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婚姻 |香港LGBT同志權益 |兩宗裁決所揭示的平權路 |【人權 同性 婚姻】

同性婚姻 |香港LGBT同志權益 |兩宗裁決所揭示的平權路 |【人權 同性 婚姻】
1 min read

香港高等法院上週五(9月18日)兩宗同性戀權益司法覆核案件頒下裁決,但有截然不同結果:一勝一負。

香港法官裁定海外註冊同性伴侶可異性戀伴侶享有遺產繼承權。

另一宗案件本身是同性戀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傑入稟,他認為香港政府承認海外同性婚姻作法「違憲」,但法官認為,香港法例並不容許同性婚姻,要同性和異性婚姻完全視為同等,是「野心(too ambitious)」,建議申請人政策或條文提出覆核,然後法庭去決定。

「同志」(即同性戀,傾向人士)團體認為,案件對香港「同志運動」起了「正面」作用,隨著香港對同志接受程度提升,該團體認為政府和法院應該大刀斧地同志平權,各項權益透過法院處理。

香港男同志吳翰林2017年其同性伴侶李亦豪英國註冊,2018年吳翰林香港購入居屋(香港政府資助公共房屋),但於香港法例認可同性婚姻,其伴侶不能視作「配偶」而無法成為業主,如果單位持有人未立遺囑去世,繼承遺產。

2019年,吳翰林香港《無遺囑者遺產條例》入稟法院,指有關法律「違憲」。

法例,無遺囑者遺產會分配給死者配偶、子女、父母、其他親戚及政府。

吳翰林認為,有關政策違反了《人權法》和《基本法》保障人人平等原則,屬歧視性傾向人。

」據香港中文大學1月公佈一項民調顯示,49%香港市民或同性伴侶擁有結婚權,23%不同意或不同意,另外六成人認為香港應為性傾向人士提供法律保障免受歧視,只有12%人不同意,2016年35%,不同意人歷來。

香港高等法院法官周家明在9月18日頒下判辭,裁定吳翰林勝訴,指香港目前遺產繼承條例同性伴侶及異性伴侶存在差異,因而構成歧視,並指沒有基礎説,如果給予同志伴侶利益,會傳統婚姻制度。

 吳翰林律師樓發表聲明歡迎裁決,指判決有助香港與其它地方婚權利看,是朝著同性平權邁出的一步,兩人會繼續爭取性小眾基本人權。

吳翰林李亦豪協助同志組織拍片做街頭求婚實驗,觀察路人反應。

香港「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岑子傑身兼香港同志組織「彩虹行動」成員。

他2013年同性伴侶美國紐約結婚,並2018年提出司法覆核,指港府拒絶承認海外締結同性婚姻違反《人權法》和《基本法》保障人人平等權利,構成歧視。

香港高等法院法官周家是第二宗案件判案法官。

他9月18日頒下判辭,裁定岑子傑敗訴,並指香港沒有法例允許同性婚姻,《基本法》和《香港人權法案》沒有保障同性伴侶結婚權利,香港婚姻是一男一女結合,會將定義擴闊,並指岑子傑海外婚姻香港欠缺「合法性」,無法港獲得認可。

周家法官岑子傑案中引述獨立報告稱,現在很多政策很受到性傾向歧視法律挑戰,部分政策可能違憲,但岑子傑嘗試透過此案去尋求海外同性伴侶完全平權,是「野心」,但稱申請人有權政策或法定條文提出覆核,視乎個別案情。

岑子傑裁決表示失望,考慮是否上訴。

他認為判決顯示法官其實承認現行制度對同性戀者構成歧視和不公,但要求同志政策帶上法庭,形容是一個「」、「沒有勇氣」判決。

他庭外記者如此形容,「一塊叉燒斬開十塊,十塊可賣,但要整條叉燒賣話,不行。

」多個同志團體表明歡迎法庭吳翰林案裁決,但岑子傑敗訴表示失望。

香港婚姻平權協會發起人邱銘諾BBC中文表示,吳翰林案香港同志運動有正面影響,並指出法官判辭和過往多宗案件相似,是要求政府解釋,政策帶有歧視性要有合理需要,否則有對待是不合理,日後其他案件奠下基礎。

他希望法庭裁決上可以同志平權案「大刀斧」一點,不用事人福利透過司法制度爭取權益。

他説,「這麼多年來,香港處理這麼多案件時,很多時候要留待上訴法院級別,判決會有大刀斧結果,某種程度上岑子傑案是一個挫折,但代表結束……爭取平權路以來是,需要時間,但我覺得有進展沒有進展。

」反同性戀組織及倡議者認為,同性伴侶可有婚姻權或是享有異性戀同等待遇,會衝擊傳統一男一女婚姻制度; 擔心如果有人宗教、道德理由不向同性伴侶提供服務,會控告逆向歧視。

