存在,但這視為女方家族侮辱,造成家族、氏族、部族衝突和復仇,因此常伴族內懲罰。

因而十分見,非普遍認可“傳統”。

《Киргизы и каракиргизы Сыр-Дарьинской области: юридический быт》(《錫爾河省吉爾吉斯人和卡拉吉爾吉斯人:法律風習》)作者,任突厥斯坦總督(1906-1908)格羅傑科夫(Гродеков Н. И. 1843-1910)書中地記載了涉及19世紀後半期中亞遊牧人羣日常生活法律法規,以及諸多法庭判例。

其中,僅提及“‘綁架新娘’者彩禮外需繳罰一到三個九牲畜”,並無其他描述,且“綁架新娘”罰款相關聯,可以側面證明其性非法性。

此外,諸多沙俄旅行家田野筆記和軍官戰紀,如菲利斯特魯普(Фиельструп Ф. А. 1889-1933)《Из Обрядовой Жизни Киргизов》(《吉爾吉斯人生活禮制》)中都明確提及“綁架新娘”發生。

想象傳統,興起實踐美國費城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克萊因巴赫(Russell Kleinbach)歷史文獻和民族誌資料認,“綁架新娘”吉爾吉斯人歷史上實踐,而是直到20世紀中期流行起來,並蘇聯後期及獨立吉爾吉斯斯坦愈演愈烈。

這一過程中,“綁架新娘”想象一種民族傳統。

蘇聯時期,女性普遍接受教育,並進入社會公共生活各個領域,其社會地位逐步提高,加之年人願受制於包辦婚姻,模仿“綁架新娘”(私奔)成為他們追求表達方式。

然而,即便是經女方“綁架新娘”當時看來是新鮮,蘇聯人類學家阿布拉姆松(Абрамзон С.М. 1905-1977)1949年記錄到:“近些年年人中出現了一種結婚方式,悄悄地帶走女孩,她而父母前允……獨立蘇維埃世界觀通過這種方式進行了表達。

”然而,於通過“綁架新娘”結婚需彩禮會減少,婚禮辦得盛大,雙方假意綁架開始流行,實施“綁架新娘”者多。

年月,時人接受了這一所謂“傳統”,直到2016年吉爾吉斯一項社會調查顯示,伊塞克湖州36%女性和58%男性深信“綁架新娘”是吉爾吉斯斯坦人傳統結婚方式。

《Gender in Perception of Society (National Survey Results)》, 2016吉爾吉斯斯坦統計部數據顯示,20102015年間該國年均綁架結婚數100起左右,20152020年間發生900起綁架結婚事件,而這登記報案數量。

聯合國援引自2009年起研究“綁架新娘”基金《開放陣線》數據,認為吉爾吉斯斯坦每年發生“綁架新娘”案件1萬起以上。

聯合國婦女署吉爾吉斯斯坦一項社會調查得出,每12人認識1個“綁架結婚”女孩。

雖然該類數據統計,存在許多模糊地帶,但窺探到“綁架新娘”吉爾吉斯斯坦社會愈演愈烈程度。

前文數據,我們“綁架新娘”為何社會現象,演變當今天這般模樣?如果學者“綁架新娘”簡化到傳統民俗框架下考察,既會遮蔽其並非“傳統”客觀事實,忽視其演變軌跡邏輯,於我們解決這一社會問題。

本文認為,“綁架新娘”蘇聯後期及吉爾吉斯斯坦獨立以來愈演愈烈是多種因素綜合作結果,主要包括三點:一是蘇聯解體前後經濟下滑、社會失序,貧困率和失業率使得部分家庭支付彩禮及結婚費用。

二是吉爾吉斯斯坦獨立後“恢復蘇聯之前吉爾吉斯人生活方式”傳統話語填補意識形態真空,很多場合獲得了超越法律和宗教合法性,日趨保守社會文化導致了搶婚態度。

三是“綁架新娘”罪量刑執法不力,震懾和懲罰綁架者。

,蘇聯解體後吉國經濟發展,市場化轉型。

新冠疫情前2019年例,吉爾吉斯斯坦人國內生產總值1309美元,人口比例高達20.1%。

而吉爾吉斯斯坦結婚需彩禮,婚禮舉辦盛大,通過“綁架新娘”會省去一些步驟儀式,婚禮會。

延伸閱讀…

搶來的新娘:「艾札達之死」與吉爾吉斯的搶婚犯罪?

吉爾吉斯斯坦“綁架新娘”現象:傳統抑或發明?

於國內能夠提供工作崗位,吉爾吉斯斯坦人口大量外出務工,絕大多數男性勞務移民進入當地婚姻市場,但本國時間,部分人通過搶婚方式建立家庭。

與此同時,女性大量外出務工、求學,綁架女孩中一部分來自外地。

人口流動“綁架新娘”現象蘇聯後期及獨立初期增多息息相關。

我國改革開放、人口流動增加、城鄉差距加大,20世紀80年代起拐賣婦女犯罪成為了我國社會問題。

其次,吉爾吉斯斯坦社會主流觀念傳統且保守,結婚會受到父母、家族、鄰裏親朋批評和催促。

擴大家庭為主要形式吉國家庭需要兒媳來操持絕大多數家務,沒有兒媳大家庭社區中是沒有面子,而有新娘男性認為懂事和孝順長輩。

無法通過合法手段實現社會文化上設定結婚目標時,會出現態手段,而“綁架新娘”作為所謂“傳統文化”調動起來。

美國人類學家沃納(Cynthia Werner)認為,吉爾吉斯斯坦,“綁架新娘”想象一種民族傳統,挑戰這種做法婦女和活動人士視為其民族傳統背叛。

聯合國駐吉爾吉斯斯坦《Гендер в восприятии общества (результаты национального обследования)》(《社會理解中性別》)調查了國民“綁架新娘”認知態度。

調查顯示,有26.8%巴特肯州居民認為綁架女孩應該留在男方家,奧什州持消極態度只有43%。

搶婚發生性侵時,奧什州56%女性和64%男性認為應當嫁搶婚對象。

阿依扎達案發後,吉爾吉斯斯坦總檢察長報告稱2020年共登記了210起綁架結婚事件,其中只有10起上訴到法院,其他全部和解。

《Gender in Perception of Society (National Survey Results)》, 2016上週,一名吉爾吉斯女子遭到綁架,並兩天後發現死亡。

信,這是一起結婚不成「新娘綁架」殺人案……上週一(5),27歲吉爾吉斯女子卡那貝克娃(Aizada Kanatbekova)比斯凱克(Bishkek)街上遭到三名男子強押上車,雖然監視器拍下該車輛車型車牌號碼,警方找不到人。

直到兩天後,週三(7),一位牧羊人於比斯凱克郊區查看一台停靠路邊兩天可疑車輛,這才在裡頭發現了遭到勒斃卡那貝克娃。

而且其中一名綁架嫌疑犯捷尼茲巴耶夫(Zamirbek Tenizbayev)死於車內,但外傷判斷,他是因為刀自殘而死。

吉爾吉斯媒體「24.kg」報導,負責案情警方事後坦承,他們綁架案發生當天聯繫上嫌疑犯捷尼茲巴耶夫,但捷尼茲巴耶夫供稱他和卡那貝克娃正在交往,而且兩人論及婚嫁,並拒絕前往警局協助調查,接著他掛斷電話,從此失聯。

因此,監視器畫面線索拼湊,吉爾吉斯媒體及大眾認為卡那貝克娃遭遇到,吉爾吉斯屢見不鮮、當地稱為「Ala Kachuu」「新娘綁架」。

這個部分人認為是源於遊牧民族習俗古老吉爾吉斯「傳統」中,男人會女子或女孩綁回自己家裡,並對方簽下結婚書。

聯合國婦女署(UN Women)比斯凱克分部調查,吉爾吉斯這個只有約 650萬人國家之中,有 1/5婚姻關係是藉由「新娘綁架」方式成立。

因為「新娘綁架」部分人認為是「習俗」,警方遇到人們報案時,會視家庭糾紛而願意介入處理,所以即使 2013年吉爾吉斯政府承認「新娘綁架」可能會造成婚內性侵、家庭暴力,以及心理創傷問題,並因此禁止關行,但類案件這後依舊層出不窮。

而且,基於男方可能拒絕後進行報復,或者女方會於「拒婚」後當地社羣視恥辱,許多受害者反抗,更別説是出面指控加害人。

同時,女方家庭往往會因為名譽問題準許男方「求婚」,讓受害者沒有求援機會,只能下嫁。

所以,這次致死事件,可以説是吉爾吉斯潛藏陋習問題搬上枱面,許多人指責局,為何明明有監視器拍到作案車輛了,怎麼是救不到人,讓卡那貝克娃因此冤死呢?上週四(8),確認卡那貝克娃死訊隔天,約 500人走上了比斯凱克街頭,他們佔吉爾吉斯內政部外頭,大聲高喊「」,手上舉著寫有「誰來卡那貝克娃死負責?」、「終結殺戮女性」,以及「有誰覺得謀殺是一種傳統?」字樣標語,並要求內政部長警察局相關高層下台,以示負責。