邱銘諾認為,眾多實行同婚國家地區沒有證據顯示有衝擊傳統婚姻制度,「同志朋友爭取不是事情,只是希望異性戀者獲得東西,兩人彼此相愛,兩人關係獲得承認,這是一個東西。

另一個支持婚理據是,法律上通過同婚並不會影響其他人,故此政府應容許同婚。

一些同志組織及專家認為,這些民調數字反映香港市民對同志平權議題支持度持續呈上升趨勢,有足夠民意同婚或民事結合事宜展開討論。

香港同志議題討論以前道德層面接受程度,轉移到權利應否人權角度上受保障討論。

香港近年有多宗同志平權案件,各個事人房屋、報税領域福利及政策,爭取平等待遇,稱為「斬件式」平權。

終審庭最近判決一宗同性伴侶權利案件,認為香港法律承認同性婚姻為合法婚姻締結,並違反《香港人權法案》(法案乃《國際人權公約》制定,詞,因此我會《公約》代之)有關個人身分和家庭觀念之條文。

除此之外,有3位法官認為上訴人個人私生活保障問題上勝訴,並要求特區政府兩年內《公約》第17條提出額外保障方案。

判辭引起社會爭論,人判辭存在誤解。

3位判上訴人部分得法官引用《公約》第17條,認為同性伴侶私生活和情況下受到幹預而侵害,這些幹預:(1)日常生活中遇到實際困難;及(2)司法覆核法律程序中成為公眾關注焦點,承受各種壓力、定性和法律費用。

《公約》第17條原文是這樣:「任何人私生活、家庭、住宅或通信,不得無理或非法侵擾,其名譽及信用,亦不得非法破壞。

」我們要瞭解這條文保障是個人,保障焦點是私生活、家庭、住宅或通信。

終審庭關注是「私生活」。

於終審庭全部法官同性伴侶並不符合異性婚姻定義,因此終審庭並非指同性伴侶享有與「家庭」相等權利。

何謂私生活?法庭這方面沒有解釋,但若俗稱《公約》「天書」(Nowak)著作可見,「私生活」包括個人存在、、身分、名譽和私隱等權利,意思是指每個人均有自我決定是否融入社會,沒有人能強迫這人參與公眾活動或事務。

作者引述加拿大一案例,認為此條文提及是一種「動式」(negative)權利,而並非要求公約締約者行使一種主動式(positive)義務;意思是指政府要防止任何不合理或非法幹預這人私人生活行,而並非要求締約者作出一些額外設施或制訂法律,這人建立條文中説權利。

同性婚姻(下稱同婚)這陣子成為台灣熱議話題, 2016 年 12 月 26 日,立法院審議美女委員提出《民法》修正案,將同性伴侶納入法律正式條文當中,變性婚姻,成為首個通過同性婚姻亞洲國家。

本文探討數個支持同性婚姻論據,這些理據提出理性質疑。

支持婚人認為實踐基本人權是民主社會發展基石,筆者此深表認同,但同性婚姻是基本人權嗎?《世界人權宣言》第十六條第二款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盟約》為婚姻作出條件:「只有經男女雙方和完全,才能締婚。

」《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十條第一款指出:「締婚經男女雙方。

」這三份是國際間承認「人權天書」,基本人權準,可是這三份條約沒有認定同性結婚成為基本權利。

延伸閱讀…

未能將同性婚姻合法化是人權「倒退」

香港LGBT同志權益:兩宗裁決所揭示的平權路

第一個問題是,應婚姻條款寫是 “men and women”,而不是 “man and woman”,可見這裏人數並有限制。

然而,我們可參照這幾份公約其他條文,絕大部份主體是「人人」、「每一」、「任何人」,關於婚姻條文指明是男女,可見編者們認為婚姻是異性之間結合,此限制有其刻意性,否則直接寫上「人人」可以了。

第二個問題是,於三份條款英文版出現相關條款英文版是 “intending spouses”,而不是 “man and woman”1,所以這三條條款是排斥婚理據。

然而,聯合國翻譯問題作出指引,中文、英文、以及其餘四種語言是聯合國官方語言,它們有精準翻譯,具有法定效力,故此這幾條條文主體理解為一男一女是正確。

第三個問題是,這三份公約是幾十年前擬定公約,這個年代看來過時,不應當時條文來理解,不能作為反駁論據。

,這種想法危險,若我們認為每一條條文過時,此例一開,權者或會想盡辦法條文闡釋成合符自己政治利益,而淪為政治工具,從香港近期會議員宣誓人大釋法爭議可見一斑。

其次,聯合國 2012 年刊物《Born Free and Equal》第 53 頁指出:國際人權法,國家並允許同婚,儘管如此,政府有義務保障性傾向人士免受歧視。