而抗議過程中,吉爾吉斯總理馬裏波夫(Ulugbek Maripov)來到了現場,他向人們喊話,希望大家可以給警方多一點時間進行調查,但示威羣眾並買,有些人用吼蓋過了他呼籲,並要求馬裏波夫乾脆一起辭職下台。

吉爾吉斯斯坦,這片譽為“人間仙境”土地,總是吸引着遊人前來。

這裏美的風光多元語言文化,構成了這一中亞小國魅力。

但是這背後,隱藏着一個讓人心痛現實——景色和五彩民俗下,無數婦女遭受着“綁架婚姻”。

所謂“綁架婚姻”,指是男子通過暴力綁架或欺騙手段,迫使被害女性與自己結為夫妻。

這習吉爾吉斯斯坦普遍,僅官方統計綁架婚姻案例每年達上千起,而實際數字超此。

這種非法手段建立婚姻,不僅踐踏女性尊,整個社會傳統文化與法制秩序挑戰。

究其原因,吉爾吉斯斯坦數百年來形成經濟環境文化習俗這一惡習盛行提供了滋生土壤。

作為古老遊牧部落,男性吉爾吉斯社會中向來地位,與此同時,就業壓力使許多男青年渴望擁有配偶但支付高額新娘價。

瞭解,吉爾吉斯斯坦,有三分之二婚姻,是通過一種綁架形式完成,每年有12000名婦女吉爾吉斯坦被綁架“新娘”。

這種環境下,暴力綁架成為他們實現婚姻捷徑。

每年,成千上萬吉爾吉斯姑娘成為這些綁匪手中犧牲品,剝奪了選擇伴侶權利,步入一段註定痛苦婚姻。

這些女性,會遭受想象身心摧殘。

綁架她們男子往往會“婚禮”當晚強行侵犯,她們情感和身體會留下創傷。

我們內心感覺時候,旅行是治療方式,背上行囊,到世界各地去看看,能釋放心中。

走過一座城,跨過一片海,美景讓人應接。

每個人內心深處是嚮,願世俗牽絆,現實中,我們活得太累了,步伐只能跟着時間齒輪一點一點往前走,沒有精力停下腳步看看這個世界,置身大千世界中,旅行意義於找尋生命真諦。

今天帶大家看一看吉爾吉斯斯坦“搶婚”習俗,吉爾吉斯斯坦共和國是一個位於中亞內陸國,東部我國相鄰,是蘇聯加盟共和國之一,70%居民信仰伊斯蘭教,主體民族是吉爾吉斯族,有一部分烏孜別克族和俄羅斯人。

公元前3世紀,中國《史記》和《漢書》中有記載,當時吉爾吉斯斯坦稱為“鬲昆”、“堅昆”。

吉爾吉斯斯坦搶婚由來,一些地區,男性娶媳婦是靠“搶”,媒體報道,當地超過三分之一婚姻是通過搶婚實現。

如果你認為搶婚搶是相戀姑娘那你錯了,他們確實有男女是戀人關係,然後實施搶婚現象,但是大多數是搶那些謀面過姑娘。

當地男性會大街上尋找目標,然後實施搶人計劃,姑娘完全不知情狀況下,會綁走,吉爾吉斯斯坦國風我們中國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他們保守思想觀念我們,只要姑娘帶進男方家中,即使能逃脱出來沒有人會要了,因為他們眼裏,這種姑娘是“”。

很多搶姑娘這種思想觀念下,只能嫁男性。

大部分女孩是搶走後會認識男方,搶走姑娘,會男方家裏成員格看守,進門後如果女孩他們帶上白色頭巾,代表着姑娘婚事了,帶走姑娘無助,並不是所有姑娘會男方婚事。

但是她們知道,即使走出男方家裏,能夠結婚希望是,即使當地女性於搶婚這個習俗深惡痛絕,阻擋當地男性,如果女方不同意,男方家中女性長輩,會苦口婆心勸告她,還不行當地有權威婦女(類似於婦聯主席)上門拜訪勸説,不是所有姑娘會範。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