歐洲人權法庭第三次否定同性婚姻是人權。

這些跨國機構有一個共識,通過同性婚姻否通過同性婚姻否,與基本人權上否沒有直接關聯。

因為同性婚姻不是基本人權,國家可國情決定是否通過同性婚姻。

因為以上原因,筆者見得同性婚姻是基本人權。

既然不是基本人權,何來平權?同婚平權看來只是一個證實命題。

人們説:「支持婚姻平權!」其假設婚姻平權是一個平權議題,論證形式如下:出問題是第二條前提,甚麼同性婚姻是平權議題?支持一方需要給大家一個合理理由去支持 2 。

否則,這可讓人質疑有否犯上「循環論證 (circular fallacy)」謬誤,2:我們質疑:「甚麼同性婚姻是平權議題?」方只答:「因為婚姻本身應該平權。

」支持一方並沒有 2 進一步提供理由,只是重覆聲稱 2 而已。

因此,我們需要細心考慮「婚姻平權」背後預設是否合理,是否犯上似是而非謬誤。

另一個支持婚理據是,法律上通過同婚並不會影響其他人,故此政府應容許同婚。

延伸閱讀…

同性婚姻-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同性「婚姻」是人權嗎?神學和理性批判

可是,婚姻並不是私人事,乃有其公共性面向,政府及公私營機構得承認結婚人法律地位,並且賦予他們額外權益,故此涉及公共開支,如免税額、於移民配額上得到優先。

這些額外權益都不是免費,需要社會整體去承擔,我們思考同性婚姻能否社會帶來共善 (vital common good)。

若果婚不是基本人權,社會婚合法化議題詳細商討雙方理據,進行有實質意義辯論,進入表決程序。

婚姻有其文化及傳統意義,社會該議題得到共識,權衡各方理據可作出表決。

然而值得一提,民調固然有參考性,但要知道大眾實際想法,全民公投是一個方法3。

有人質疑:我這件事是公共事務,但為何要同性婚姻訴諸公投,不能透過程序表決嗎?,這裏有作出澄清,筆者認為要同性婚姻訴諸公投,只是現在立委美女計劃中,打算沒有公聽會計劃下通過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修正案程序審查4。

經反方立院外抗議後加兩場公聽會,傾聽民意。

5因此,筆者認為同婚付諸公投修法,可以令雙方有空間進行實質辯論,而不是想通過程序,讓公眾相關委員決定有草率、「黑箱作業」感。

沒錯,我們可以將公共事務付諸公投,但不是每一件公共事務要這樣做,適合全國性公民投票適用事項,應該是社會影響事務。

6通過同性婚姻變相改變婚姻法律定義,影響,甚具倫理上爭議,政府需要修改法律(是條改「夫妻」相關條文涉及三百條7。

),社會各單位要配合這項法律上改變,例如私人機構要婚者提供相關福利,教科書要更改婚姻概念教育。

因此,筆者認為公投是修法可行,會濫用做法。

無論結果如何,另一方基於民主原則而接受。

8很多人指出,反同婚人士認為「婚合法化後導致亂倫9、多人婚姻及其他多元家庭合法化」是犯上滑坡謬誤10,是同婚而刻意將同性婚姻後果化了。

然而是如此嗎?讓我們看看有關論證。

,絕大部份支持婚人士認為只准異性結婚,是同性戀者及其他性傾向人是歧視。

如果我們因為及戀愛原則而認為同性之間可以結合,基於這項原則,若果我們認為三人之間可以結合,是否歧視他們、他們作出不合理待遇?基於原則,四人結合、父/母跟子/女結合(或子女間結合)因公平原而。

否則,不是歧視、剝削他們擁有基本人權(婚支持者口號),有另外一些原則,指出同性結合其他結合方式有地方,以致給予結合方式有待遇。

訂立額外原予三人結合結合方法,説是另一種歧視,為何同性間結合該得到考慮?一些想自己成年子女結婚父母看來,支持婚者不是地只想到同性戀羣體利益而其他性小眾需要,刻意隱藏議程,達到自己政府利益。

11筆者是基於及戀愛原則而推論,支持婚者邏輯上已藴含支持其他類型結合,支持同性婚姻哲學家如 Ralph Wedgwood 支持婚論證適用於多人婚姻12,而不是錯誤理解或錯誤應用滑坡謬誤。

後一個婚人士滿意婚人士理由,部份宗教人士強加他們教義於其他人身上,指責他們是想重返政教合一舞台,將宗教價值觀凌駕政治,以及其他人價值觀。

因為他們認為同婚違反他們價值觀,使得同性之間不得結婚。

宗教人士是那麼霸道嗎?他們社會公共地位應該是怎樣?讓我們看看以下兩點。

第一,宗教人士是公民社會 (civil society) 一份子,是多元社會上多元之中一元,他們份額,他們投票時,無論你是宗教人士、無神論者、同性戀者,你能夠有一票,多。

,公民社會中,無論是你宗教人士或同性戀者或其他身份認同人,應有權利地表達自己意見,縱使你多麼不同意也好。

You May Also Like

More From Author